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图腾 狼图腾 6.9分

反思现代不是退到神秘主义

孙正达
寒假期间,得知电影《狼图腾》上映,起初小编我是很兴奋的,还鼓捣身边人一起去看。其实我并没有完整的读过小说,只是读过一点儿,那还是初中的时候。当时先是同桌在读,他读这本书的动机很简单,因为小说主人公和他同名。我也是出于同样的兴趣,抢过来读了一阵子,至于为什么没有读完,已经不记得了。大一的时候听说《狼图腾》要改编成电影,据说都已经开始养小狼了,于是就对这部电影有了期待,恐怕这就是我得知电影上映兴奋的原因吧,其实我对小说的内容、主题都不清楚。

 

寒假期间忙着走亲戚,最后也没抽出时间去电影院,于是我打算读遍小说先。但这一次还是没有读完。小说的情节不可谓不生动,狼群机智得将黄羊群围向雪湖,狼群报复人类围歼军马群,后来人类又组织围战狼群,都令人印象深刻。我唯一感到厌烦的是小说主人公的反思,把游牧民族比作狼,把农耕民族比作羊是民间经常有的比喻,也就罢了,但是作者为免把狼拔得太高了。牧民在雪湖掏黄羊的时候,不能掏的太多,否则狼没了食物就会威胁到人类的牲畜;杀狼也不能赶尽杀绝,否则黄羊、兔子等食草动物就会威胁草原,虽然我不能确定这些原理在现实中究竟有多大作用,但从逻辑上讲,这些朴素...
显示全文
寒假期间,得知电影《狼图腾》上映,起初小编我是很兴奋的,还鼓捣身边人一起去看。其实我并没有完整的读过小说,只是读过一点儿,那还是初中的时候。当时先是同桌在读,他读这本书的动机很简单,因为小说主人公和他同名。我也是出于同样的兴趣,抢过来读了一阵子,至于为什么没有读完,已经不记得了。大一的时候听说《狼图腾》要改编成电影,据说都已经开始养小狼了,于是就对这部电影有了期待,恐怕这就是我得知电影上映兴奋的原因吧,其实我对小说的内容、主题都不清楚。

 

寒假期间忙着走亲戚,最后也没抽出时间去电影院,于是我打算读遍小说先。但这一次还是没有读完。小说的情节不可谓不生动,狼群机智得将黄羊群围向雪湖,狼群报复人类围歼军马群,后来人类又组织围战狼群,都令人印象深刻。我唯一感到厌烦的是小说主人公的反思,把游牧民族比作狼,把农耕民族比作羊是民间经常有的比喻,也就罢了,但是作者为免把狼拔得太高了。牧民在雪湖掏黄羊的时候,不能掏的太多,否则狼没了食物就会威胁到人类的牲畜;杀狼也不能赶尽杀绝,否则黄羊、兔子等食草动物就会威胁草原,虽然我不能确定这些原理在现实中究竟有多大作用,但从逻辑上讲,这些朴素的生态平衡的道理是挺容易理解的,用不着动不动就拿腾格里说事。这样的反思出现一次两次还可,但是如果贯穿整个阅读过程,就惹人烦了。

 

作者把狼在蒙古族人中的地位抬的越高,东蒙古族人对狼的赶尽杀绝、开垦草原就显得越恶,给人的印象是后者这样做完全是因为无知和贪婪。这为免太没说服力。但它毕竟是小说,可以理解为艺术上的需要,也用不着深究,但我毕竟从此没有将小说读下去,而接着看《神雕侠侣》了(是小说,不是电视剧)。

 

前几天终于去影院看了电影,从情节上看当然比不上小说,但很多场面委实壮观,尤其是战马被逼入湖中,最后冻成一个个雕像一幕,非常震撼(事后得知这都是拿模型拍的,不是真马)。至于把毕利格老人的儿子巴图改写成在这一战役中丧生,接着他的妻子与主人公发生感情戏,这是商业需要,也不必苛责。

 

电影与小说的主题是一致的,体现生态主义,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反思人类在发展过程中的贪婪,当然也黑了一把毛时代的人民公社体制,主要体现在牧场主任包顺贵身上。值得注意的是电影还通过包顺贵交代了东蒙古开垦草原的原因,据说东蒙古那正在闹饥荒。最后巴图的儿子被狼咬了之后,是靠西药治好的,所以电影直接赞了一把西药,这是电影唯一一处对发展进行肯定的地方,而诸如拖拉机、枪支、炸弹,甚至是那只促成马倌说出黄羊被埋地点的录音机,都被认为是对草原生态平衡的威胁(我不确定小说中是否有这些内容)。

 

