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之河:《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第三集剧情解析

白羊先生
太后瘫倒在一滩酒水里,怀抱着儿子冰冷的身躯。她的裙服破烂脏污,她的脸颊白如垩石。

------《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龙石岛

依照维斯特洛领主惯例,琼恩雪诺一个瞬移就抵达了龙石岛,但北境之王的此次出访并不太愉快,一下船就迎来了一个下马威——从天而降的巨龙,不过琼恩和洋葱的卧倒动作也从侧面体现出了他们身上的军事素养,然而下马威还没完,在见到丹妮莉丝后,弥桑黛小姐姐念出的那一大串头衔显然把“什么都不懂”的琼恩和“什么都略懂”的洋葱骑士给唬住了。我个人认为,就从长期为丹妮莉丝报头衔这一点来说,弥桑黛已经是一个基本功相当扎实的相声演员了。



傻大憨粗的北境汉子显然没想过给自己弄些花里胡哨的名头,向来心直口快的洋葱骑士显然也不是起外号的高手,憋了半天就说出一句“他是北境之王”。其实我觉得,洋葱完全可以这么介绍琼恩:“他是守夜人总司令、野人的挚友、死而复生者、什么也不懂大师、以及北境之王...
显示全文
太后瘫倒在一滩酒水里,怀抱着儿子冰冷的身躯。她的裙服破烂脏污,她的脸颊白如垩石。

------《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龙石岛

依照维斯特洛领主惯例,琼恩雪诺一个瞬移就抵达了龙石岛,但北境之王的此次出访并不太愉快,一下船就迎来了一个下马威——从天而降的巨龙,不过琼恩和洋葱的卧倒动作也从侧面体现出了他们身上的军事素养,然而下马威还没完,在见到丹妮莉丝后,弥桑黛小姐姐念出的那一大串头衔显然把“什么都不懂”的琼恩和“什么都略懂”的洋葱骑士给唬住了。我个人认为,就从长期为丹妮莉丝报头衔这一点来说,弥桑黛已经是一个基本功相当扎实的相声演员了。



傻大憨粗的北境汉子显然没想过给自己弄些花里胡哨的名头,向来心直口快的洋葱骑士显然也不是起外号的高手,憋了半天就说出一句“他是北境之王”。其实我觉得,洋葱完全可以这么介绍琼恩:“他是守夜人总司令、野人的挚友、死而复生者、什么也不懂大师、以及北境之王”。



总的来说,琼恩与丹妮莉丝的第一次见面是不太愉快的,一个着急让对方臣服,而另一个则坚决不低头,可以说是两个倔脾气顶到一块了,不过琼恩也因此在丹妮莉丝心中留下了比较不错的印象:一个据说心脏挨过刀的铁血真汉子,这和她死了丈夫以后遇到的所有男人都不同,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从丹妮莉丝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她对琼恩有些心动了。



既然两个领导人都这么倔,那么只能由提里昂来发挥他的政治智慧了,对提里昂来说,弥合二人之间的矛盾并不难,“给他一些对我们无用的东西”,对丹妮莉丝一方来说,龙晶这种不值钱的破玩意琼恩愿意挖就使劲挖,当前最紧要的是拉拢北境这个重要盟友,因为之前制定的作战计划已经完全泡汤了。

在海军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后,提里昂的抄后路计划也宣告失败,无垢者军团占领的凯岩城早已坚壁清野,而且赶来的攸伦舰队还摧毁了运兵船只。刚打完一场打仗就能成建制满补给迅速移动到凯岩城海域,我觉得攸伦带领的不是木制战舰,而是拥有跃迁技术的宇宙飞船。



而另一面,詹姆成功说服了提利尔家族最大的封臣蓝道塔利,兰尼斯特主力在这位军神的加入下轻松的就扫灭了高庭。丹妮莉丝麾下原本强大的军事力量被迅速削弱,如今手里剩下的只有多斯拉克骑兵和三头龙了,而纵观维斯特洛特大陆,高庭和多恩已被兰尼斯特家族收入囊中,河间地的大诸侯徒利家与弗雷家都已消失,而谷地的精锐兵力已集结于临冬城,野人,守夜人以及诸多北境势力也都在临冬城附近,所以北境可以说是丹妮莉丝唯一能指望上的维斯特洛“大陆军”了。可以说从这一集开始,无论于情于理,丹妮莉丝和琼恩都无法离开彼此了。

北境

别人的挂都是开在腿上,唯独珊莎开在了脑子上。北境的权力移交没几天,珊莎的内政技能就点满了,看着她带领临冬城上下一心整军备战的样子还真有些感慨,突然有些怀念那个当初喜欢做公主梦和手工活的傻白甜了。在冰与火之歌的世界里,似乎每一个女性都活的格外艰难,珊莎似乎是幸运的,先后从两大变态手里全身而退现在还坐拥临冬城,但她也是不幸的,那些美好的梦想早已在她成长的路上破碎成渣,眼看着自己曾经的所有美梦都死在自己的脚下,就算拥有了权力,又能快乐的起来吗?



