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 S07E03 女王的正义

浮漂尘埃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权力的游戏》GOT S07E03
龙妈:Shall we begin? …… where are we ? …… WTF!
囧恩:I’m here , I’m here ……
看似一边倒的局势,分分钟就被编剧给拉平衡了。铁群岛姐弟、多恩群蛇、高庭玫瑰、无垢者、多斯拉克骑兵、三条龙。这么多的盟军与装备,已经逝去了一半多,龙妈不急也得急啊。细细看来。。。
龙石岛:故事继续从龙石岛开始,囧恩即将见到姑姑小龙女了。巨浪拍打着礁石,惊涛拍岸,囧恩的心里就像这浪花一样,拍来拍去,对于即将见到的坦格利安心里也是充满了未知与迷茫。女王之手小恶魔亲自迎接北境之王囧恩,老友相见难免一阵寒暄,“你个私生子,你个臭侏儒“,就像我们许久不见的好友一样,见面第一句总是会说“你个臭傻逼”。两人的分离还是在第一季,短暂的旅程之友却成为了长期的挚友,长时间的分别,使得两人都有了太多太多的故事与变化,我好奇你的伤疤,你惊奇我的生涯,我们有空再来对酒当歌,秉烛夜谈,共叙传奇与佳话。相应介绍,洋葱骑士(我们在黑水河干过仗)、弥桑黛(小翻译晋级为高级顾问了,厉害了我的姐)。交出武器,搬走船只,才能觐见。见多识广的洋葱骑士为什么上去跟弥桑黛话家常?不得解。说什么听不出口音,说什...
显示全文
《权力的游戏》GOT S07E03
龙妈:Shall we begin? …… where are we ? …… WTF!
囧恩:I’m here , I’m here ……
看似一边倒的局势,分分钟就被编剧给拉平衡了。铁群岛姐弟、多恩群蛇、高庭玫瑰、无垢者、多斯拉克骑兵、三条龙。这么多的盟军与装备,已经逝去了一半多,龙妈不急也得急啊。细细看来。。。
龙石岛:故事继续从龙石岛开始,囧恩即将见到姑姑小龙女了。巨浪拍打着礁石,惊涛拍岸,囧恩的心里就像这浪花一样,拍来拍去,对于即将见到的坦格利安心里也是充满了未知与迷茫。女王之手小恶魔亲自迎接北境之王囧恩,老友相见难免一阵寒暄,“你个私生子,你个臭侏儒“,就像我们许久不见的好友一样,见面第一句总是会说“你个臭傻逼”。两人的分离还是在第一季,短暂的旅程之友却成为了长期的挚友,长时间的分别,使得两人都有了太多太多的故事与变化,我好奇你的伤疤,你惊奇我的生涯,我们有空再来对酒当歌,秉烛夜谈,共叙传奇与佳话。相应介绍,洋葱骑士(我们在黑水河干过仗)、弥桑黛(小翻译晋级为高级顾问了,厉害了我的姐)。交出武器,搬走船只,才能觐见。见多识广的洋葱骑士为什么上去跟弥桑黛话家常?不得解。说什么听不出口音,说什么你的家乡很美,但是我没有去过,话完之后来了句“这个地方变了。”确实,龙石岛这个地方跟当初二鹿那时候不一样了,东大陆的人都来到了这里,奴役城邦之人都得以解放,连大草原的骑兵都渡过大海了,看来这位坦格利安确实非同一般。往前走,小恶魔询问三傻的境况,还问囧恩三傻想他了没有,呃呃呃,你这不是自找没趣吗?她怎么也不会想你的啊。搞的囧恩哑口无言。俩人又聊天打屁半天,小恶魔说史塔克家的人不应该南下,南下的人都死了。这个时候,囧恩来了句“我不是史塔克”。紧接着,一条巨龙浮掠而过,囧恩和洋葱下意识的卧倒。这个细节需要get,囧恩确实不是一个史塔克,他也是一个坦格利安,坦格利安从来与龙亲近,所以巨龙才会过来调戏他一把。
