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背山 断背山 8.6分

There‘s a mountain

肉肉学妹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的最后,19岁的小艾玛来找自己的父亲Ennis。她要结婚了。Ennis简单的询问,然后祝福,一如既往地寡言。
送走女儿之后,他看着衣柜里那件蓝色牛仔服,想起来,那一年,他也19岁。

电影的前半段是断背山的茂密丛林,悠悠蓝天和浩荡羊群。还有两个迥然不同的少年:寡言克制的Ennis和热情主动的Jack。
溪流,鸟鸣,还有Jack走音的聒噪口琴。
生火,牧羊,打猎,洗澡,睡觉。

断背山如同一个世外桃源,它美不胜收,也与世隔绝。在那里,一切都清澈、缓慢、温柔和绵延。生活不算无趣,但足够寂寞。两个少年互相支撑,互相取暖。他们一次次生起闪烁跳跃的火光。火焰从来都不大,总是一小簇。
就像他们之间隐秘而压抑的情愫。

Ennis替换Jack去放牧羊群,他帮Jack猎中一头麋鹿,他为Jack准备食物,帮他洗衣服…他温柔又了无痕迹的照顾着Jack。
Ennis真的话很少,但他向Jack炫耀:“我猎到了一头巨大的森林狼。”
Jack像个孩子,Ennis久久未归时他暴跳如雷,却也在得知情况后温柔又心疼地帮他擦拭伤口。
情感的发生就是那么自然,在漫长的岁月里,在寂寥的时光里。相爱是顺理成章的故事。

可是Ennis保守,甚至刻板。他不愿逾越...
显示全文
影片的最后,19岁的小艾玛来找自己的父亲Ennis。她要结婚了。Ennis简单的询问,然后祝福,一如既往地寡言。
送走女儿之后,他看着衣柜里那件蓝色牛仔服,想起来,那一年,他也19岁。

电影的前半段是断背山的茂密丛林,悠悠蓝天和浩荡羊群。还有两个迥然不同的少年:寡言克制的Ennis和热情主动的Jack。
溪流,鸟鸣,还有Jack走音的聒噪口琴。
生火,牧羊,打猎,洗澡,睡觉。

断背山如同一个世外桃源,它美不胜收,也与世隔绝。在那里,一切都清澈、缓慢、温柔和绵延。生活不算无趣,但足够寂寞。两个少年互相支撑,互相取暖。他们一次次生起闪烁跳跃的火光。火焰从来都不大,总是一小簇。
就像他们之间隐秘而压抑的情愫。

Ennis替换Jack去放牧羊群,他帮Jack猎中一头麋鹿,他为Jack准备食物,帮他洗衣服…他温柔又了无痕迹的照顾着Jack。
Ennis真的话很少,但他向Jack炫耀:“我猎到了一头巨大的森林狼。”
Jack像个孩子,Ennis久久未归时他暴跳如雷,却也在得知情况后温柔又心疼地帮他擦拭伤口。
情感的发生就是那么自然,在漫长的岁月里,在寂寥的时光里。相爱是顺理成章的故事。

可是Ennis保守,甚至刻板。他不愿逾越与老板的约定去猎杀他的羊,更不要说逾越世俗、逾越他父亲的教育,去尝试他亲眼所见的悲惨结局。他抵触,负罪,挣扎,痛苦。
虽然最终他选择直面自己的感情,但那份挣扎和痛苦,却在后来的二十多年里始终缠绕着他。
他不得不抉择,不得不承受那份痛苦。

电影进行到近一半时,缓慢又绵延的叙事方式终于结束了。
因为他们下山了。

世俗的生活里没有山坡,没有溪流,没有羊群和麋鹿。他们各自为生计奔波。下山的第四年,他们重逢。开始一年三四次、一次几天的幽会。
Jack说:“时间永远不够,永远不够。”
Jack说:“我不是你,我无法靠那一两次撑过一整年。”
Jack说:“你根本不知道那有多难受。”

爱有很多种。Jack的是一种,Ennis的是另一种。
Jack的爱热烈、真挚,甚至汹涌。他想跳开一切世俗,他只想要Ennis。但Ennis的爱隐忍、克制,那是一种硬邦邦的温柔。
Ennis是活在世俗里的人,但Jack是活在爱里的人。
nnis要生活,但生活是世俗的。Jack要爱,但他们的爱是无法面见世俗的。
爱让他们那么辛苦。
Ennis说:“拜托,Jack,别逼我。”,Jack说:“我真想知道怎么离开你。”

故事以Jack的突然离世结尾,只剩下了Ennis一个人。
或许这会是最好的结局。
禁忌的爱,还能有什么结局呢?

李安说:“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那是一个永远也无法抵达的梦。”
断背山于Jack,是与所爱之人生活在一起,或许世俗在意,或许世俗不在意。
断背山于Ennis,是世俗与爱的统一,但他从来不敢奢望。活在世俗中,他只能承担掉所有世俗的责任、目光、判断,再把剩下的自己交给Jack。
断背山,是他们一生的追寻,取舍。
那些闪烁其词的感受,那些不可言说的故事,那些敏感、酸楚的情感,那些再也不会拥有的清澈岁月,就是断背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断背山的更多影评

推荐断背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