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捉弄

森然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琴弦拨动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从空旷的西伯利亚高原传来,从那个动乱的年代里传来。影片开头的背景是一片白桦林,屏幕上的演员表缓慢地切换着,使音乐在这一片 寂静中更加凄美动人。让人不禁想起了朴树的那首《白桦林》,倾诉着动乱年代里想见不能相见的遗憾。
  影片采用倒叙的方式。尤里的朋友无意中找到了尤里和拉拉的女儿冬妮娅。特写镜头中她睁着迷惘的大眼睛,对陌生人有着强烈的戒备心,似乎不愿提起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尤里朋友的一再追问,并拿出了一本诗集,许多如烟般的往事才像云一般聚集起来。
  那是俄国的二月革命时期,俄国社会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善与恶,新与旧一起涌现出来。影片上半部分,以拉拉的视角,塑造了一个活泼可爱,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然而正是这样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却因母亲的情人维克托的感情欺骗而整天被恐惧所包围。为了摆脱这种梦魇般的日子,她选择了爱慕自己的帕沙—一个俄国热血青年作为归宿。可见她并不屑于那种花天酒地的生活,她的内心还未被世俗浸染,仍然有一份对真情的追求,与此同时,尤里也与深爱自己的冬妮娅结婚。
  两人年轻的时候并没有太...
显示全文
琴弦拨动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从空旷的西伯利亚高原传来,从那个动乱的年代里传来。影片开头的背景是一片白桦林,屏幕上的演员表缓慢地切换着,使音乐在这一片 寂静中更加凄美动人。让人不禁想起了朴树的那首《白桦林》,倾诉着动乱年代里想见不能相见的遗憾。
  影片采用倒叙的方式。尤里的朋友无意中找到了尤里和拉拉的女儿冬妮娅。特写镜头中她睁着迷惘的大眼睛,对陌生人有着强烈的戒备心,似乎不愿提起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尤里朋友的一再追问,并拿出了一本诗集,许多如烟般的往事才像云一般聚集起来。
  那是俄国的二月革命时期,俄国社会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善与恶,新与旧一起涌现出来。影片上半部分,以拉拉的视角,塑造了一个活泼可爱,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然而正是这样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却因母亲的情人维克托的感情欺骗而整天被恐惧所包围。为了摆脱这种梦魇般的日子,她选择了爱慕自己的帕沙—一个俄国热血青年作为归宿。可见她并不屑于那种花天酒地的生活,她的内心还未被世俗浸染,仍然有一份对真情的追求,与此同时,尤里也与深爱自己的冬妮娅结婚。
  两人年轻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也许正是因为这种错过,也暗示了两人最后形同陌路的悲剧命运。帕沙试图游行示威来抗议政府的行为,最终却惨淡收场,也让拉拉对他产生了怀疑。不久以后,内战爆发了,帕沙为了赢得拉拉的心,同时也为了换回属于男人的尊严,毅然决然地上了战场。然而缘分就是如此奇妙,尤里成了战地医生,拉拉成了护士,两人同处在一个屋檐下,渐生情愫。但在严峻的现实面前,人显得如此渺小无力,两人有各自的家庭,而战争的毁灭性力量很快也会让这种儿女情长随风飘散,所以两人只能把这段脆弱的感情深埋心底。尤里送走拉拉时,金色的阳光撒在他身上,他独自站在院子里,被镜头放大的双眼显得十分深邃,一丝难以言状的痛苦,从他眼底一闪而过。
  影片上,下两部分有一段很短的休幕,又是那片熟悉的白桦林出现在眼前,战争浓重的硝烟在寂静中弥漫开来,预示着迎接他们的将是命运更加肆无忌惮的捉弄。
下半部分大多是以尤里的视角,他是一个热爱生活,怀揣着理想的男子,他在做医生以外的最大爱好就是写诗。才华横溢的他像所有的文人一样浪漫多情。他与拉拉再次遇见的时候,两个寂寞又孤独的人碰撞出了火花,他们带着惶恐的喜悦迎接这种爱情。
