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风尘 恋恋风尘 8.5分

诗的静远气息

Lyshan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上映于1987年的电影《恋恋风尘》由侯孝贤执导,在上世纪80年代台湾“新电影运动”的背景下创作而成。彼时台湾的电影创作走入低谷,市场萎缩,而好莱坞电影及琼瑶类作品的电影形式早已固定。与突出的因果叙事手法不同,侯孝贤的影片通过情绪来组合每一片段,具有鲜明的散文化风格。没有完整而固定的故事框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开头和结尾,你甚至会发现他的叙事中常常会出现一些不相干的片段,却又会在电影结束后感叹其中的生机与趣味。

幼时随父母来到台湾,因政治原因未返回大陆,于山水画般的乡村环境中长大,加上父母早亡,混迹街头的童年经历造就了侯孝贤一身质朴气息与血气方刚。与后期注重历史反思不同,在他早期的作品里,多表现城市化进程下的青春困惑,且带有导演个人成长经历的影子。

而《恋恋风尘》便是其中的代表作品。

一.主题内容

电影的故事很简单。青梅竹马的阿远与阿云从农村走到城市工作求生存,两人互相爱着对方,却在阿远入伍后渐行渐远,最终阿云另嫁他人,阿远回到群山包围的村子里,生活继续。

侯孝贤的电影多使用台湾本土演员,用方言交流,强调台湾的本土文化。《恋恋风尘》中人物设置质朴平实,少有戏剧性...

显示全文

上映于1987年的电影《恋恋风尘》由侯孝贤执导,在上世纪80年代台湾“新电影运动”的背景下创作而成。彼时台湾的电影创作走入低谷,市场萎缩,而好莱坞电影及琼瑶类作品的电影形式早已固定。与突出的因果叙事手法不同,侯孝贤的影片通过情绪来组合每一片段,具有鲜明的散文化风格。没有完整而固定的故事框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开头和结尾,你甚至会发现他的叙事中常常会出现一些不相干的片段,却又会在电影结束后感叹其中的生机与趣味。

幼时随父母来到台湾,因政治原因未返回大陆,于山水画般的乡村环境中长大,加上父母早亡,混迹街头的童年经历造就了侯孝贤一身质朴气息与血气方刚。与后期注重历史反思不同,在他早期的作品里,多表现城市化进程下的青春困惑,且带有导演个人成长经历的影子。

而《恋恋风尘》便是其中的代表作品。

一.主题内容

电影的故事很简单。青梅竹马的阿远与阿云从农村走到城市工作求生存,两人互相爱着对方,却在阿远入伍后渐行渐远,最终阿云另嫁他人,阿远回到群山包围的村子里,生活继续。

侯孝贤的电影多使用台湾本土演员,用方言交流,强调台湾的本土文化。《恋恋风尘》中人物设置质朴平实,少有戏剧性的冲突。例如阿云第一次去城里看阿远,分别太久,阿远只是接过行李,问了声“吃午饭了吗?”简单而真实。

电影中另一位人物阿公由李天禄饰演,其实不需用“演”这个字眼,当阿公立在家门口,用乡音喊阿远吃饭,或者一边放着小炮一边送孙儿参军,两人无言只余炮声的时候,他就是阿公,你能从他静默的背影里看到时间的流逝和生活的真谛。

在电影中存在着两种文化的对立,安然缓慢的乡村文化与快速发展的城市文化。这两种文化交替出现,乡村场景平缓的剧情缓和了城市场景中矛盾冲突的激化。侯孝贤无疑是偏爱乡村文化的。而在城市中,虽然阿远丢过摩托车、被雇主骂过,但也有朋友们一起在大排档唱歌的温情元素,而最大的慰藉,还是阿远与阿云两人的青涩爱情。

在对爱情的平淡描画和对时间流逝与生活本身的思考中,侯孝贤完成了对小人物命运的刻画,这其中有成长的渺茫,也有生活本身的无所依附。最终都靠时间来消解。

二.视听语言

1.画面

《恋恋风尘》中几乎没有蒙太奇的运用,也没有特效。侯孝贤不使用刻意的剪接技巧,而是大量运用长镜头进行拍摄,不改变焦距,极少进行推、拉、摇等摄影机运动,以固定的镜头安静平淡地交代环境和故事。