蒙古族人对狼态度

原始蒙古人是否崇拜狼,甚至把狼作为图腾是有争议的,有争议的东西我这种不专业选手就不瞎掰了。但现在的蒙古人应该是不喜欢狼,甚至是憎恨狼的。比如:

 

“曾在内蒙古草原当了7年知青的作家马波认为,小说与事实出入较大。草原牧民对狼恨之入骨,没有任何牧民把狼当成神来膜拜。”(作家批《狼图腾》:宣扬狼精神是法西斯思想,长沙晚报)

 

“凡到过草原的人都知道牧民是最恨狼的,没有任何蒙古老乡把狼当成神来膜拜。因为狼不但吃羊,还进行屠戮。你饿,吃一只也就罢了,狼进羊群可不是只咬死一只,它总要在羊群里玩儿扑杀羊过瘾,发疯般的追逐撕咬,非一口气咬死咬伤数十只羊不停止。尽管它自己根本吃不了这么多,还一个又一个地追着咬羊撒欢儿。这一点跟狮子不同,狮子吃饱了就不会再去扑杀猎物。”(马老鬼:关于小说《狼图腾》的感觉,新浪博客)

 

至于小说电影与事实诸多出入,蒙古人喇西道尔吉的影评说得最多:

 

“在影院里我4岁的儿子发出了疑问,他问我:狼真的能把马群赶到冰湖里面去吗?我只能回答‘不能!那是艺术’。重要的是,当我领着儿子回到牧区生活时,怎样才能让他从‘艺术’中重返现实。当他仰着脸问我:我的妈妈就是东部蒙古人,她很坏吗?我不知该如何给他解答电影里为何把东部蒙古人杜撰成毁坏草原的罪魁祸首。尤其我的太太就是东部蒙古贞部落善良的蒙古女人。总之这部电影很难让我这个蒙古人不费吹灰之力的把电影中有关蒙古生活的那部分内容直接讲解给我的儿子。我必须还要在迂回和纠正中告诉他:蒙古人从来不会让妈妈和其他女人参加抓狼的工作,这个工作更应该是由你这样的男孩干的,你以后可不能让你的妈妈或者妹妹参与这件事情;你不能把狼崽摔死,蒙古人不会这样做。一般情况下为了避免狼灾,爸爸记得那时候是把狼崽交给马倌,让他把它带到远远的地方扔掉,这样狼群会去很远的地方找它,暂时不会来祸害……诸如此类,儿子,这些都是你的长生天的信仰。最麻烦的就是儿子最终会问我:那么电影里为什么和您说的不一样呢?我只能无奈的把它归罪于艺术。”(喇西道尔吉:满载自由憧憬的个人图腾,共识网)

 

狼在草原生态中的作用

那么狼真的在草原生态平衡中那么重要吗?

 

同样写过狼主题小说的郭雪波认为狼吃老鼠,还吃动物死尸,有一定的生态平衡作用,但不是决定性的,不能把狼抬到神圣的位置。如狐狸、鹰也吃老鼠、动物死尸,也起到类似作用。

 

他提出草原大面积沙化的原因有多种,历史原因是北洋军阀时期大量开垦草原,新中国成立后也大面积在草原上农耕开垦,造成草原生态恶化。最近几十年来,大量开矿抽油致使地下水下降,地表干旱不长草,以及地球升温,北方草原日趋干旱无雨等都是造成沙化的原因。而小说和电影无限扩大了狼的生态平衡作用。《蒙古族专家吐槽"狼图腾" 真实草原上狼没那么神圣,北京日报》

 

造成草原开垦的原因

对草原的大规模开垦开始于北洋军阀时期,新中国成立后也在草原上大面积开垦。这里面当然有对草原人地关系、生态脆弱认识不清的因素,但最直接的原因是人口压力。内蒙古自治区从1947年成立到2000年,人口从752万增加到2345万,增加了两倍还多。人民公社体制有官僚主义的问题,多多少少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从历史看,牧区实行“家庭联产承包之后”情况其实更糟糕。(郝冰,《曾经草原》)

 

畜牧与农耕很不一样,很多研究显示农耕的规模效应不显著,但在牧区,集体化的优势却很明显。人民公社因其集体分工协作的特点,正好适用于工种繁多、单个家庭难以应对的牧业生产,不仅节约了劳动力,还提高了生产效率。

 

70年代末,在大包干的政治正确下,牧区实行蓄承包,也就是把牲畜分到个人,各自畜养。但每个家庭分到的牲畜数量有限,难以繁衍。这就鼓励一部分人出售了牲畜,改为农耕,而更多人则能扩大牲畜数量,但这造成了过度放牧的公地悲剧。后来,为了使牧民珍惜草原,政府干脆把草原也承包给了个人。草原被分割成小块之后,牧民就没法进行游牧了。牧民年复一年的在同一块草地上放牧,草原破坏更加严重,而且一旦草原受灾,牧民也不能迁往别处草原避灾。因此,很多牧民就转为从市场上购买草料,这就一下提高了畜牧成本,反而使得开垦更加有利可图。

