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的前半生”撕开的那道狰狞万象的口子说开去

reindeerjumper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关于贺涵与子君
贺涵是个亦舒小说里没有的角色,早在剧集开播之前,我便已经悄悄关注了该剧,特意去查了百度,发现这个角色夹在了女一跟女二之间,当即便极为纳罕。原著里面,子君最终的归宿是女儿同学的舅舅,身居海外,后来专门跑来香港寻她,且这个人物一直到比较后面的位置才出现。而唐晶的男友则跟罗子君毫无瓜葛,唐晶甚至没有立即告诉闺蜜自己要结婚的事情,两个人的关系切近又疏远,并没有剧集里面的那么亲密无间如影随形。后来唐晶与丈夫移民去了澳洲,两人则更是少有联系了。

正如编剧所说,电视剧不能没有一个贯穿始终的男主,于是,贺涵就是应剧集播放和广大女性群体需要而专门设置的这样一个人物,与凌玲一样,同属功能性角色。他的出场需要完成两个任务:把罗子君从婚变的泥淖中捞出来重塑为人其一,其二,爱上罗子君,成为罗子君最终的情感归宿,由此完成内地电视剧男主角的光辉伟大的使命。说到这里,你或许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编剧把本来应由罗子君独立完成的任务凌驾到了一个莫须有的男性角色身上来帮她度过难关,原本女性独立,无论何时要姿态好看的立意悄无声息的改头换面,成了非也不能靠男人,而是要靠对男人。

罗子君的故事...
显示全文
关于贺涵与子君
贺涵是个亦舒小说里没有的角色,早在剧集开播之前,我便已经悄悄关注了该剧,特意去查了百度,发现这个角色夹在了女一跟女二之间,当即便极为纳罕。原著里面,子君最终的归宿是女儿同学的舅舅,身居海外,后来专门跑来香港寻她,且这个人物一直到比较后面的位置才出现。而唐晶的男友则跟罗子君毫无瓜葛,唐晶甚至没有立即告诉闺蜜自己要结婚的事情,两个人的关系切近又疏远,并没有剧集里面的那么亲密无间如影随形。后来唐晶与丈夫移民去了澳洲,两人则更是少有联系了。

正如编剧所说,电视剧不能没有一个贯穿始终的男主,于是,贺涵就是应剧集播放和广大女性群体需要而专门设置的这样一个人物,与凌玲一样,同属功能性角色。他的出场需要完成两个任务:把罗子君从婚变的泥淖中捞出来重塑为人其一,其二,爱上罗子君,成为罗子君最终的情感归宿,由此完成内地电视剧男主角的光辉伟大的使命。说到这里,你或许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编剧把本来应由罗子君独立完成的任务凌驾到了一个莫须有的男性角色身上来帮她度过难关,原本女性独立,无论何时要姿态好看的立意悄无声息的改头换面,成了非也不能靠男人,而是要靠对男人。

罗子君的故事很明显不能够轻松粘贴复制,现实生活中,一个经历过残酷婚变的单身母亲,往往没有两个人生赢家兼慈善家神兵天降对其进行不厌其烦负责到底且不求回报的帮助,她们没有在雨夜中撑着伞奔过来捧着她们的脸满脸担心的嘘寒问暖,也没有为其充当心理咨询职业咨询找工作找关系的优质后台。但她们仍然要咬着牙硬撑着走下去,因为她们只有她们自己可以依靠。不知道这部剧会给这样的人群什么样的感受,是更多的幻想吗?还是粘着饭粒与汤渍的嘴角上一抹不知名的苦笑?

看了这么多,反倒是罗子君在雨夜(怎么又是雨夜。。)抱着不肯走的儿子狼狈逃离原本属于她的丈夫跟家的那一幕更让人心折,没有贺涵在车窗里饱含爱意的望着,也没有唐晶侠女一般从天而降为她打抱不平,just all by herself, all alone.

