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 6.9分

马力克的生命哲学

傻不傻666
马力克在拍电影前学的是哲学,他曾翻译了海德格尔的短篇著作《论证据的意义》,并为维特根斯坦撰写过文章。对他影响最大的人莫过于海德格尔。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说,当人们专注于用日夜、钟表来度量时间时,时间本身其实已经消隐,存在便毫无意义了。    现代社会,生命与时间被捆绑在一起,生/死往往以时间为坐标,钟表时间的不可逆和等间距也强加于生命,生命觉得自己是时间(流变)维度中的某种存在。于是打破钟表时间的格栅即是在实现生命的自由。影片中,生命的流淌不再是线性的,它有跳跃,有分岔,也有回溯,记忆碎片、幻想场景交错出现;上亿年的进化史被浓缩在十几分钟,而孩子的成长史却有两小时。马力克告诉我们,时间可逆,也非匀质流动,实际上是说,生命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浩瀚飘渺得多。    马力克还将牵挂和迷思放在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它也是生命打破时间牢笼的方式(西美尔,《生命直观》)。影片中,正是母亲对孩子的牵挂引出了那段“生命简史”,也正是杰克对小弟弟的牵挂将人物带入海滩相聚的场景(《细细的红线》中频繁的记忆闪回/闪前也是如此),人类记忆的复杂性就是对线性时间的否定;马力克经常将镜头对准遥不可及的天空,像是在对...
显示全文
马力克在拍电影前学的是哲学,他曾翻译了海德格尔的短篇著作《论证据的意义》,并为维特根斯坦撰写过文章。对他影响最大的人莫过于海德格尔。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说,当人们专注于用日夜、钟表来度量时间时,时间本身其实已经消隐,存在便毫无意义了。    现代社会,生命与时间被捆绑在一起,生/死往往以时间为坐标,钟表时间的不可逆和等间距也强加于生命,生命觉得自己是时间(流变)维度中的某种存在。于是打破钟表时间的格栅即是在实现生命的自由。影片中,生命的流淌不再是线性的,它有跳跃,有分岔,也有回溯,记忆碎片、幻想场景交错出现;上亿年的进化史被浓缩在十几分钟,而孩子的成长史却有两小时。马力克告诉我们,时间可逆,也非匀质流动,实际上是说,生命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浩瀚飘渺得多。    马力克还将牵挂和迷思放在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它也是生命打破时间牢笼的方式(西美尔,《生命直观》)。影片中,正是母亲对孩子的牵挂引出了那段“生命简史”,也正是杰克对小弟弟的牵挂将人物带入海滩相聚的场景(《细细的红线》中频繁的记忆闪回/闪前也是如此),人类记忆的复杂性就是对线性时间的否定;马力克经常将镜头对准遥不可及的天空,像是在对上帝细语,他又经常引用宗教文本,如《细细的红线》里满是《博伽梵哥》和《伊利亚特》的文本,《生命之树》则更多的引渡了《圣经》,都是要通过宗教迷思来还原生命的神秘性。    当然,我们还注意到“树”这个意向,马力克经常用仰拍镜头对准大树,也正是看重“树”对生命的象征意义。它有分岔的枝叶、分岔的根茎,它站在地平面向上延伸,又向下探索,用它来比喻生命,生命便获得了既面向未来又回溯过去的可能,而分岔的过去和分岔的未来同样也是钟表时间所缺失的,它赋予了生命多义性,也赋予生命无限延伸的可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生命之树》最波澜壮阔的意义还是在于,它用影像让生命具备了某种超越性,让生命从时间这个相对静滞的界限中完美溢出。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命之树的更多影评

推荐生命之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