 

再之后,国家开始在部分牧区实行退牧反草,以恢复草原生态,但事实上这进一步增加了草料的稀缺程度,更加鼓励了将自家草原开垦的动机。退牧区的原牧民被迫不能放牧之后,处境也是极其艰难。

 

可见,“家庭联产责任承包”将牧区生产原子化的组织方式并不适合畜牧业,畜牧业的特点要求规模经营,而包产到户之后,再要恢复牧区的规模经营就只能靠大企业了。(对包产到户对牧区生产的影响可以参考《草原的逻辑》这本书)

 

对现代化的反思不能退回到神秘主义

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狼图腾》最让我反感其实是它的神秘主义倾向。之前水木新风《柴静给的环保药方不靠谱,那有别的招吗》(回复“20150304”阅读)一文谈过发展与环保的辩证关系,意思说很多生态问题是发展、现代化带来的,而且很难避免,所以不能脱离发展谈环保。但其实也要注意,很多生态问题也是我们认识不清造成的。而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出路在于加强对生产经营过程中生态问题的科学认识,而不是片面的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退回到反现代化的浪漫主义,甚至神秘主义去。

 

人与自然和谐的主体必然是人,人类关心环境、生态,最终目的还是为了人类的生存。脱离了人的主体性来谈论生态主义未免有点神秘兮兮的。人类继续走高污染、高消耗的生产方式,最终威胁的是人类自己,不是地球。地球的生态不适合人类生存了,会出现新的物种。地球历史上极端气候的时期多的是,不需要人类那般天真的去关心它。

 

虽然现在我们并没有神秘主义这么严重,但是正如《狼图腾》所体现的,有的所谓的生态主义、人与自然和谐的观念完全是混沌、教条性的,而不是基于科学的认识。这样的生态主义值得警惕,而不是颂扬。

 

对现代化的反思几乎同步于现代化,但大致上却有两个方向。一种是向前看,强调对资本主义的扬弃,持这种立场的主要是马克思主义。另一种就是向后看了,轻一点的是对现代性的浪漫主义批判,比如卢梭的《爱弥儿》,严重一点的则是神秘主义,神智论。

 

西藏有个地方叫香格里拉,其实它本来不是这个名字,而是叫中甸。香格里拉这个名字是个舶来品,来自詹姆斯·希尔顿的《消失的地平线》,而其中香格里拉的故事是从神智论创始人布拉瓦斯基(据说布拉瓦斯基有关根源种族的教义对希特勒心灵发展的影响是决定性的)的神话衍生出来的:

 

“一群生活在香格里拉这个佛教社会的白种人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西藏是背景,而作者和演员都是梦想着香巴拉和香格里拉的西方人。好莱坞的电影和各种大众文化不停地复制这个有关香巴拉或香格里拉的故事,他们表述的不过是他们在西方世界中的梦想而已。在战争、工业化和各种灾难之后,西藏——更准确地说是香巴拉、香格里拉——成为许多西方人的梦想世界:神秘的、精神性的、充满启示的、非技术的、热爱和平的、道德的、能够通灵的世界。”《汪晖,《东西之间的“西藏问题”)

 

反观《狼图腾》,其实与香格里拉的故事有类似之处。《狼图腾》中的蒙古牧民与真实的蒙古牧民其实差距很大,它只是作为我们反思现代性的他者而存在。不过,像我这样从来没有去过蒙古草原,对蒙古草原知之甚少的人,其实非常容易把文艺作品中的草原形象反而当做真实的。

 

最后说一下《狼图腾》的导演让·雅克·阿诺。让·雅克·阿诺被誉为最能拍动物的电影导演,拍过《虎兄虎弟》、《熊的故事》等动物题材的电影。我对电影没有研究,这些电影都没有看过,但我知道他的一部电影叫《西藏七年》。这部电影根据海因里希·哈勒的同名小说改编,而小说作者哈勒是一位纳粹分子。“好莱坞电影不仅掩盖了作者的纳粹身份,而且添加了许多书中没有的情节,以适应西方观众的口味。”(汪晖,《东西之间的“西藏问题”》)

 

《东西之间的“西藏问题”》书中引用这些内容是为了说明西方对西藏的印象完全来源于其对自身现代性的反思,而不是真实的西藏(而《狼图腾》中的蒙古形象差不多也是如此)。而我引用这些内容,只是为了补充一些背景,并不是暗示让·雅克·阿诺是纳粹分子(应该不是吧),但电影《西藏七年》有很强的反共倾向确实是事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狼图腾的更多影评

推荐狼图腾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