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从中国神话分类浅谈电影三生的视觉设计

曹植

中国的神话体系,简单概括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上古神话, 即中国文化发展初期的神话,代表人物有黄帝炎帝,轩辕蚩尤,共工祝融等等。 一类是宗教神话,即中国社会形态发展成熟后的神话,与道教、佛教、儒家思想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比如玉皇大帝,王母娘娘等等。 很明显,第一种,因为是上古时期的神话,那时候的人类并不是地球的主宰,地球的地理面貌也和如今截然不同,所以不难看出上古神话对于自然充满敬畏,神话中的人物大多与动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比如是人与某种动物的结合,或者是人为某种动物所生等……并且对自然界的一些景观,会用非常夸张的手法来描述其宏大、并赋予神性。 我个人认为,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视觉设计,就是基于上古神话这一体系风格来构筑的。(影片截图皆来自于预告片及其他官方物料) 一:场景篇 十里桃林 桃林一直以来,都是中国文化中一个特别的存在,归功于那一篇《桃花源记》,它成为远离红尘俗世的一个广泛象征,清山绿水桃林,静谧脱俗,是多少人心向往之地。

显示全文

中国的神话体系,简单概括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上古神话, 即中国文化发展初期的神话,代表人物有黄帝炎帝,轩辕蚩尤,共工祝融等等。 一类是宗教神话,即中国社会形态发展成熟后的神话,与道教、佛教、儒家思想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比如玉皇大帝,王母娘娘等等。 很明显,第一种,因为是上古时期的神话,那时候的人类并不是地球的主宰,地球的地理面貌也和如今截然不同,所以不难看出上古神话对于自然充满敬畏,神话中的人物大多与动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比如是人与某种动物的结合,或者是人为某种动物所生等……并且对自然界的一些景观,会用非常夸张的手法来描述其宏大、并赋予神性。 我个人认为,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视觉设计,就是基于上古神话这一体系风格来构筑的。(影片截图皆来自于预告片及其他官方物料) 一:场景篇 十里桃林 桃林一直以来,都是中国文化中一个特别的存在,归功于那一篇《桃花源记》,它成为远离红尘俗世的一个广泛象征,清山绿水桃林,静谧脱俗,是多少人心向往之地。

然而影版的桃林,桃树设计得非常粗壮,有些画面甚至有点遮蔽日光的意思,人类社会的痕迹也非常少,而空中俯瞰的那几张图,如果把桃花的粉色换成绿色,你们会想到亚马逊丛林吗?那种茂密原始的感觉。

是了,我觉得这就是影版想要呈现给我们的感觉,在那个人类、天族、鬼族等各族共存的上古时代,自然并不是现在这样被人类文明过度侵染的样子,那时候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所以那时候的桃林,并不是专门为中国文人服务的心中避世隐居之地,而是拥有自己生命的,蓬勃的,与自然本身紧密贴合的一个地点,也所以,在这样一片桃林里,住的不会是中国的文人,也不是中国文明成熟发展之后以人为基础幻想出来的神,而是开天辟地的第一只凤凰,他们都诞生自这个地球本身,而不是人类。 俊疾山

俊疾山的设计风格,个人认为也是上古时代地球山脉的标准画风,为什么呢? 不知道大家学过地理还记不记得,地壳运动通过挤压或者断层形成山脉,所以刚刚形成的幼年山脉是险峻陡峭的,地壳活动的痕迹还都在,会有一种“地面刚刚被破坏形成的比较奇异的风格” 那么再看看配图,是不是很符合呢? 所以选择将俊疾山设计成这样的风格 ,就侧面体现了整个故事的古老性——那时候,天地初开,各族混战,一切都还是新生的样子。 还有一个小细节,这个画面呈现出的云雾非常多,远景几乎全是云海,一来云雾原本就能够体现山的仙和高,二来白夜是对着东荒大泽拜天地的,大泽就是大湖,水汽充沛的地方,自然是云雾蒸腾了。

诛仙台

诛仙台这个场景,几乎舍弃了所有装饰,看起来就是几块岩石漂浮在空中。 上古神话中,天和地还没有分开,宇宙混沌一片。盘古从沉睡中醒来,一斧劈开了天地。天地分离,该是怎样的景象呢?电闪雷鸣,云翻雾腾,气流旋转,尚未沉淀的岩石土地漂浮空中。 电影里的诛仙台,就让我想起这番景象,它的凶险,是天地动荡中自然力量的浩瀚威严,不管是人族,还是其他族类,在这份力量面前都是渺小而无力的,所以,即使是仙,在这样的地方,也只能“伏诛”。

