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几时有》:献礼不是献媚

湘滨

可以预见的是,这会是许鞍华有生之年,屈指可数的几部电影之一了,拍完《明月几时有》,她已是古稀之年。

影片以香港抗日史上的“东江纵队”真实事迹为蓝本,但没有取名为“东江纵队”,或者“香港游击队”,或者“生死营救”,而用了有几分古典味的“明月几时有”,说明导演不是陈嘉上,不是陈木胜,更不是拍得出《大话西游》,也拍得出《情癫大圣》的刘镇伟,而是许鞍华,一个不结婚、没有孩子的老小孩,一直在拍《天水围的日与夜》《桃姐》《黄金时代》的那一位。

适逢香港回归20周年,要反映军民一家,反映抗日游击队,反映地下党活动,都明显是应时应景的。总的来说,没有把献礼拍成献媚,没有明显的讲大话、表诚心、跳忠字舞,仍然是许鞍华式的平静、隐忍与诗意。日本宪兵队队长的眼神里,杀气腾腾,却也隐现着几分诗意,他和霍建华上演七步成诗的桥段,讨论曹操的《短歌行》,斟酌"明月几时有"的文言遣词。这样一枚天皇的棋子,如果脱下军装穿上和服,也可能是一个饱含热泪、清唱日本俳句的多情种。

相比平淡枯燥的《天水围的日与夜》《黄金时代》,《明月几时有》给人的观影感受已经是最好的了,虽没有同类题...

显示全文

可以预见的是,这会是许鞍华有生之年,屈指可数的几部电影之一了,拍完《明月几时有》,她已是古稀之年。

影片以香港抗日史上的“东江纵队”真实事迹为蓝本,但没有取名为“东江纵队”,或者“香港游击队”,或者“生死营救”,而用了有几分古典味的“明月几时有”,说明导演不是陈嘉上,不是陈木胜,更不是拍得出《大话西游》,也拍得出《情癫大圣》的刘镇伟,而是许鞍华,一个不结婚、没有孩子的老小孩,一直在拍《天水围的日与夜》《桃姐》《黄金时代》的那一位。

适逢香港回归20周年,要反映军民一家,反映抗日游击队,反映地下党活动,都明显是应时应景的。总的来说,没有把献礼拍成献媚,没有明显的讲大话、表诚心、跳忠字舞,仍然是许鞍华式的平静、隐忍与诗意。日本宪兵队队长的眼神里,杀气腾腾,却也隐现着几分诗意,他和霍建华上演七步成诗的桥段,讨论曹操的《短歌行》,斟酌"明月几时有"的文言遣词。这样一枚天皇的棋子,如果脱下军装穿上和服,也可能是一个饱含热泪、清唱日本俳句的多情种。

相比平淡枯燥的《天水围的日与夜》《黄金时代》,《明月几时有》给人的观影感受已经是最好的了,虽没有同类题材片《十月围城》 的步步紧逼、火爆紧凑,但也没有明显的尿点。

女主周迅的演技是得到公认的。而两个男主彭于晏和霍建华,引发了粉丝的站队和分歧。彭于晏饰演的神枪手,粗犷任性,豪侠勇猛,这类草莽英雄很讨喜,而霍建华饰演的文艺青年,文弱隐忍,委曲求全,根本不像抗日分子。所以,在评价上出现一边倒的倾向,扬彭贬霍,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里要多费点笔墨的是,“桃姐”叶德娴扮演的母亲,一个生活拮据的包租婆,她的女儿就是女主人公方兰。叶德娴贡献了影片最为动人的演出。她爱面子、顾自己、婆婆妈妈、占小便宜,也很善良、热心、质朴。就是这样一个母亲,她的缺点和优点,和我们所有人的母亲都有几处相似。

面对战争,她的认知是是朴素的,“打日本鬼子的都是英雄好汉”,她鄙弃女儿的身子板,怕女儿“连累别人”。她不在意女儿能否胜利归来,只希望她不缺胳膊少腿地到家。因为爱女心切,她代替女儿送情报,身不由己地被卷入战争的漩涡,把自己推向了死亡边缘。显然,她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谍报人员,她捎带的情报字条很快被搜出,她木讷地站着,无法应对,但她淡定、冷静、凛然,只想着和同仁撇清关系,不连累别人,遭受毒刑,死不招供。

那张苍老而带着母性的脸,会让人会想着造一个这样的句子:上面分明写着一个民族屹立千年而不倒的秘密。在一句“对不起,我连累了你”之后,子弹穿眉而过。而另一边的方兰,等着母亲,望穿秋水。

突然想起初中时学过的课文,高尔基的《母亲》来。多少年来,我们还把那句话当作暗喻的典型例句——“‘丢掉箱子逃吗?’但是另外一个火花格外明亮地闪了一下”。母亲尼洛夫娜胆小怕事,她的儿子是革命者,箱子里藏着的是革命传单,面临盯梢盘查,她可以弃箱而逃,但是,并非革命者的觉悟,而是母性的本能,促使她相信儿子的事业,下决心保住箱子。这句话就折射出一个母亲内心的复杂,从犹疑、慌张转而到镇定、坦然。此后,她一步步成为坚定的革命者。

无论高尔基如何被人从无产阶级文学的神坛拉下,这个作品都是让人心有震动的。而震动不一定来自高尔基的匠心设计,也不一定来自于火热的革命信念,而来自于对一个白发老母亲沦为革命炮灰的悲悼。

革命志士点起的热火中,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人人都可以这样想,但不会人人都可以做到。总会有人主动走过去,浇一把油,也有人被动站出来,添一把柴。而星星之火,就是借“革命”“自由”的风,呈这样的燎原之势。烈焰熊熊,吞噬反动派和侵略者,也吞噬老百姓和劳苦大众。对于普通家庭,一旦打开你的家门,可能就是引火烧身。于是,弱不禁风的方兰被带入烈火之中,邻居姑娘跟着,男朋友跟着,颤巍的老母亲也跟着。

对于方兰来说,她最终“连累别人”,不是战友,而是母亲。忍看朋辈成新鬼,已经让人悲伤,而把“朋辈”替换成“母亲”,最让人痛苦。为胜利的曙光染上血色的,可以是我,是我,还是我,为什么还要搭上白发老母?

有一部老电影叫《在烈火中永生》,这是对烈士们的告慰。可是方兰们,能在历史或者后来人心中,得到永生吗?采用亲历者追叙的方式,是许鞍华在多个影片里使用的拍摄手法,《黄金时代》里最为突出。梁家辉饰演的小鬼队成员,表情丰富地自叙出生入死送情报的经历,缅怀着心目中的女英雄和女神——方兰。却只被茶客们当作天方夜谭,引发的是一阵阵的哗笑。

夜的黑幕将落未落。头发斑白的梁家辉,钻入赖以谋生的老式出租车里,几分钟前,他还在回忆方兰、刘黑仔,几分钟后,他要想着搭载路人甲和路人乙。他消失在夜色中,好像在暗示着,方兰、刘黑子们,也注定沉默于浩大的历史卷册里,找寻不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明月几时有的更多影评

推荐明月几时有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