临冬城的权力过渡可以算是整个维斯特洛最平稳的了,连一向善于制造混乱利用混乱的小指头也好像没太有办法,不过他倒是贼心不死,琼恩一走就立刻撺掇珊莎改变大政方针,转头对付瑟曦。这看似只是选择敌人的问题,其实背后意义却很大,因为改变敌人就意味着整个北境革命路线的改变,就意味着珊莎对琼恩北境革命领袖地位的挑战,只要珊莎改变琼恩定下的大政方针,就势必会引起北境的又一次混乱,到时候小指头在施展阴谋诡计,娶珊莎为妻,那么他谷地守护的头衔后面恐怕就得加个北境守护了。但就像提里昂没有算到自己的完美计划被狮子家识破一样,小指头也没算到,取自己性命的人,已经来了。



不同于琼恩和珊莎见面的感伤与兴奋,布兰和珊莎这对亲姐弟的再次相会却如同临冬城的雪一样冷冰冰,因为布兰已经不是人了,他成了半神。虽然珊莎仍不死心的想扶他上马,但布兰根本无心再理会凡间琐事,他想做的事情只有上网,啊不,与心树联接。从珊莎劝布兰上位这一点来看,小指头的攻略还是起了点作用的,不过可惜布兰现在可是前知五百年的主儿,小指头当初干的那些烂事,恐怕离曝光不远了。

山姆和席恩

无证行医的山姆幸运值MAX,成功的治好了大熊爵士的灰鳞病,高效迅速无残留,疗效能气死十个老中医。治好了病的大熊撒丫子就跑,也不想着好歹来了趟5A级景区旅旅游啥的,没办法,因为他心里只有一个红太阳,那就是丹妮莉丝。而非法行医的山姆也算幸运,没有被学城派出所抓起来,而是被老大派去抄书了,要知道,自古以来跟书有亲密接触的人大多都成了牛逼人物,所以我觉得,山姆很有希望成为下一任学城最高总书记。



在这里不禁想要感慨一下,虽然剧中的角色都挺苦的,但山姆绝对是他们之中最幸运的一个。作为从小被家人嫌弃,长大被守夜人兄弟嫌弃,到了学城又被那些知识分子嫌弃的人,山姆始终保持了他友善的态度和平和的心态,这些特性看似在这个吃人的社会中无法生存下去,但山姆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脚踏实地,什么叫爱与真理。

上集中秒怂的席恩很幸运的被海怪家的残部捞起,捡回了一条性命,但这些死心眼的铁民显然对席恩的行为嗤之以鼻,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命还在就还有翻盘的机会,希望席恩能够再次像个男人一样的站起来。



君临

上一个敢骑着高头大马在铁王座面前转悠的人是泰温.兰尼斯特,而他的下场大家也看到了有多惨。如今,摇滚巨星攸伦.葛雷乔伊也大摇大摆的骑着马来到了铁王座跟前,这无疑是给自己立了一个大大的flag。这么多季看过来,想必大家也摸到了一个规律,那就是跳的越欢死得越惨,所以,让我们静静的的等待摇滚巨星的悲惨谢幕吧。



前面说过,冰与火的世界里的女性角色都很不容易,而这一集中的重头戏就集中在三个沉浸在痛苦之河中的女人身上,她们就是瑟曦、沙蛇妈妈艾拉利亚和荆棘女王奥莲娜。人之大不幸便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而瑟曦则是亲手送走了自己的每一个孩子,而给她打击最大的就是乔弗里的死,儿子中毒后无助挣扎的眼神对一个瑟曦来说,无疑是比她自己裸体游街要痛苦上百倍的事情,而随后不久,爱女也被沙蛇们毒死。

兰尼斯特,有债必环。如今仇人被擒阶下,一向残暴的瑟曦并没有选择让魔山来一次惨无人道的蹂躏,而是以眼还眼,用同样的方法给小沙蛇下了毒,并且强迫艾拉利亚眼睁睁看着女儿死去和慢慢腐烂,把当年她所承受的痛苦加倍奉还。种因得果,违反了宾客权利的弗雷家被灭得一个不剩,沙蛇们的做法也算是另一种形式上的对宾客权利的违反,所以如今她必须服下这恶果,不知道艾拉利亚在地牢中会不会为当年毒杀弥赛拉和刺杀道朗亲王而悔恨。



同样沉浸在痛苦中的还有荆棘女王奥莲娜,这个精于算计的老太太可以说是玫瑰家的主心骨,高庭的繁荣兴盛离不开她的运筹帷幄,如今,年事已高的老太太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维持的家业就这么烟消云散,她这个白发人,不但送走了家里的黑发人,还要眼睁睁看着几百年的家业毁于一旦,虽然她脸上没有表情,但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



当詹姆走向奥莲娜的房间时,背景音乐是那首熟悉的《卡斯特梅的雨季》,如同老泰温一战灭了不甘臣服的封臣雷耶斯家族一样,詹姆也在一战之中便拿下了不甘臣服的玫瑰家,但詹姆毕竟是詹姆,没有老狮子那般凶狠果决,他选择了让奥莲娜体面的结束自己的生命,但荆棘女王并非浪得虚名,就算是死也要狠狠的扎人一下,她向詹姆坦诚了是自己毒杀了乔弗里,这让詹姆也重新陷入了儿子死在面前时的痛苦情景。



And mine are long and sharp, my lord,as long and sharp as yours。

兰尼斯特胜利了,但是詹姆和瑟曦却又一次被带入痛苦的回忆之中,“我的利爪尖又长,你的也不过如此”,这复仇的胜利更像是一杯苦酒,浇灌在这对姐弟情人的心头。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收看更多影评、剧评

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