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的美梦

碧山犀
才从我看来,这是一部简单而温暖的电影。有一种童真的,但是又形而上的美。导演似乎并不想讲一个什么道理,而只是很单纯的,想传达生命的某种况味。因为简单,所以虔诚;因为虔诚,所以梦幻;因为梦幻,所以美好。
电影看下来,我没有那种无比震撼、惊心动魄的感受,反而体验到温暖平和的,安然甜睡般的静谧。这种体验,让人觉得,若是太认真地去解构,反而是一种破坏。犹如焚琴煮鹤,煞了风景一样。

从剧情本身来分析,这是个简单的故事。一个少年经历了不堪回首的痛苦,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亦真亦幻之中,他编织了一个故事,帮助自己从海上得救,在地球上继续生活。某种程度上,这个故事,就是他的信仰。影片里有很多线索,暗示了故事的幻想本质。但直到那个拯救与死亡的岛屿出现,我才比较明确的感受到不真实。那时候忽然想到玄奘求经的记载。回来看书,发现是这段:
至沙河间,逢诸恶鬼,奇状怪类,绕人前后,虽念观音不得全去,即诵此经。发声皆散,在危获济,实所凭焉。
那么要感谢幻觉,它向来是孤独和恐惧的救星。而奇幻之旅成为一堵墙,将创伤挡在后面,既是防御,又是治愈。对照前部分的背景,去分析其中的象征,就会发现不少对应。
但如...
显示全文
才从我看来,这是一部简单而温暖的电影。有一种童真的,但是又形而上的美。导演似乎并不想讲一个什么道理,而只是很单纯的,想传达生命的某种况味。因为简单,所以虔诚;因为虔诚,所以梦幻;因为梦幻,所以美好。
电影看下来,我没有那种无比震撼、惊心动魄的感受,反而体验到温暖平和的,安然甜睡般的静谧。这种体验,让人觉得,若是太认真地去解构,反而是一种破坏。犹如焚琴煮鹤,煞了风景一样。

从剧情本身来分析,这是个简单的故事。一个少年经历了不堪回首的痛苦,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亦真亦幻之中,他编织了一个故事,帮助自己从海上得救,在地球上继续生活。某种程度上,这个故事,就是他的信仰。影片里有很多线索,暗示了故事的幻想本质。但直到那个拯救与死亡的岛屿出现,我才比较明确的感受到不真实。那时候忽然想到玄奘求经的记载。回来看书,发现是这段:
至沙河间,逢诸恶鬼,奇状怪类,绕人前后,虽念观音不得全去,即诵此经。发声皆散,在危获济,实所凭焉。
那么要感谢幻觉,它向来是孤独和恐惧的救星。而奇幻之旅成为一堵墙,将创伤挡在后面,既是防御,又是治愈。对照前部分的背景,去分析其中的象征,就会发现不少对应。
但如果只是这样,这个故事不但简单,而且做作,我们为什么要喜欢?事实是大多数人的感观并没有被颠覆,甚至愿意半真半假的思考,到底哪个故事才是真相。这种不一致提醒我们,故事并不仅仅是故事。

其实李安从来不是一个以讲故事为目的的人(虽然能把故事讲得非常好)。故事本身,作为一个文本,只是一个工具罢了。是一则寓言,一首歌谣,一篇童话,一场美梦。梦里星海一天,人生之舟航行在凶险而壮丽的宇宙。而宇宙,在每个人的口中衔着,在每个人的心海住着。那就是我们自己的,同时又是人类的生命。
倘若生命是一场注定孤独的旅行,《少年派》就是对这场旅行的怀想和祭奠。是一个写给成年人的,关于成长的童话。
人的一生,何其简单。盖棺论定式的概括,简简单单几句话就够了。可是谁的生命是真正简单的?终有一天,你因为某种力量的召唤,踏上独自远行的路途。这是正在长大的生命之神的召唤,谁都逃脱不了。电影里,有两次转折命运的暴风雨,少年派每次都显得异乎寻常的兴奋狂热。如果把故事当做真实,这就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他一直给人很安静内敛的印象。但是作为象征,这理所当然——那本来就是他自己的暴风雨啊。
于是,在心灵的世界里,时而狂风暴雨,时而风和日丽,晦朔轮转,善恶交替。心灵宇宙的不系之舟,并不是每一天,都能从容驾驭。这个自我超越的过程是艰辛的,但回头再看,又是壮丽奇诡的。
结尾“中年派”问:你喜欢哪个故事?我们当然喜欢第一个。对的,他就是希望我们喜欢第一个。作为一个过来人,他希望用这种方式,来传达信仰,温暖自身,给人生的意义之旅,赋予童心和美感。
信仰是什么东西?如果把上帝当做超我,老虎当做本我,少年当做自我,那么,信仰就是自己内心的坚守。

故事和寓意,其实隔得稍有些远。好比蝴蝶的两个翅膀,虽然美丽,中间却需要一个连接点,才是浑然一体的生命。这个连接点,是儿子对父亲的絮语。这也是我最感兴趣的地方。在这部电影里,李安体现了不同以往的人生态度。犹如低下头颅的俄狄浦斯王,传达出和解的暖意。
李安的电影里,总是有父亲的影子。即使在电影史上,这样的固执也不多见。来看看父亲三部曲,《推手》里父亲被赶走;《喜宴》中父亲举手投降;《饮食男女》倒是对父亲的愧疚和依恋居多,但仍然是隔阂的,这可算是一次认同的尝试。到了《色戒》,父亲变成抛弃女主角的模糊背景,爱恨交织,欲寻而不得。总之与父亲的关系是紧张的,对父亲的态度是焦虑而疏离的。
但在这部电影里大大不同。制定规则,无所不能的上帝,自然是父亲的象征;而驯服老虎,是一个成为男人的过程,又何尝不是在体会父亲何以成为父亲。正是在这个过程里,男孩成为男人,最终成为父亲,终于达到了情感层次的共鸣。当派对着消失的老虎大哭,当他怀念父亲对他所做的一切,当他遗憾没有时间告别,我们知道,他强烈认同了父亲。
    因为认同,所以思念。从这个角度,这是一个年老的儿子,对逝去的父亲的怀念。在电影创作中,李安实现了与父亲的和解与拥抱。从动力学的视角,也许正是故事里的俄狄浦斯式的张力,吸引了李安的注意。也正是在这个角度上,电影前面的背景铺陈,才显得合情合理。
而母亲,作为俄狄浦斯的另一极,则被逐渐弱化了。好比一个男人的生命里,虽然母亲是最早的情人,但最终他会意识到,只有解决对父亲的认同问题,才能成为完整的男性。派(π)是不循环的,但生命的认同之旅,却总是离不开循环。即便超越的实现,也须借助一圈圈的循环,螺旋式的缓慢爬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更多影评

推荐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