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真正的心机婊其实是编剧

陈走走
关于《我的前半生》,流传着这样两种说法:第一种说,虽然贺涵后来表明,自己已经爱上了罗子君,但是罗子君并没有跟他在一起,因为她知道,贺涵只是享受在她面前当英雄的感觉,这并不是真正的爱,而唐晶才是那个把她从深渊里拉上来的人,如果没有唐晶,她的后半生很可能就是下一个薛甄珠,混乱的三观,混乱的生活,如果她真的跟贺涵在一起了,撇下挖闺蜜墙角这一条不说,她还是以前那个靠男人活着的女人,只是从一个坑爬出来跳进另一个坑,而现在的她的选择,才是一个全新的独立的罗子君,才是彻底与前半生挥手告别。


  另一种说法是,罗子君的成长蜕变,只是从一个啥也不懂的家庭主妇,变成了“高配版凌玲”,懂得在贺涵面前示弱,懂得以退为进,懂得在事情面前撇清自己,在慢慢得到贺涵的心之后还能在唐晶面前说出“我发誓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这种话。
显示全文
关于《我的前半生》,流传着这样两种说法:第一种说,虽然贺涵后来表明,自己已经爱上了罗子君,但是罗子君并没有跟他在一起,因为她知道,贺涵只是享受在她面前当英雄的感觉,这并不是真正的爱,而唐晶才是那个把她从深渊里拉上来的人,如果没有唐晶,她的后半生很可能就是下一个薛甄珠,混乱的三观,混乱的生活,如果她真的跟贺涵在一起了,撇下挖闺蜜墙角这一条不说,她还是以前那个靠男人活着的女人,只是从一个坑爬出来跳进另一个坑,而现在的她的选择,才是一个全新的独立的罗子君,才是彻底与前半生挥手告别。


  另一种说法是,罗子君的成长蜕变,只是从一个啥也不懂的家庭主妇,变成了“高配版凌玲”,懂得在贺涵面前示弱,懂得以退为进,懂得在事情面前撇清自己,在慢慢得到贺涵的心之后还能在唐晶面前说出“我发誓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这种话。



  我想了想,这两种说法好像都有道理,无法反驳,那怎么解释呢?其实,只要仔细回想一下就会发现,贺涵为什么会爱上罗子君?那是因为贺涵帮助罗子君处理了所有的困难,在这个过程中两人之间建立了信任,依赖,以及贺涵作为拯救者的满足感。很巧的是,罗子君每次遇到困难,贺涵都在场;每次别人电话打不通,贺涵的电话总是一打就通;每次贺涵一来,她妹妹或妈妈立马就有电话打来求助,罗子君就说:“不好意思,我家里有点儿急事,我得马上过去处理一下。”贺涵就会顺势做个雷锋:“我开车送你吧。”(不得不说,贺涵的车在两人感情的发展之路上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果然有车好泡妞哈哈哈)这些场景数不胜数,可是为什么让人觉得不对劲呢?因为,这些全是巧合。是编剧搞出来的巧合。如果说罗子君最后的选择是她发挥主观能动性的结果,那么把她推向最后这个选择的,不是命运,不是唐晶,而是煞费苦心的编剧!他制造出一系列微小到不易让人察觉的巧合只为了最后女主角的一次主观选择!对,除了这一次,以前的所有选择她都是被动的。这是多么强大的蝴蝶效应啊。当然,这还没完,编剧煞费苦心所促成的这一次主观选择,只是为了表达:我们的女主真的是蜕变了,她能够分清楚到底什么才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也能够分清楚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而唐晶和贺涵也就做了编剧笔下的牺牲品,好好的鸳鸯被拆散。这就是所谓的女主光环吧。明明做了不该做的事,最后一个回马枪,抢来的东西我不要了,轻轻松松赢来一片喝彩声。所谓的“当了婊子还立牌坊”。

  编剧自己的原话说的是:人物情感的触发是不可控制的,但是情感发生之后角色的处理方式是可控的。所谓不可控制,就是制造出一个又一个巧合来吗?

  我不禁想起了《七月与安生》这部电影,当所有人都在探讨七月与安生两人是什么双生花啊,是男人喜欢的两面啊,互相羡慕对方的生活互相改变啊,甚至从精神学的角度来解析两人关系,去他妈的我看到的就是安生浪掰掰地跑到好朋友喜欢的男生面前勾引了他。

  在影视剧中,人们普遍能够接受的是,虽然这是个坏人,但是是外界环境导致他做出这些坏事的所以我们同情他,好过于有意无意地做了伤害别人的事情最后还要给自己扣上个伟大好人的帽子。罗子君这样的女主角我们看太多了,反倒不如像曲筱绡那样来得痛快,就是喜欢你,就是想要你,就算得罪了全世界又算个屁。

  所以,真正的心机婊,其实是编剧。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