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柏林:那个所有方向都朝东的地方

四菜一汤
2017-08-04 17:24:32

《柏林苍穹下》摄于1987年,距离柏林墙的倒塌还有两年的时间。同年6月,里根总统在演说中高呼:“戈尔巴乔夫,敞开这扇门;戈尔巴乔夫,推倒这面墙!” 围墙,无人区,岗哨和卫兵,让这座已经在战火中满目疮痍的城市愈发分裂,直到今天,这道矗立了30年之久的伤疤仍然无法彻底弥合。在墙的包围之下,西柏林则变成了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战前所有的文化中心和工厂都在东柏林,社会主义政府还时常谋划着进攻占领西柏林的路线。西柏林像海里漂浮着的一座墓园,里面的人们理所当然地醉生梦死,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所有被东柏林视为异端的文化都在这里蓬勃地生长起来,西柏林成为了电子乐、哥特和同性恋的天堂,许多著名乐队和歌手都曾在80年代入驻柏林。在《柏林苍穹下》中,堕入凡间的天使丹密尔与女主也去参加了Nick Cave的现场。丹密尔所看到的演唱会海报破破烂烂地贴在桥下的墙壁上,演出时间手写在一张白纸上,潦草地贴在海报底端。

《柏林苍穹下》的导演维姆 · 文德斯在电影里建构了一个异于俗常的天使设定。片中的两个天使并非人们习惯中会脑补的可爱的孩子或者温柔的年轻女子形象,而是两个身形高大、神情冷峻的中年男性,他们总是身穿一件垫肩的长风衣

...
显示全文

《柏林苍穹下》摄于1987年,距离柏林墙的倒塌还有两年的时间。同年6月,里根总统在演说中高呼:“戈尔巴乔夫,敞开这扇门;戈尔巴乔夫,推倒这面墙!” 围墙,无人区,岗哨和卫兵,让这座已经在战火中满目疮痍的城市愈发分裂,直到今天,这道矗立了30年之久的伤疤仍然无法彻底弥合。在墙的包围之下,西柏林则变成了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战前所有的文化中心和工厂都在东柏林,社会主义政府还时常谋划着进攻占领西柏林的路线。西柏林像海里漂浮着的一座墓园,里面的人们理所当然地醉生梦死,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所有被东柏林视为异端的文化都在这里蓬勃地生长起来,西柏林成为了电子乐、哥特和同性恋的天堂,许多著名乐队和歌手都曾在80年代入驻柏林。在《柏林苍穹下》中,堕入凡间的天使丹密尔与女主也去参加了Nick Cave的现场。丹密尔所看到的演唱会海报破破烂烂地贴在桥下的墙壁上,演出时间手写在一张白纸上,潦草地贴在海报底端。

《柏林苍穹下》的导演维姆 · 文德斯在电影里建构了一个异于俗常的天使设定。片中的两个天使并非人们习惯中会脑补的可爱的孩子或者温柔的年轻女子形象,而是两个身形高大、神情冷峻的中年男性,他们总是身穿一件垫肩的长风衣,头发一丝不苟地用发蜡固定在脑后,他们能看到所有人、听到所有人的心声,然而却不能被看到,也不能改变任何事,只能置身事外,对人间百态冷眼旁观。孤独的小孩把磁铁吊进下水道里想要拿到两马克,濒死的中年人在车祸现场喃喃自语,赚不够钱的妓女在马路边绝望垂泪,自杀的年轻人神情淡漠地跳下高楼。在这两个被困守柏林的天使里,丹密尔厌倦了这样没有色彩和感觉的“永恒”,选择堕入凡间,像每个凡人一样去感受万事万物,戴上他们的帽子,打扮成他们的样子,在冷的时候搓搓手,喝一杯咖啡,爱一个人。卡西尔则继续坐在记功柱的胜利女神肩膀上,以上帝视角俯瞰众生。影片结尾处,丹密尔提笔写下,“我了解了一个天使所不能了解的”。这座城市像一个荒凉的梦境,尽管破败不堪,满目疮痍,却又充满了难言的感召力。年轻人们到这里来寻找自我,艺术家们到这里来追逐梦想,低廉的房租和无限的可能,贫瘠的生活与未知的邂逅,每个人都在个梦境中奋力活着或者死去,声嘶力竭,毙而后已。

影片中曾多次出现柏林的众多标志性建筑。波茨坦广场或许算是最有代表性的场所之一。这个八边形的小广场在历史上曾经是柏林的门户,欧洲最繁忙的交通枢纽和商业中心,然而却在二战中被彻底摧毁,并在冷战期间被柏林墙一分为二。影片中的老人便是坐在荣光不复、百废待兴的波茨坦广场中间追忆着过往。片中与波茨坦广场同样象征着皇城令人唏嘘的劫难的还有威廉一世教堂和记功柱。影片一开始,天使便是站在被炸毁的威廉一世教堂的缺口里,无言地望着大地。这个曾经象征着普鲁士王国之强大的教堂,终究也在战火中变成了残垣断壁;卡西尔则常常坐在记功柱金色的胜利女神的肩膀上,尽管女神挥着金色的翅膀,但记功柱脚下借以纪念19世纪三次大战胜利的浮雕和炮筒却在战后被战胜国要求覆盖了起来,直到80年代才恢复。

柏林的国家图书馆,奔驰总部以及马戏团和废弃工厂改造成的地下tech club,则象征着西柏林战后建设中的一些现象。Hans Schauroun的图书馆,与爱乐音乐厅以及密斯的国家美术馆一样,同属于战后西德政府为确立新的文化中心所作出的努力。两个天使曾不止一次出现在这个图书馆里,观察和倾听各种各样的人们。奔驰总部则成为了新的观光地点,人们到这里来感受新柏林的现代气息,然而对生活无望的年轻人却从那个巨大的、旋转的奔驰标志旁边一跃而下。马戏团,小型现场和电子乐club,则成为了这个“一切方向都是朝东”的世界尽头里的幻象,人们为惊奇而鼓掌,在迷醉的大麻味和电子乐里木偶般地摇摆着身体,然而什么都不能改变他们脸上的迷茫与麻木,这是一个没有结构、没有戒律、仿佛无限自由却又无法找到意义的地方。

影片上映之后两年,柏林墙终于被推倒,东西柏林再次合一。西柏林的朋克与电子乐文化迅速蔓延到了东德,为严格地生活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人们带来无限的惊奇。大量废弃的东德工厂成为了艺术家们争相占领的地盘,曾经作为工业区的Prenzlauer Berg和Friedrichstain也在短时间内走上了类似Kreuzberg的道路。直到今天,柏林仍然以它高度的艺术包容性接纳着世界上一切想要在这里放飞自我的人们。它仍然是欧洲土地上的一座孤岛,德国不会有第二个柏林,欧洲不会有第二个柏林,世界不会有第二个柏林,因为它的历史独一无二,它的复杂无人能及。

“如果有什么地方,是上帝用来惩罚天使的,那就一定是柏林。”

它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是一切迷途的路。但它值得天使放弃永生,堕入凡尘,只为品尝它的一点一滴。它是隐秘的、不可言说的,亲密的,就像那个马戏团的姑娘,只有你知道它对你的意义,与一切旁人无关。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柏林苍穹下的更多影评

推荐柏林苍穹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