海底龙宫

海底龙宫的场景,很多人都非常喜欢,的确是非常精心的设计。 我们的先人在创作龙宫的时候,因为缺少对海底世界的全面认知,所以对龙宫的描写往往侧重在宫殿本身,对整体环境的描写是缺少的。电影三生在创作整体环境的时候,十分具象的将海底高耸的海山、起伏的海丘、绵延的海岭、深邃的海沟、坦荡的深海平原和各种海底生物一一展现了出来。 有人说看起来像动画片或者游戏画面,我只想说这种简单粗暴的思考模式真的不可取,不能因为以前对龙宫的周围环境缺少概念,就盖章依据现有知识设计呈现出来的是错误的,并且不管是游戏、动画,或者影版三生,既然都是以现代科学所了解到的海底样貌为基础来设计龙宫大环境,那么具有一定相似性,根本就是无可厚非的。 二: 人物服装篇 接下来说一下服装造型吧。 关于人设,其实我觉得定档发布会上天仙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动物性。这个词绝不是影版三生创造,而是原本人类远古神话中的一个特性。 所以还是基于上古神话和宗教神话的区别。在上古神话中,人类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并且远不是主宰,各族并存,天族作为“近亲”与人族有一定的相似性,但其他部族却没有理由被同化审美,更不可能被礼仪教化所拘束全都裹得严严实实,那么基于这样一个基础,想要还原那个野性奔放生机勃勃的时代,影版的服装造型设计,就绝对不能仅仅是中国文明成熟之后的那些锦衣华裳。 鸟类的呈现 折颜和素锦一个是凤凰,一个是鸾族,都属于鸟类。对于鸟类而言,羽毛是非常重要的,在它们的生活中,打理清洁羽毛是排在找食之后的第二大重要事项。所以作为鸟类幻化而成的人物,他们的身上不可能缺少羽毛的元素。 但折颜和素锦的造型设计同样又具有非常大的差别:

折颜的造型比较纯粹,可以看出除了羽毛本身,并没有多少额外的装饰。因为折颜的人设是“退隐三界、不问红尘”,所以他的造型上人类审美装点的痕迹很小,基本是“本我”,也就是凤凰这种神鸟本身的体现。

素锦却不同,她被天族收养又成为天妃,所以她更加偏神/人性而不是动物性,除了鸟本身的羽毛之外,绒花、珠宝、华服这些人族神族的装点元素很强。

鬼族的呈现

电影给玄女的身份鬼族皇后,鬼族是什么呢?首先可以肯定这个鬼绝对不是宗教神话中人类死后变成的样子,而是一个独立存在的部族。如何将这个部族和人族神族妖族区分开,又怎么体现它的异端、边缘、邪恶呢? 还是回到上古神话时代,有一场著名的大战逐鹿之战,它发生在黄帝与蚩尤之间。蚩尤战败,他的部族后裔散落变为苗族,分布在黔贵湘这些当时来说偏远荒凉的地方,并且信仰巫鬼。那么对于“炎黄子孙”而言,他们是不是异族、边缘、对立呢? 我当然不是说鬼族就是苗族,但是它们的特点具有一定的重合性,那么在树立鬼族这个族类形象的时候,蚩尤、苗族会是一个很好的参考对象,所以擎苍与玄女的服装大量使用了苗族常见的银材质和紫色调。 再来看看其他的: 当一个种族原始荒蛮,文明进化程度不高,与自然接触密切,那么他们的装饰一般简单粗暴的取材于自然动物——所以玄女的头发部分有翎羽的装饰,戴在脖子上的一片银质装饰也是羽毛的样子,头冠是由晶石串联 。 当一个种族身处贫瘠荒凉之地,凶残好战,那么他们不可能宽袍广袖,贴身的衣服更加便于他们行动——所以玄女的衣着较为紧身和暴露。 更不用提各个原始部落的共同色点——在脸上身上涂涂抹抹,在鬼族战士的人设上这点也得到了呈现。 从这些细节中,无一不透漏出影版想要区分人族和鬼族,把鬼族树立得更加偏向野蛮、原始。 青丘狐族 接下来说说白浅上神吧~ 首先,青丘九尾狐的最先出处毫无疑问是《山海经》。《山海经》是现存保留古代神话资料最多的著作,《三生》中的龙、凤凰、毕方、九尾狐都记录在册,而同时,它也记录炎帝、黄帝这些远古神的谱系。 所以这也侧面说明,影版三生将故事背景放在远古神话时代,是完全说得通的,从山海经来看,他们的确处于同一时期。 说回青丘狐本身,山海经对它的记载是:[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能食人三个字,一般简单通俗的翻译成了会吃人,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有意思的是,山海经中对于很多动物用到了【是食人】这个描写,【能食人】,却只出现在了对九尾狐的描写之中。 我查了一些相关资料,有观点认为【能食人】其实并不是会吃人的意思,相反,是能哺育、庇护人类的意思,九尾狐其实是位于东方或南方的青丘这个地方原始部族的图腾物,《山海经》说它“能食人”,表明它在威胁敌人、保护本部族安全方面具有神性。又说“食者不蛊”——吃了它的肉可以不受邪气的侵害,这显然是与九尾狐图腾信仰相关的原始巫术,相信九尾狐具有辟邪的魔力。还有一些古代文献佐证,在古代九尾狐也是吉祥的象征。 那么按照以上的解读,三生中将九尾狐设定为统治着五荒的一个种族,是完全说得通的。 而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九尾狐绝对不是“狐狸精”这种妖族,它的地位高于人族,即使会幻化为人类的外形,它的美也绝不是为人类审美服务的那种妩媚妖娆,而是既带着几分来自于动物的野性洒脱,同时又兼备来自于庇佑者那种高高在上的,具有神性的、威严的、尊贵的美。所以,刘亦菲的妆容,我认为与这样的九尾狐族设定,是完全贴合的。