编剧把太多美好过头的品质加诸贺涵一个人身上,也难怪就连靳东的忠实拥趸金星女士都颇有微词,这跟老谭明楼庄恕有什么区别?同质化是不是有点严重,其实私以为靳东不该一个人背这个锅,这反映出的恰恰是中国的女性编剧们对于这类角色机关用尽匮乏的想象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霸道总裁成了最卖座的男性人设,他们原生家庭显赫,相貌智力地位均极为出众,热爱健身豪车,且对待爱情一往情深,痴情无比。此外,nothing more,仿佛除了紧皱的眉头和邪魅的一笑,他们已经丧失了其他的面部表情与肢体语言,他们的人格是单一的,精神是空白的,除了脑门上大写加粗的“帅”字,便再也没有任何值得挖掘的内容了。这样的角色,即便找来陈道明梁朝伟来演绎,也不会有太大的不同。唯一让这一角色有别于其他总裁们的或许就是贺涵独具的养成癖好与好为人师了,而这正是靳东十分擅长把握的方向,试问,这些鸡汤成功学金句如果不是从靳东嘴里用低沉暗哑的声音徐徐道出,又会有多少人能真正在意它的内容呢?

子君与唐晶
其实,起初嗅到是这个剧情走向的苗头时,我的内心是暗喜的,并非没有看过同类题材,但国产电视剧敢于触碰它还是很让人惊喜的。一开始对唐晶一次次把自己的男朋友推向自己的闺蜜感到有些费解,但想到又是功能性的剧情设置(不然何以两人有机会发展关系)再加上贺涵子君的互不相容让唐晶产生了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自我催眠这两人互为天敌,不可能有任何预料之外的进展。于是贺涵借着唐晶的要求为由,一次次出现在了罗子君的身边,忙上忙下,帮前帮后。而且逐渐由起初的心不甘情不愿到最后的不辞辛苦主动请缨。可以说,唐晶的严重误判对这两人的关系飞速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之后她对贺涵误解加深,缺席订婚宴,逃走香港更是为他们二人创造了更多独处而不被发现的机会。

那么,唐晶到底是怎么一步步把一手好牌生生玩臭的呢?本来,她跟贺涵是公认的一对金童玉女,人人艳羡的对象,但唐晶内心其实时刻有种强烈的危机感,像是休眠期的火山一样,遇到一些风吹草动就有爆发的可能。于是,Vivien一个蹩脚的试探便让她坐不住了,相比之下,贺涵多少句的温柔缱绻都不能让她彻底安心,放弃怀疑。剧中的唐晶一直感觉自己配不上贺涵,他在她的心目中是刚入行的导师,他是太阳,强大温暖,无所不能,但这个太阳的光热太盛,并不仅仅照着、温暖着她一个人,还有无数的条件与她不相上下甚至比她还高的Vivian们,或者是更多的不如她却寡廉鲜耻,她根本无从察觉无从防守的地下力量们,都在摩拳擦掌,等着她哪一天被贺涵彻底厌弃,她们便可乘虚而入。

这一点上,唐晶跟身为主妇的罗子君也没有太大的差别,同样是紧绷着提防着,生怕哪天有一个比自己更美更优秀的女人把自己的男人抢走,面对着爱人,她们始终都是那么的战战兢兢又无能为力。

而贺涵,又未尝不是被这种战战兢兢的小心伺候而弄得灰心丧气从而心生厌倦了,我愿意相信贺涵曾是真心喜欢过那个初入职场,一脸学生气、倔强不服输的唐晶的,他一度想把她培养成自己最欣赏的女性,并和她携手共度余生,可是,唐晶是人不是物件,她那受过高等教育的大脑充盈着活跃的思想,她开始不甘心俯首听命于贺涵,她想要走出不一样的道路,却要与贺涵一样的出色,甚至要超越贺涵。贺涵也是个剔透的人,他很早便发现了唐晶逐渐萌生的“异心”,他所受过的西方教育与家庭教育使得他太知道人与人的界限在哪里,他不会强迫任何人听命于自己,得不到的便随他去,于是,他立马全身而退,不再留恋。这个时间点大概是在与陈俊生酒醉诉衷肠那里,他说他再也管不住唐晶了,他想她变得更好,这便是他开始决心要放弃。

