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女子图鉴告诉我的10件事

点金缪斯

1、颜即正义,但一般般好看的颜,并无法跨越阶级

女主绫:在老家秋田县,大家都说我可爱。但在东京就太普通了,一点也不特别。一般般可爱的我就像路边的石子。

东京路人:东京路边没有石子。

曾在知乎上被热烈讨论的问题: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长得好看当然有用啦!

追你的男生会多啊、老板会莫名其妙给你打折啊、任性也被当作个性啊、面试会比较顺利啊......这种生活中的小便利、小幸运不要太多哦~

然而,也仅此而已。

长得好看,别人是会额外对你好一点。但若想凭靠这二两颜值,去跨越阶级、去掠夺牛逼资源、产生质的飞跃,对不起,颜值还是一个孩子,请放过它吧。

长得好看,可以在同一阶层内找到最拔尖的异性,但是要打破阶层的玻璃天花板,你要有对应的资源先把你送进上一层电梯。

除非,特别特别美。

若站在人潮汹涌的三里屯太古里中心,颜值没有吊打整条街,那么真的算不上具备靠脸就能改变命运的仙女属性。...>


显示全文

1、颜即正义,但一般般好看的颜,并无法跨越阶级

女主绫:在老家秋田县,大家都说我可爱。但在东京就太普通了,一点也不特别。一般般可爱的我就像路边的石子。

东京路人:东京路边没有石子。

曾在知乎上被热烈讨论的问题: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长得好看当然有用啦!

追你的男生会多啊、老板会莫名其妙给你打折啊、任性也被当作个性啊、面试会比较顺利啊......这种生活中的小便利、小幸运不要太多哦~

然而,也仅此而已。

长得好看,别人是会额外对你好一点。但若想凭靠这二两颜值,去跨越阶级、去掠夺牛逼资源、产生质的飞跃,对不起,颜值还是一个孩子,请放过它吧。

长得好看,可以在同一阶层内找到最拔尖的异性,但是要打破阶层的玻璃天花板,你要有对应的资源先把你送进上一层电梯。

除非,特别特别美。

若站在人潮汹涌的三里屯太古里中心,颜值没有吊打整条街,那么真的算不上具备靠脸就能改变命运的仙女属性。

2、撩男要会喝酒,但别喝醉

“在断片与微醺之间,就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剧中,绫跟直树开始熟络暧昧起来,就是第一次在居酒屋喝酒。

酒精,让礼貌客气的路人甲乙开始界限模糊起来。

喝了点小酒,脸会变得微微绯红,效果堪比腮红。而且眼神也迷离起来,显得无限魅惑。人也开始放松,开玩笑、轻轻打一下男生的肩膀,都显得无比自然不做作。

人在微醺的状态下,看整个世界都带着一种朦胧感。将醉未醉,又清醒又糊涂,一会儿离世界很远,一会儿离你很近。可大笑、可流泪、可胡言、可撒娇、可卖癫,那个熟悉的自己突然变成了不一样的烟火。

酒嘛,确实是个好东西。如果你控制得好的话。

在小醉到可以打情骂俏,但不至于喝大到倒地不起大吐不止为最佳。

3、有陌生人的场合,出场一定要闪亮

战婊的最佳方式,就是比她还婊。

绫公司的女强人,因为被八婆同事当众点破做小三的事,决定报复。方式就是故意在八婆与男生的联谊会上出现,并且打扮美艳,一袭凸显曲线的低胸收腰裹身连衣裙,一头蓬松秀丽的头发,一脸精致妆容加迷人微笑,一句吸引所有人注意的开场白“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着最闪的衫,扮十分性感。有人来搭讪,要记得放电。

看到八婆的菜被自己秒到,这仇报得那个酸爽。

一个好的开局,虽然不能决定比赛最终的结果,但是却能带来积极的心理暗示和士气。

所以,打扮漂亮,闪亮登场,让他一辈子都能记得初见你的瞬间。

4、争夺A男的战场,异常激烈残酷,嫁得好,要比干得好难多了

网传的理论是这样的:把男女都分成ABCD几个等级。基于男性天生的征服欲和控制欲,通常,A男找B女,B男找C女,C男找D女,D男和A女就被剩下。但是,基于女性天生对物质生活和对后代生存环境的选择本性,ABCD女统统只想找A男。所以一夫一妻制度是保护了BCD男拥有配偶的权利。