   也许有人厌恶尤里,觉得他的行为为天理所不容。虽然尤里这么做的确接近道德底线,但他毕竟不是纨绔弟子,而是一个懂得肩负责任的人,他可以冒着生命危险给病人取出子弹片,忠于自己的家庭,照顾年迈的父亲、柔弱的妻子和孩子。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人性的光辉,让人不禁宽容他所犯下的错误。但他也许没有做错呢?他与那个对的人只是相见恨晚。
不幸降临在了这个善良的人头上,尤里最心爱的诗歌却被批判为“资本主义的东西”,他不得不与一家人开始了逃亡。
  此时红军与白军的矛盾又爆发了,尤里一家坐上拥挤的列车同苦难的人们一起前往乡下。旅途中善良的人们拯救了一个拼命想跳上车来的女人。她饱经岁月沧桑,是那场斗争中被迫害的缩影。但即使生活再怎么把尤里逼到绝境,他心中的希望之火还未燃尽,甚至在闲暇之余,还有兴致透过小窗子观望星空。
  在停歇的时候尤里和帕沙偶遇。镜头下的帕沙眼神已有些麻木,脸上留下的伤疤像一个耻辱的记号,永不会褪去。他的眼神冷漠,犀利,暗示着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杀人狂魔。
虽然变得面目全非,但他心底或许流淌着无尽的心酸与苦涩,他说在战场上一切儿女情长都要放下,为了他的革命理想。然而即使是这样,他心中的温情却还没有完全被消磨掉,所以最后他回来了,回来找他放心不下的妻子。
  远处黑色的烟雾与宁静的乡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房子也因气候的寒冷被冻成了“冰宫”。但天无绝人之路,尤里一家在一间废弃的农舍里安顿下来。一段平稳的日子之后,与拉拉在图书馆的重逢使他的心潮又澎湃起来。突如其来的喜悦使压抑了许久的情感又复苏,二人终于决定在一起,拉拉在约定的地点为他留了钥匙。
  但尤里还是逃不过战争的纠缠。他又被强行抓去当医生,不得不与临产的妻子分开。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之后,他实在忍受不了痛苦的煎熬,于是故意走在队伍末尾,趁机逃跑。电影将这一凄美的画面勾勒得淋漓尽致,画面中尤里穿着一袭破旧的大衣与披肩,胡子和头发上结了霜,跌跌撞撞地走在这个银白色的世界里,风如野兽般的咆哮,雪花轻盈地落在他身上,使他的一声声:“冬妮娅!”的嘶吼更加撕心裂肺,在旷野里显得更加孤独。电影巧妙地安排了一个酷似冬妮娅的女子带着孩子与父亲在雪地里行走,她可能也在寻找自己的丈夫,但最后两人迎接的都是失望。
尤里精疲力竭地找到拉拉家,惊喜地发现了钥匙,于是,在这一场噩梦中,两颗孤独的心靠得更紧。但维克托的出现让两个人的不安又在心中积聚,面对这个坏事做尽的男人,尤里愤怒地拒绝了他要带他们走的请求。他和拉拉又回到了乡下,并住进了“冰宫”。
  “冰宫”把一切都冻了起来,象征着现实不饶人的逼迫,但唯独没有冻上一张抽屉里有纸和墨水的桌子,尤里因为战争而放弃的理想,终于在这个短暂安宁的小世界里得以实现。但拉拉的恐惧却更进一步,周围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声似乎就像这个世界一样不接受他们,不断给二人施加压力。
维克托又来一次,他告诉尤里有人在追杀他们俩,并保证可以保护他们,尤里先前的愤怒逐渐被冰冷的现实浇灭了,他答应了维克托,但雪撬只能坐一个人,他把逃亡的机会让给了拉拉,虽然他深知这一见便是永别。
  尤里最后打破了玻璃目送拉拉远去,镜头跟随着他,一起目送拉拉远去,观众与尤里一起静静呼吸着悲痛的气息,目送拉拉远去。
某一天,失魂落魄的尤里无意间遇见了拉拉时,已是八年之后,重逢的喜悦充满了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他迫不及待地跳下车,向他爱的人跑去,但重病让他倒在了追随爱人的路上。
镜头切换到现实中,让人仿佛一起跟着冬妮娅做了一场梦。尤里的朋友问冬妮娅会不会弹奏俄罗斯的一种琴,因为尤里始终不会弹这种琴,正如他的一生是孤独的,他始终笼罩在不被人理解的阴影里,无法融入这个世界。
  结果冬妮娅的男友反问道:“她难道不会吗?”
  多么的幽默,多么的讽刺,多么的让人痛惜。
  故事落下了帷幕,但究竟是谁的过错,让结局以这样惨淡的画面收尾?也许谁都没有过错,每个人都在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但他们终究无法掌控命运,料不到世事无常,阻挡不了社会的黑暗把人性掩盖。在历史的潮流中很难计较对错,有些事你给不出答案,不提也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日瓦戈医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日瓦戈医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