与唐晶不同,子君身上有一种“你说的对,我都听你的”的致命磁场,不断吸引着贺涵教给她更多,他在子君身上找到了他曾在唐晶身上有过的那种猎奇感与实验感,打造一个自己理想的女性需要时间的投入,但他不介意,对贺涵来讲,没有什么比看到自己手中的作品成了人形更让他有成就感的了。与唐晶不同,子君更娇弱,更听话,更脑袋空空却有股恰到好处的拼劲儿与憨劲儿,这使得新子君这个作品更添迷人的光彩。与人们普遍认为的孩子是拖油瓶不同,平儿这个“拖油瓶”倒是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他的童言稚语,无意之间把这两个人拉得更近,子君感谢贺涵对平儿的教导规矩弥补了儿子欠缺的父爱,贺涵对平儿慈父加身,由此对子君母子的关照更多了层责任感的驱使,一个不大不小正值可爱的儿子给这个女人增添了烟火气与母性光环。酷爱养成的贺涵,这时对子君母子无可救药的生发出怜爱与救赎的冲动。

单枪匹马的唐晶与只靠美色的一众美女如何能争得过双人合战的子君母子呢?

越是柔弱,越是强大。

所以,女人还是应该拥有强大的内心,才配得上更好的爱情。

关于结局。
前面有多恳切,后面就有多空虚。

设想了很多可能的结局,也看了所谓的剧透,当看到了真实的结局,还是不免失望。男女主莫名其妙的背井离乡、抛家舍业,莫名其妙的认错人,莫名其妙的说了一通对陌生人来讲过于冗长的感言,眼泪在眼眶里打了会儿转,很快又憋回去了。

冠了一顶开放式结局的帽子,却并没有让人看到编剧所说的人物发展的诸多可能性,倒是仿佛只隐约看到时间这剂万能灵药所缔造的灰白冰冷的真空地带。以往编剧费心营造的虐心感动到最后统统化为乌有。

我一直认为开放性结局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不确切、不绝对,而在于它会让观者生发出无数的想象,无论是重燃希望,还是无可抑制的衰败下去,都令人遐思万千,陷入对人物境遇甚至自身命运的思考之中。

对比电影英国病人的结局,二战时期,男主艾马殊爱上了飞行员朋友的美丽妻子,被发现后,朋友伤心绝望想要与二人同归于尽,开着飞机俯冲下来,朋友当场死亡,而他的妻子重伤性命垂危,艾马殊却侥幸逃脱,开着从德军那里借来的飞机想要载着已经死去的女人回到她一直想去的地方,在半途却被盟军误识作敌机,被击落了下来,艾马殊被烧得面目全非,幸而得救,却只能在破败的病床上缅怀自己短暂却悲壮的爱情与友情,最终注射过量吗啡离世。

这样的故事结局无疑是无比悲情的,但又不失为这类题材最合“三观”的一类出路。不然何以安抚宽慰意难平的观众呢?总不能要给两个人happy ending吧?相比温吞乏力如白开水般的前半生式结局,英国病人的结局看似悲剧,却成全了所有人,更是成全了那段深刻禁断的爱情。至少男女主人公都没有背叛他们对彼此的爱情,而前半生里看似大家相安无事,好像可以相忘于江湖,实则对所有人物都是一种背叛:贺涵可以看开那段与子君的爱情,可以放手,不再执着;唐晶被迫放弃自己最信任的两个人,悔恨莫及却也无能为力;子君回天乏力,始终无法正视自己的真心,即便她对贺涵说了我爱你,但她仍然毫不犹豫选择离开,表面上看是不想伤害与唐晶的友谊,实则是轻贱了她们十年的情谊,也放弃了自身的幸福,在我看来是懦弱是逃避。因为她离开了,贺涵离开了,唐晶留下了,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破坏伤害却已造就,不会因为他们的各奔东西而得到改善。艺术狗们觉得不深刻,三观狗们觉得毁三观,CP狗们又觉得拆了他们心心念念的CP。这简直是最四面不讨好的结局了。

