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莓 野草莓 8.7分

自我反省的真实

37°2
2017-08-04 21:49:25
1. 来自死亡的梦的启示

在影片的最开始,老人描述了自己在早晨的一个梦,在日光之下空无一人的街道中,老人见到了没有指针的时钟,臃肿的随即化为脓血的人,以及诡异的马车,在撞上灯柱后,马车上掉下来一副棺材,掀翻的棺材里掉出来的人竟然是伊萨克自己。


这个梦便是这一日所有故事开始的肇始,充满了诡异感。一开始的这个梦境便直面死亡问题,没有指针的时钟便是失去了意义的时间,一个78岁的老人,置身于这样无时间的恐惧之中,如果说梦是一种潜意识的映射和反映,那么足见伊萨克在平时便有关于这方面的思考。

在生命终结之限清晰地展现在自己的面前时,人们所面临的命题大概会是:回忆、反省、审判以及不可避免的恐惧。于是在这个梦境的驱使之下,老人选择驱车前往母校,同时也一遍遍推动着他在旅途中陷入往昔的迷思,这些往昔就是在他无意义的时间中的指针,置身其中,伊萨克知道自己这一生所有的重量归置之处,它们不在自己所献身的医学事业上、不在高深的理论和学问之中,也不在任何一件改变人类历史的大事件之上,它们就在这普通的人间,触手可及的爱与缠绕:父母、妻子、孩子、旧时的恋人,道高望重的老人也需要面对的那些自我审判中不得






...
显示全文
1. 来自死亡的梦的启示

在影片的最开始,老人描述了自己在早晨的一个梦,在日光之下空无一人的街道中,老人见到了没有指针的时钟,臃肿的随即化为脓血的人,以及诡异的马车,在撞上灯柱后,马车上掉下来一副棺材,掀翻的棺材里掉出来的人竟然是伊萨克自己。


这个梦便是这一日所有故事开始的肇始,充满了诡异感。一开始的这个梦境便直面死亡问题,没有指针的时钟便是失去了意义的时间,一个78岁的老人,置身于这样无时间的恐惧之中,如果说梦是一种潜意识的映射和反映,那么足见伊萨克在平时便有关于这方面的思考。

在生命终结之限清晰地展现在自己的面前时,人们所面临的命题大概会是:回忆、反省、审判以及不可避免的恐惧。于是在这个梦境的驱使之下,老人选择驱车前往母校,同时也一遍遍推动着他在旅途中陷入往昔的迷思,这些往昔就是在他无意义的时间中的指针,置身其中,伊萨克知道自己这一生所有的重量归置之处,它们不在自己所献身的医学事业上、不在高深的理论和学问之中,也不在任何一件改变人类历史的大事件之上,它们就在这普通的人间,触手可及的爱与缠绕:父母、妻子、孩子、旧时的恋人,道高望重的老人也需要面对的那些自我审判中不得不面对的黑洞。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如果说伊萨克的第一个梦充满了诡异和恐惧,那么这种恐惧的终极来源必然是因为:它是少部分人的“似曾相识”和大多数人的“终将相识”。

但是伊萨克周围的人没有人能够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伊萨克的这种恐惧,除了比他还年老的母亲,她说:“她唯一的错误就是活的太久了。”住在阴暗的大宅子里,她时常感到寒冷,而最后也是她像伊萨克展示了一个无指针的钟表,如在梦中的一模一样。

而除此之外,其他的人都似乎对此漠不关心。比如,伊萨克想要和同行的儿媳妇儿讲述一个自己今早的梦,但是对方不感兴趣;他回到儿时的住处,在草地上恍惚见到了自己的初恋萨拉,她衣袂飘飘,依旧是旧时年轻的模样,而面对衰老的伊萨克,萨拉却拿出了一面镜子,让老人看看自己行将就木的衰老样子;而在旅途中,老人偶遇同行的三个年轻人,唯一的女子长得极像萨拉,甚至她们有同样的名字,而此时她却不经意地说出了“没有什么事情比衰老更可怕”的话。