但同时,白浅的另一套服装颇受争议

为什么这么西方!我国的神仙怎么可以穿短袖!差评!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请明确一点,在远古时期,人类衣不蔽体,仅靠动物皮毛和树叶来遮挡,露胳臂露腿,这可不分东西方。罗马人埃及人这样露,我们的祖先也是这样露的…… 那么为什么现在会直觉认为我们国家的神仙就应该是宽袍广袖衣带飘飘,露胳臂露腿就一定是西方的神呢? 因为沧海桑田的历史长河之中,其他的古国消亡了,于是人们对于它们的印象就是它们千年前的模样,而我们却延绵不断的存续了下来,我们的文明不断发展,璀璨非凡,不断有新的被我们创造,于是那些古老的,也就逐渐被覆盖,上古祖先和神祇的面容已经模糊,我们逐渐遗忘自己最初的样子了。 还有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我们的历史太悠久,能说的东西太多,所以比起远古时期,现在的影视剧更愿意将描述对象放到古代传统封建社会,所以我们对那个时期,也缺少一个概念。事实上,随便找一找资料就知道,远古时期的神应该是什么样子,从来都是很固定的。

不难看出,其实对于上古时代神祇,在进行艺术创作的时候,大家对他们的设计,是很统一的,裸露完全没有任何毛病。 而且,上面这些图也解释了为什么会出现纱这种东西。的确严谨的说,那个时代不可能出现纱,但元素只是一种手段,在影视创作中,肯定需要有艺术添加,你们总不会想看见天仙披树叶,杨洋穿虎皮吧? 再补充一下,我觉得有可能会有人说,哎呀,楼主你提供的傅艺伟那个进宫的造型虽然同样比较裸露,但是就很好看也很古典啊,为什么不能设计成这样呢? 很简单,因为这里的妲己,是人类社会的妲己,她这个装束其实更多的是人族的特点。 但刘亦菲的白浅,是九尾狐族的上神,她更古老,更原始,并不会被人类社会的标准所束缚。 夜华的两面性 夜华的造型倒是相比起来没有什么“出格”的点,应该很容易被大家接受。有人说楼主你之前说了一堆上古神话出发的造型设计,那夜华这个符合传统印象中上神衣着的设计,不是打你自己的脸吗? 并不会,既然有别族的风格,人/神族本身的风格当然也是可以出现的。各种造型风格并存正如各族并存。 但夜华的几套不同的服饰,我认为也完美体现了他的两面性。 首先是夜华身为天族太子这一身份时的着装,不管是发髻还是马尾,头发都是一丝不苟的束起,铠甲华贵坚硬,接剑镜头的衣着,虽然不算铠甲,它的整体线条也是利落收紧的,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很显然,夜华少年老成,天君对他寄予厚望——他被严格要求着,同时也自我严格要求,他必须高高在上,恭谨克己。他的这些衣服,支撑着他,也拘束着他,威严,冰冷。

而和白浅在一起的时候,他不再是那个冰冷的上神,只是一个深情的少年,他的头发闲散着,衣着也飘逸柔软,恰如他对白浅的柔情,是他心中温柔缱绻的映射。

夜华是天族尊贵的太子,是一笑三千世界齐放光彩的男人,他的姿容仪态,不会被任何外在衣着掩盖,即使身着普通衣着,也应该是一眼看去就让人感受到他的矜贵非凡。带着这样的设定去看夜华在凡间这一身装束,我觉得非常完美的做到了。