远处的俩奴隶(他们俩都说自己从小是奴隶,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红袍巫女与瓦公公打起了嘴炮,他说,你让人家来,你又不去见人家,你几个意思。她说,我的任务完成了,我就是脱脱衣服,生个黑影,变变老太,救个死人,最后拉个媒(冰与火之歌啊,七季了,第一次点题)。他说,你那么高的评价人家,人家现在来了,你却躲这里,害羞啊?她说,都说了任务完成了。他说,你骗人,我就不信你没有什么企图,咱们都是从奴隶过来的,我还不了解你。她说,说实话,我跟人家分别时闹了点矛盾,确实不好意思再见面。我要走了,去别的地方。他说,你早该走了,这里不安全。她说,我还会回来,我最后会死在这里。跟你一样,瓦公公。说完瓦公公一脸懵逼样。
世纪烩面。囧恩·啥也不知道·雪诺终于和姑姑相认,哦,不,是相见了。我追剧时间不长,也就三年多的时间,当初也被小伙伴们剧透的很受伤,越往后看就越希望看到冰与火的碰面,会是哪般模样,终于在这个夏天在空调开足的房间在被窝里看到了这个世纪烩面。还是挺激动的。还是那句话,俩人见面得先做个自我介绍吧。名字贼长念不完住不下的丹妮莉丝,这次头衔上增加了铁王座的合法继承人与七国守护,这是实实在在的下马威,我就是来收复失地,拯救维斯特洛大陆的,你赶紧臣服于我吧。这边洋葱骑士干脆利落的一句话介绍“这个是囧恩雪诺,北境之王”。会面的结果大家应该都能预料的到,哪有那么的一帆风顺呀,总是要经历几个回合,大家才会相得益彰。龙妈分别从历史、誓言、辈分各方面来要求囧恩臣服,囧恩用亲情、自由、博爱来还击不臣服,龙妈又以武力相威胁,囧恩执念于打衣柜,告诉龙妈你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也需要你的帮助。我们需要同心协力,才可能战胜衣柜,等衣柜真的来了,我们还在搞内讧,那么大家就都玩完了。龙妈不以为然,对于自己的信念十分自信,依旧执言于我曾经多么不容易的活了下来,曾经多么不容易的征服东边大陆,曾经多么不容易的领导众生,我就是为了统治七国而生的。囧恩说再多的衣柜,别人就是不信,那就没有办法了。这时候洋葱骑士也急了,就你不容易,你以为我们囧恩就很容易了,一个私生子,哪能那么轻易当上守夜人首领,又哪能那么轻易当上北境之王,他承受的与经历的又比你少多少,为了他的臣民与兄弟,他把生命都献了出来(这句被囧恩给瞪回去了,但是龙妈却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小恶魔又来强词夺理,反正我们现在要打瑟曦,抢铁王座,你们臣服,咱们一起打瑟曦,打完瑟曦打衣柜,好不好?囧恩,我就不,我是北境之王,我得对我的臣民负责,因为他们信任我。龙妈,你臣不臣服都不要紧,反正我要告诉你我是正宗七国守护,你称王就是反叛,我就要剿灭。不可开交之时,瓦公公小跑来汇报消息,将双方的争执暂时打断。根据瓦公公的消息,铁群岛姐弟与多恩群蛇已经失利。龙妈不高兴了。
涯边,小恶魔开始嘴遁了,他的战术刚开始执行就被打破,着实很郁闷,但是看到郁闷的囧恩,又嘲笑自己连郁闷都不如别人。囧恩说你们囚禁我没有用,我没空跟这里瞎呆,我得回去带领我的人民打衣柜,你能帮我给龙妈说说帮帮忙吗?小恶魔说你咋不帮我想想怎么干死瑟曦他们啊,我的盟友们都挂了,我该咋办呢?俩人相互诉苦了一番,小恶魔说其实外族入侵者跟北境莽夫表面之下可能还有其他的良好的品质,反正你就在岛上,你可以去问问其他人。另外,我还能帮你什么?囧恩,好的,那就帮我给龙妈说说我要开采龙晶。
作战指挥室,小恶魔再次利用嘴遁顺利说服龙妈,让囧恩开采龙晶,适当时机拉他入伙做盟友,一起干瑟曦。这里要get一个知识点,智人名言,不能总是相信你想相信的事情。
