六魔女 六魔女 5.1分

深圳六魔女事件始末

操Mushroom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从1993年开始,深圳突然出现离奇的司机失踪案件。短短14个月,前后有17名司机和车辆失踪。 深圳电视台报纸杂志甚至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寻人启事,搞得人心惶惶。 这段时间,深圳司机根本不敢让任何人搭车,甚至遇到警察查违章也不敢停车。 1993年7月6日上午,东莞市一家出租车公司报案。 昨天也就是5日下午交班时间,该公司一名皇冠130出租车司机张某没有回到公司。公司打电话到他家里询问,得知张某一夜没有回家。司机张某为人老实稳重,结婚14年从没有夜不归宿的情况,更别说还不同公司家里联系。 警方接警以后,调查走访了几天。 他们发现,司机张某最后拉客的地点是东莞市东方酒店大门口。 根据同公司的司机回忆,似乎是一对年轻情侣拦了他的车,随后的事就不知道了。 当年没有监控,无法调查出租车后来去了哪里。警方反复在东莞市进行走访,毫无收获。司机张某和他的皇冠130型出租车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无奈之下,东莞警方向全省公安局发出协查公告。 大约10天后,深圳宝安区较为偏僻的上合村,一户果农惊恐报警:我家的荔枝园中发现了一具男尸。 宝安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李政,亲自带队赶到现场。 在荔枝园深处,一具被尼...

显示全文

从1993年开始,深圳突然出现离奇的司机失踪案件。短短14个月,前后有17名司机和车辆失踪。 深圳电视台报纸杂志甚至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寻人启事,搞得人心惶惶。 这段时间,深圳司机根本不敢让任何人搭车,甚至遇到警察查违章也不敢停车。 1993年7月6日上午,东莞市一家出租车公司报案。 昨天也就是5日下午交班时间,该公司一名皇冠130出租车司机张某没有回到公司。公司打电话到他家里询问,得知张某一夜没有回家。司机张某为人老实稳重,结婚14年从没有夜不归宿的情况,更别说还不同公司家里联系。 警方接警以后,调查走访了几天。 他们发现,司机张某最后拉客的地点是东莞市东方酒店大门口。 根据同公司的司机回忆,似乎是一对年轻情侣拦了他的车,随后的事就不知道了。 当年没有监控,无法调查出租车后来去了哪里。警方反复在东莞市进行走访,毫无收获。司机张某和他的皇冠130型出租车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无奈之下,东莞警方向全省公安局发出协查公告。 大约10天后,深圳宝安区较为偏僻的上合村,一户果农惊恐报警:我家的荔枝园中发现了一具男尸。 宝安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李政,亲自带队赶到现场。 在荔枝园深处,一具被尼龙绳、铁丝牢牢捆绑的男尸蜷曲成一团,口鼻被胶带封死,脖子上还有一根绳子。显然,死者被歹徒勒死后,又怕他还有气,将口鼻用胶带封住,保证彻底杀死。 天气很热,尸体已经高度腐败,散发出阵阵恶臭。 联想到东莞市要求协查的出租车失踪案件,警方立即将要求家属辨认尸体。 通过现场照片,张某妻子一眼认出了丈夫的衣服,当场昏厥过去。 张某家庭困难,妻子和老父母都体弱多病,这十多年来全靠张某一人赚钱养家。因家庭负担很重,张某几乎从不休息,且不挑客人。没想到,张某年仅30多岁就遭此厄运。 现场分析,大队长李政认为歹徒是谋财害命,杀人的目的是为了抢劫那辆崭新的皇冠出租车。 大队长李政还认为,根据歹徒作案手法,他们绝对是惯犯。 歹徒作案手法熟练,尤其杀人、捆绑、封嘴、抛尸都非常很有经验,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凶器绳子和其他作案工具,都是广东省到处可以买到的东西,无法追踪。 