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 发条橙 8.4分

榨干那只橙子

修道院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非常非常有趣的一部电影。
并没有觉得多黄暴,其实我觉得还可以更黄暴一点的,看来我已经麻木。但黄暴程度总之不算失望。

我知道英语橙在马来语中是人的意思,但我仍想了很久为什么要叫做橙。
就是说,直接叫人不好吗?
于是我坚定地认为作者在装逼。

如果要生拉硬扯到电影要表达的思想上去的话,那就是:你看,作者也有选择善和恶的权利,他令人发指地将人说成是橙,让我费劲心思地思来想去,看,好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

说笑而已,这是个挺有意思的双关,很好的利用了英语和马来语中这个词同形不同义,同时也搭建起了人与橙的桥梁。

有一位豆友似乎找来了答案,但也不一定准确,毕竟我没看过原著:

“Anthony Burgess says "A human being is endowed with free will. He can use this to choose between good and evil. If he can only perform good or only perform evil, then he is a clockwork orange - meaning that he has the appearance of an organism lovely with colour and juice but is in fact only a clockwork toy to be wound up by God or the Devil." He goes on to say "the important...
显示全文
非常非常有趣的一部电影。
并没有觉得多黄暴,其实我觉得还可以更黄暴一点的,看来我已经麻木。但黄暴程度总之不算失望。

我知道英语橙在马来语中是人的意思,但我仍想了很久为什么要叫做橙。
就是说,直接叫人不好吗?
于是我坚定地认为作者在装逼。

如果要生拉硬扯到电影要表达的思想上去的话,那就是:你看,作者也有选择善和恶的权利,他令人发指地将人说成是橙,让我费劲心思地思来想去,看,好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

说笑而已,这是个挺有意思的双关,很好的利用了英语和马来语中这个词同形不同义,同时也搭建起了人与橙的桥梁。

有一位豆友似乎找来了答案,但也不一定准确,毕竟我没看过原著:

“Anthony Burgess says "A human being is endowed with free will. He can use this to choose between good and evil. If he can only perform good or only perform evil, then he is a clockwork orange - meaning that he has the appearance of an organism lovely with colour and juice but is in fact only a clockwork toy to be wound up by God or the Devil." He goes on to say "the important thing is moral choice." When Alex cannot choose to perform good or evil (after the Ludovico treatment), he has become a clockwork orange. Burgess also states that the Malaysian word "orang" means "man" in English, so "A Clockwork Orange" means "a clockwork man"
搬IMDB的解答,原著作者说,人天生有自由意志,所以他可以选择从善或者从恶。如果他不能选,那他就是一个上了发条的橙子——虽看起来色彩艳丽还多汁,但是实际上都是单方面只被善或者只被恶所驱使。orang在马来语中意思是人。”

也有人这样解释,我觉得更对:

安东尼 伯吉斯的原著《发条橙》的大概意思是“橙隐喻为善良,却替善良装上了发条,要榨干最后一滴善良来供养上帝”,即后来政府为了减少犯罪率,强行实施弃恶的条件反射治疗,让你无法不选择善,由此引申思考:非自己选择的善良还是真正的善良吗?

主角乔的行为极端到不禁让我在一瞬间想起了《守望者》中的罗夏,而有趣之处便在于,前者在他人眼中是恶到了极点,而后者则是追求善憎恶恶也到了同样极端的程度。这与影片所述主题便相映成趣了。


这当然得益于他们所处的环境,我们口中经常提到的“社会”。
可能和很多人看法不太同,我觉得主角乔在一开始从恶便是这个社会所致,他周围的一切因素,都在一开始为他上了发条。我们都是如此,一群提线木偶只是自己浑然不觉,或许有的人看得见提线,但大部分人看不见。后来强迫他从善,只是换了一群给他上发条的对象而已。这其实和最后结局有一点相悖,最后的一句“我痊愈了”细细品味像是拧紧的发条迅速松开一样。但可以是说我的一点点看法。

但总之,主角无论是从恶的方面被驱使着,还是被最后的善所强迫着,结局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失去人性。

主角从改造前的极恶,再到后来政府想要的民众想要看到的极善都可以说是没有人性的,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失去了人性的他,终究都斗不过既善又恶的人性。

贴几张图,是片中最打动我的几处对话:








很有趣。以往也常常见过对罪恶可谓恨到极点的人,到处宣扬自己的看起来惊天动地的善行。我记得他们曾说:监狱里关的可不都是人。可是,监狱里关的也不是都不是人。这些看起来善恶分明的,能为我们带来救赎的世间标准,我们又是如何接受的呢?我们是否也都被上了发条,被迫接受了这些统一的标准了呢。


我脑中开始浮现出一些想法。我听到第九交响曲响起来,身边的床开始变形,几位四肢扭曲的女子在床上大汗淋漓,汗水从天花板上如雨水般滴落。
有一个问题我无法回避:“乔被那所该死的研究院,被那些利欲熏心的人,被父母,被家庭拧紧了发条,
而我们,又是被那所监狱,被哪些人,被哪个组织,被什么样的东西拧紧了背后的发条,让我们自认为能过完自己安宁的一生的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发条橙的更多影评

推荐发条橙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