由于大城市的高房价和物价,考虑到传统意义上总是男性负担成家置业的责任,所以男性总会选择能负担得起的城市,因此A男留在A城,B男在B城,C男在C城。

但是,女性却可以通过嫁人来留在一个城市。因此像东京这样一个闪闪发光的地方,几乎吸收着全日本各级县市的年轻姑娘们,前赴后继的涌入这个坚硬又迷人的城市。

也因此,东京挤满了ABCD女,成为一个争夺A男的残酷战场。

日本已经处于白热化的中后场阶段了,而我国才刚刚起步。房价直逼东京的一线城市已经进入中场。

毕竟有野心和小才小貌的姑娘们像韭菜一样一茬一茬冒出来,不断给这个残酷的PK游戏输送血量。

5、女人多的地方是非一定多,请去男人多的地方读书、工作

绫到东京之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时尚品牌公司。镜头扫过工位区时,我简直头皮发麻。

女人,全是女人。

一个大比例都是女人的公司,我应该会出门左转直接辞职。

第一,越是门槛高的领域,如科研、金融、IT,越是女人少。一个公司女人太多,证明门槛过低,职业护城河不够。

第二,女人由于生理特性、怀孕生子等各方面原因,天生是追求稳定的。女人多,证明这家公司很稳定,发展空间有限,没前途。

第三,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拉小圈子、对看不惯的人排挤造谣,都是茶杯里的风波。洗手间、茶水间、走廊的拐角,都是她们的修罗场。在这样的环境里,你与她们缠斗,自身亦变成她们。

所以,你要进金融、IT、科技这样阳气重的领域,并且去前台部门,因为即使在高门槛领域的公司,中后台也大多是女人。

跟更多的男人在一起,你不仅会变得越来越女人,而且会学习男人的思维方式、做事风格。在保留住女性特有的细腻、强沟通的优势基础上,再叠加男性果断、积极的行事作风,在职场上会无往不利。

一路从三茶、惠比寿到银座(类似从北京的昌平,再到三里屯,再到国贸CBD),由国内中产品牌到国际奢牌,即使像绫所在的女人本身就多的时尚领域,往更上一层走,也意味着工作的圈子在不断提升,遇到的同事和上司的素质也在不断提升。

不断升级的圈子,不断升级的人生。

6、爱情中没有公平,但努力工作,仍旧有回报

绫在面试Gucci的时候,女boss问她:你知道1985年有什么大事吗?

1985年,日本颁布了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在那之前女性从事的都是倒茶、复印的打杂活儿,只有男人一直晋升,女人要受男人们的颐指气使,而且还有性骚扰。

女上司说:

“现在的年轻女孩得意忘形,连工作都不好好做,说让加班就一副臭脸。说什么比起升职更想结婚,一到下班时间就冲出公司跑去联谊。你们不知道,我们这一代女性受了多少苦才换来的男女平等。不知道这部法律的女性我都不雇佣。”

你放弃周末充电的机会,把时间都花在联谊社交吃喝玩乐上,并不会让让你成为万人迷,只会让你丧失更多成长机会。

你为了跟男朋友吃晚餐,而推诿工作一下班就走,并不会让男朋友更爱你,但会让你老板更烦你。

男人爱你的程度,跟你花在他身上的时间并不成正比,而与你自身的魅力成正比。

相比于热衷于联谊,把工作摆在第二顺位的女孩子,绫一直认真工作、努力争取更高的平台、更丰盛的薪水。而这些,都是她在东京进阶之旅中真真切切的上升楼梯,一步一步帮她从三茶到惠比寿,再到银座。

而她生命中出现的形形色色的男人,可能带她去过高级餐厅、送过她奢侈的礼物,但没有一个人送过她上升的阶梯。

7、在情场中,一定要知己知彼,不然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纵观绫的恋爱史,八个字形容最贴切:贪心有余,自评不足。

❤本地精英男

本地精英男的条件,好到八婆女同事都要在背后腹诽:

隆之(本地精英男)是商业公司的精英,而且老家住在目黑区豪宅,长得帅,人又好,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会和绫交往呢?