来到滩头,囧恩和姑姑再次面对面。巨龙在天空翱翔,姑姑和侄子在岸边谈心。我们不能用以前的眼光来看待现在的世界。我们的观念必须有所改变。我们都喜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囧恩回答我不愿意。(囧恩最喜欢的事情是什么?know nothing。所以他不愿意。哈哈)我是肯定要打瑟曦的,我是肯定要坐上铁王座的,我是肯定要统治七国的,另外七国的领土肯定是不会变的。囧恩说我知道,我没有说你不会这么做。OS:你想干啥都行,只要让我开采龙晶,只要帮我打衣柜。姑姑还是同意了他的想法,并提供劳动力与技术支持。激动的囧恩崩出来“谢谢”俩字。
再次回到作战指挥室,龙马着急了,看着盟友们一个个栽了跟头,自己要亲自骑龙追击铁二叔的战舰部队,但是小恶魔和弥桑黛坚决不同意冒此风险,不能因此而伤到女王陛下。战线回到凯岩城,在小恶魔的战略战术口述中,灰虫带着无垢者按部就班的执行战术计划,凭借小恶魔对于凯岩城和瑟曦的了解,这场仗打的虽然略艰难,但是也十分的容易,里应外合,内外夹击,很快占据了凯岩城,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但是瑟曦此时的目的已经不再凯岩城了,那里已经成为了空城,早就放弃了,铁二叔的无敌战舰真是无敌,刚在南海伏击了铁群岛姐弟和多恩群蛇,紧急回去君临送个礼,然后就直奔东海砸了无垢者们的战船,这下无垢者算是没有退路了,灰虫这条线之后不知道会怎样发展。留了个尾巴,不能真的刚跟小翻译滚个床单就得领便当吧,马丁大爷手下留情啊。
海上:席恩被打捞上来,接受了生还部队所有人的鄙视。可怜的席恩,你们这些人怎么会get到我小不忍则乱大谋的计划,哎,算了,我也不跟你们计较了。
君临:铁二叔带着俘虏们招摇过市,好不高兴!登马入室,这待遇也是没谁了。大功臣就是不一样啊!给瑟曦献上大礼——谋杀亲女儿的仇人,多恩沙蛇母女。铁二叔蹬鼻子上脸,问瑟曦啥时候嫁给他,瑟曦说等我们取得战争胜利之后。铁二叔真的是笨啊,战争胜利之后还有你啥事儿,这不是摆明了在忽悠你嘛。现在这社会,你不付给我钱,我凭什么给你做事。目测铁二叔最后也得被瑟曦给坑死。临了铁二叔也不忘羞辱詹姆一番,这个渔民看来真的活不久了。
地牢,沙蛇妈看着魔山,想弄死他。现在都已经是阶下囚了,还惦记着老公的杀害之仇,也是挺钟情的。瑟曦先是用嘴遁攻击了一番,先在沙蛇妈的伤口上撒把盐,然后以嘴还嘴,以牙还牙,以药还药。用艾沙利亚对弥赛亚的的方式来完成了正义的审判,亲吻了小沙蛇,还逼着沙蛇妈看着女儿的慢慢腐烂,如果瑟曦是代表正义的一方,我会对这个举动点个赞。但是现在看来太过残忍了。为自己女儿报了仇的瑟曦是如此的激动与开心,此时需要释放一下荷尔蒙,我管你詹姆愿不愿意,反正现在我是女王,我就要,霸道的任性。
布拉佛斯访客,博弈开始。布方:一不喝酒。二来致哀,三来道喜。四来要账。其实就是来要账,快点把黄金还给我们。你们的国库都空了,我再不来要账,以后就要不回来了,现在你们处于被动阶段,合伙人都跑了,我们不能再给你们贷款了。瑟曦:别扯那么多没用的,是不是来要钱?放心,给你备着呢,过两天就还给你。你不给我们投资,给谁投资,给龙妈啊?你脑袋是不是秀逗了,龙妈解放了黑奴,打击了你们的黑奴贸易,你借给她钱,你指望那些奴隶、多斯拉克骑兵和三条龙来还你的钱,想啥呢?我们兰尼斯特族语“有债必还”是出了名的(其实真正的族语是Hear me roar)。你自己想想清楚啊。
临冬城:代理城主三傻带人盘点着过冬物资,与军备物资,细致入微,核算着每个细节,每口袋的粮食,甚至是盔甲里的皮革。指头叔又开始在三傻面前装逼,结果被三傻恶心一顿,你以为就你了解瑟曦啊,你以为就你知道现在的局势啊,你以为就你最能啊?然后指头叔又说活人跟死人打仗,活人死了无妨,活人赢了之后,谁又来执掌全境呢?所有人都可能是敌人,也都可能是朋友,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同时发生,所有的事情你都已经预见了,你才会做到波澜不惊。我就觉得指头叔这您有点多虑了,打衣柜之前,你就得死,你还操那么大的心干啥。再者说,你说的这些不是正是我三眼乌鸦布兰的技能吗?说话间,布兰已经来到了临冬城。此时无声胜有声,所有的情感都注入到了一句话中“hello,sansa”,也许布兰已经纵观了所有事情,但是三傻不知道,她只知道你是史塔克,你是我弟弟,你是我唯一的亲人。相拥的那一刻,眼角多少有些湿润。我发现这一季,但凡是史塔克的相聚总是热泪盈眶。
