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其因者,须食其果——《权力的游戏》S07E03

晶晶JessieLee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权力的游戏》你必须知道的,关于第一季开篇前发生的那些事儿

《权力的游戏》S01E01-02:凛冬将至,游戏开启

《权力的游戏》S01E03-E07:种性强韧

《权力的游戏》S01E08-E10:卑微的活着还是高尚的死去?

《权力的游戏》S07E01:Shall we begin?

《权力的游戏》S07E02:风暴降生

文/晶晶JessieLee 图/网络

本集官方给出的标题是《女王的审判》(也被译作《女王的公正》),这一集可谓是女王们的主场,你方唱罢我方登场。表面上这个女王指的是铁王座上的瑟曦·兰尼斯特一世,其实剧中出现的女王一共有以下几位:龙妈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现任七国守护瑟曦·兰尼斯特一世...


显示全文

《权力的游戏》你必须知道的,关于第一季开篇前发生的那些事儿

《权力的游戏》S01E01-02:凛冬将至,游戏开启

《权力的游戏》S01E03-E07:种性强韧

《权力的游戏》S01E08-E10:卑微的活着还是高尚的死去?

《权力的游戏》S07E01:Shall we begin?

《权力的游戏》S07E02:风暴降生

文/晶晶JessieLee 图/网络

本集官方给出的标题是《女王的审判》(也被译作《女王的公正》),这一集可谓是女王们的主场,你方唱罢我方登场。表面上这个女王指的是铁王座上的瑟曦·兰尼斯特一世,其实剧中出现的女王一共有以下几位:龙妈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现任七国守护瑟曦·兰尼斯特一世、荆棘女王奥莲娜、多恩女王艾拉莉亚·沙德,如果算上铁群岛女王雅拉·葛雷乔伊和代理北境守护珊莎·史塔克的话,一共有6位。

在本集,她们有人遭受挫折、有人风头正盛、有人悲壮凋零;有人与亲人重逢喜极而泣、有人却与亲人告别生不如死。

冰与火的首次碰撞、多条线上的人物交叉,无论是亲人团聚还是冤家路窄,都说明了世间一切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龙石岛:故友重逢,姑侄相见

历经六季,雪诺和小恶魔在龙石岛重逢

雪诺和小恶魔在龙石岛相见,他们虽然彼此称呼对方“临冬城的私生子”、“凯岩城的小侏儒”,但是他们明白如今已经物是人非。当年的私生子小弟如今已是北境之王,当年的侏儒如今站在了兰尼斯特家族的对立面,成为了女王之手,就连洋葱骑士都说龙石岛这个地方变了。

雪诺和小恶魔彼此经历了六季的起起伏伏:他们曾经爱过也曾经失去过,他们都曾因为别人的背叛饱受伤害陷入迷茫,他们也都在大型战役中英勇杀敌,从鬼门关上走过一遭。

当年临冬城的初识因为私生子和侏儒这两个称呼让他们彼此惺惺相惜,他们都是看似不起眼饱受嘲笑之人,郁郁而不得志。

S01E01他们两人首次见面

关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对话,我节选了原著部分情节,一起回顾一下:

“那么私生子小弟,让我给你一点建议罢。”兰尼斯特道,“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什么人,因为这个世界不会忘记。你要化阻力为助力,如此一来才没有弱点。用它来武装自己,就没有人可以用它来伤害你。” 琼恩可没心情听人说教:“你又知道身为私生子是什么样了?” “全天下的侏儒,在他们父亲眼里都跟私生子没两样。” “你可是你母亲的亲生儿子,地地道道的兰尼斯特。” “是么?”侏儒苦笑,“这话你去跟我父亲大人说吧。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所以我老爸始终不确定我是不是他亲生的。” “我连我母亲是谁都不知道。”琼恩道。 “反正是个女人。”他朝琼恩露出一抹哀伤的笑容,“小子,请记住,虽然全天下的侏儒都可能被视为私生子,私生子却不见得要被人视为侏儒。” 说完,他转过身,驼着背返回宴会大厅,嘴里还哼起一首爱情小调。当他打开门的刹那,室内的灯光将他的背影清楚地洒在庭院中。就在那一瞬间,提利昂·兰尼斯特的身影宛如帝王般昂首挺立。