有句老话说的好啊:向上娶妻,向下偷腥。

人家一开始就没把绫当成未来的妻子,只是一时劈腿玩玩的女伴而已,根本就没打算有结果,人家最后的正牌妻室是门当户对港区女好吗?!

最可悲的事情莫过于,人家只是撩撩玩玩,你却煞有介事地当真了。

人心一贪,智商为负。

当精英男跟绫说“我是不会结婚的”,绫都没有听出这句话的含义是“我不是不会结婚,我是不会和你结婚”。

可能是刚升任品牌经理,又拐了个高富帅男友,一时绫非常得意,过高的估计自己。一个来自秋田的女孩,有点小才小貌,能在大城市立足、升职加薪,甚至还能和条件很好的男士谈恋爱。

不过,在大城市动辄房产就八、九位数,婚姻这种不亚于大型并购的deal,小才小貌这点筹码实在是轻如鸿毛。

对自己估计不足,最后才会在生日那天,穿着信用卡分期买的昂贵礼服,在“30岁之前能去那里约会的就是成功女人”的米其林餐厅外,被精英男放了鸽子,嫁入本地高尚家庭的美梦也在华灯下破碎。

❤上流和服男

绫与这位sugar daddy的交易也是公平:我付出年轻肉体,你带给我高端物质享受。

一次与旧同事的聚会中,才蓦然发现大家早已结婚生子。好像抢凳子游戏,当音乐停止的时候,大家都抢到凳子坐了下来,只有你一个人站着。

即使之前不屑,但是这种peer pressure也是让人无比郁闷。

自己33岁了,依然跟一个不可能的人在浪费青春,Grandmaison(日本顶级住宅区)松软的地毯、高级歌舞町的包房、接受时尚杂志的专访,彼时孜孜追求的东西,在旧同事世俗的家庭幸福中,却显得如此四六不靠。

于是绫决定分手。她满以为摊牌后,和服男会挽留,没想到人家无比潇洒,瞬间接受“原来绫已经长大了啊,要幸福哟。”

撒由那拉!

留下绫一脸懵逼、黑人问号、EXO me?

所谓尬恋就是,你以为是两情相悦,人家却只当你是炮友。

❤结婚经适男

经历了两轮打击的绫,开始正视自己,走进了婚介所,开始8分钟相亲这种套路。目的只有一个:结婚。

单身女性要下定决心结婚还是很容易的,所谓剩下,不过是因为只想和条件好的人结婚才这样。

婚介所的小姐姐倒是给了绫一个很好的建议:

不要穿名牌服装来相亲,看起来像个花钱大手大脚的女强人。要把钱花在更隐蔽的地方,比如白皙光滑的皮肤、乌黑柔亮的头发,让自己更有女人味,才是吸引男人的关键。

绫:“看,根本没有白马王子吧?”

这个看起来根本不像白马王子的男人,有着如下的标签:

39岁

年薪900万日元(55万人民币)

两年前买下了丰州的高级公寓

父母是国中退休老师,跟哥哥生活在一起,未来不需要照顾

如果结婚,未来家庭年收入在1700万日元

看起来还可以吧?

这是一场经过精确衡量的婚姻,它的幸福,也是充满妥协感的幸福。一个不做家务、下班就东京瘫,希望跟自己一样全职工作的老婆每天做饭给自己吃的男人,完全与他相亲时宣扬自己“支持妻子的梦想”大相径庭。

在这段婚姻中,女方要承担家务做饭生孩子的责任,而男方只给了她“有家室”的身份,这种光有面子,没有里子的婚姻,如鸡肋一般。再加之三观不合,根本聊不到一起,这个男人只是顶着一个“老公”头衔的陌生人而已。

