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餐一一餐一餐吃出来的《罗曼蒂克消亡史》

隐遇

《罗曼蒂克消亡史》里,吃的场面特别多,几乎总在吃,与一般电影电视的空档场景不同,那些表现老上海的电影里,他们要不在跳舞,要不是在拔枪相向,还有,就是在各个隐秘的角落接头,临别时激动地对望,反正就是不吃饭。

似乎旧上海电影里,人们不需要靠粮食度日。导演程耳一定很用心,找到了吃这个要素,来做重要的情绪载体——本来也对,回忆我们的一生,多少情绪,是在和吃饭的缠绵中度过的,比如:亲人走了,难过得三天吃不下饭,为伊消得人憔悴;恋人回来了,愉快地大吃了一顿,然后,上床度过激动的三分钟。

食欲本来与性欲同样重要,但因为太日常,在实际生活中随时被演绎,也就变成了容易忽略的部分。

吃和喝,真是琐屑生命的余波,但有时,也真是最大的主角。

先说喝,电影里基本不喝酒,但有喝茶,太不显眼。

茶是想终止谈话的时候上的。这个倒是和满清官场大佬的习俗相似,想止语,想送客,直接说,喝茶,喝茶。

上海租界的风俗想必也沿袭这一风俗,所以,葛优演的陆老板,屡次会想到上茶,比如想终止与日本人的威逼利诱的谈话,表示谈不下去。但是对方还是在喋喋不休地强谈,也是因为势大,另外是不了解中国风俗,一种...

显示全文

《罗曼蒂克消亡史》里,吃的场面特别多,几乎总在吃,与一般电影电视的空档场景不同,那些表现老上海的电影里,他们要不在跳舞,要不是在拔枪相向,还有,就是在各个隐秘的角落接头,临别时激动地对望,反正就是不吃饭。

似乎旧上海电影里,人们不需要靠粮食度日。导演程耳一定很用心,找到了吃这个要素,来做重要的情绪载体——本来也对,回忆我们的一生,多少情绪,是在和吃饭的缠绵中度过的,比如:亲人走了,难过得三天吃不下饭,为伊消得人憔悴;恋人回来了,愉快地大吃了一顿,然后,上床度过激动的三分钟。

食欲本来与性欲同样重要,但因为太日常,在实际生活中随时被演绎,也就变成了容易忽略的部分。

吃和喝,真是琐屑生命的余波,但有时,也真是最大的主角。

先说喝,电影里基本不喝酒,但有喝茶,太不显眼。

茶是想终止谈话的时候上的。这个倒是和满清官场大佬的习俗相似,想止语,想送客,直接说,喝茶,喝茶。

上海租界的风俗想必也沿袭这一风俗,所以,葛优演的陆老板,屡次会想到上茶,比如想终止与日本人的威逼利诱的谈话,表示谈不下去。但是对方还是在喋喋不休地强谈,也是因为势大,另外是不了解中国风俗,一种被羞辱中的不明,要辩解,要强压,一杯茶,显示时局之艰险。

电影一开场和工运领袖的那次喝茶、吃点心,表现得更是淋漓尽致:喝茶的话一出口,表明,谈判休止。陆老板是表态,你的秘密不交出来,已经和你没话了,但是你不能走,因为还有点心要吃。

这个点心吃的,真是惊心动魄。

先是正式的点心,上来一笼小笼,汤汁淋漓,一碟似乎是条头糕一样的东西,并没有人动这盘,因为谈得并不投机,大家勉力吃完小笼包就算不错。

还有,重点放在了后面,大的点心,一只人手。

导演真是特别好莱坞,也特别上海。古老的上海电影制片厂大约是当年中国最靠近好莱坞的体系,哪怕是拍摄戏曲电影,也会学很多好莱坞的手法,我还记得电影明星刘琼拍摄的《李慧娘》,重点就是木盒里的人头。

美丽的宰相府侍妾李慧娘游西湖,看到了湖上游船里的俊俏书生,叫道:美哉少年。结果奸相不开心了,端给众侍妾一个木头盒子,里面,是美丽的人首。

这个也是,标准的黑色电影流程:上一个镜头,是美丽而贪婪的女人拿着翡翠镯子,恋恋不舍往手上戴;下一幕,是移动的盒子,悬念;再下来,是盒子里和镯子一起砍下的手。

这方是正餐。

回到吃的主题,每一顿,都平静如水,可是,水下激流涌动,只是当事人似乎并不是个个洞明。

大佬家,基本是正常地吃一日三餐。

照料每天的吃,是这个家庭特别重要的平凡的事情,而且,尽人皆知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负责管家的王妈,也重要。

