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感与无处安放的玻璃心——《我的前半生》剧评

yuukiko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时代的车轰轰地往前开,我们坐在车上,经过的也许不过是几条熟悉的街衢,可在漫天的火光中也自惊心动魄。可惜我们只顾忙着在一瞥即逝的店铺橱窗里,找寻我们自己的影子——我们只看见自己的脸苍白渺小,我们的自私与空虚,我们恬不知耻的愚蠢。谁都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张爱玲

看完《我的前半生》大结局后万千思绪不知从何说起,心中有太多观点想表达却又觉得散乱无章,最终还是决定集中写一下自己对剧中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大三角”关系的一点浅见。外行人不打算班门弄斧做心理分析,只写下自己的一点直观感想,不知所云之处还望海涵。


罗子君:出走后不再回头的“娜拉”

《玩偶之家》的娜拉出走了,《伤逝》的子君为爱而死,这部电视剧让罗子君在浴火中重生。

故事一开始就从女主角罗子君闹得鸡飞狗跳的离婚戏展开。当罗子君颐指气使地教训鞋店小姑娘的时候,可曾想过将来有一天自己也会遭遇客户的讥讽?可曾想过她曾经深爱如生命的丈夫居然会弃她如敝屣?可曾想过她会被自己曾经看不上眼的第三者在职场上压着欺负?可曾想过将来会爱上一个比她的前夫更优秀的男人,而这个男人恰好也爱着她,代价却是失去她珍视了十年的友...
显示全文
时代的车轰轰地往前开,我们坐在车上,经过的也许不过是几条熟悉的街衢,可在漫天的火光中也自惊心动魄。可惜我们只顾忙着在一瞥即逝的店铺橱窗里,找寻我们自己的影子——我们只看见自己的脸苍白渺小,我们的自私与空虚,我们恬不知耻的愚蠢。谁都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张爱玲

看完《我的前半生》大结局后万千思绪不知从何说起,心中有太多观点想表达却又觉得散乱无章,最终还是决定集中写一下自己对剧中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大三角”关系的一点浅见。外行人不打算班门弄斧做心理分析,只写下自己的一点直观感想,不知所云之处还望海涵。


罗子君:出走后不再回头的“娜拉”

《玩偶之家》的娜拉出走了,《伤逝》的子君为爱而死,这部电视剧让罗子君在浴火中重生。

故事一开始就从女主角罗子君闹得鸡飞狗跳的离婚戏展开。当罗子君颐指气使地教训鞋店小姑娘的时候,可曾想过将来有一天自己也会遭遇客户的讥讽?可曾想过她曾经深爱如生命的丈夫居然会弃她如敝屣?可曾想过她会被自己曾经看不上眼的第三者在职场上压着欺负?可曾想过将来会爱上一个比她的前夫更优秀的男人,而这个男人恰好也爱着她,代价却是失去她珍视了十年的友情?

为什么现实中很多家庭妇女明知与丈夫已经同床异梦度日如年却依然选择不离婚,因为她们在长年的家庭主妇生活中早已失去了经济基础,已经把人生的遥控器交给了别人,同时她们恐惧走出去面对这个社会,于是打落牙齿和血吞,跟丈夫继续纠缠到底,小三抓了一个又一个,丈夫却对她们越来越厌恶,然后恶性循环。

第八集结尾子君决定跟陈俊生离婚后,子君妈妈对唐晶说:如果你是我女儿,就算你离十次八次婚,我都会对你说,一切都会好的。但是子君她不行呀!

其实子君妈妈已经看穿了一个真相:当你的经济命脉掌握在别人手里,就等于将自己的人生遥控器交给了别人。同时,她之所以不同意女儿离婚,也是不相信女儿能够凭一己之力走出这个人生困境,她不愿看到女儿堕入生活的深渊,被生活的打击和磨难给毁灭。这样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她又可曾想到,不离婚,何曾不是另一个深渊?

