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血战钢锯岭》

谱泉·缥香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首先是个“人”
      连续看了两个晚上的《血战钢锯岭》,这部电影以发生在二战时期的真人真事改编,塑造了一个不同以往或者说“非比寻常”的英雄。第一天只看了电影的前半段,我感觉就看到一个“人”。
      西方电影里有很重的英雄情结,比如:《007》系列、《钢铁侠》系列、《谍影重重》系列……甚至《变形金钢》系列,都塑造的是传统意义上的大英雄。西方这种大英雄的原型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神话里,如奥德修斯、忒修斯……他们是人,在神的帮助下完成了了不起的大事,成了人类的英雄。而西方电影中的英雄和神话传说中英雄一样,英俊潇洒、勇敢机智,有很强的责任感与担当意识。他们还同样多为孤胆英雄,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拯救人类、拯救世界。但这些英雄人物虽有超于常人的能力,却仍是人。在他们身上,人的本性表现很充分。他们会有爱人、朋友、孩子,也会有弱点、毛病,面对两难选择时,同样会有纠结、徘徊和痛苦。
      对比我们国内的电影里塑造的那些英雄,比如像荆轲、程婴等,会发现我们的这些英雄几乎是全人格的,神一样的存在。在这些英雄人物的...
显示全文
首先是个“人”
      连续看了两个晚上的《血战钢锯岭》,这部电影以发生在二战时期的真人真事改编,塑造了一个不同以往或者说“非比寻常”的英雄。第一天只看了电影的前半段,我感觉就看到一个“人”。
      西方电影里有很重的英雄情结,比如:《007》系列、《钢铁侠》系列、《谍影重重》系列……甚至《变形金钢》系列,都塑造的是传统意义上的大英雄。西方这种大英雄的原型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神话里,如奥德修斯、忒修斯……他们是人,在神的帮助下完成了了不起的大事,成了人类的英雄。而西方电影中的英雄和神话传说中英雄一样,英俊潇洒、勇敢机智,有很强的责任感与担当意识。他们还同样多为孤胆英雄,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拯救人类、拯救世界。但这些英雄人物虽有超于常人的能力,却仍是人。在他们身上,人的本性表现很充分。他们会有爱人、朋友、孩子,也会有弱点、毛病,面对两难选择时,同样会有纠结、徘徊和痛苦。
      对比我们国内的电影里塑造的那些英雄,比如像荆轲、程婴等,会发现我们的这些英雄几乎是全人格的,神一样的存在。在这些英雄人物的身上几乎找不到作为寻常人的情感或弱点。首先,影片很少涉及英雄们的亲情或爱情,仿佛他们一个个都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来到这个世间就只是为了完成某个使命。其次,在面对大仁大义、生死存亡的问题时,英雄们所表现出超常的冷静、果决,不仅会让他们的对手望而生畏,也让观者心生唏嘘。他们虽然是人,却被供奉在高高的神坛上,受人膜拜、敬仰,难以接近。
       从理论上说,将大众的目光高度聚焦在英雄人物超于常人的那部分伟大崇高上,而回避或弱化他们作为人的一些特性或弱点,这种突出强化重点,削弱淡化次要的艺术处理方式是可行的。但这样做同时往往会造成一种失真的尴尬。因为英雄人物形象缺少身为人最基本的人情温度,显得有些过于刚硬、冷酷,远远超出了人的范畴,而几近于神,会让人产生一种遥不可及的距离感,这种距离感还会进而衍伸成一种质疑。这也就是国内电影中,常常出现的泪点变笑点或嘘声的原因。
       《血战钢锯岭》中的道斯与以上两类英雄皆不同,导演一开始就将他定位在“人”的这个层面上。从人物形象上,他是一个瘦高个儿,笑起来像个大孩子,看起来有点弱,多少还有点萌。在情感上,他和其他所有的年轻男生一样,看到心仪的姑娘会迈不开脚,会想方设法靠近那个姑娘,还会说傻话、干傻事。另外在他参军之初,就暴露出他性格上重大缺陷——“一根筋”,执拗,不服从命令,不听劝告。以上种种,都表明出戴斯蒙德·道斯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西方电影中,仅以二战题材的电影为例,除了反映历史大事件的,如《诺曼底登陆》、《莫斯科保卫战》,塑造大英雄的,如《巴顿将军》、《辛德勒的名单》这两类主题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主题——它所聚焦的中心,就是那些经历二战的普通人。《不死鸟》讲述一对夫妻之间的背叛与宽恕;《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一个美丽女子的命运波澜;《小男孩》一个孩子的成长;《苏菲的选择》一位母亲的痛苦抉择;《美丽人生》绝境里的父子亲情……这些故事,没有什么宏大的场景,也没有壮烈的情节,无法带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这些人物,普通得就和你我一样,他们面对就是真实的生活。可正是因为他们的普通,与观众毫无距离感,也就有了超强的带入感。观众在观影的过程,随着人物一起经历痛苦,感受绝望。而这种感同身受,就是艺术最大的成功。他能带给人们比震撼、比膜拜更有力的效应——那就是审视、思考、行动。所以,比起超人的英雄或近神的英雄而言,一个普通人的壮举更令人心生敬意,持久温暖,充满希望。