当年的雪诺还是一个横冲直撞的愣头青,小恶魔在临冬城和绝境长城接二连三对雪诺的指点,让雪诺走出困境开始信任他,而小恶魔也欣赏雪诺的才能和人品,他们之间就这样产生了友谊。

故友重逢怎能不叙旧呢?路上他们聊起了他们都熟知的珊莎·史塔克,当雪诺说到自己不是史塔克时,龙妈的坐骑卓耿突然飞了出来,赶在这句话出现真的是很巧。

龙妈的巨龙突然出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雪诺迅速的趴下,展现了他敏捷的反应力和极高的军事素养。突然飞出的巨龙再加上之前高大威猛的多斯拉克人收走了他们的武器和船只,龙妈接连的下马威让雪诺意识到这个女王不好惹。

雪诺

促成这次见面的第一功臣梅丽珊卓却并未出现在雪诺他们面前,而是躲在高处默默观察着一切。从和她和瓦里斯的对话中,感觉瓦里斯话中有话,突然觉得我在上篇文章赞扬瓦里斯的忧国忧民有点草率,他的目的貌似没有那么简单。对比小指头的野心外漏,瓦里斯并非如此简单,始终看不透他到底想要什么,要么果真如他所说的忧国忧民,他真的是一个境界很高的智者,要么就是隐藏颇深的大boss大阴谋家之类的,如果是后者,那真的太可怕了。

瓦里斯和红袍女梅丽珊卓

这次双王会面一开始并非顺利,雪诺和洋葱骑士一进大厅,就看到坐在上面高高在上的龙妈,弥桑黛开始介绍龙妈,名字前加了一大串头衔:“你们面前的是坦格利安家族的风暴降生丹妮莉丝、铁王座的合法继承人、安达尔人和先民的合法女王、七国的守护者、龙之母、草原上的卡丽熙、不焚者、解放者。”

一大串的头衔听的雪诺一脸懵逼

雪诺随之望向洋葱骑士,在龙妈巨大气场的震慑下,洋葱骑士终于缓过神来说了一句:“这是琼恩·雪诺。”

洋葱骑士:“这是琼恩·雪诺。”

洋葱骑士此时大概在想应该怎样给雪诺加上一大段头衔之类的,沉默了几秒之后,只说了一句:“他是北境之王。”

龙妈:我看你们能编出什么花样出来

“我是坦格利安最后的血脉,琼恩·雪诺,许下誓言,臣服于我,我就封你为北境守护。”龙妈强调她是正统的王室传人,以女王的名义让雪诺臣服,并且提及史塔克的祖先曾经宣誓向坦格利安效忠。

雪诺丝毫不退让,不是讲家族历史吗,他提及疯王当年是如何对待史塔克家族的。理亏的龙妈为当年父亲的错误道歉,但是丝毫不放弃她的底线,雪诺的态度也很坚决:现在最先做的是联合起来对抗异鬼,你们之间的战争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我生来就是要统治七国的,我也一定会做到。”龙妈霸气的说道是信念支撑她挺过那么多年流落异乡、颠沛流离的生活,她曾无数次死里逃生,创造了世人难以置信的奇迹:数个世纪都没有出现的龙诞生,带领多斯拉克人首次跨过大海。

原著中提到当年13岁的龙妈还是一个思乡心切、渴望回家的少女,面对哥哥韦赛里斯“唤醒睡龙之怒”的威胁和卓戈卡奥那帮多斯拉克人的野蛮,她唯有无数次的在心中默念:“我是真龙传人”,才能带给她勇气和力量。

龙妈:“我生来就是要统治七国的,我也一定会做到。”

面对咄咄逼人的龙妈,洋葱骑士果断出击,不得不说他是个善于以理服人的谈判高手。他先表明异鬼之说听起来的确很荒谬,然后强势的表明雪诺并非无名之辈,理应和你平起平坐,因为他同样有着丰功伟绩:一个私生子凭借人格魅力被任命为守夜人总司令、被民风彪悍的北境尊为北境之王,为了他的人民,他与之奋战;为了他的人民,他铤而走险;为了他的人民,他被刺穿心脏。他奉献出自己的······如果不是雪诺制止的小眼神,洋葱骑士差点要把雪诺死而复生的事情说出来了。

