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炼之恋

非想_爱心觉罗
公众号:七寸丁

据《绣春刀》的导演路阳说,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于一篇日本小说——司马辽太郎的《冲田总司之恋》。

张震饰演的沈炼就和冲田总司是一样的人,对异性的爱恋,对手足的恋顾,萦绕心间的情怀都在难以言说中潺潺流露,不事张扬,隽永深长。包括在乱世和体制下,一个男人的反抗。这篇文想说的就是冲田总司之恋,也是沈炼之恋。


《绣春刀》中的锦衣卫三兄弟——对应号称“壬生狼”的新选组浪人剑士三兄弟。其中近藤勇、土方岁三、冲田总司三个出自天然理心流的同门师兄弟武技最高,被称为“壬生之狼”的三颗尖牙。锦衣卫三兄弟中,三弟靳一川(李冬学)身患肺痨的原型就是来源于冲田总司,而二弟沈炼(张震)既有着和总司一样隐忍舍己的品质,又有着近藤勇、土方岁三对兄弟间的浓于骨肉的微妙情感。




《绣春刀》中明朝崩坏的国体,崇祯皇帝与魏忠贤阉党的政治角力——对应日本幕末主张尊王攘夷的倒幕派与亲幕府组织新选组的血斗。...
显示全文
公众号:七寸丁

据《绣春刀》的导演路阳说,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于一篇日本小说——司马辽太郎的《冲田总司之恋》。

张震饰演的沈炼就和冲田总司是一样的人,对异性的爱恋,对手足的恋顾,萦绕心间的情怀都在难以言说中潺潺流露,不事张扬,隽永深长。包括在乱世和体制下,一个男人的反抗。这篇文想说的就是冲田总司之恋,也是沈炼之恋。


《绣春刀》中的锦衣卫三兄弟——对应号称“壬生狼”的新选组浪人剑士三兄弟。其中近藤勇、土方岁三、冲田总司三个出自天然理心流的同门师兄弟武技最高,被称为“壬生之狼”的三颗尖牙。锦衣卫三兄弟中,三弟靳一川(李冬学)身患肺痨的原型就是来源于冲田总司,而二弟沈炼(张震)既有着和总司一样隐忍舍己的品质,又有着近藤勇、土方岁三对兄弟间的浓于骨肉的微妙情感。




《绣春刀》中明朝崩坏的国体,崇祯皇帝与魏忠贤阉党的政治角力——对应日本幕末主张尊王攘夷的倒幕派与亲幕府组织新选组的血斗。海报中间的三个就是三兄弟:近藤勇(香取慎吾)、土方岁三(山本耕史)、冲田总司(藤原龙也)。

2004年的大河剧《新选组》可谓是卡司强大
2004年的大河剧《新选组》可谓是卡司强大



冲田总司在三兄弟中最小,武术造诣也最高,英年早逝病死于肺痨也使他成为日式的物哀之美的歌咏化身。这让我联想到《御法度》中的加纳总三郎,这部电影的原著《前发的总三郎》同样和《冲田总司之恋》一样出自司马辽太郎之笔,被收录在《新选组血风录》中。不同的是,在司马辽太郎的滥觞下,总司被描绘成一个天然、纯真的美少年,纯而不妖,。

冲田总司(1842——1868)江户时代后期,幕末新选组队士
冲田总司(1842——1868)江户时代后期,幕末新选组队士



关于冲田总司的凄美少年郎形象,司马辽太郎写的很妙,在兄弟间的对话中,二哥土方岁三将总司咳嗽的样子比作啪哒翅膀的蝴蝶,土方岁三的和歌、俳句在日本也是有一号的, 他这清奇的比喻带有独特的日式之美。

【近藤勇:“你说说看,他是怎么个咳法的?”

  土方岁三:“这么说吧。捉一只蝴蝶,这样合起手来把它包在掌心里,它就会‘啪哒啪哒’地扑翅膀。总司的咳嗽就是这样的。” 】

《御法度》中,北野武也饰演过土方岁三
《御法度》中,北野武也饰演过土方岁三



在小说中,冲田总司在池田屋一战中力挫敌手,但因咳血晕倒得知自己身患肺痨,而此时的他则以一种超然的洒脱存活于世,他并没有把病情告知自己信任的兄长和远方挂记的姐姐,选择一人游荡山间寻医。书中描写他恋上了医者的女儿小悠,这种“恋”,似乎不是男女的恋爱,或者说是依恋、怀恋、眷恋?

《绣春刀》中,三弟靳一川与医师女儿张嫣互生情愫,沈炼在此景转过身会心一笑,兄弟间的微妙情谊被导演展现出来。在《冲田总司之恋》中兄长近藤勇和土方岁三也以同样的关爱暗中照顾三弟总司。




正如土方岁三的俳句道:人世皆攘攘 ,樱花默然转瞬逝 ,相对唯顷刻。朝露时日促,流连宛转伴稻禾,离失只顷刻。总司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在“相对与离失的顷刻间”选择了对他所恋的女人保持距离。每逢月八,二人相会与山间的音羽之泷(泷たき即瀑布,音羽之泷,就是形容瀑布水流如音乐一般悦耳)总司难道只是为了“远观而不亵玩”吗?

今年の桜は見られても,来年の桜はわからない
今年の桜は見られても,来年の桜はわからない



再说回《绣春刀》中的沈炼,相比丁修的浮浪而不忘情谊,裴纶的戏谑而不乏道义,丁白缨隐忍而不失深情,陆文昭的机变而不堕操守,沈炼更像是一副扑克脸的白纸人,一切所做大多是为了他人。想到这里我不禁怀疑,怀疑自己即使向往这种“事了拂衣去,不留功与名”的境界,但是否有些道貌岸然了?