2. 婚姻与爱:用冷酷装饰的怯懦

片中出现的婚姻(恋爱)关系:儿媳妇儿和儿子;伊萨克和亡故的妻子;伊萨克和萨拉;年轻的萨拉和两位男青年;一对关系紧张的夫妻;伊萨克的父母。而在其中最为重要和中心的一对关系就是伊萨克和萨拉,片名为“野草莓”就是来源于萨拉于草丛中摘野草莓一景。其他的几对关系可以说萨拉和伊萨克的一种投射。这一对情侣的关系可以看作是爱情关系纯净状态下的理想标本,互相爱慕的两个人私定了终身,但是萨拉却面临着伊萨克狡黠的兄长的追求和骚扰,而最终嫁给了他。

在这段最初的爱情关系中,伊萨克的形象非常地淡,片中没有出现他青年时候的样子,但是从萨拉对其爱慕性语气的描述中,可以看到他是一位“博学、有涵养、极尽完美”的人,在他和他的兄长之间的比较之中,萨拉很容易就将高下判断,但是这样的人在他的爱情中却显得腼腆和怯懦,正是他的完美让他的个性显得非常缺失:他不会像兄长西格弗里德那样,对萨拉露骨大胆地表达自己的爱。也许真是因为如此,他最终没能取萨拉为妻,而任凭她嫁给了自己的兄长。

这种怯懦和弱势也表现在了后来的婚姻中:伊萨克的妻子有了外遇。但是当妻子论及她将此事告诉伊萨克他会有什么反应时,妻子的想象道破了伊萨克性格的弱点。


除此之外,伊萨克这种冷酷的性格也在很多地方可以看得见,比如老管家的抱怨、与儿媳妇儿的对话,与儿子以及母亲关系的疏远和节制。这种来自于父母辈的情感的缺失是的伊萨克的冷漠延续到儿子的身上,他甚至不想拥有一个孩子。

但是伊萨克最重要的弱点并不在于冷酷,(他曾热心地帮助在路上与自己相撞的那对夫妇)而是对于爱表达、交流和维持的关系中的无能和怯懦。但是他是一个学问家,也许在潜意识里对自己的弱点有所认知,但是他用了更加高明的方式去装饰它,将自己在人际交往中的失败归结于自己的冷酷。

正如影片开头的那段独白:“在我们同他人的关系中,总是充满了对对方性格和做派的议论及评价。因此我放弃了几乎所有所谓的关系。这使我的老年生活倍感孤独。我的人生充满辛劳,我心怀感激。起初是为了面包和黄油,最终却以对科学的热爱结束。我有一个儿子,也是医生,住在Lund。他结婚多年,至今仍没有孩子。我的母亲依然健在。我的妻子Karin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也许应该说明一下,我是一个老学究,有时我对自己和身边的人,都相当冷酷。我的名字叫伊萨克·波尔格,78岁,明天我将接受德隆天主教大学的荣誉学位。"

这种冷酷和无情可以让自己保持完好,在任何一段显得不如意的人际关系中全身而退,掩饰之下的怯懦和胆小以及爱无能就这样被渊博的学识和高深的认知掩盖了。这种冷酷下的伊萨克非常高傲和完美,但是他有着不近人情、不触烟火的反面,而对他最大的惩罚——正如梦境中人所言——贯彻其一生的孤寂。

结束语:电影作品隐藏着创作者的表达。现实中的伯格曼在童年时也遭受着来自于父亲的冷漠的阴影,他将这种亲情关系的缺失和冷漠表达在了自己的作品之中,但是《野草莓》的结局是救赎型的:经过一天的经历,他想改变这种局面。他想和女管家以名字相称,但是对方觉得不合身份没有接受;他想要和儿子好好聊一聊,但是儿子不想和父亲好好交流一下。最后伊萨克睡去,梦中他见到了自己的父母,他们在河的对岸冲着自己招手。这便是最终的症结所在。


原文载于公众号:【瞽者善听】,欢迎关注。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野草莓的更多影评

推荐野草莓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