三、其他小细节: 俊疾山小屋 说完了白浅夜华,再说一下他们相亲相爱的俊疾山小木屋吧。

仔细看了看小屋内外的摆设,除了那面铜镜,其他的东西似乎都是木器、陶器,夜华为素素画像,使用的非纸笔而是木板树枝。作为家居的柜子桌子,也都是未经雕琢的样子。连烧水做饭都是用树枝搭成三脚架将锅、壶悬吊在火堆之上来完成,夜华给素素画像的时候,素素在理线,屋内的柜子上也放着绕线的工具和绕好的线轴,旁边还有一个织布的木架,侧面说明素素的衣服也是靠自己动手解决。整体给人非常浓重的古朴感。 因为看过场景概念设计图,俊疾山非常广袤,素素作为一个失忆的孤女独自生活在这里,不可能拥有精致的环境,电影给出的布置,是非常符合设定的。 但电影非常精心之处在于,小屋内外点缀摆放了几盆小花,使得整个环境氛围不只单纯传达出朴素简陋,还透漏出素素生活在这里,其实也是安逸、快乐的,所以才会有心情为自己的房子弄几盆小花来装饰。 其实仔细看了看预告片截图和场景概念设计图,我没有找到一点瓷器的痕迹,总觉得也侧面印证了我对于三生电影是基于远古神话时代来进行视觉设计的猜想,因为要知道,如果没有这一概念,在道具器皿的摆放上,大可使用瓷器,比准备陶器木器要来的方便许多。 玉清昆仑扇 再来说说玉清昆仑扇吧,很喜欢它的设计。 查了一下原著对于玉清昆仑扇的设定,有两点: 1、是把折扇。 2、自昆仑虚孕育而出的法器,威力非常强大。 大家都知道扇子的几种常见款式:折扇、团扇、蒲扇、羽毛扇。其中应该是折扇在现代应用最为广泛,但事实是折扇直到11世纪宋元时期,才有日本经高丽传入我国,它在中国的历史,要比其他形状的扇子短多了。 所以,一把单纯的现代人概念中的折扇,在电影三生构筑的世界中,会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存在。 那么远古神话时期,我们有扇子吗?我们的扇子又是怎么样的呢? 资料告诉我:扇子的应用至少不晚于新石器时代陶器出现之后,相传舜创造了五明扇,是用鸟类的羽毛做成。 再看看电影三生设计的玉清昆仑扇,长这样:

其实外貌上来说,非常接近了,细节设计图都能清楚看出,虽然是金属材质,但一片片其实都是羽毛的形状,完全不需要过多的解释这把扇子的造型合不合理。 再说第二点, 玉清昆仑扇诞生自昆仑虚,其实基本可以等同于昆仑山,它同样于山海经中有记载。可以说昆仑山其实是个非常典型的远古神话符号,昆仑除了有九尾虎身的陆吾神守护之外,还有一种长了四只角,有些像羊的兽,名土鳞,能吃人;那上面的鸟,样子如蜂,却大得如鸳鸯;有一种开黄花结红果的树,果子味道如李,无核,名叫沙棠,吃了能御水而不溺死;还有其状如人,豹尾虎齿,善啸,蓬发戴胜的西王母……这样的“居民”,这种画风,是不是又跟远古时期,各族并存,原始蓬勃的景象对上了呢? 那么这样一座山上孕育而出的法宝,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山石属土,土生金,所以这座山上孕育出来的宝器,是金属制成就天经地义了。 另外,看人体比例图,设计师将这把扇子设计得比例偏大,同时金属扇羽一重叠,化扇为剑的构思也非常巧妙,这一切都是为电影的效果呈现服务的,为了让观众在看电影的时候直观体验到这把法宝的威力,它肯定要凌厉具有压迫感,同时打斗时如果仅仅是挥扇,那大屏幕上打斗动作就会非常难设计、会显得单薄,有了扇剑的变化,就给打斗设计增添了非常大的创作空间,足以设计出精彩万分让观众觉得变化无穷的打斗场景。 最后放几张概念图吧,概念图是最能传达一部电影所追求的视觉风格乃至整体基调的东西了~ 希望电影三生能带我们走进一段可能以往从未展现过的古老记忆中,有陡峭巍峨的群山,有广阔飘渺的大泽,有水草丰美的平原,有清幽葱郁的密林,各族并存,繁衍生息,紧密相连又相互争斗,蓬勃壮阔,无限浩渺。

98
1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63)

查看更多回应(63)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