也许雪诺觉得在完全不了解对方的前提下,把底细过早亮出有点不合适,龙妈强势的态度不得不让雪诺想到她身上是否会遗传疯狂的基因,况且复活那件事的前因后果看起来并不光彩。

双方彼此都不肯退让,幸好此时瓦里斯进来汇报军情,终止了这次谈话。最后龙妈都不忘强调自己的态度:“我是七国的合法女王,你宣称自己是北境之王,那是公开叛乱的行为。”

洋葱骑士

瓦里斯告知龙妈大半的海上军队几乎全部被灭,两个同盟雅拉·葛雷乔伊和多恩沙蛇被抓。

席恩·葛雷乔伊被幸存的铁种们打捞上来,躺在甲板上,忍受着他们的鄙夷和唾弃。

席恩·葛雷乔伊

小恶魔来山上反省首战的失利,碰巧看到了琼恩·雪诺。“我相信城市之人的眼睛,胜过相信人人都知道的常识,但是人的头脑没办法承受这么超脱现实的问题,异鬼、夜王、死人军团。”从前的小恶魔从来不相信神鬼这些传说,莫尔蒙和雪诺的亲眼所见迫使他改变了想法,但是此时龙妈阵营和瑟曦对战接连失利,小恶魔已经顾不上考虑异鬼这些非人类了。

“子女跟父亲不一样,幸好我们都是这样。有时候,对于异邦入侵者和北境大傻瓜,表象之下另有玄机。”小恶魔告知雪诺:龙妈和雪诺都是仁君,龙妈不可能为了一个陌生人的一面之词就跑去北境抵抗异鬼,雪诺提出的要求并不合理。言外之意就是雪诺可以提一些合理的要求,他可以帮忙说情。

小恶魔只能把话说的很直白

然而琼恩·什么都不知道·雪诺非要等到小恶魔把话如此直白的说清楚他才恍然大悟,提出要开采龙晶。

在小恶魔的努力下,龙妈答应雪诺的要求,两王之间的关系终于缓和。龙妈望着雪诺的背影,眼神值得玩味,洋葱骑士那句“他为了他的子民胸口挨刀”,让她开始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感兴趣,她从未见过如此固执无畏之人。

龙妈望着雪诺的背影

君临&高庭:天道轮回,因果报应

攸伦·葛雷乔伊在上集的海战中大胜而归,他拉着三名俘虏在君临的大街上接受万人欢呼,就这样骑着马一路到了铁王座大厅。还记得上一次这样嚣张的骑着马走进铁王座大厅的是泰温·兰尼斯特。

他的行为已然升级到了2.0版本,他还一路把三个俘虏(雅拉·葛雷乔伊、艾拉莉亚·沙德、特雷妮·沙德)带到了铁王座的瑟曦面前。

变瘦的摇滚巨星攸伦又开始嘚瑟了

继上集调侃了詹姆的手以后,这集尤伦又开始讥讽起了詹姆,调侃詹姆似乎成为了攸伦的一大乐趣。

对于尤伦献上的如此大礼,瑟曦为了拉拢他必然要做出表示,她精明的告诉攸伦他将如愿以偿,但是要等到战争胜利以后。

“舅舅,布兰会好起来么?”小弥赛菈又问。她从母亲那里继承了所有的美貌,却丝毫没有半点瑟曦狠毒的性格。
艾拉莉亚·沙德用亲吻的方式毒死弥赛菈

瑟曦在铁王座大厅处理完政务,接下来就到地牢开始了她的复仇计划:她对艾拉莉亚谈起往事,提及红毒蛇奥柏伦·马泰尔的死,揭开艾拉莉亚的伤疤。

接着她用同样的方式,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将毒药抹在嘴唇上,亲吻艾拉莉亚的女儿特雷妮。瑟曦让艾拉莉亚在狱中亲眼看到女儿被毒杀,让她活着看女儿的尸体一点点腐烂,不让她错过任何一个瞬间。不得不说瑟曦将艾拉莉亚母女栓在地牢的位置,和当年疯王有过之而无不及。