鱼梁木下,姐弟想要分享一下各自经历,囧恩不在。布兰急切的想要告诉囧恩,你不是史塔克,你是龙之子。三傻也很开心,终于不用自己抗包了,布兰可以当城主了,但是布兰告诉她自己是三眼乌鸦,做不了城主,什么也做不了。自己接班了原来的三眼乌鸦,变成了一台服务器,所有的事情都要储存在他的大脑里。估计也很难跟三傻解释清楚。布兰说我知晓所有人的所有事,但是现在只是碎片,需要再看的透彻一些。我对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感到遗憾,对于发生在我们家的事情感到遗憾。然后他说到了三傻嫁给小剥皮的那晚,她是如此的美丽。首先,这无疑是在揭三傻的伤疤,小剥皮带给三傻的伤害是最深的。如果说布兰知晓所有事情,那么他提这件事的意欲何为?是要看看三傻到底承受力能有多强,看看三傻恢复的有几成,看看三傻能否真正的扛起来史塔克家族的大旗?还是说布兰只知晓了些碎片,对于姐姐嫁人的迟到的祝福?这个解释我自己都略感牵强。反正说完三傻有点不开心,走开了。
旧镇(学城):博士对大熊做了个术后体检,发现手术很成功,感染被抑制了,故意装作很惊奇的样子,并说要原谅Sam的私自行动。大熊还在装作不知所以然的,说什么休息好了,气候因素什么的,Sam的表情也亮了,也是紧张的一逼。博士说大熊可以走了,晚上找Sam单聊。大熊与Sam话别,要去找龙妈,大熊说欠龙妈一条命,又欠Sam一条命,Sam却十分谦虚,说你老爸救过我很多次(大熊你得感谢你有个好爸爸)。此时Sam应该还不知道囧恩和龙妈的会晤,从故事尿性发展,Sam跟大熊之后肯定会再次相遇,会对于冰与火的合力形成一定的促进作用。
随后Sam被博士怼了一顿,原谅了他的私自行为,并告诉他要以此为傲,这是一台十分艰难的手术,你救活了大熊。作为奖励,博士给Sam升了个级,不要再做家政服务员了,那些端屎盛饭的活儿以后就不要干了,以后就做抄写员吧,把这些个快要腐烂的书都誊抄一下。博士临走还给了一记恶狠狠的关心,Sam心里那叫一个美啊。
高庭:詹姆率领狮子家的精税部队和蓝道塔利一干众将,还有波隆的佣军,浩浩荡荡的奔高庭而去。几万大军将高庭团团围住,荆棘女王看到大势已去,默然回屋,这里的战斗场面被省略掉了,省去的经费应该是为了后面的大战吧。画面再切换,狮子家已经把玫瑰家霍霍完了,收缴战利品,登记黄金入册。詹姆找到提利尔老太太,俩人嘴炮半天,詹姆确实成长了很多,战略战术素养提升了许多,(当然本季到目前来讲,瑟曦的智商也算是上线了。)老太太询问要我怎么死,看着詹姆拿着乔大帝的剑,故意提到乔佛里,并直言我做了许多事情,为了保护提利尔家族,我狠得下心来,我也睡得安稳。但是瑟曦做的事情太出乎意料了,超出想象。临死前老太太还在一点一点的离间狮子兄妹俩,为了家族也是够敬业。詹姆说瑟曦要以鞭笞还鞭笞,还有你游街示众,挂城头。我没有同意,来,喝了这杯酒,我给你来个安乐死,一点都不痛苦。老太太丝毫不犹豫,举杯畅饮。其实这才是真正的以毒还毒,因为老太太自己说出来了自己毒害乔大帝的秘密。并让詹姆转告给瑟曦。这招够狠。有人说这里此刻或许已经埋下了詹姆杀害瑟曦的种子,表示不理解。中间的逻辑关系还是不太明白,看完的伙伴帮忙解答一下。
第三集,火爆依然,虽然部分打斗场面被略减,但是剧情推进很快。衣柜衣柜快来吧!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