    “人生最痛苦的事,是梦醒后无路可走。”——鲁迅《娜拉走后怎样》

子君很不幸,但同时也是幸运的。我想,假如当初在唐晶最困顿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没有伸出援手资助,面对丈夫出轨,她将要面对的不是新生,而是毁灭。

有人说子君所谓的转变,不过是从依靠一个男人到依靠另一个男人,谈不上什么独立,不过是披着女性独立的皮写玛丽苏故事罢了。但我认为两者是有本质区别的。

离婚前的子君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钱全是丈夫给的,当丈夫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她就变得一无所有;

而离婚工作后的子君,不管挣多少花多少,钱的所有权和使用权都是属于她自己的,她在鞋店做销售时能放下一切自尊和面子冲业绩,凭着努力当上了门店连续三个月的销售冠军,到了市场调研公司,为了追求数据的真实而跑到南京做实地调查,难道这不是迈向独立的第一步?

没错,在这过程她也离不开贺涵和唐晶的帮助,可如果她自己不争气,一百个贺涵一千个唐晶也帮不了她。

在现实生活中,建立良好的人脉也是一种能力。因为这侧面证明你身上有闪光点甚至过人之处,对方才会愿意成为你的人脉。

况且,子君最后也离开了贺涵的庇护,最终在深圳闯下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这还是所谓的“依靠男人”吗?

很多人不理解贺涵为什么会爱上罗子君,他们只看到罗子君“离婚”“家庭主妇”“带孩子”“离婚前很作”这些标签,却没看到她会因为贺涵给她送寿喜锅给孩子送玩具不吃晚饭就回去而担心他肚子饿给他送牛奶饼干,没看到她对贺涵从来不吝赞美之词,面对贺涵的发怒她会马上道歉认错,能够虚心接受贺涵的有用建议并真诚表达谢意,为了报答贺涵的付出她明知道自己要养家依然不介意丢掉工作,为了不让自己那个鸡飞狗跳的家庭连累贺涵而一再拒绝他帮忙,甚至为了守住心中的道德与贺涵断绝来往远走他乡……这些不计代价地为对方的付出和回馈,恰恰是贺涵内心深处渴望的。如果罗子君不是一个漂亮善良会为他人着想的人,别说贺涵不会爱上她,连唐晶也绝对不可能跟她成为十年闺蜜。唐晶身上有的优点,贺涵自己身上也有,他也许是皮格马利翁,却不是纳喀索斯。贺涵并没有那么依恋第二个自己。


唐晶:过刚易折,慧极必伤

父母在子女青春期闹离婚,必定会影响子女将来与另一半的亲密关系。唐晶的父母在她高考前本来已经准备离婚,却又向孩子承诺如果她考好了,他们可以不离婚。这无疑在唐晶心底埋下一个巨大的阴影,让唐晶变得脆弱而敏感。在她与贺涵的互动中可以看出,唐晶一直在强迫自己成为理性的人,却始终无法摆脱感性的控制。

剧中她在与罗子君的对话中引用过亦舒的《喜宝》里的一句话:

    “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那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钱。”
一句话就揭露她和贺涵终将背道而驰的真相。

唐晶太在乎外界的评价,她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是建立在别人的评价上的。她认为贺涵无法给予她轰轰烈烈人尽皆知的爱,贺涵可以看着她在成长的道路上摔得遍体鳞伤而无动于衷,贺涵的爱不足以呵护她敏感和脆弱,所以她要很多的钱来填补,不惜在事业上跟贺涵成为竞争对手,其实也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也许她不懂得,她对贺涵的爱太过沉重,就像一根弹簧,压缩得越紧,反弹力度越大,无论对于她自己,还是贺涵,都一样。

