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爱即是美

骆瑞生

《寻访千利休》里,高丽少女将她所珍视的香壶递给千利休,说这是美。但是我知道,这是爱。这个香壶她递给过千利休两次,一次是在监视中,一次是在喝下毒药前,这两次,与其说给千利休的是香壶,不如说是爱。从此千利休将这个香壶带在身上,并将高丽少女的一截指骨放入香壶中,一生都作为最珍视的东西,时刻不离身。就算丰臣秀吉以死亡威胁千利休交出去,但千利休到底没交出去。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是千利休只肯向美低头,不肯向权利低头,而我情愿理解为,这个香壶是高丽少女给他的爱,他自然不能交出去。在千利休那里,爱就是美。

这个爱,也许是爱情,也有可能是亲情,是师徒情,比如说千利休从未对丰臣秀吉低过头,却因为徒弟的性命而向丰臣秀吉磕头求饶。由此可见,在千利休那里,爱就是美,因为爱,是可以低头的,因为千利休说过,只有美能让他低头。

当然这篇文章我无意说这部电影,我只是想从这部电影谈谈爱即是美。爱即是美自然不是什么公论,也无从从什么自然规律中推理总结得出,这不过是我的一种认为罢了。所以我并不以错对来衡量我的这篇文章,读者也当作是痴人妄语吧。

美这种东西是像空气一样飘忽的,每个人认为的美...

显示全文

《寻访千利休》里,高丽少女将她所珍视的香壶递给千利休,说这是美。但是我知道,这是爱。这个香壶她递给过千利休两次,一次是在监视中,一次是在喝下毒药前,这两次,与其说给千利休的是香壶,不如说是爱。从此千利休将这个香壶带在身上,并将高丽少女的一截指骨放入香壶中,一生都作为最珍视的东西,时刻不离身。就算丰臣秀吉以死亡威胁千利休交出去,但千利休到底没交出去。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是千利休只肯向美低头,不肯向权利低头,而我情愿理解为,这个香壶是高丽少女给他的爱,他自然不能交出去。在千利休那里,爱就是美。

这个爱,也许是爱情,也有可能是亲情,是师徒情,比如说千利休从未对丰臣秀吉低过头,却因为徒弟的性命而向丰臣秀吉磕头求饶。由此可见,在千利休那里,爱就是美,因为爱,是可以低头的,因为千利休说过,只有美能让他低头。

当然这篇文章我无意说这部电影,我只是想从这部电影谈谈爱即是美。爱即是美自然不是什么公论,也无从从什么自然规律中推理总结得出,这不过是我的一种认为罢了。所以我并不以错对来衡量我的这篇文章,读者也当作是痴人妄语吧。

美这种东西是像空气一样飘忽的,每个人认为的美都是不一样的,而这些认为中的美虽然有区别,但没有高低优劣之分。譬如面对一朵花,有些人觉得美,有些人则看出了生命的短暂;譬如一个美丽的女子,一个人生出了爱慕,一个人则可能生出嫉恨;再譬如一轮明月,一个人见出了诗情,一个人则可能觉得无聊。而且更复杂的是,同样一个人,见到同一样东西,不同的时候,得到的结论也是不同的。所以美就是这样一种东西,没有定论,也无人能够定论。织田信长问千利休,谁来定义美时,千利休说是他时,我是不大同意的。千利休清寂极简是美,那繁华优容不是美了吗?所以不要空谈美,美实在是太飘忽的东西了,就像没人能抓住空气。

可是美却可以用另一种东西等量代换,那东西便是爱。一个人觉得一个东西、一个事物美时,无疑地,那一刻绝对是爱着的,不管这个爱是短暂还是长久,都是存在着的。正因为心里生出了爱,所以才会觉得美,如果觉得不美,必定心中是没有爱的。所以同一个人面对同一样事物而时而觉得美,时而觉得不美时,不外乎他时而爱,时而不爱罢了。

所以我们谈美时,是不能避开爱的,也不应该避开,因为美是不可捉摸的,爱则是可以感知的,用爱来形容美是简便的,是可以向人传达的。比如说,你看到一个事物,你觉得美,你不要说:“啊,这个东西真美。”你不能这么说,你这么说了,听的人也许感觉不到这个事物的美,自然就无法认同你,而且还会觉得你的审美是否真如此低劣,因为你说这个东西真美时,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你说这句话时,不可避免地想将你的审美推给那个人,想让那个人也认同这个事物是美的,所以这会让对方苦恼,还是不要这么说好了。但是你可以说:“我爱着这个东西。”这样,听你说话的那个人就明白了,知道你对这个东西的心意了,而且他不会觉得苦恼,因为你爱这个东西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影响不到他,而他爱与不爱也将影响不到你。如此一来,你传达出了你的意思,对方也接受到了,这个事物的美也因为你的话,变成了平和的,不伤害别人的美,岂不是很好的事情。

美是爱,爱又是一种珍惜,惜物就是爱物,就是因为这个事物美,有爱的必要,有珍惜的必要。因为爱,所以才能从最平常的事物中发现美,对美的发觉也将更加细腻和深入,不然只能看到那些目所共睹的美,丝毫见不到那些不能轻易发现的美,这对自己或者对事物本身都是一种辜负。所以爱即是美,也是发觉美的工具。

(我不知道我这么说你是否能听得明白,我时常感觉到我的文字不能精确地描绘出我心里那些像是游丝一样的心绪,或者是游丝一样的美感,我是描绘不出的,我常见到一些很美的事物,我爱着,在刹那间,以爆炸似的爱爱着,但是我常常形容不出来,这点殊为遗憾,不过这是题外话了。)

那什么是最美的呢?在这些美中,我一直因为爱情是最美的美,对事物的爱,因为事物的寿命较为长,较为普遍,比如说木槿花,一日就落,但是却可以常见,年年都可以见,所以对这些事物的爱,自然就更为短暂,更为浅,因为爱的短暂和浅,自然这些事物的美就不会长久与深刻。可是真正的爱情却是长久的,是深刻的。爱情的美,也将通过爱情双方的爱的长度与力度显示出来。所以我说爱是美的工具,在这点上就可以看出来,爱是可以衡量美的工具的。若是不用爱的工具来衡量美,你用什么衡量美呢?用金钱,用权利么?自然是不能的,只能通过爱,因为人对爱是敏感的,爱与不爱,爱得久还是爱得短,人都是能衡量出来的,你爱着时,就有美,你不爱着时,就没有美。

这便是我在深夜突然的胡言乱语,但是我要真诚地坦白,我现在的心中,涌动着一股极柔软极粘稠的东西,在我心里轻轻地荡漾着,让我的心痒而难受,但是我写不出来万一,我只能这样,说些我自己也不大懂,也不会解释的话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寻访千利休的更多影评

推荐寻访千利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