荔枝园也并非第一杀人现场,仅仅是抛尸现场。抛尸能花费多久,最多几分钟而已,也就不太可能被目击者看到。 果然,警方走访附近群众,没有人看到有车在附近停过。 自然,歹徒留下了一些脚印,胶带上也有模糊的指纹。可是仅仅依靠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破案。 不谈整个深圳,哪怕宝安区内常年打工的流动人口,至少也有几十万之多。人海茫茫,你到哪里去抓人呢? 那么,剩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追踪赃车。 一般来说,赃车是大东西,并不容易脱手,比较容易追查。 警方走遍深圳的旧车市场,毫无收获。看来,歹徒果然是惯犯,他们有销赃渠道。赃车已经被转移到其他城市甚至其他省,唯一的线索也断了。 需要说明的是,深圳警方对该案件非常重视。 为什么呢?这并非宝安区第一起出租车被杀案件。在前3个月内,还有2名出租车司机被杀,车辆也被抢走。 第一名出租车司机在3月遇害,被人残忍杀死在一个水塘里,驾驶的桂冠牌轿车失踪。 事后验尸发现,司机头部有高达40多处打击伤,背部还有几处刀伤,刺穿了肺部。歹徒极为凶残,但明显作案并不熟练,看来有可能是第一次作案。 第二名司机是被勒死的,没有见血,驾驶的蓝鸟桥车失踪。这说明,歹徒作案的手法高明了一些。 到了第三起案件则用一对情侣拦车,更是高明。 以上三起案件线索都太少,受害者和歹徒又素不相识,都成为无头案,悬而未破。 让警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3起案件仅仅是开始,随后短短1年内又发生了18起同类案件。 1993年8月18日,深圳市龙岗区政府财政局报警,说他们小车队的司机吴某突然离奇失踪。 局里反应,17日晚7点,司机吴某驾车将局长送到深圳机场登机后,独自驾车返回。登机之前,局长嘱咐吴某去接一下参加会议的局长太太。 奇怪的是,局长太太在10点会议结束后,一直等到12点,始终不见吴某来接。 第二天吴某也没来上班。家里跑到局里来找人,说是吴某一夜未归,那辆黑色奥迪车也不知去向。局里感觉出事了,立即报警。 警方认为吴某可能遇到那伙歹徒,凶多吉少。 果然,一周后,广深高速公路B10段岭屋山路边的一个污水井里发现一具尸体。 根据家属辨认,此人就是失踪的吴某。 这是第4起了。 1个月后,又有类似案件发生,这次受害者却不再是司机。 宝安区某大公司副总经理陈某,从江西老家开车回到深圳。到家后,陈某见车子太脏,考虑明天要见客,决定去洗一洗。晚饭后,陈副总经理开车这辆崭新的凌志车,去了距离机场不远的一处洗车场,就此失踪。 见丈夫很晚还没回来,陈太太急忙打寻呼机和手机,都没有回答。陈太太赶到洗车场,那里人告诉他:你老公洗车就花了20分钟,早就走了。 陈太太焦急万分,一边报警一边发动亲戚朋友四处寻找,依然毫无收获。 5天后,石岩镇料坑果场,一个打农药的农民发现草丛中有一具布满蛆虫的男尸。 此人就是陈副总经理。 直到1994年6月,前后有十多起类似案件发生。 地点全部是在深圳宝安区,几乎都和机场或者机场附近的公路有关系。 警方陆续发现了多具失踪者尸体,几乎都是被勒死,仍然有7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所有失踪者的车辆,全部失踪。 失踪车辆除了一辆为面包车外,其余多是高档轿车,如某大公司的奔驰560型轿车,价值人民币78万元。 让警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受害者身份有着极大的差别。 他们既有吴某这样的政府部门专职司机,收入平平;也有陈副总经理这种老板,相当富有;有刚从香港回深圳度假的络腮胡子帅哥;甚至还有丰顺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儿子,来深圳创业开公司。 显然,歹徒作案手段相同,都是将这些男人欺骗到偏僻的地方,然后动手杀害。 