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皮绳上的魂》——可能越不过前面《冈仁波齐》那座山

Lolita脑力大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想尝试围绕着它(冈仁波齐山)同时拍摄两部截然不同的电影,它们应该是电影风格的两个极端,而我,正希望在这两极之间探索。”
                                                                                                                               ——张扬导演手记记录风格的《冈仁波齐》和魔幻现实主义的《皮绳上的魂》两部剧情片先后上映,前者“朝圣”,后者“...
显示全文
“我想尝试围绕着它(冈仁波齐山)同时拍摄两部截然不同的电影,它们应该是电影风格的两个极端,而我,正希望在这两极之间探索。”
                                                                                                                               ——张扬导演手记记录风格的《冈仁波齐》和魔幻现实主义的《皮绳上的魂》两部剧情片先后上映,前者“朝圣”,后者“降魔”。

在聊《皮》之前,我想赞美一下《冈》。《冈仁波齐》中的朝圣是真实且严肃的:“圣”是真实存在的,那就是远方的神山冈仁波齐;“朝”是严肃的,那就是从家里出发,一路磕长头到山脚。导演十分正确且漂亮地尽量还原真实,全程记录,细节也上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头上磕了包又长出血痂;一个暴雪吞没世界的镜头;生孩子一个月后开始朝圣。这些真实细腻的东西导致导演刻意安排的杨培之死都如同真的一般。到最后,朴树《no fear in my heart》的片尾曲响起,虽然在平静的回味中音乐起的有点突兀,但我仿佛和片中的朝圣者一道,完成了从肉体到灵魂的涤荡和升华。这说明全片相当有感染力,并且对没去过西藏的我来说,也很好地满足了视觉上尝鲜的享受。

在看《冈》之前,先放了《皮》的预告。预告的精美程度惊艳了我,画面神秘,色彩浓厚鲜艳,再有航拍和一系列藏区大全景,《皮》的16年的上影节最佳摄影奖实至名归。后知《皮》是《冈》的、截然不同的、姐妹片,且有魔幻现实主义大片的说法(加西亚马尔克斯是我最喜欢的作家),我对《皮》有了更上一层的期待。《冈》的成功让我期待《皮》中张导能否更进一步,完成难度更高的故事:绘声绘色地讲一个藏地魔幻故事,糅合宗教,地域和未知的神秘。咱们中国有好东西放后面的传统,那《皮》想必是导演更有信心收获口碑和票房的一部电影。

但看完点映,我怕《皮》的票房和口碑恐怕难以越过《冈》这座山了。
————————
影片讲述一个猎户塔贝坏事做尽之后遭了天谴,但雷劈之后大难不死,被活佛安排,护送“天珠”去掌纹地,从而实现自我的救赎的故事。

在路上,他先后认识了牧羊女琼,和弹六弦琴会指路的哑巴小孩普。他们身后尾随着一对想抢天珠的佣兵二人组,一对想找男主复仇的兄弟二人,以及一个想知道故事结局的作家。兄弟二人杀了佣兵二人组,又重伤了男主,最后男主在第一百零八天到来时,死在掌纹地,作家也同时到达并在掌纹地看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结局,带着牧羊女琼继续前行。

若导演的点立在“降魔”,我认为《皮》的问题就存在了:它没有把“魔”这一核心具象化(例如数个深刻的劫难,片中历经的事件都不足以让塔贝成长,反而多是体现他本来的精神面貌,比如我行我素),“降”也就无从谈起。《冈》的朝圣确实就是靠走路,但《皮》中的降魔,却不应也是在壮美风景下单单走路。

我仔细看了点映赠送的电影手扎,里面这样说:“2014年5月26日。(之前)他(导演)总是希望扎西达娃能加强剧本的冲突与戏剧性,让商业性更强一些。但现在(最后一版剧本),他却希望减少商业性,淡化冲突和戏剧性,要空灵、简洁,让整个电影都能有冷酷的诗意。”我想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决定和坚持,这部电影会流失最初的立意点,和期待这个点的观众。