沈炼没有私欲么?他有。为了赎出周妙彤(刘诗诗)他“私吞”了魏忠贤的黄金,在山中偶遇妙玄(杨幂)后便一见倾心,为了她甘愿违背自己“公务员”的职责,这些说到人性深处都是自私的。沈炼再卑以自牧、克己复礼,也想和秦楼女子如花美眷、走马天涯;在与画师妙玄的四目相接间,恐怕再进一步就会像张震在《卧虎藏龙》里一样,罗小虎刹那间点燃与玉娇龙的天雷地火。



毛姆在《刀锋》中写如神祇一样高洁的拉里竟愿意与妓女同居,契诃夫《万尼亚舅舅》里的医生有着崇高的宏愿但仍会对他人的妻子恋恋不忘,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中柯尔尼科夫秉承着人道主义也还是大犯杀戒。他们都可以说是好人,在践行“利他”的过程中也在内省自己,反思做一个活生生的人的可行性。

我想无论是冲田总司,还是沈炼,他们之所以称得上好人,之所以有人之为人的可爱,终究总是在最大限度的剔除了一种目的指向性的行为。

沈炼倾心于妙玄,是看过了她的画,在画中见山水见自己的本真,所以他觉得自己的心性被妙玄的画所解释了,自己的命运也就和她冥冥之中联系在一起。他说最喜欢画中的蟋蟀,正是觉得自己就像乱世中的蝼蚁虫介,一蹦一跳,逃不出命运的五行,但是他要跳,要和命对着干,要找到自己的价值。对此导演路阳对沈炼的角色如此解释道:【沈炼不是想要去求得回报,他也不觉得我是在付出,只是我想这样做,我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让你爱我,或者为了让你感谢我,我只是觉得我这样做,才踏实,他是追随自己的一个内心。】




历史与文艺创作大有不同,历史往往是“以人见史”,而脱胎于历史的文艺作品则多是“以史见人”。前者是牺牲无数个体造就的不可抗拒之时代进程,庄严整肃大于人情爱欲;后者要在虚构故事、大众文化中打通更让现代人情感所能接受的任督二脉,直白、有人情味。

《冲田总司之恋》中,壬生三兄弟的感情更微妙些,面对“情窦初开”的三弟总司,近藤勇和土方岁三暗中窥探,想为患病的他找到归宿,而屈身请求敌对一方的医生之女答应婚事。这种兄弟情谊在乱世中被描摹出来,正如徐浩峰所说:男人的伟业,总是逆世而行。逆世之心,敏感多情。这是人本主义与世道的抗衡。书中说:

【在那个时代,根本连“友情”这个词汇都还没有,“友情”是明治维新之后才传入的道德概念。那时只有强调纵向关系的“忠孝”二字,是男子绝对的道德标准。不过,“友情”在现实中还是存在的...只是从不被称作“友情”“友爱”什么的。 】

无论是《冲田总司之恋》还是《绣春刀》都是大中见小。沈炼私放了魏忠贤,用得到的黄金暗中帮助了他在乎的人,除了给周妙彤赎身,还用钱帮助大哥卢剑星卖官,为了完成其对老母的交代,也用钱帮助三弟靳一川免受丁修的勒索。在世道崩颓之际,遑论人性?沈炼与体制背道而驰,选择为自己所在乎的人而活。




冲田总司亦如此,他知道两位长兄甘愿为新选组的大义驱血赴死,而自己除了大义,也有柔情。心怀所恋的他,拖着病体再度走入深山的音羽之泷,痴痴的等待,并无奢望,亦无所求。在小说的结尾,司马辽太郎的笔触写入冲淡平和之深处:

【小小的茶店早已打烊,门窗都已紧紧闭上。
太阳也已经下山了。
冲田呆在泷旁。即使等上一夜,思念的那个人也不会到来。因为,今天,并不是逢八的日子。
尽管如此,冲田还是默默地蹲在那里。
轻灵的水花,已将肩头濡湿。
从佛堂那边传来晚课的诵经声,悬崖上的内院也渐渐亮起了灯。冲田仍然蹲在泷旁,时不时抬起手来,以肌肤感受那从高处坠下的涓涓细流。她,也曾经这样做过。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说的并不是天地大道没有仁义,而是说:天地无所谓仁,也无所谓不仁。天地生了万物,并没有想取回什么报酬,它对待所有人无论贵贱都和草做的小狗一样公平。我们不谈大道,在柴米尘埃的世间,或许冲田总司和沈炼的行为也有可取之处,这让我想到了宫泽贤治的《不畏风雨》,“被众人唤作傻瓜,得不到赞誉,也不以为苦,而我,愿成为这样的人 。” 说易行难,走着瞧吧。

不畏雨
不畏风
不畏冰雪酷暑
保持健壮的身体
没有私欲
决不动怒
常带恬静笑容
每天食糙米四合
配以黄酱和少许菜蔬
对世间万事
不计较自己的得失
...
干旱时候流下泪水
冷夏季节惙惙奔走
被众人唤作傻瓜
得不到赞誉
也不以为苦
而我
愿成为这样的人



公众号「七寸丁」
微博:@七-寸-丁
豆瓣:非想_爱心觉罗
用你的拇指爱抚我的二维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更多影评

推荐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