送来的面包,不仅自己吃,也给下人吃,经常来往的大佬也会吃到,如马晓伟扮演的另一位黑帮大佬张老板就说,你不要害别人给面包下毒,毒死你算了,顺带也毒死我们。

日常的饮食,更是料理精当。烧给主人的咸粥,她会先尝一碗,试试口味——不知为什么觉得是火腿粥,民国时京沪流行,电影里提到的梅老板的回忆录里也有写。

一碗粥的口味都如此小心翼翼,也因此,家里越发离不开她,她一走,家里的饮食体系开始就散了气。她死的第二天,陆老板的公子就问,怎么只只小菜都嘎难吃?当然原因我们都知道,是她走后,人心散了。

陆老板一声长叹,也是知道大势已变,日本人即将入侵的上海不再是过去那个高楼美酒夜夜笙歌的上海,只能勉强地吃下去。

咽不下这口粥,就想着要报仇。

陆老板家里吃粥,吃小菜的场景特别多,尤其是不宴客的时候。往往是粥一碗,点心若干,两三碟咸菜,即使是豪富之家,也并不钟鸣鼎食,也是上海这个西化了的海派城市的特征。

只有请客或者熟人聚会,才是各种铺张齐整。有一幕是章子怡演的小六圆了电影梦,去试镜归来,特别得意于自己的表现,穿着俗艳的紫色洋装,在大餐桌上说片场笑话,这时候,少女心爆棚,尽管知道自己美,懂得诱惑男人,可在屏幕上颠倒众生,对于她还是大事。

别人都在喝汤吃菜,只有她,慢条斯理地剥虾。太知道自己的魅力,也知道自己是老大的女人,人人都得让着她,不用看众人脸色——就连之后她的仇人,日本妹夫,也体贴地拿餐巾给她。

显然是比较正式的聚会:几家人都在,包括老大和小六,陆老板带着小五,妹妹和日本妹夫一家,张老板和自己的家人,因为属于正规聚会,所以也是正规的菜式,王妈率领着佣人一只只地上菜,看不清菜,但知是豪门夜宴,是郑重的事关面子的一餐。倪大宏演的大佬笑话王妈,汤不好,王妈紧张了:是不是刚买的外国锅不行?请客经常举行,但菜品关乎主人的面子,还有自己作为大管家的面子。

管家的世界,看似不大,其实也大。像王妈这种自带风情,识得风月的管家,最会看眼色,知道来的人都可靠,所以在饭桌上,也可以把家里雇佣杀手的事情堂皇说出来。

这是她的世界,她可以做主。

因为都是按正常的秩序吃,所以,但凡有打乱节奏的吃,非奸即盗。

浅野忠信扮演的日本妹夫渡部强奸加杀人回家,大约是时间不到点,不是正餐,也不是下午茶,家人临时端上包子,粥和两碟小菜,他吃得特别尽兴,作奸犯科后,常常有需要饱腹的心态,也是压惊。

那顿饭,有心事在里面,吃得异常尴尬。

他最舒服的饭,肯定是避开所有人,回到为自己建造的日本餐厅——也是密室的时候,才酣畅。那个明净、轩敞,看得见外滩高楼的日本料理店,一反街头的杂乱景象,清洁,肃穆,几乎像一件艺术品。电影一开始,就这样交代:他和几位大佬都表了态,我就是上海人,麻将也比侬搓得好,日本人来了,我肯定要保护上海,可是在嬉笑中,他的话被消解了严肃性,都是机心颇深,哪里能几句话就完成信任?

