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夏天

陈春成的风速狗

最近买了一箱《哆啦A梦大长篇》, 到原作者去世前,共出了十七本。每天下班后晚饭前的时间,我都沉浸在里面。小时候我拥有过它们,多少白日梦都是从这里出发,后来被我妈转送给了表弟们和邻居家的小孩,从此散落天涯,江湖相忘。别来沧海事,现在它们就摆在茶几边上,齐齐整整,触感真实,像是早已密封归档的童年,忽然就可供借阅了。 与短篇的日常故事不同,《大长篇》讲的是大雄他们的异域大冒险,开端常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暑假,不安分的大雄和小伙伴们央求哆啦A梦带他们去哪玩玩,然后意外发现了神秘世界的线索。在已经去过了恐龙时代、地下世界、云上王国、若干个外星之后,新的暑假到来时他们还是不知足地嚷着无聊啊无聊,争论去海边露营还是去山里,哆啦A梦说,干脆我们去海底的山上露营吧!比哆啦A梦的道具更不可思议的是,漫画里的成年人都对这个猫型机器人的存在习以为常,妈妈们会说:小孩子去露营?你欠抽?哦,跟哆啦A梦去啊,那我就放心了。 在这些大长篇里,作者用想象力篡改了世界的每一处角落,重新颁布了他的世界版图,这是山海经一般的野心:在云端有梦幻的王国,密林深处有小人国,刚果盆地里隐藏着犬类建立的国度,地下有容纳各种史前生物的巨大洞...

