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飘渺 虚无飘渺 暂无评分

纵情一跃

老板娘
纵情一跃

回顾贝罗奇奥的创作生涯我们不难看出,意大利动荡的历史被演化成了情节剧的暧昧与摇摆。我们无法试图通过他的电影找到政治正确的历史解决方案,却能准确召唤出最真实的时代情绪:1965年拍摄出震惊影坛的成名作[怒不可遏],1968年加入意大利共产党,截止1978年意大利前总理阿尔多·莫罗被红色旅恐怖组织暗杀身亡,其拍摄的[中国已近]、[以父之名]等等作品都带有强烈的左倾色彩。极端左派暗杀事件之后,贝罗奇奥的政治激情逐渐消退,失败革命的遗产逐渐被内化缩减为家庭成员间既冲突又制衡的动态关系。同样是家庭关系,[怒不可遏]里愤怒的拳头演变成了[虚无缥缈]里吊诡的兄妹感情,贝罗奇奥的电影情绪逐渐成熟,对现实的呐喊与干涉变成了不可明示的内心轨迹。这一次,导演似乎在电影中找到了一个制衡点,控制与依赖的兄妹关系配合着真实与想象的建构达到了一种深层叙事的角力。

影片大多场景都发生在室内,封闭的空间并没有营造出一个静态稳定的叙事环境,相反,人物关系的张力不断提醒观众,这是个毫不滞留加速前进的动态故事。法官哥哥马乌罗与患有精神疾病的妹妹同住,他雇佣保姆照顾妹妹的饮食起居,但是日渐憔悴的他为了摆脱妹妹,以职务之便诱...
显示全文
纵情一跃

回顾贝罗奇奥的创作生涯我们不难看出,意大利动荡的历史被演化成了情节剧的暧昧与摇摆。我们无法试图通过他的电影找到政治正确的历史解决方案,却能准确召唤出最真实的时代情绪:1965年拍摄出震惊影坛的成名作[怒不可遏],1968年加入意大利共产党,截止1978年意大利前总理阿尔多·莫罗被红色旅恐怖组织暗杀身亡,其拍摄的[中国已近]、[以父之名]等等作品都带有强烈的左倾色彩。极端左派暗杀事件之后,贝罗奇奥的政治激情逐渐消退,失败革命的遗产逐渐被内化缩减为家庭成员间既冲突又制衡的动态关系。同样是家庭关系,[怒不可遏]里愤怒的拳头演变成了[虚无缥缈]里吊诡的兄妹感情,贝罗奇奥的电影情绪逐渐成熟,对现实的呐喊与干涉变成了不可明示的内心轨迹。这一次,导演似乎在电影中找到了一个制衡点,控制与依赖的兄妹关系配合着真实与想象的建构达到了一种深层叙事的角力。

影片大多场景都发生在室内,封闭的空间并没有营造出一个静态稳定的叙事环境,相反,人物关系的张力不断提醒观众,这是个毫不滞留加速前进的动态故事。法官哥哥马乌罗与患有精神疾病的妹妹同住,他雇佣保姆照顾妹妹的饮食起居,但是日渐憔悴的他为了摆脱妹妹,以职务之便诱惑杀人犯西亚宝拉杀死妹妹,故事的表层叙事里,马乌罗所享有的征服力推动着整个情节的走向。西亚宝拉不断接触妹妹,故事的动态势能发生转变,马乌罗发现自己已经成为这个控制力的附庸,在一个倒错的征服里,一种不可思议的无意识的依赖原来一直跟随着自己:他嫉妒妹妹对保姆的依赖大于对自己的服从,他羡慕西亚宝拉和妹妹总是能轻松愉快的相处。任何一个企图加入兄妹俩互动关系的第三方都在最大限度的侵略本来张力适度的“日常”生活,马乌罗为了保持兄妹俩动态关系的平衡,逐渐开始加大想象的空间,用梦境反抗现实,梦里那个不断嘶吼“我要杀了我自己”的年轻男人便是他的化身,梦里的他另一副面孔,需要妹妹的照顾,梦中的妹妹明亮规整,俨然是哥哥造梦的缘由。这种现实与想象的此消彼长伴随着权力的制衡一直贯穿于影片,在行将结尾的时候,想象的梦境土崩瓦解,现实攻入梦境,西亚宝拉带领强盗闯入公寓,暗示梦境场景的白衣孩童们也出现在这混乱之中,一个异质于时空的内外力量牵扯着马乌罗,此时悲剧的基调让整部影片好像抵达了终点,脱离时空洪流的哥哥最终发泄了一切情绪接受了自我治疗的崩塌效果,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静态平衡,不过相反的却是此刻是他依偎在妹妹怀中。显然“抵达”不是导演关心的问题,已经损耗了的多种动态运动不可能用静态平衡进行咬合,虽然解除了西亚宝拉的侵入,保姆把妹妹带走的行为又使马乌罗清醒意识到自己的劣势,动态的运动积累终究导向了必然的结局——哥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正如本片的英文译名“ A Leap in the Dark”,在永恒的死亡张力中面对这纵情一跃。

我们总是在承受范围之内全然不顾巨大的损失和严重的威胁自动让自己处在危险的魅惑与欲望之中,彼此的欲望对象只能在一种条件下真正满足:我在对方身上唤起了与我的欲望相同的一种欲望。我们不能自我满足,却可以假他人之手随心所欲。驾驭如此敏感复杂的人性,必须具备较高的表演能力,哥哥的扮演者米歇尔·皮寇利完全胜任了这个角色,并赢得了1980年戛纳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大奖(妹妹的扮演者阿努克·艾梅同样因此作品获得当年的最佳女演员奖项)。该片的镜头种类十分有限,正反打的对话镜头几乎充斥主体架构,不断穿插的特写、中近景几乎压制了长镜头带来的连贯性。兄妹二人两次餐桌对话完全取消了纵深,偶尔跳脱出的二人全景总是瞬间被正反打交替的疏离感取代,显然两人无法在镜头内共用一个空间,物理的距离被摄影机指向的内心距离取代。然而,米歇尔·皮寇利很好地利用了这种对演员来说更算是优势的机会,足够多的特写和中近景镜头能够直观的刻画出角色情绪,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从21分38秒至23分56秒的长镜头,镜头随着哥哥靠近正在呓语的妹妹房门,哥哥先是好奇试探,然后被妹妹的疯言疯语逗笑,紧接着又愤怒地抛掉手中的香蕉皮,收起果皮后却释然接受了妹妹的疯狂开始拿起剪刀自娱自乐起来,此时固定的长镜头开始缓慢推进哥哥,剪刀剪嘴的小幅动作完全被米歇尔·皮寇利演绎出神经质的荒诞,最后,近景镜头下哥哥手拿剪刀再次靠近妹妹房门却因妹妹歇斯底里的呼喊声而惊惧跑开。整个场面调度都发生在狭长的走廊里,2分多钟的情绪配合着难得的纵深调度被米歇尔·皮寇利阐释出5种层层递进的关系。另一个精心调度的长镜头发生在哥哥跳楼自杀前的失控暴走,摄影机打着圈扫视整个公寓,最后定格在妹妹房门前,不断逃避景框的哥哥突然出现在画内,毫不犹豫走向阳台纵情一跃,由此,影片首尾被完整咬合,形成了最后的动态制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虚无飘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