瑟曦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了艾拉莉亚的女儿

复仇之后心情大好的瑟曦临幸了詹姆,她似乎看出了詹姆内心对于尤伦的不满。在平衡陆军统帅詹姆和海军统帅攸伦上,瑟曦有她自己的心得。第二天早上仆人进来敲门送信,詹姆有心躲避,不想让任何人看到。瑟曦霸气的说道:“我是女王,这里是我的七国,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如她多年前教育自己的儿子乔佛里那样:“总有一天,你将坐上王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有其父必有其女,果真如此。”

布拉佛斯铁金库的代表来拜访,目的应该是催促瑟曦尽快偿还债务。瑟曦一针见血的指出除了她,铁金库没有更好的投资对象,因为龙妈这种革命者是不可能和铁金库站在同一阵线上的。

布拉佛斯铁金库的代表泰楚·奈斯托斯,也是卷福他哥,我差点出戏

瑟曦尽地主之谊,请他留在君临,并且信誓旦旦的保证半个月之内会还清所有债务。当你看到本集最后,你就会明白瑟曦为何会有如此自信。

早在第四季第五集泰温就和瑟曦说到布拉佛斯的铁金库,凯岩城的金矿早都开采完枯竭了(相当于凯岩城已经完全没有战略价值了,这一点小恶魔并不清楚),王室欠铁金库大笔钱财,无法拉拢铁金库具体的某个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还钱。所以在乔佛里死后,泰温想要让瑟曦嫁给百花骑士,以此来得到物产富裕的高庭的支持。

那个时候高庭正兵强马壮,实力不容小觑,若兰尼斯特此时攻击高庭并没有胜算甚至会欠铁金库更多债务。这也就解释荆棘女王的疑问:泰温为什么不在金矿枯竭之时就攻占高庭?可惜荆棘女王怕是得亲自下去问泰温这个问题了。

S04E05

“我姐姐的军队因恐惧而为她作战,无垢者则将为更伟大的东西而战。他们将为自由以及赐予他们自由的人而战,他们将为你而战,因此他们必胜无疑。”

从精神层面来说,无垢者确实战无不胜,但是他们碰到了兵贵神速、开了外挂的攸伦。他们从小恶魔说的下水道突袭,里应外合拿下凯岩城。灰虫子觉得敌方人数太少,不可能这么容易成功。

攸伦的舰队将无垢者的船只烧毁

他望向海面,果然中计了。攸伦的船只前来烧毁他们全部船只,无垢者无船断粮,后路被切断,相当于他们被围困在了凯岩城。灰虫子果然上集福利太好,这是要牺牲的节奏。

地形图

从地图上看,攸伦真的很忙,从铁群岛接受瑟曦的邀请赶到君临,再从君临出发经过黑水湾,在多恩海附近打了一场激烈的海战,灭掉葛雷乔伊和多恩的舰队,然后再回到君临领赏,最后饶大半个圈赶到凯岩城断掉无垢者的退路。也许地图上说的是一回事,而实际却另有蹊跷。

詹姆·兰尼斯特

詹姆·兰尼斯特采取了当年少狼主罗柏·史塔克在呓语森林俘虏自己的战术,声东击西(不得不说少狼主有很强的军事才能),将小部分人马留在凯岩城吸引敌军火力,自己则集结兰尼斯特主力部队朝着高庭进军,山姆的父亲蓝道·塔利和小恶魔曾经的好友加随从波隆跟随其后。

荆棘女王

看着大军朝自家城门行进,荆棘女王一脸镇定,也许从她决定复仇的那刻起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伴随着悲伤基调的《卡斯特梅的雨季》,詹姆走进荆棘女王的房间。

荆棘女王

荆棘女王就是荆棘女王,临死之前还不忘黑一下瑟曦,说她是个可怕的魔鬼,播下一颗离间的种子。

詹姆维护瑟曦,说她的手段虽然残忍,但是出发点是好的:“当人们在她创建的世界里过着安宁的日子,你真觉得他们会指责她创建这世界的方式吗?”