《皮》里有我喜欢的元素,它的三个主角人设像《西游记》:悟空在自我救赎路上结实了唐僧和白龙马。只是西游记里每个人都有约束和羁绊;而这里,琼和普只是像两大护法一样,做饭煮茶,指路,陪伴和护送一个被动,茫然,我还是我的男主。《西游记》是名著的原因之一就在于,西游记将心魔,执念等抽象的精神思考具象化为九九八十一难中每一个妖魔鬼怪。这些妖魔并不会真正夺走师徒四人的性命,而是如来设在取经路上的虚幻路障,却能历劫后改变洗涤师徒四人的心魔,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之后,四人心魔皆除,立地成佛。在取经之前,悟空曾想直接把三藏背到西天完成任务,但这“魔”未除,即使到了终点也毫无用处。所以取经路那十万八千里只是肉体上的小小考验,真正成佛还是靠那九九八十一难。

《皮》没能学习《西游》的精髓,它把“魔”隐藏起来了,把心魔藏到了电影背后,放到角色的心里。在台词少的基础上,我们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想了什么。没有劫难、没有冲突、没有思考,塔贝只是走过一场场不同的风景到达终点就实现了降魔大业,虽然路在脚下,但心智不是鞋底,靠路可以磨平,可以不入地狱渡劫成功。这就像唐僧直接坐飞机到西天,一天时间都够来回。

塔贝恰恰缺乏独立思考,反抗意识和醒悔。这一路,从不打退堂鼓甚至没有一点怀疑(明明是无人的路,却走出了国道的感觉);关于琼,细细回想,琼对他的感情进入的很突兀,当然你要说魔幻现实主义要有魔幻,就是这么处理,我也不说什么。但她和塔贝的感情不平等,塔贝对她更多的是多余和不需要到习惯。但也许这样的故事片就是通过小情绪小事件的波动一环换扣起来的吧。可毕竟塔贝不是释迦摩尼,虽说后者也是坐了七七四十九天没经历什么浩劫磨难。塔贝是普通有罪恶的人,有心魔。

最后劫难前夜的氛围渲染的很好,我们之间不可能共存,就这样,释然豁达,已经悟出道理的塔贝还是在终点前被捅死。关于作家进入自己的作品之中、虚幻与现实交错这些点,在我这里,并没有为电影加分,故事很好看懂,只能说把玩魔幻现实主义的火候导演还没驾轻就熟。实际上片中元素可以玩出花的,比如掌纹地,作为一个潜在的可以吸收和扭曲时间、虚拟和现实的交界存在,为一代代人,一年年的恩怨情仇的出场提供通道;结绳的一百零八结点可以玩时间和倒流等的梗;甚至连一些重要剧情发生在数到第几个结的时候都没交代,至少如果你让它符号化,就不要只是开头结尾,中间也要用起来。想到作家追寻塔贝时,问遇到塔贝的人时,他们回答的话,那里的魔幻现实主义感让我记忆犹新,以为塔贝是一代代人的符号,他有一世是那个换刀老板的爷爷,又有一世是酒馆老板的丈夫,或者他就是一个魂,这里很够味,也让我不禁多想:假如全剧是通过数皮绳结进行倒叙,并且把皮绳结和掌纹地作为连接虚幻和现实的交通工具和换乘站,是不是更魔幻现实?)相比多倒腾这些小心思,比强化作家线会有意思些。

我是确实尊敬并喜欢张导的作品的。但或许是现实与希望之间的落差,也或许是导演2014年5月26日那一个让我感到遗憾的剧本变更决定,我最想关注到的《皮》今天并没有在银幕上出现:我看到的仍是一部与《冈仁波齐》风格和剧情类似而非处在另一个极端的电影。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它仍然会是其他观众最期待的《皮绳上的魂》。我也推荐8月4日大家都去影院看看这部电影以及快下线的《冈仁波齐》,我的片面之语只是讲电影,切勿因我而不去关注张导对观众、对电影、对藏地的一片真心,不要让这种有着坚持,守着个性的国产电影越走越难。

喜欢文章的点个赞或者关注我,谢谢支持。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皮绳上的魂的更多影评

推荐皮绳上的魂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