整个剧中,绫几乎没哭过。

只有在签离婚协议的时候才失声痛哭,跟她小时候没拿到跟别的小朋友一样的玩具时,哭得一样伤心。

绫的妈妈说:“每个女人从小就想拥有跟别人一样的东西”。

小时候是流行的玩具,长大了是婚姻、孩子。

失去了别人认同的幸福,终究是不完满的人生。

“但即使不完满,也要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啊。”

这就是绫的勇。

❤小鲜肉

绫离婚后,开始放飞自我,与咖啡店打工的小鲜肉搞起了姐弟恋。虽然是小鲜肉,但却是老司机:甜言蜜语、灿烂笑容、暧昧眼神,无限量供应,毕竟不花钱。

绫想劝打零工的小鲜肉为未来的职业生涯考虑时,小鲜肉倒也大言不惭地说 :“我有你啊”。

这么赤裸裸的求包养,40岁的绫,却依然听不懂。或者说不愿意听懂,毕竟人家对自己定位还是小鲜肉的女友,但小鲜肉当你是金主啊大姐!

当绫ATM机意识觉醒的时候,小鲜肉却已经早早投入给他买名表的有钱小姐姐的怀抱了。

绫看着那块表,想:即使为了自己,我也是舍不得买的。

❤港区相亲男

这部剧贯穿了完整的东京各区鄙视链:惠比寿鄙视三茶、银座鄙视惠比寿、港区鄙视所有。

港区,在东京,大概就像朝阳公园之于北京、中央公园之于纽约一样,都是一个顶级大都会的CLD( Central Living District)中央居住区。港区出身的人,有自己的圈子,有遍布东京中上层的父辈关系和人脉网。出生、读书、工作基本都不会离开港区,婚配也是。

而绫,之前在精英男处栽过跟头,却依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处在一个,无论如何努力,依然无法跨越阶级鸿沟的环境中。

连花店的打工妹都说:“绫要是打听一下,就知道,开花店的这些女人,都是港区出身的千金。她还以为大家是朋友,以为人家也是青蛙,其实别人都是公主好吗?!青蛙是去不了舞会的,只能和别的青蛙在田里呱呱叫。”

所以,当她说这个全身高级名牌、身为律所老板的港区男“作为再婚对象的话,还不错”时,在座的港区小公举们都沉默了。

她们的良心有点痛。

❤男闺蜜

重回东京的绫,也许是过尽千帆皆不是后的疲累,也许是一路往上攀爬的中场休息,和曾经的男闺蜜走到了一起。

如果说港区男精英男都是华丽但却不合脚的高跟鞋,那男闺蜜就是自己穿着最舒服的那双旧鞋。不用刻意讨好、不用费尽心机,甚至不用努力维持,这份感情就像一盆绿萝一样好养,以清水灌溉就能成活。

虽然此时的绫仍旧还有很多的欲望,但是已经学会了正确地看待自己和一段感情。最重要的是,开始懂得如何活在当下,享受一段感情,而不是执着于一个结果或表象。

这可能就是感情经历带给她的成长。

8、女人的好品味,是钱和有品男人共同作用的产物

绫第一次与和服男约会的时候,他就送了绫一双 ManoloBlahnik的高跟鞋,并说:“人的品味看鞋子,你穿的那双鞋丢我的脸。”

绫经过有钱有品的男人调教,眼界和品味也都瞬间开挂。

和服男的谆谆教导,简直要找个小本本记下来:

  • 与其拥有三件便宜货,有件合身的上等品更好。
  • 人得在年轻的时候就接触上等的东西,品味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养成的。
  • 并不能以外表判断人是骗人的,你穿好这和服的话,你就胜别人一筹,这就会增加你的自信,将引导你去过更高质量的生活。

我在小清单001|衣橱清单 里说:

在我们开口说话前,衣服就已经替我们说了。

你想别人怎么对待你,你就穿成什么样子。

每天打扮得精致得体,就会在早上出门时感觉神清气爽,觉得这一天会有什么好事发生。毕竟,你美了,别人就会注意到你,好运气也会。

9、条条大路通东京,但有的人,就住在东京

绫在认识精英男的联谊会上碰到了一个凤凰男,此男泡妞极其拙劣,就靠不停吹嘘自己工作单位多么高大上,自己能力多么出色,被领导看重blablabla......