唐晶与贺涵相处的过程中,不断地为自己制造幻象,以为贺涵会一直停留在原地等她,以为就算自己主动提出分手,过了一段时间贺涵还会像以前那样分了之后不久又把她找回来。她没意识到两人的感情已经发生了质变,贺涵对她已经冷了心,感情已经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她把子君和贺涵叫到家里吃饭那一段,她甚至云淡风轻地说贺涵有结婚恐惧症;菲尔的离职差点让贺涵在事业上受重创,她也只是随口提起并不在意,可见她并没有主动靠近贺涵那颗柔软的心,到摊牌前她依然没有意识到贺涵恰恰是最渴望结婚渴望温暖的那个人,可惜渴望结婚的对象已经不是她。

唐晶一直以为贺涵除了她和比她更“优秀”的女人,不会再爱上别人,以为自己努力成长的样子,就是让贺涵会爱得死心塌地的样子。她也随时为自己想好了退路,面对爱情没有奋不顾身的勇气,就算罗子君不出现,她和贺涵的婚姻真的会幸福么?

戏场小天地,天地大戏场。唐晶在这十年里一直在为贺涵扮演她以为他会喜欢的样子,然而这场演了十年的金童玉女的戏最终还是要落幕。

唐晶是一个优秀温柔、对朋友从不吝啬付出所有的好女孩,她和贺涵兜兜转转这么多年还是散了,只是证明他们俩不适合彼此而已。老卓说她离开贺涵其实是一件好事,事实上唐晶也值得有另一个或许更优秀的男人爱她,给予她一直渴望的轰轰烈烈人尽皆知的爱。


贺涵:别人都当他是英雄,其实他只是一个为留住安全感而步步为营的凡人

假装蔑视这个世界的人往往也是感情最充沛的人,一直不辞劳苦地给这个世界当英雄的人,恰恰也是缺乏安全感、需要通过对他人的付出来肯定自己存在价值的人。

贺涵从小生活在一个思想端正品行高洁的家庭,这个思想正统的家庭教育他,凡事要为他人着想,要有道德修养,要善良慈悲,于是14岁以后他就厌烦了这种惺惺作态,非要自己离家出国,非要把自己搞成这样。

他爱上子君之前的择偶观同样深深受到了原生家庭“循规蹈矩”的影响,最初他对子君说:“人为什么要结婚,不就是因为人生不易,要找个队友同舟共济吗?”可见一开始贺涵结婚的动机并不是因为“真爱”,至少他对拥有真爱的婚姻不曾抱太大希望,连跟唐晶求婚,都只是因为“我们应该结婚了”“待在一起感到舒服”而已。

但是唐晶曾评价他“疯起来不是人”,他能在做重大决策的前一天为了开展头脑风暴甚至跑到澳门去玩老虎机,可见在贺涵的骨血里循规蹈矩的理性与疯狂的感性就像两股相互反作用力的绳索,一直在互相角逐,始终胜负难分。

老卓问贺涵:

    “你安全吗?”

从当时贺涵的表情看来,这句话委实刺痛了他内心最脆弱的部分。

他以为背水一战向唐晶求婚,以为一步步放低底线,就可以留住唐晶,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向这个世界寻找属于他的安全感。

唐晶是那个符合他择偶要求的女孩——金童玉女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珠联璧合锦上添花,他甚至在潜意识里认为这才是最正确的人生路,所以十年了都没对唐晶放手。其实他自己从未意识到,尽管自己一直努力逃离,却依然逃不开原生家庭设下的藩篱,直到离婚后改头换面的子君闯进他的心里,他才有了破笼而出的勇气。

道理永远是讲给别人听的,看上去很美的文艺范并不是维持婚姻生活的必备条件,过日子是要真枪实剑的,如果婚姻没有感情的羁绊,别人眼里看起来再好,也不过是个空壳子。

他曾经以为全世界尽在他的掌控之中,没想到这辆由他驾驶的生活的高速列车还是偏离了原有的轨道。

陈俊生说他看着精明,其实比谁都有情有义。但这份有情有义,同时也让他为自己戴上了镣铐。

说来也讽刺,贺涵半生都在努力摆脱原生家庭的束缚,却致力于玩养成游戏,对世间万物琢磨通透,却很多年都看不透自己真正需要什么。

贺涵是一个勇往直前,狠得下心的人,参考Vivian事件,他为了消除唐晶的怀疑,甚至连房子都换了,还在唐晶面前保证“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之所以在自知爱上子君后如此拖拖拉拉,因为唐晶和子君是闺蜜,他不愿意看到子君因为失去友情而伤心甚至恨自己,所以在部分人认知当中成了渣男也不奇怪。然而在他的道德观里,维系曾经的恋人和他希望共同度过后半生的爱人之间的闺蜜情并不是他的应尽义务。

