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着聊聊李安

SUE ALMIGHTY

还是有一丢丢后悔没有去电影院买一百多快的电影票看《比利 林恩的中场战事》的,毕竟看完了电影才有点了解为什么李安需要用4K技术去展现这个故事,让我想起当年在电影院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看完一脸懵逼的尴尬。   关于书籍,曾经谁谁谁说过,一旦这本书写好了,它就不再属于作者,而属于读者。只有读者有权利去解释这本书的一切。也只有读者才能在不受作者经历和创作背景等等非书本因素的干扰去理解作品。所以才有可能出现一本获得了诺奖的书籍却没能打动大众的曲高和寡。   电影也是如此。   李安的作品曾几何时我认为是不存在这样的交流障碍的,至少当年看《饮食男女》、《理智与情感》或者《断背山》时是如此。但是看完《少年派》时我懵逼了:这是李安吗?为什么我不能理解他的意图?为什么我觉得我需要去看别人的注解才能明白?缺少了对印度教和原著的把握,难道就无法进入他新创的这座世界了吗?   所以《比利 林恩的中场战事》之于我就成为犹疑的选择:不想再经历被李安抛弃的伤感。   但是我觉得这一次我看懂了,我觉得我知道的李安还是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因着对于技术革新的需求,他不仅回来了,还很急切地热情地回来了。这种略显过火的急...


显示全文

还是有一丢丢后悔没有去电影院买一百多快的电影票看《比利 林恩的中场战事》的,毕竟看完了电影才有点了解为什么李安需要用4K技术去展现这个故事,让我想起当年在电影院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看完一脸懵逼的尴尬。   关于书籍,曾经谁谁谁说过,一旦这本书写好了,它就不再属于作者,而属于读者。只有读者有权利去解释这本书的一切。也只有读者才能在不受作者经历和创作背景等等非书本因素的干扰去理解作品。所以才有可能出现一本获得了诺奖的书籍却没能打动大众的曲高和寡。   电影也是如此。   李安的作品曾几何时我认为是不存在这样的交流障碍的,至少当年看《饮食男女》、《理智与情感》或者《断背山》时是如此。但是看完《少年派》时我懵逼了:这是李安吗?为什么我不能理解他的意图?为什么我觉得我需要去看别人的注解才能明白?缺少了对印度教和原著的把握,难道就无法进入他新创的这座世界了吗?   所以《比利 林恩的中场战事》之于我就成为犹疑的选择:不想再经历被李安抛弃的伤感。   但是我觉得这一次我看懂了,我觉得我知道的李安还是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因着对于技术革新的需求,他不仅回来了,还很急切地热情地回来了。这种略显过火的急切和热情让这部新作品有了一些李安不该有的“瑕疵”。所以我有一丢丢后悔没去电影院,因为这样我无法寄希望于依赖技术上的革新去弥补这些“瑕疵”。   一个typical的李安,总是喜欢选择一个乍一看很热闹很狗血的故事,然后不停掏空它的那些五脏六腑,重新填塞进去的是经由他大脑重新洗涤过整理过的一丝一缕。这个故事于是重新焕发了新的光泽。   《饮食男女》里女儿们和父亲的感情生活,《喜宴》中和美国男人相爱的儿子为了父母娶了中国女人,《理智与情感》里妹妹如何从对爱情的幻想里走出来选择实在的婚姻,《断背山》里两个牛仔如何被世俗断送了眉来眼去的可能,以及《比利 林恩的中场战事》里在伊拉克打仗立功的士兵要在超级碗的中场表演上出现,以及《色,戒》里特务头子和卧底而来的邻家漂亮太太。任何一个故事主线真是想想就觉得鸡飞狗跳,稍有不慎就是微博上面的热门帖子。但李安就是有本事让这些故事一下子安静下来。   弱化戏剧冲突那种三分钟就可以交代完毕的简单套路,放大对身处事中人物情绪的观照是李安的拿手好戏。用什么样的眼神诉说欲望,什么样的沉默表达犹豫,什么样的哭泣克制哀伤,又用哪几句话就可以恰到好处地告诉观众两人间的波涛汹涌,李安在说:慢一点,少一点,细一点,后一点。   这又不同于侯孝贤的内敛。只用画面。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推。李安要讲述,要表达。人物既是他的体现木偶,又是有生命能做出自我决断的木偶。   这是为什么如果我真的看了4k120帧的《比利 林恩的中场战事》,我也许比现在更满意,我将真的有可能成为理解李安的观众之一,理解他为了观照人物在事件中的情绪变化到底能做到什么样的极致。


网易号:S的书影生活

如果你喜欢我的旧文字,希望也喜欢我的新文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更多影评

推荐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