此男曾问绫:“你为什么选择精英男而不是我?还不是因为钱!当然家境优越、资本家的儿子更好啦”。

自己工作这么努力,但外派纽约的升职机会,却被家里有背景的精英男夺走。自己在联谊会看上的妹子,竟然也被精英男夺走。所以,他在东京灯火辉煌的夜色中对绫说:

你不论如何努力,也赢不了那个港区女的。

港区女,作为精英男的正牌未婚妻,即使离婚后依然能过的滋润,开开花店,岁月静好,一点都不像失去饭票的罗子君那样惶惶然,无外乎有着同样港区出身的优渥家庭条件在背后撑腰。

东京是个残酷的城市,在表参道走几步就能碰见像模特一样让你无法比肩的女人;从出租车下来的女人,可能已经有一份丈夫会送她爱马仕包包的婚姻;等信号灯的女孩,她的家可能是涉谷松涛的大豪宅;傍晚走向车站的女人,可能是掌握多国语言的跨国商界女精英。

总之,你总是能碰到比你漂亮、比你嫁得好、比你投胎投的好、 比你能力强的女人们。

我们啊,真的好渺小。以为踮起脚,就能够到星星。可是越是往上看,越是觉得深不可测。

10、来自残酷世界的六字箴言: 不回头,往前走

亦舒说:“穷家子女,一浪接一浪接受淘汰试。读书必须名列前茅,要不,就长得如花美貌。那样,才能战胜出身,出人头地,找到合理生活。一生不知要捱多少批斗:力争上游是不自量力,精打细算变为太工心计,保护自身即是自私自利,简直做什么错什么,被欺压得退往墙角,不外是因为无人撑腰。”

一路披荆斩棘,有时也会觉得步履维艰,但回头一看,却发现自己已走了很远很远。

  • 曾经的绫羡慕杂志上的名媛们,后来她也接受了杂志的专访,成了自己曾经羡慕的“杂志女郎”;
  • 她曾仰望传说中住满名媛的六本木hills,后来自己婚后也搬进了这样的地方,虽然发现只是中产居住区而已。

曾经一度感受到,无论如何也成不了想成为的那种女人的挫折后,绫逃离东京,回到故乡秋田。却因为看到中学老师把印有自己的杂志内页,骄傲地跟学生传阅,被当作母校励志对象时,痛哭流涕。

因为18岁的她曾对老师说:长大了要成为别人羡慕的人。

就这样,绫再次回到东京。

她在东京这20年,遇到的人,都有了自己的归宿。包括她来东京的第一任男友,在街角的不期而遇,往事历历在目。

他们曾一起下班回家,穿过市井,看着月亮都觉得好美,像一对世俗的夫妻。一起煮寿喜锅、一起看综艺节目、一起在周末的早晨醒来,一种平凡的幸福。他像一条平坦的路,你能一直望到一辈子那么远。

当时的绫,心气颇高,觉得这样的幸福在秋田到处都是,我只身一人来东京,并不是过另外一种秋田式的人生。而却在后来的20年中,走过无数弯路,才发现,这样的幸福是如此不易。

但华丽的星途,途中一旦畏高背后可能不会再有他拥抱。

我特别喜欢结尾的一幕。

绫在东京的街头,挽着曾经的男闺蜜现在的伴侣,迎面来的女子,面容似绫,穿着昂贵皮草,背着奢侈品包包,挽着高富帅老公,牵着名贵的狗,从绫身边擦肩而过。

那一刻,时间凝固,绫仿佛看到了平行时空中那个自己羡慕而不得的“东京女子”。

而一秒间,绫就回过神来,淡定并为自己打气道:“想要的东西还有很多,加油吧。”

是的,绫羡慕她。但是,四十岁的女人已经学会了从容面对人生的落差,以及从东京残酷物语中学到的六字箴言:

不回头,往前走。


公众号: 点金缪斯(musemidas)

一个(庸俗地)谈钱、(走心地)聊剧、(认真地)列人生清单的公举号

欢迎关注~

以上内容严禁以各种形式转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京女子图鉴的更多剧评

推荐东京女子图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