显示全文

最近买了一箱《哆啦A梦大长篇》, 到原作者去世前,共出了十七本。每天下班后晚饭前的时间,我都沉浸在里面。小时候我拥有过它们,多少白日梦都是从这里出发,后来被我妈转送给了表弟们和邻居家的小孩,从此散落天涯,江湖相忘。别来沧海事,现在它们就摆在茶几边上,齐齐整整,触感真实,像是早已密封归档的童年,忽然就可供借阅了。 与短篇的日常故事不同,《大长篇》讲的是大雄他们的异域大冒险,开端常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暑假,不安分的大雄和小伙伴们央求哆啦A梦带他们去哪玩玩,然后意外发现了神秘世界的线索。在已经去过了恐龙时代、地下世界、云上王国、若干个外星之后,新的暑假到来时他们还是不知足地嚷着无聊啊无聊,争论去海边露营还是去山里,哆啦A梦说,干脆我们去海底的山上露营吧!比哆啦A梦的道具更不可思议的是,漫画里的成年人都对这个猫型机器人的存在习以为常,妈妈们会说:小孩子去露营?你欠抽?哦,跟哆啦A梦去啊,那我就放心了。 在这些大长篇里,作者用想象力篡改了世界的每一处角落,重新颁布了他的世界版图,这是山海经一般的野心:在云端有梦幻的王国,密林深处有小人国,刚果盆地里隐藏着犬类建立的国度,地下有容纳各种史前生物的巨大洞穴(和《地心游记》相呼应),海沟深处有海底人的王国和恐怖的鬼岩城堡,宇宙中有发条星球、动物星球、机器人统治的星球,还有一个和科学世界并行的魔法世界。 我私人最爱的桥段是,有一趟在宇宙中行驶的神秘列车,大雄他们每天白天照常上学,夜里用任意门回到列车上,继续向银河系的边缘驶去。在一些荒废的小行星上埋伏着敌人,还要做好战斗的准备。这种可以随时出入的冒险,是我长久以来的睡前幻想,每夜入睡后我就回到那趟列车上,在银辉中呼啸而行。 九十年的尾声,地球早已被大致探索完毕,尼斯湖水怪、喜马拉雅山的野人、埃及法老的诅咒、丛林里的神庙和宝藏,所有未解之谜都摇摇欲坠,但此时国人对它们的痴迷还很灼热,于《哆啦A梦》前后风行中国的《丁丁历险记》、《冒险小虎队》都从这些主题里开出过过各自的花朵。再加上武侠和宠物小精灵,这些差不多就构成了我小时候全部的幻想土壤。 小县城的童年有一种难以归类的尴尬。我们没有城里孩子的少年宫游乐园和可以荡起双桨的湖面,也缺乏乡下少年可以上树掏鸟窝下河捉鱼虾的地理优势。街道午后就会很安静,闲云来去,蝉声轻逸,法国梧桐占据了九十年代的天空,新华书店的地板冰凉彻骨,《世界未解之谜》、《考古未解之谜》、《冒险小虎队》的彩色书脊矗立在漫无边境的下午。那些纸页里的世界是闪烁不定的,奇遇是呼之即来的,埃及或海底或地下,那些未解之谜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自以为拥有被卷入这些事件的可能性。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培育幻想和承受幻想的破产,看似辽阔的夏天很容易就在一个个宏伟计划和计划的逐一落空中飘然过去。 那些勾惹起我们幻想的作者们并不负责向我们解释现实。每个暑假的开端,我们都扯满风帆,期待一场动人心魄的大冒险,我们东奔西窜,练习武艺,手绘寻宝图,在废置的旧楼里寻找机关,钻防空洞,翻看每块石头的底面,跟踪从社区里经过的可疑陌生人。最终没有捡到秘籍没有发现宝藏也没有收到外星公主求救信的我,心灰意冷之下甚至买了一只放大镜和一副打桌球的白手套打算从事侦探行业,心想哪怕卷进一桩凶杀案协助警方破案也是好的呀。我还相信有一柄剑始终插在世间某处的悬崖上,等我在雷鸣电闪中将它拔起。 那时我们县还有许多隐秘的道路。老巷子绵长无尽,连两栋楼之间的缝隙都是属于猫狗和小孩子的通道。所谓冒险常是乱窜,有一次我钻进一条从未到过的巷子里,树荫下几个大人见我从天而降,忙惊喜地围拢过来,七嘴八舌问我的生肖。我激动地想,武侠片的情节终于轮到我了!这剧情我看过,他们听我说出神圣的生肖以后,就会热泪盈眶地单膝跪地,抱拳道,少主,我们等候您多年了!然后带我去见一位充满雷锋精神、强迫我接受他毕生功力的老者。我会推辞道:万万不可!前辈使不得!可他们听完只是面含兴奋地散了,留我寂寥地站在小巷的斜阳中。这个谜团困扰了我很久,后来才知道他们只是为了押当晚的六合彩。 另一个困扰我至今的问题就是,狗在忙什么?城里的狗过于谄媚,农村的狗不注意卫生,县城里的狗则有一种独具的飘然气质,它们终日周旋于车轮和人腿之间,在复杂的形势中磨炼出足够的机敏。一只狗每日用过餐,便疾步而出,狗爪在水泥地上发出噌噌噌的声音,跑去另一家门前啊呜啊呜几声,院中又蹿出一只狗,两狗并肩或前后噌噌噌地去下一户人家门口啊呜,集结了一小伙狗,各低着头,疾步前行,作出哥现在很忙的样子,一副开会要迟到的表情,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无聊到丧心病狂的假期,我和小伙伴们连狗都想跟踪一下,可是很快就发现这事具有不可观测性。一是人显然跑不过狗,二是一旦追踪狗必然会发现,它立马放弃了原定路线,甩着尾巴过来用头顶蹭你的手心,等我们撸够了再转身跑开。因此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一只狗原本要去哪里。不要说尼斯湖水怪了,连狗的谜题都破解不了,真是残酷的现实啊! 暑假的每个清晨,张狗培(注:花名,实为人类)会来我家楼下发出啊呜啊呜的暗号,我便探出头来,以啊呜声回应。我们去公园晨跑,邻居的狗早就都等着了,这时它仿佛忘记了上次被跟踪的不快,欢脱地在前面领跑。回来吃早饭前,我们下象棋,因为老是我俩下,水平一直有限,已经被街上摆残局的骗了好几次钱了。午饭后蝉声震颤,绿叶萎蔫,我睡一个午觉,醒来看小精灵或柯南的DVD。傍晚和爸爸去游泳。晚上,我们聚众玩一些濒临失传的游戏:七步战、红灯绿灯马上开灯、踢锅锅之类。睡前,看一本《哆啦A梦大长篇》。现在想想就心醉神迷的日子,当时总觉得少一些惊心动魄,像没有冰镇的可乐,甜虽甜,总是不够劲。小孩子真是不知足啊。我盼着大冒险的来临,在那些遥远的夏天。 最后什么都没有发生。暑假过去了,又一个暑假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闲云来去,蝉声一度轻逸,法国梧桐的浓绿在空中漫延,所有事物看起来都像漫无止境的样子,我掰断棒棒冰,扎进泳池映照出的太阳里,从露水未晞的松林里跑出来,狗总是跟在我身旁,骤雨轰然而下,草木蔓发,星空旋转,我知道有一些不得了的事情正在别处隐秘地进行,在海底在云端在地下谜窟在银河系边缘在某个亮着诡秘灯光的窗口里,可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傍晚大人叼着烟头闲谈,小孩含着冰棍的木片,狗总是一副很忙的样子,象棋敲打着空旷的下午,时光在罗大佑的口哨中飘荡,直到四驱车的电池耗尽,棋子裂出细纹,吸管发出空虚的响声,我默默换掉内裤当做完一场旖旎的梦。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暑假鱼贯而过,每个夏天都像未完成的杰作,刻着巨大的雄心和缺憾,我将它们搁置在那里,在没有海底人的海底、没有天国的云端和没有时空隧道的抽屉里,它们自行修复,圆满,生长,将那些久违的一切和始终未曾相逢的一切都包裹进同一块琥珀。所有的期望和期望的落空,所有兴冲冲的奔赴,所有不经意的失去,所有该到来而最终没有到来的灿烂,它们一起构成了盛大的夏天,和最终面貌的童年。 当我每天下班回到家,陷进旧沙发,拿起《哆啦A梦大长篇》的时候,那些已散落的和未寻获的一切,便会悉数聚拢在我身边,房间变成一节车厢,窗外星河璀璨。我知道童年不会消散,它将在暗中蔓延下去。我知道地球上所有的未解之谜都确切地存在,在这下班后晚饭前的短暂时光里,木箱中都盛满宝藏,水怪重新探出了湖面,外星公主的求救信仍在宇宙中缓慢而坚定地向我飞来。因此每当我在漫画后露出很荡漾的笑容时,旁边的女友鄙夷地问:“你几岁了?”我只能简明地回答她:“滚!”因为童年是一件多么难以解释的事情啊! 2017.7.3夜 公号:深山电报站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哆啦A梦:大雄的海底鬼岩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哆啦A梦:大雄的海底鬼岩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