又不是张艺谋的《长城》,说几句信任就完事了。

他也知道完成不了他与他们之间的信,所以回到自己的餐厅,就开始卸下面具,认真做饭,给自己做,一碗饭,一碟腌渍小菜,外加烤鱼,干净,肃穆,讲究,家乡的那些细小的灵魂,在这一餐饭里,细密地完成招魂。

除了给自己做,也给猫做,同样并不苟且,把鱼骨放在螃蟹汤里煮,近乎奢侈,大约还是因为黑猫知道他所有秘密,几乎是他的灵魂伴侣。

无论人饭还是猫食,都这么多的情绪在里面,一般人还真经不住这样的重压,可是他能,因为是肩负重任的间谍,期待国家荣光,各种秘密,都得一点点放慢舒展,他的压抑,都在那些餐盘里。

他和小六的饭食,掺杂了太多欲望,慢慢说。

不少人夸张了章子怡扮演的性奴的遭遇,其实对于小六来说,她一开始就强调,自己活得也是如同行尸走肉,所以并不怕死,但真到死亡来临的时候,还是偷生,活下来,任凭对方打扮,喂食,如动物。在某种程度上,她是他的另一只黑猫。

吃得好,他亲手做,并不偷工减料,一碗米饭,一碟腌渍的咸菜,一块鱼,和他的饮食一样,开始是送到地下室里,后来和他同桌,两人一模一样,再后来,夫妻一样,同一碟菜,共挟。日常得很,他们彼此知道对方的欲望与恨意。

吃归吃,吃是最基本的欲望,吃饱了再做爱,再相爱相杀,再仇恨。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导演做了这许多场景,也是想把饮食男女的根挖出来。可是看到了人生的底部,只觉得荒凉。

电影里的饭,最凄惨的,还是袁泉演的不相干的电影明星吴小姐的几餐。每餐饭,都愁肠百结,无奈又无奈。

这位电影明星养了小白脸丈夫,明明指望不上,可是一心一意指望和他过小日子。片场丈夫受辱,她是大明星,不好意思当面过分维护,只能勉强说,回家烧小菜你吃,不想丈夫半夜偷情拒绝回家,只能自己回到屋里,面对那桌菜,一盘虾,一盘绿叶菜,难以下咽。菜却是特别的家常清鲜——她说给丈夫烧菜,并不是口头说说而已。

丈夫偷情,半夜事发,只能着急找到陆老板。虽是第一次见面,显然他是她的仰慕者,所以有那句话:你是第一次看到我,但是我不是第一次看见你。直接请上桌,吃粥,属于平时家里人的待遇,表示不作分别,可以帮你办事。

点心系统,因为属于私人领域,经常出现在秘密暴露的场合。闫妮扮演的王妈前来拉皮条,满口的男盗女娼被说得那么道貌岸然,带来的两盒点心,不顾礼仪地自己也吃了起来,一是表明自己的身份,可以与女明星平起平坐;二是心里也不太平,不知道这么赤裸裸的交易,对方会不会接受。这场戏,王妈和吴小姐都好,没有赤裸裸地撕,只有暗地里的刀光剑影,那些点心,想来也是如鲠在喉。

第三幕关于吴小姐的吃,索性点明了是思乡:觉得重庆菜难吃,是因为不喜欢重庆,上海小菜好吃,是因为喜欢上海。吴小姐和当年也算是背叛她的陆老板心平气和坐在那里聊天聊吃喝,有种患难之交的感觉。

大时代下面,不管大人物还是小人物,都是蹚过惊涛骇浪的,彼此都知道对方的不易,所以能和平地坐下来,谈哪里的菜好吃。

电影里最稳定的一顿饭,还真是属于小人物的,打手童子鸡,还有霍思燕演的妓女,两人定情出于意外,因为性而生情,电影里的那餐饭,显然是已经不知道吃过多少次了,他递碗给她的动作,特别熟练,有种吃软饭的热络,她显然也是不满于这种热络,所以问他,你是不是该走了,才有了后面他的表态:他要养她。

没吃到的饭,也在电影里浓墨重彩地出现。陆先生去外室小五家,家里的佣人阿妈一叠声地说,原来你在外面吃过了,省了我这里的小菜了,嗔恨不休,一方面在替主人鸣不平;另一方面,明显是表示,这里也是家,不是外人所来之地,不吃饭即疏远。

乱世漂泊,大约,只有那些平实的一粥一饭,才是系住人心的船桩,一餐餐吃下去,能把浮生撑下来,就算是乱世里的基石,所以,饮食男女,还真是人生的大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罗曼蒂克消亡史的更多影评

推荐罗曼蒂克消亡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