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怨 咒怨 7.3分

怨灵伴我成长

sonix

第一次看是在初中(意外暴露年龄),我陪妈妈买完菜路过影碟租赁店,当时这种充斥盗版碟的小店生意总是不错,从刚上映的枪版到仿D9种类也是应有尽有,我妈特别喜欢看恐怖片,从凶杀到灵异可以说是我的恐怖片启蒙老师了(谢谢妈)。由于我家卫生间靠阳台,可以从卫生间的窗户望向夜晚的天空,依稀记得遭受伽椰子下楼惊吓后,入睡前的洗漱成了一大难题,总是觉得窗户外面要爬进来东西,最后直接导致我的虫牙要比同龄小伙伴来得多。还记得当时我们一家人观看完《咒怨》,连向来一身正气的我爹也禁不住说他看得起了一身寒毛,全家人戚戚然互相打趣说这故事毕竟是电影呀云云,但我猜想,至少看完咒怨的那一个星期,大家晚上躺在床上大概都会莫名恐慌一阵子。更不用说,后来我的许许多多的噩梦里,伽椰子式恶灵几乎都会以最终boss的方式出现了。

后来我考进师大附中,由于家离得比较远就住校了,月考结束后的某个晚上室友建议一起看一部电影,经过一番讨论,我得意洋洋地问他们是否看过咒怨,他们懵懂地表示只听说过,于是我们四个大男生把寝室灯一关再次放起伽椰子下楼杀,说实话,第二次看惊吓程度小多了,我甚至在 奥菜惠 小姐姐被死亡凝视的片段笑喷出来,以至于我室...

显示全文

第一次看是在初中(意外暴露年龄),我陪妈妈买完菜路过影碟租赁店,当时这种充斥盗版碟的小店生意总是不错,从刚上映的枪版到仿D9种类也是应有尽有,我妈特别喜欢看恐怖片,从凶杀到灵异可以说是我的恐怖片启蒙老师了(谢谢妈)。由于我家卫生间靠阳台,可以从卫生间的窗户望向夜晚的天空,依稀记得遭受伽椰子下楼惊吓后,入睡前的洗漱成了一大难题,总是觉得窗户外面要爬进来东西,最后直接导致我的虫牙要比同龄小伙伴来得多。还记得当时我们一家人观看完《咒怨》,连向来一身正气的我爹也禁不住说他看得起了一身寒毛,全家人戚戚然互相打趣说这故事毕竟是电影呀云云,但我猜想,至少看完咒怨的那一个星期,大家晚上躺在床上大概都会莫名恐慌一阵子。更不用说,后来我的许许多多的噩梦里,伽椰子式恶灵几乎都会以最终boss的方式出现了。

后来我考进师大附中,由于家离得比较远就住校了,月考结束后的某个晚上室友建议一起看一部电影,经过一番讨论,我得意洋洋地问他们是否看过咒怨,他们懵懂地表示只听说过,于是我们四个大男生把寝室灯一关再次放起伽椰子下楼杀,说实话,第二次看惊吓程度小多了,我甚至在 奥菜惠 小姐姐被死亡凝视的片段笑喷出来,以至于我室友后来好长一段时间觉得我是怪胎。但每每和同学谈论起咒怨,我总是隐隐觉得自豪,因为那阴森的氛围在少年时代就培育出了免疫力,甚至是调侃的能力。

再后来我参加工作,和公司里的一个同事合住一个宿舍。同事超胆小,但还是经不住我劝暇眯着眼睛看起了俊雄母子逗人记。一个大男人居然就抱着枕头随时准备昏古奇,但是作为理工男他又对剧情极其关注,于是就出现了我嗑着瓜子跟枕头后面的他文字直播的一幕。话说这第三遍看,我居然有一些感动,被婚姻折磨的伽椰子小姐姐怀着无限的悲情和怨念被她老公杀害,随之而来的是生人勿进式的无差别报复打击,但无论是外出执行任务还是在家里“欢迎客人”,俊雄和妈妈总是默契地出现,母爱居然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呈现在我的眼前。记得当红的酒井法子在参演咒怨时被记者问到为什么会出演这部电影,她回答说,这是一部关于母爱的电影。起初我不明就里,时隔十年之后再次想起这部经典中的种种场景,今天的我竟然也有些感动了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咒怨的更多影评

推荐咒怨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