有人说侯孝贤的电影太“闷”。的确,大量的长镜头使得电影中的时间和现实中一样缓慢。电影开篇一片漆黑中出现一个亮斑,慢慢扩展成一个山洞,火车在青翠的树木间平稳驶过;铁轨上阿远与阿云并肩慢慢地向前走;阿公慢慢地走在农村的小路上送阿远入伍;影片结尾云朵在天空中慢慢飘动,光影慢慢地从山的这头移到山的那头……极少干预,令其自然地发生,这是侯孝贤所追求的时空表达。他不是把一个故事限定在一定的时间内表达出来,而是在时间的流逝中让故事自然地酝酿出来。

在军营的阿远收信得知阿云结婚的消息后,捶床痛哭——这是电影中不多的情感宣泄的镜头。之后一个大约40秒的空镜头把这浓烈极端的感情交于自然,阿远情感的释放更动人。

阿远失恋后痛哭

痛哭时切换到暗色调的风景

在这些长镜头里,一个镜头与下一个镜头间靠淡入与淡出来进行分隔。同时,侯孝贤也有用到“闪回”的方式。当阿远知道阿云结婚消息仰面躺在床上时,镜头闪回到家乡阿云与丈夫回到村里的场景。只有三个镜头的切换,站在门口的一家人错愕的表情,阿云母亲与阿运母亲的无言,以及阿云和丈夫低头站着的场景。人基本未动,只有风吹动树叶,和远方隐约走着的人影。一切克制而平静。

一家人错愕的表情

低头站着的阿云和邮差

除了长镜头空镜头的使用,《恋恋风尘》的单幅画面也非常具有诗意。远山、田地、天空与白云,像画中的景致。

《恋恋风尘》的摄影师李屏宾与侯孝贤合作过多部电影。影片最后一个山头光影移动的长镜头是在他不经意间发现并拍下来的。他以这流动的光影与安静的空镜传达了静远的诗的气息。

除了镜头处理,影片中还有不少物象。比如火车,载着阿运与阿云往返于城乡之间,也在每一次矛盾发生后作为缓冲出现。而火车飞速驶过的特点,应该也具有时光飞逝、社会迅速发展的寓意吧。

2.声音

《恋恋风尘》中没有大量地使用音乐,除了多次出现的吉他声——每次响起总能带动观众情绪,大多数是自然环境的声音。比如火车站的嘈杂声,村头村民们的说话声。与长镜头搭配,客观而真实。

三.文化意蕴

常有人拿小津安二郎与侯孝贤相比,两人作品都具有恬淡诗意的氛围。《恋恋风尘》中诗意的镜头,含蓄的表达,情感的流淌,使得朱天文对侯的称呼太贴切,“抒情诗人”。

诗人侯孝贤冷静的镜头下涌动着情的热流。他在创作遇到瓶颈时收到朱天文递给他的一本《沈从文自传》,在沈从文的文章里,生死是平静地发生在阳光之下的,这给了侯孝贤灵感,也使得他确立了自己的影像风格。

平淡并非无味,也不是对生死的轻视与怠慢,而是静中藏动,静水流深,于淡中去体味那生命意味之浓。

整部影片中最喜欢的镜头在结尾。阿远从军营回到家中,妈妈在午休,阿公在田里劳作。阿公站着休息,阿远蹲在阿公面前。两人谈着天气和今年的收成,之后相对无言。再之后,云朵在风中移动,光影在山头流淌,吉他声响起。所有的纠结都成为过往,所有的恋恋都化作风尘。此时只有时间本身。

这让我想起曾经看到过的一句话,“日常生活中所有的焦虑、倦怠与反复,真正蕴含了我们对于生命的热情。”而侯孝贤电影中的平和淡然则是生命的本质。

贾樟柯在《侯导,孝贤》中写与侯导在南特碰面,伫立街头都不知道再往下该说些什么,但他觉得这一幕并不尴尬。因为法国人说,“彼此沉默的时候,其实正有天使飞过。”

这持续的寂静,和侯孝贤电影中的长镜头一样,无声处胜有声。

————————————

1.《城乡二元文化视野下的恋恋风尘》 李莎 《文艺杂谈》

2.《浅谈侯孝贤影像风格的美学特质》 臧金英 赵士萌 《今传媒》

3.《浅析侯孝贤的导演艺术风格》 董光达 魏磊 《电影文学》

4.《儒梦人生——侯孝贤电影的作者特质》 李相 《当代电影》

5.《影像的气味——李屏宾摄影风格研究》 李力 《当代电影》

6.《侯导,孝贤》 贾樟柯

————————————

2016-1-6 小作业 存一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恋恋风尘的更多影评

推荐恋恋风尘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