荆棘女王看出了詹姆对瑟曦的情谊,接着穷追猛打,她说瑟曦时一种疾病,会毁掉詹姆,让他失去控制力,总有一天他会后悔。

荆棘女王

接下来就是最精彩的一幕:詹姆为荆棘女王向瑟曦求情,仅仅用一杯毒酒杀死她让她不那么痛苦。荆棘女王喝下毒酒,慷慨赴死,然后说出毒害乔佛里的真相,嘲笑詹姆的好意:“告诉瑟曦,我想让她知道是我干的。”

荆棘女王

生生不息的提利尔家族就这样满门被灭。当初我们看第一季的时候,同情史塔克家族悲惨的遭遇,但是如今对比之下,史塔克算是苦尽甘来,真的是风水轮流转。

除了攸伦,瑟曦在这三集中也是一个开挂的存在:说服河湾地诸侯为己所用、和攸伦·葛雷乔伊结成同盟、灭掉龙妈海军、平衡海陆两大统帅、智斗铁金库、收复高庭。

龙妈阵营两大战役的失利不仅仅在于小恶魔的战术错误,主要还是缺少有军事才能的将领。瑟曦如此了解龙妈的战略部署,要么是真的开了挂,知己知彼,编剧为了剧情需要强行使双方实力达到均衡,要么就是龙妈阵营有了叛徒:排除小恶魔还剩下弥桑黛和瓦里斯。

龙妈接连失去多恩和高庭两大盟友,海军遭受重创,她只剩下北境这个潜在盟友了。

临冬城:Hello,Sansa.

雪诺去龙石岛之前,将北境一切事务全权交给珊莎处理,珊莎也有条不紊的命令手下做好一切准备,展现出了领导才能。

小指头则抓紧一切机会向珊莎兜售他的厚黑学理论(民国年间李宗吾先生曾在他的著作《厚黑学》中写道:所谓厚黑学,脸皮要厚而无形、心要黑而无色,这样方能成为英雄豪杰。)。

小指头又在搞事情

小指头的话表面上听起来很有道理:战斗并不局限于在南方还是北方,要考虑到每一种情况。感觉很高明你挑不出毛病,但总感觉哪里不对。他让珊莎不要相信任何人,有那么一点挑拨的意思。

从珊莎的表情来看,她虽然不完全相信小指头这个人,但对他的理念倒是有点认同。如果此时布兰没有回到临冬城的话,不知道小指头还会说出什么。

布兰

“你好,珊莎。”布兰淡定的和姐姐打招呼,珊莎冲上去激动的拥抱布兰,布兰的表情依旧淡定,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心渴望成为骑士的少年了。

姐弟团聚

姐弟两人来到心树下,珊莎高兴的对布兰说:“你现在是临冬城公爵了。”(这句再次说明血缘关系远胜一切),但是布兰却始终有着世人都不懂我的孤独感。

此时珊莎的内心是崩溃的:我好心告诉你有机会称王,你不但不在乎还净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这也就罢了,还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布兰

旧镇学城

值得高兴的是,学城终于不再和食物扯上关系了。在山姆的帮助下,乔拉·莫尔蒙的灰鳞病痊愈了。为了不连累到违反学城规定的山姆,他只能睁眼说瞎话,对山姆的事迹闭口不提。乔拉·莫尔蒙离开学城,打算去找他心心念念的女王陛下。

乔拉·莫尔蒙的灰鳞病痊愈

一切都瞒不了马尔温博士,他没有过多指责山姆,相反肯定了山姆的能力和品格。他没有把山姆赶出学城,只是罚山姆重新抄写烂掉的手稿,不知道在抄写的过程中山姆又会发现什么秘密。

博士和山姆

杰奥·莫尔蒙总司令也许不会想到当年的善意会让山姆感恩于心,从而挽救自己儿子的生命。艾拉莉亚·沙德也不会想到当年的毒蛇之吻会造成今日的丧女之痛。 人生就是这样因果循环,种下什么因就结什么果。种其因者,须食其果。


PS.这一集又破了记录,写了6200多字。如此长的篇幅感谢各位耐心阅读。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晶姐说影视,欢迎关注。

微信公众号:晶姐说影视

1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