既然早知满足不了所有人群的需求,倒不如走一个极端,至少还能使得观感更酣畅些。

比如。。

是否可以仿照英国病人的结尾呢?唐晶得知两人的秘密,无法原谅他们对自己的背叛,欲跟二人同归于尽(爱之深,恨之切),于是她开着那辆蓝色宝马撞向了正在车里一叙旧情的贺涵子君,唐当场死亡,子君重伤气息奄奄,贺涵侥幸只是轻伤,他忍着愧疚伤痛载着重伤的子君驶向医院,一路上贺涵精神恍惚,悲痛欲绝,躲闪不过不幸与一辆卡车相撞,子君终于命丧当场,贺涵大脑受到重挫,记忆严重受损,再也记不得他前半生深深爱过与伤害过的两个女人,终其一生都活在迷雾一般的虚空之中,直到有一日,他说服了护士给他注射了过量的吗啡。。
。。。

 不可否认,这是个无比丧的结局,而且前面累计的“正能量”尽数流失殆尽。
可是,如果按照大众的审美标准,这或许是对罪大恶极的“狗男女们”的最有力惩戒,这样,三观狗们也才会满意吧。。

关于三观
说到三观,我大概跟很多人的看法不太一样。并不认为电视剧应该充当所谓正确价值观的传教士。话说回来,若不是因为前半生这部剧,我还不知道竟还有那么多人需要靠电视剧里虚构的故事来巩固夯实自己的价值观。如果真的是坚定不移的被那么多人严防死守着,怎会被轻易攻破呢?又怎会产生如此激烈的排异反应呢?那是不是说明世道已没有我们当初想象的那么纯洁美好了?

毕竟,现实之中,必然会有跟小三白头偕老的陈俊生们,有不计前嫌与女朋友闺蜜走到一起的贺涵们,有向往真爱最终与闺蜜男朋友长相守的罗子君们,这些活生生的人难道就不是我们生活中的真实存在吗?为什么搬到荧屏上会让一帮人这么的不忿呢?

I'm all for 艺术性的忠实再现,不以结果来断定人的好坏,而是凭借对细节的完整再现赋予人物最立体丰富的切面,因为人性本来就是复杂神秘的,而并非一刀切的非黑即白,与其用最终的结果来给他们贴标签,就不如把why they do what they do的来龙去脉呈现出来,让观者作出自己的判断。

可惜,总有人心甘情愿活在别人精心部署的玻璃房子里,对咫尺之外的险恶视而不见。

关于音乐
音乐可以说是本剧的灵魂。配乐大师王宗贤操刀下的OST无比的美妙动听,爵士乐的编曲颇为契合此剧的气氛,慵懒又高级,符合大多数人对于上海都市的想象。除几首纯音乐外,我的最爱是几首填词的唱曲,小心翼翼,折射的是后期贺涵在两个女人间的苦苦周旋,总能让人记起他与陈俊生在酒吧里喝着酒坦陈心意的落寞样子;滂沱大雨里,几句歌词简单叠加,就已极具画面感,“滂沱大雨里,繁忙车阵里,你的脸为什么还是那么清晰,我屏住呼吸,看你奔向我的身影,我的心有些游移。”音乐每每响起,贺涵撑着伞在大雨中奔向罗子君的身影就会映入眼帘。预告里最后的那段不知名音乐,也极具代入感的让人联想到卓老板临别前的那句话:“有时候到死,才知道自己爱谁,谁爱自己”。

一个影视剧的音乐能做到这一点其实就已经成功了。

关于服化
纵使与亦舒的“有款式的衣服都不大方”理念相去甚远,剧中的男女主角还是大致给我们呈现了现代都市精英应该穿成的样子,广大女白领终于可以有一些像样的穿着范本可以参照了,虽然它们中的大多数仍然是那么的不affordable。。Still,聊胜于无吧。

再就是发型。
都在吐槽靳东的头大,私以为他那高耸入云的发型才是罪魁祸首。

注意到了唐晶的头发分剧情的三个阶段也做出了细微却很贴切的改变,不可谓是不用心了。

罗子君的发型,只是从一个制作粗糙的假发回归到了她本来的头发,没什么好说的,勉强及格吧。

总之,这绝对是一部合格线之上的诚意之作,激发了观众的热烈讨论,也让我这种不轻易写剧评的懒人有了写字的欲望,所以,尽管它不完美,尽管它玛丽苏,尽管它草率结尾,我仍然大致享受追剧的过程,毕竟太久没有一部剧贡献了如此精致的罗曼蒂克的瞬间了,气氛狗已一本满足。
0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