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神饮水,亦如寻常

烟视媚行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龙宫里太子抱起阿离,一瞬间表情鲜活:“你迟早要做我儿的娘,喊一声娘亲怎么了?”夜华怀里小团子特别乖:“娘亲!”
“我儿”用得好,团子和夜华日常的缺失都被弥补。父亲都不会叙解自己对子女的爱,都是裹藏在日常所有漫不经心的细节里,回味时甚觉可爱。这一声里,几多对团子的宠溺,几多和白浅的亲近,都尽了。

看着白浅冲进狐狸洞里质问,他稍抬了眉眼偷偷笑了一瞬,那一瞬,眉眼恣意,志得意满。
他们这厢情趣着,那边厢迷谷问团子:“你头上怎么有两个包?”“哦那是你的发型啊哈哈哈。”热热闹闹的青丘,烟火气满满的狐狸洞。现世如此,也是好的。

青丘街上他拽着浅浅的手不松开,执意受了一波祝福和欢贺。纵观三生三世,这是唯一一次,两人的爱情,如寻常爱侣般得人祝福。夜华受得欢畅,他那么开心。
他曾那么开心过。

“你知道我为你不会的,可是为了阿离,我会的。”话不能尽数说清,一向是夜华的掣肘之处。命盘里本就红线纠葛,说不清了,何况他向来不善言辞。他说不清团子于他的重要性,说不清三百年来,他如何将团子从襁褓养至如今样貌;说不清团子身上负载的,是他未尽的爱情,和他绝望又倾囊相予的父爱。这些过往,白浅放...
显示全文
龙宫里太子抱起阿离,一瞬间表情鲜活:“你迟早要做我儿的娘,喊一声娘亲怎么了?”夜华怀里小团子特别乖:“娘亲!”
“我儿”用得好,团子和夜华日常的缺失都被弥补。父亲都不会叙解自己对子女的爱,都是裹藏在日常所有漫不经心的细节里,回味时甚觉可爱。这一声里,几多对团子的宠溺,几多和白浅的亲近,都尽了。

看着白浅冲进狐狸洞里质问,他稍抬了眉眼偷偷笑了一瞬,那一瞬,眉眼恣意,志得意满。
他们这厢情趣着,那边厢迷谷问团子:“你头上怎么有两个包?”“哦那是你的发型啊哈哈哈。”热热闹闹的青丘,烟火气满满的狐狸洞。现世如此,也是好的。

青丘街上他拽着浅浅的手不松开,执意受了一波祝福和欢贺。纵观三生三世,这是唯一一次,两人的爱情,如寻常爱侣般得人祝福。夜华受得欢畅,他那么开心。
他曾那么开心过。

“你知道我为你不会的,可是为了阿离,我会的。”话不能尽数说清,一向是夜华的掣肘之处。命盘里本就红线纠葛,说不清了,何况他向来不善言辞。他说不清团子于他的重要性,说不清三百年来,他如何将团子从襁褓养至如今样貌;说不清团子身上负载的,是他未尽的爱情,和他绝望又倾囊相予的父爱。这些过往,白浅放弃了;这些太沉重,他如何亲手揭开给她看。

俊疾山的茅屋里,夜华低着头哄团子入睡,嘴里哼着催眠曲,手上轻轻拍着。我在这个场景出现的刹那掉了泪。后来才明白,是从那一瞬间里,望进了夜华独自带着团子生活的三百年,看到一位【慈父】。

巍峨宫阙千重锁,如何以一人之力相扛。夜华以婚姻之礼问于白浅,他低首俯身,背上负着所有无法言说的过往。那个场景绵延着层叠的宫阙,人只是其间微小的一点。
宫阙冰冷,神亦渺小。若不盛装加身,在被你我俯视时,哪里还能有那一席容身之地。
就算夜华竭力弥补着未给予素素的那些,天命姻缘,仪式庄重。仍抵不过命运动手,将棋局重置,再邀博弈。


缱绻之前的耳鬓厮磨,私觉刚刚好。那样缠绵的两个人,所有的情谊都泄于唇齿间,不止言语,还有温度,和呼吸的纠缠。温存和绵绵,鼻息相抵,絮语传情,水到渠成的两情缱绻。
而方起便逝,如何不是告诉你我,大梦一场,转瞬即逝。

被嘲笑连烧火都不会时,他所做的,竟是给走来的素素搬个小凳子,然后窝在一旁看着她。情爱落在烟火里,有情人也嗅得有滋有味。做什么神仙,但求个同生共死。
竟是生离死别。

“离是生离死别的离,娘亲为什么给我起这么不吉利的名字。”
“一定的阿离的名字不好,所以父君娘亲都不要我了。”
三生三世是线,桃花是线,“离”也是线。
是一条穿透你我心脏,切出血淋淋的线。团子那样小,早早就懂了离别的含义。他的父君曾许诺给他一个三口团圆。他不得在娘亲身边无忧,如今相依的父君远行迟迟不归。小团子那一包泪,想时都会泛起泪意。

轮回再度碾过,再步了前尘。他只是遥遥看着很爱的人,晓得她大概是原谅自己了,所以笑得,有一点寥落。
这一世,终于有些东西,是夜华也未可知的。
他不知道也好,他背负了太多事,不知道,有不知道的好。

寻前尘归往事者众多,我仍踽踽于方寸之间。
那些如寻常饮水的温情处,烫在我胸口。时时想起,时时惦念。
当一切归于寂静,我仍有这一汪温情,聊慰余生。
3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