之前杀害出租车司机张某等三人,可能是歹徒假装花钱打车,这还容易理解。 余下这十几人均不是营运车辆,还颇多有钱人、有身份的人,根本不可能私自去拉客人。 那么歹徒用什么办法,才能够将五花八门的受害者全部欺骗呢? 要知道,这些受害者中颇有些丰富社会阅历的人,比如陈副总经理之内。正常来说,这些人是极难受骗的。 那个公安局副局长曾经哭诉:我儿子从小看我办案抓坏人,也算半个警察了,什么样子的骗术他没见过!我怎么也不相信,他会被歹徒轻易骗到哪里杀了。我儿子绝对没有这么笨。 警方对此完全丈二和尚某不着头脑,自然也找不到案件侦破方向。 虽然每个月都有司机连人带车失踪,警方却无能为力。 长达一年多时间,案件始终悬而未破。 所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裤子。机场公路上大量司机失踪的消息,充斥民间。失踪者还有香港人,案件在香港也上了报纸头条。 机场公路来往的司机们,自发警惕起来。 在1个多月内,先后有2个司机报警。他们说在机场附近,一个打扮妖艳性感的年轻女孩搭车。让她上车以后,该女孩自称是小姐,对他们百般挑逗,让他们去自己的按摩院接受色情服务。 这2个司机都听过司机失踪案件,断然拒绝。这个女孩见引诱无效后,顿时神态慌乱,要求下车。2个司机都注意到,女孩下车后立即打车离开。既然有钱打车,为什么还要搭车呢?他们觉得十分可疑,先后报警。 至此,警方才开始恍然大悟。歹徒很可能是利用女孩色诱司机。女人的身体是最原始的武器,也最有效。面对这件武器,无论是出租车司机、香港帅哥、大公司总经理都抵抗不了诱惑,因为他们都是好色的男人。 就在警方终于明白歹徒作案手段,开始紧急侦破之时,又有重大突破。 6月6日,深圳宝安区医院报警,群众送来一名重伤者。这名伤者的车辆停在路边,人也昏迷过去。群众见叫不醒他,立即报警。伤者头部和颈部伤势严重,万幸的是尚不致命。 警方立即赶到医院。受害者刚刚经过手术,非常虚弱,只能断断续续说几个字。警方焦急万分,勉强和受害者沟通起来。受害者告诉警方,自己是一个生意人。在机场,他遇到一个性感年轻的女孩搭车。女孩说自己是色情按摩女郎,让他去按摩院接受色情服务。司机动了色心,跟着她来到一处出租屋。进屋之后,女孩借口拿避孕套而离开。司机感到房子内似乎阴气重,不寒而栗。想到最近传说的司机失踪案,他心中发毛,性欲瞬间消失。半分钟后,司机也下楼试图离开。此时女孩正好打开大门,试图出去。司机也顺势挤了出去,女孩拦住他朝房内大叫。一旁突然冲出来几个小伙子,对司机拳打脚踢,一人还试图拿绳子勒住他的脖子。司机大惊,仗着身强力壮,推开女孩逃到院子里自己的车内。几个小伙子追了出来,挥舞木棍猛击司机头部。司机头部被重击多次,差点昏迷过去。因强烈的求生欲,司机咬牙将车辆开出院子,开了十几公里后才昏迷过去。 遗憾的是,受惊过度,司机已经记不清出租屋的位置,只是描述了女子的长相和口音。 奇怪的是,他的描述同之前2个司机不同,后者说女孩有明显江西口音,前者说是贵州口音。 警方没有被这些区别迷惑,认为这是一个团伙作案,有多名女孩参与犯罪。 根据连续2次失手,却仍然做第3个案子看来,这伙歹徒恐怕没有什么钱了。 为了生存,歹徒恐怕会不顾一切冒险作案。 从1994年6月6日开始,警方重点在机场附近严密布控,准备抓住这几个做诱饵的女孩,打开突破口。 奇怪的是,时间过了20天,几十名侦查员没有发现可疑女孩。 看来,这伙人也察觉到危险,没有敢于立即作案。 警方没有解除守候,而是24小时蹲点。大队长李政亲自下达军令状,要求尽快侦破深圳历史上最严重的杀人劫车案。 到了26日,侦查员于进杰有了发现。 在守在候机厅门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低胸性感黑衣的年轻女孩,连续拦住了几辆车。如果是试图打车离开机场,她应该拦出租车。女孩拦的却都是私家车,且全部是好车。 于进杰悄悄摸到近处,发现这个打扮妖艳的女孩,同2名司机的描述很相像。 就在于进杰紧急汇报的时候,女孩上了一辆丰田佳美轿车,离开了机场。 糟了,她又找到猎物了。 