                                                           先做自己,再当英雄
        人,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矛盾综合体。情非得已,口是心非,言行不一,顾左右而言他……这些词都是用来说明人思想意识的复杂多变。单从行为上,有时候我们很难对一个人下判断。如果一定要做,那么这个评价也会是浅层的、片面的、短暂的。
      因为道斯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他在进入军营不久就遇到了麻烦。道斯的个人信仰与士兵的天职之间形成了个巨大的矛盾。幼年的经历、父亲的暴虐、宗教教义使得道斯反对暴力,痛恨杀戮。但作为一位热血男儿,他深知自己对国家、同胞所遭遇的国难家仇有着不可回避的责任。一个不愿持武器的士兵,这个执念对绝大多数人来讲是软弱的表现,懦夫的言辞。因此,道斯面临着来自各方的压力,同伴的鄙视与嘲弄,挑衅与毒打;教官的挖苦与恶整;长官的劝离与控诉。为此,他甚至不能与心爱之人如期举行婚礼。
        “如果我不坚持自己的信仰,我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这是道斯讲得最有力的一句话。换而言之,就是“我想做我自己。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在怎样的困境里。”可在那个全民报国的汹涌热潮里,在前方战事如荼的紧迫局势里,大多数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交出自我,将自己模糊成巨大的国家机器中的一部分,没有了个性,忽略了差异,甚至连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也被粗暴地简化了。而在那个以服从为天职,以集体利益为唯一判断标准的军营里,道斯的个人信仰显得那样微不足道,他的坚持脆弱得不堪一击,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体谅他的用心,也没有人有心情去同情他的挣扎。他就是那样一个孤独无援的存在。
       上阵杀敌,是一名军人英勇的表现。人们的惯性思维认为,每杀死一个敌人,就能让自己的战友、国家、亲人多一份安全。的确是这样,恶的势力减少一分,善的力量必定会得到一分增长。这些英勇的人们只想到了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击碎,驱散黑暗,却忘了自己伤残的身体、破碎的世界还需要照顾与修补。
       “你们都去杀人,我是去救人,这就是我参军的目的。”在大部分人撤离之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别丢下我,救我!”的呻吟,成了神谕。“让我再救一个,求你。”是道斯对上帝唯一的祷告。
75条生命,不是用武器去掠夺,而是靠着对自己信仰的执着,从死神的手里一条一条夺回来的。在掠夺与挽救之间,存在多大的差距,只有经历过战火的人才能到。一心只想守护家国的人,在炮火与流血的冲击下,才意识到自己信赖的手中的枪杆能杀敌,却无法确保自己平安。战场上,不光敌人会死会伤,自己也会。受伤之后,枪杆无法给自己救助,也无法带自己回家。而在炮火乱炸的战场上,保命、舍弃又变得那样理所当然,自然而然。
       道斯没想过做英雄,他所做的只是对做自己的坚持。正如他当初在面临各方压力、误解、排斥时,坚持自己选择一样。在死神横行的战场上,他也能坚持自己对神的承诺。他对自己有着无比的认同感与尊重。他相信自己的选择对自己很重要,而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自己信仰的尊重,是对这个世界应有的态度。这种对自己的认同感与尊重,所发出的强大力量,才让他在孤独中不曾动摇,在黑暗中不曾绝望,甚至成为守护他人的明灯。“他们大多不理解你的信仰,但他们相信你的信仰有多坚定。”那些人相信,即使他们的身体残破不堪,也会有一个人将他们带回家。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这部电影,我直到最后才看到了一位英雄。在此之前,我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人,一个坚持自己信仰,坚持做自己的人。
      最后,最后,我想说,做一个温暖的人真好,而做自己很重要,无论什么时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血战钢锯岭的更多影评

推荐血战钢锯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