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2 战狼2 7.2分

与其说吴京消费了观众的爱国热情,不如说他迎合了大众的爱国激情!!

时钟
2017-08-03 01:43:3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已是二刷二哈了,近几天天天泡票吧、看评论,偶然看到一篇很合心意,就贴过来了: 自我升级的“战狼” 2015年,吴京携《战狼》出击,斩获5亿票房。和彼时火热的《叶问》系列相似,这是一部精准投放的爱国主义商业影片,但是不像《叶问》以古喻今、欲说还休,《战狼》直截了当地喊出“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影片最后,吴京将试图逃出国界的终极BOSS压在国境线上,向对面的雇佣军高喊:“你们过来啊!”这句台词足够爽、足够燃、足够让小城镇电影院的热血青年起立鼓掌,因为它告诉你:今天,我们可以这样直接回应挑衅。但是,这句台词也足够危险,它让人们对于“复兴”的想象,重新回到了“帝国”的老路上。除了成为我们曾经试图抗争的“他者”,在二元对立中调换位置,很难提供其他超越性想象。 而《战狼2》在主旨思想上进行了一次有效的自我迭代。它不是将民族情绪往前推进,而是后退半步,从而试图赢得更多受众的认同。这种“后退半步”的余裕,在影片中一方面体现为中国官方的保守克制,恪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没有叛军伤害中国公民的证据,坚决不能出兵干涉,冷锋只能作为无武器、无信息、无援助的平民深入战地,直到中国工人已经被无差别屠杀的视频传至国内,

...
显示全文

已是二刷二哈了,近几天天天泡票吧、看评论,偶然看到一篇很合心意,就贴过来了: 自我升级的“战狼” 2015年,吴京携《战狼》出击,斩获5亿票房。和彼时火热的《叶问》系列相似,这是一部精准投放的爱国主义商业影片,但是不像《叶问》以古喻今、欲说还休,《战狼》直截了当地喊出“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影片最后,吴京将试图逃出国界的终极BOSS压在国境线上,向对面的雇佣军高喊:“你们过来啊!”这句台词足够爽、足够燃、足够让小城镇电影院的热血青年起立鼓掌,因为它告诉你:今天,我们可以这样直接回应挑衅。但是,这句台词也足够危险,它让人们对于“复兴”的想象,重新回到了“帝国”的老路上。除了成为我们曾经试图抗争的“他者”,在二元对立中调换位置,很难提供其他超越性想象。 而《战狼2》在主旨思想上进行了一次有效的自我迭代。它不是将民族情绪往前推进,而是后退半步,从而试图赢得更多受众的认同。这种“后退半步”的余裕,在影片中一方面体现为中国官方的保守克制,恪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没有叛军伤害中国公民的证据,坚决不能出兵干涉,冷锋只能作为无武器、无信息、无援助的平民深入战地,直到中国工人已经被无差别屠杀的视频传至国内,上级首肯,才能自卫;另一方面体现为中国民众的道德情怀,起初是基于友情和亲情,把非洲小孩带上军舰、把中国工人的非洲妻子带上飞机,后来则是出于普遍的人性,竭尽所能地带领非洲工人逃离战火。这种巧妙回旋,让“战狼”从民族主义可能的狭隘走向中跳脱开来,赢得了新的表达空间。 冷锋作为个人英雄的大获全胜,让不少人将其戏称为“中国队长”。这种对美国漫威漫画旗下超级英雄“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的戏仿,点明了一个超级大国在全球秩序重组过程中,其塑造的时代英雄所肩负的双重含义:既是“美国的队长(America's Captain)”,又是“美国是队长(America as Captain)”。 而“战狼”系列从第一部到第二部的主题更新,正是从第一重使命向第二重使命过渡,最终完成了对这一双重使命的诠释。 从“弱者认同”到“强者认同” 传统套路的爱国主义教育片之所以在今日频频失效,哪怕引入无数明星鲜肉也收效甚微,关键在于其情感模式,仍然遵循着“悲情主义”与“弱者认同”。晚清以来弱国子民、备受屈辱的历史,成为中国在现代民族国家形成过程中的宝贵资源。“东亚病夫”“落后就要挨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是凝聚民族共同记忆的基础。然而,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与和平崛起,这种以“悲情”作为演绎方式的讲述,正在青年一代中丧失根基。他们成长于中国改革开放、蓬勃发展的时代,看到的是天朝大国、万邦来朝,他们怀着一腔热血骄傲,很难对悲情叙事产生认同与共鸣。 而“战狼”系列,则恰恰希望在一个后悲情主义的时代,重新建构一种集体想象的方式。语境从“曾是弱者”,转变为“已是强者”。面对追兵,工厂要将中非员工区分开来,接走中国员工,非洲员工只能继续留在战火之中,这种可以理解的国籍区分,在影片视觉呈现上,却叠加了“种族(色彩对比)”、“阶级(机位高低)”、“性别(中夫非妻特写)”等复杂含义,瞬间激活了对于中国同样曾经为奴的弱者记忆。然而镜头一转,站在高架上的少东张翰,大声宣布“都是我的工人,我都要带走”,又将观众带入“已是强者”的现实。今天强大的我们,拯救了昨天弱小的我们,这种令人激动的超时空拼接,完成了从“弱者认同”到“强者认同”的转变。 与之相似的另一场景,是中非人民不分彼此地躲在仓库中,而叛军携重武器来袭,进行惨无人道的无差别地屠杀。现场消声,画面慢速,血光四溅,背景音乐响起悠扬的基督教赞美诗Amazing Grace——经典的受难镜头,凡俗中的世人在无力抗争的灾难面前,唯有用宗教祷告来呼唤他们的神。而中国海军在收到证据、接到指令后,呼啸而来的远程导弹,承担起来拯救平民、重树正义的责任,由此,在“强者认同”之上,“自我正义”同样得到确立。 传统话语、当代需求、中国形象、西方宗教,都被《战狼2》穿针引线般一一缝合,最终完成了“弱者认同”与“强者认同”的扭结,在“强者认同”上“自我正义”的提升,让不同年龄层次、知识背景的观众,都得以在其中寻找到可以安放自我情感的位置。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全文!!! +++++++++++++++++++++++++++++++++ 解读《战狼2》现象:逆全球化时代的“中国队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战狼2的更多影评

推荐战狼2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