在警察眼皮底下,如果让这个司机被杀,那就是深圳警察最大的耻辱。 大队长李政亲自带队,出动几辆车子沿着机场高速公路追击。 有意思的是,丰田佳美的司机很快发现有警察跟踪。他误以为警察是在捉拿卖淫嫖娼,吓得驾车以130公里时速猛开。当时深圳警方经费短缺,车子很破烂,大多只能开到80公里,根本都追不上。最后还是大队长李政开着一辆上级特别奖励的公爵王轿车,才以140公里的高速将丰田逼停。 处于慎重考虑,警方将司机也制服戴上了手铐。 司机吓得半死,一个劲的说:我没嫖娼啊!我是好心捎带她一段。。。唉唉。。。好了好了,我是嫖娼。。你们说罚款多少钱,我都给。千万不要通知单位和我老婆啊! 这个傻鸟,还不知道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 警方抓住这个性感女孩后,立即连夜进行突审。 这个女孩年纪不大,却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百般抵赖,拒不交代。 她自称叫做庄萧鸣,20岁,是贵州贵阳人。她在深圳做按摩女,这次是为了省钱而搭车。 面对警方让她说几句贵州方言、说几个贵阳的地名,这个女孩张口结舌,说不出来。 不过,女孩依然满口胡言,和警方纠缠,拖延时间。 审讯了8个小时,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这个女孩终于坚持不住,软了下来。 警察:你自己想想?深圳那么多人我们不抓,为什么抓你?你年纪轻轻,不要为了别人毁了自己。现在给你机会让你说,你说了就算是立功,可以宽大处理。你要是还不说,以后可别后悔。 听到这里,那个女孩忍不住哭了起来:不关我的事,我也是被逼的。我问你们,我就是把司机带回去,其他什么都没做,要判多少年?会不会死刑? 随后,女孩交代她真名叫做刘喻香,江西省宁都县人,半年前来广东省丰顺县喇叭厂打工。 2个月后,她认识了出手阔绰的男友邱德喜,就不再打工,和他同居。 他们一共3对情侣,住在一处出租屋内。男友邱德喜告诉他,他和另外2个男人是朋友,都是做走私车生意的。那个叫做张初强的,是他们的老大。除了他们6个人以外,还有10个朋友也是一起做生意的,但平时不住在这里。 随后,男友邱德喜让刘喻香和另外两个女孩打扮性感妖艳,去机场骗司机来出租屋。 刘喻香问把司机骗来干吗?男友邱德喜说是搞仙人跳敲诈,将司机吓跑,然后将他们的车子卖掉。 刘喻香半信半疑。 她们几个人生活奢侈,整天吃喝玩乐,花钱如流水,又没有收入。在男友的要求下,刘喻香无奈,前后三次去机场诱骗司机。 不过,刘喻香胆子比较小,加上来深圳不久,没见过什么世面。她连续三次都没有成功,第三次还被警察抓住了。 面对警方质问,刘喻香最终承认以前的杀人劫车案子都是他们干的。刘喻香回忆:6月初的一天晚上,我们一起10多人在皇宫半岛大酒店卡拉OK包房里玩时。他们几个男人,为分钱不公的事吵翻了天。当时回到房里,男友还无意中嘀咕道:“不知道张初强他们把那家伙(指司机的尸体)扔到哪里去了?’我当时听了很害怕,说你们不是敲诈吗,怎么还杀人。男友说:‘没事的,我们已经干了很多啦!’”昨天下午(即6月26日),张初强叫我扮‘靓’一点,去机场帮他们拦一辆车回来,然后勾引司机,将司机带上楼来就没我的事啦。我听了又很害怕,说不去!但男友邱德喜在旁边,一个劲地催促我。在他们的督促下,我只得去了机场。第一次没有拦成,没走出机场司机便把我赶下车了。接着,我又返回候机厅门前拦了第二辆…… 根据刘喻香交代的出租屋地址,警方立即进行抓捕。这群家伙也很狡诈。他们发现刘喻香彻夜未归,知道出了事,第二天一大早就仓皇分头逃走,抓捕没有成功。 根据刘喻香的交代,警方很快锁定了张初强和邱德喜和另外两名女人的身份。 经过紧急抓捕,先是张初强在丰顺县老家被捕,随后邱德喜在广州沙河表姐家落网。 这些人被捕后,也没有顽抗,很快交代了其他同伙的去向。 于是,这个多达16人的团伙浮出水面,其中10人是男性,6名是女性。10个男人中,9个人直接参与杀人,1人负责销赃,没有直接杀人。至于6名女性,全部是作为诱饵引诱司机回来,供男人杀害。 