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破聂隐娘,精炼侯孝贤

楚腰纤细掌中轻

法国人终于给了侯孝贤一座最佳导演银棕榈,完成了对台湾新电影两位宗师的完整膜拜。和《一一》不同的是,本片并非侯孝贤最高水准,更多的是情怀。

《刺客聂隐娘》脱胎于唐人传奇,无非怪力乱神。钟阿城和朱天文做了很大改动,加上廖庆松的剪辑,使得电影完全是另一种风格。剧情方面显得支离破碎,当然看懂是没有问题,但有些细节还需读过原著才能明白。

刺客,最早见著于《史记》,是一种建立在恩义,赏识上的暴力行为,没有完整的道德和价值概念。这一点,和日本武士十分类似,属于门客范畴。唐以后直至两宋,刺客渐少而侠客风行,家国意识,替天行道成为主流,这和古代中国周边环境相关,还和政治清明有关。

聂隐娘的身上已经初具侠客形态,不杀田季安,少年情愫是原因之一,家国意识才是根本,嗣子年幼,恐生内乱,电影里说的很清楚。公主道姑师父青鸾舞镜那一段念白,实际上还是“士为知已者死”的注释。

然而少女心境,总归是倚门回首的,一段残破的人生,值得追忆的还是少年时的郎情妾意,发热时裹在竹席里的六郎。纵然他已身居高位,坐拥雏子娇娘,那劈风之刃却断然无法挥岀。

电影对白极少,而且多用文言,这对广大的中国电影市...

显示全文

法国人终于给了侯孝贤一座最佳导演银棕榈,完成了对台湾新电影两位宗师的完整膜拜。和《一一》不同的是,本片并非侯孝贤最高水准,更多的是情怀。

《刺客聂隐娘》脱胎于唐人传奇,无非怪力乱神。钟阿城和朱天文做了很大改动,加上廖庆松的剪辑,使得电影完全是另一种风格。剧情方面显得支离破碎,当然看懂是没有问题,但有些细节还需读过原著才能明白。

刺客,最早见著于《史记》,是一种建立在恩义,赏识上的暴力行为,没有完整的道德和价值概念。这一点,和日本武士十分类似,属于门客范畴。唐以后直至两宋,刺客渐少而侠客风行,家国意识,替天行道成为主流,这和古代中国周边环境相关,还和政治清明有关。

聂隐娘的身上已经初具侠客形态,不杀田季安,少年情愫是原因之一,家国意识才是根本,嗣子年幼,恐生内乱,电影里说的很清楚。公主道姑师父青鸾舞镜那一段念白,实际上还是“士为知已者死”的注释。

然而少女心境,总归是倚门回首的,一段残破的人生,值得追忆的还是少年时的郎情妾意,发热时裹在竹席里的六郎。纵然他已身居高位,坐拥雏子娇娘,那劈风之刃却断然无法挥岀。

电影对白极少,而且多用文言,这对广大的中国电影市场来说却成为难题。这里面的两岸文化层次是另一个话题了,不多讨论。古人之绝决远非今人之絮叨,二桃杀三仕也没几句话,高渐离送别荆轲不过十五字而已。刺客也罢侠客也罢,功夫全在修为,不仅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快意恩仇,还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洒脱不羁。言语多余,执念为上。侯孝贤在电影花絮中还特意提到了日本武士片,显然这才是他的江湖。

《刺客聂隐娘》最大的价值是对唐朝的高度还原,在我眼中和《荆轲刺秦王》是最好的两部古装片。张国师如果执导,不拍岀渔阳鼙鼓动地来的雷霆之势是不会罢休的。有唐一朝,天宝年间人口最高峰不过七千万,后经安史之乱和黄巢大掠,人口下降到两千多万,而唐朝疆域远胜于今,其人口密度相当低,“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和“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才是真实写照。李屏宾的摄影始终是烟笼寒水月笼沙,无论草屋炊烟,还是寒潭飞鸟,都是一派萧索,不见人潮涌动,也无市井繁华。造型服饰也没有《黄金甲》和《神都龙王》里的波涛汹涌,美伦美奂,排场格局都小了很多。田季安之子的蒙古服饰,歌舞的西域风情,空空儿的番僧下蛊,乐师的唐坐佣造型都十分贴切。

侯孝贤对唐代的认识更为真实,李唐实际上是一个虚弱的王朝,尚武不及两汉,食货不及两宋,对外一靠血统二靠和亲,高句丽,怛罗斯皆是败局,两个节度使就能让杨贵妃香消玉殒,更别提黄巢是席卷华夏为时最长面积最广的流寇。正是风雨飘摇,大厦将倾,侠客志士为国请命为民请愿的舞台。

侯孝贤也曾说过,他拍电影从不考虑票房,他只想表达自己的情感,他所认知的世界,这种坚守值得尊敬。从商业角度来说,本片角色的突兀,剧情的断章还是影响了口碑。阮经天,妻夫木聪等大牌基本没有特写,泯然众人。好在还有杜笃之的混音,暮鼓虫鸣,声声入耳;林强的配乐,古筝风笛,余音绕梁。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客聂隐娘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客聂隐娘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