在2个月内,16名案犯分别在广东、江西、贵州等地全部落网。 这16名案犯被捕后,都供述真正的老大不是张初强,而是貌不惊人的张小建(广东丰顺人)。 让人无语的是,这群歹徒包括张小建在内,都非常年轻,都在20岁左右。张小建年纪最大,也不过26岁。负责色诱的六魔女年纪更小,最大的谢秀云(广东省河源人)不过23岁,最小的文亚纳(贵州省贵阳人)才19岁。 张小建交代,他们本来都是去深圳打工的工人。 为什么如此疯狂杀人劫车呢? 就是两个字,为钱。 六魔女之一的谢秀云,很直白的说:我问你吧,没钱做人还有什么意义。 她还说:司机死就死吧。又不是我杀的,关我什么事! 当年深圳工厂是所谓血汗工厂。工人们都是三班倒,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一周工作6天,还经常加班,确实很辛苦。 这16人都是好逸恶劳的年轻人,根本不愿意在生产线上吃苦。他们都是吃喝嫖赌俱全的家伙,工厂那点工资也根本不够用。 他们都羡慕有钱人纸醉金迷的生活,为此不惜杀人。 1993年3月的1天,张小建和3个朋友刚刚从一家歌舞厅出来。他们用掉了最后一点工资,身无分文。而距离工厂发工资还有大半个月,下面要怎么过日子呢? 4个人在大街上晃悠,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流。突然张小建弟弟张小坡灵机一动:我们干脆抢一辆车,到老家丰顺县卖了。丰顺到处都是走私赃车的,一辆车随便能卖好几万。 张小建眼睛一亮,说:对了,就这么干!他妈的,工厂一个月工资才几个钱,这几万元要多少年才能赚到。你们怎么说。 同伙陈伟祥立即说:干!绝对干!没钱连三陪小姐都不搭理你。我宁可过一年有钱的日子就死,也不愿没钱窝囊一辈子。 几个人一拍即合,一个杀人劫车的计划,竟然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决定了。 随后,他们拦住了一辆桂冠牌的白色出租车。 车子开到偏避地方,张小建突然掏出一把匕首抵住司机。随后,另外三个人将司机制服捆绑起来,丢在后座。 如何处理这个司机,四个人却犯了愁。他们开始只是想劫车,没准备杀人。但张小建认为,司机认识他们的样子,一旦报警就有可能抓住他们。持刀暴力抢劫出租车,在当年至少要坐牢10年。这四个年轻人,都不愿意坐牢。简单商量一番,四人竟然一致决定杀人灭口。 毕竟是第一次杀人,四人都有些心慌。 他们先是捡起石头,对着司机头上猛砸。司机被他们砸的满头是血,昏死过去。四人将尸体拖下车,准备抛尸。没想到被拖动中,司机突然醒了,苦苦哀求他们:车子和钱都拿去,给我留一条生路吧。 四个人没有理会,再次猛砸司机头部,将他头骨都砸变形了。 随后,他们将尸体抬到公路下的池塘边,扔了下去。没想到,生命力顽强的司机竟然又醒了过来,还在水中挣扎。 张小建大惊之下跳入池塘中,用匕首连刺数下,将司机活活刺死。 第一次杀人后,四人非常紧张,颤抖着将车开回丰顺卖掉。张小建供述:当时脚很软,几乎踩不动油门。 丰顺是有名的赃车销售基地。收车的车贩明明看到车子里面有血迹,仍然照收不误。张小建他们每个人分得了1万。 要知道,在1993年,1万元已经相当不少了,普通人月薪不过一二百元。 在张小建他们手中,这1万元不过短短1个月就挥霍一空。 张小建交代:钱都用掉了,不是赌博就是嫖妓。 陈伟祥更是说:我都用来嫖妓了。我前后嫖了不下100个! 钱用完了,他们就又要再作案。此时张小建反而没有太多顾虑:反正已经杀了人,杀十个和杀一个有什么不同? 2个月后,他们拦下一辆蓝鸟出租车,将司机杀死。 这次杀人很不顺利。司机对于4个搭车的男人颇有戒心,不愿意将车开到偏避的地方。 张小建费尽唇舌,好不容易才将他说服。 这次后,张小建认为让男人去拦着不太方便,最好让女人拦车。司机一般对女人不警惕。 于是,1993年7月5日,张小建让19岁的女友付红琼打一辆车。 付红琼是六魔女的大姐,也是最早作案的。她是贵州毕节人,还出生在乡村教师家庭,父母都是知书达理的老实人。18岁的时候,付红琼来深圳工厂打工,认识了张小建。 付红琼不愿意吃苦,喜欢安逸的生活。张小建发现她爱慕虚荣,立即对她展开追求。张小建谎称自己是做生意的,很有钱。付红琼只要做了他的女友,就可以不用工作。 付红琼觉得这样生活轻松很多,很快从工厂辞职,和张小建同居起来。 一开始,张小建没有把杀人抢劫的计划,告诉付红琼。 在东莞市东方酒店门口,张小建让付红琼出面拦了张某驾驶的皇冠130型出租车。随后,张小建借口去做生意,让付红琼半途下车,换成另外3个同伙上车。司机张某最终惨遭杀害。 不错,刚开始的付红琼是不知情,但她很快就知道了真相。 稍后张小建开着皇冠轿车回来,付红琼发现司机不见了。 她顿时害怕起来,问张小建出了什么事?司机去哪里了? 张小建告诉他:我们把司机弄死了,车子准备卖掉。 付红琼吓得全身发抖,表示自己不干了,要回贵州老家。张小建和她大吵起来,扣押了她全部的证件,还说她也参与了作案,一样要坐牢。 付红琼说,自己没有办法,只能留下一起干了。 这不过是她的托辞而已,身份证难道不能补办吗?如果真的逃走了,偌大的中国哪里不能去呢? 况且,付红琼很快将自己的姐姐付丽敏拉进团伙,又是什么意思? 其实,付红琼已经习惯了同张小建骄奢淫逸,一天消费一二千的生活,根本不可能回工厂赚每个月一二百元工资。 出租车司机连续遇害后,东莞市深圳市的出租车公司警觉起来。所有出租车紧急加装防盗网、电台,甚至司机携带铁棍、扳手等武器。张小建他们认为抢劫出租车已经很困难了,转而打私家车的注意。 深圳的卖淫很猖獗,张小建认为是一个机会,可以通过色诱司机到出租屋,然后杀死他们抢车。 于是,张小建一面扩大团伙规模(其中7人是他的亲戚),一面让团伙里面的女性(基本都是男人的女友或者老婆)去色诱机场司机。 团伙扩大到16人,其中6名是女性,这也就是六魔女。 先是财政局的司机吴某,被付红琼等三人引诱,兴高采烈的去搞什么4P。结果刚进出租屋,吴某就被张小建他们扑倒,用电线活活勒死。 陈副总经理也是一样。洗完车后,他被三个女人引诱去出租屋接受色情按摩,结果一命呜呼。 其余十多个男人,包括香港的络腮胡帅哥,也都是同一个套路送的命。 六魔女中,仅仅付红琼就参与作案6次,杀死6人,抢得汽车6辆。其余4个女人都参加了杀人抢车。只有最后加入的刘瑜香,3次都未遂。 主犯张小建参与作案11次,杀死10人,重伤1人,抢得各式汽车11辆,价值人民币307万元,从中分得赃款18.8万元。 这个16人团伙,14个月内疯狂作案21起(其中3起未遂),杀死17人,重伤1人,抢得汽车18辆,价值629万多元,获得赃款100多万。 下图是矮小瘦弱的张小建。 这些男人凶残狠毒也就罢了,让萨沙吃惊的是,六魔女的残忍丝毫不亚于男人。 案件卷宗这么写到:付红琼曾亲眼见张小建一伙人,就在他们住的客厅里,仅用几分钟就把一个司机给杀了。躲在隔壁房间的付红琼,听到了几声无比凄惨的哎哟声,像来自地狱。再以后,每当她和另外两个女子浓妆艳抹时,那便是出去“觅猎”之日。三人配合,普通话、客家话、白话,轮番使用。她们凭着年轻、丰腴和上帝赐予的青春胴体,向每一个可能猎取的对象展示着最原始的资本。上车后,甜言蜜语诱惑司机去她们的发廊洗头啦、喝茶啦、有“靓女”按摩啦,用五花八门的理由,将这些司机诱上死亡之谷。进屋后,这群女妖首先就是打开收录机,震天响的音乐既为凶手们报了信号,又为凶手们杀人掩盖了罪恶的声音。将勾引司机上楼后,她们还要亲手将外面的铁门关死,堵住了司机逃生之门的。然后,她们便幽灵般地闪开,或是躲进内室,或是躲到楼下,直到“猎物”成为一具僵尸的时候,她们才一同用车将尸体运出去抛掉…… 这些女人为什么这么残忍,很简单,就是为了钱。 付红琼回忆:那一次,我见司机死的太惨,真的不想再做了。有一次,张小建见我和谢秀云闲坐在客厅,于是便大发雷霆:“你们蠢坐这里干什么?还不出去找汽车?租房的钱会从天上掉下来吗?” 张小建、付红琼团伙是深圳开放以来,最为重大的杀人劫车案件。受害者还包括香港人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六魔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