在不伤害子君的情况下,也许他愿意乐于旁观闺蜜感情越来越牢固,但是当这段闺蜜情影响到了他的人生,他却可以狠得下心把自己的感情放在首位。

贺涵是有情有义的,他可以为了责任和道义向尽管已经冷了心却存在十年感情唐晶求婚,拼了全力压抑心中对子君的绮念;贺涵也是无情的,当他对子君的感情再也无法抑制的时候,他果断挥起快刀结束三人之间的乱局,却同时伤害了三个人。

但贺涵也是人,不是先知,当初他也没想到,爱情的威力竟然可以让自恃冷静的他不顾一切到疯狂的地步。他把手机天气预报的城市切换成深圳,为子君发去项目调研资料后,子君依然对他不理不睬,他的表情是落寞的;后来子君为他洗清罪名打电话联系他时,他却没有任何回音。我想,当他选择切断过去的一切联系,证明他已经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安全感,找到自己后半生的方向,并沿着这条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贺涵vs.唐晶——爱情需要偶尔的难得糊涂,而不是机关算尽。

如果在知乎上问一个问题:爱上一个爱闺蜜和事业多过自己的女人是什么感受?

我想贺涵真要在上面写答案,一定能获得最高票。(不幸的是他前后爱上的两个女人都这样,这个男主角当得也是大写加粗的惨。)

贺涵老师的格言之一:

    “付出得不到回报那叫牺牲,牺牲完了就没了。”

唐晶当时可能以为贺涵这句话只是在形容她和罗子君之间有来有往的闺蜜情,而没意识到贺涵说的也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一方需要另一半能跟他一起享受生活,另一方却认为把下班后的三小时花在生活上是浪费;

一方想要付出的感情得到回应,却得不到自己所希望的回应;

一方渴望得到轰轰烈烈人尽皆知的爱情,另一方却认为自己给不了;

一方在工作中谈感情,恋爱时却像在对待工作一样,另一方却对工作和感情壁垒分明。

…………

把感情谈成这副样子,任谁都会累。

贺涵用“严重超时”来形容陈俊生和罗子君的婚姻,其实他和唐晶这十年也不过如此。十年时间本身就是巨大的沉没成本,更甚于光芒万丈的太阳。

最初他们迷恋上的也许只是对方身上美好的部分,却把这部分美好当成了这个人的全部。这种迷恋背后其实早已危机四伏,只是彼此都没有察觉,任由十年光阴白白蹉跎,百转千回的试错让彼此疲惫不堪。

在唐晶面前,贺涵一直都是典型一石三鸟的思维,办事力求精简不拖泥带水,在唐晶面前绝非单纯的恋爱脑,也不能怪唐晶认为他的爱不纯粹。

贺涵视唐晶为自己最得意的作品,唐晶也习惯了贺涵的付出,当贺涵希望收到这个作品做出令自己满意的反馈时,其实就意味着悲剧的开始。

最让人唏嘘的并不是多年以后才发现我不够爱你或者你不够爱我,而是我们自以为在给予对方最多的爱,其实我们爱的可能不是对方,而是自己。我们需要对方的重视来成就自己的人生意义罢了。当你把实现人生价值的手段变成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一切努力有可能会变成徒劳。如果不能破茧而出打破为自己画的牢笼,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可能在一段恋情中,越想得到对方的重视,就越要埋怨他、疏远他,沉溺在自虐中无法自拔,以为如果对方重视自己,会永远为自己停留。但是他们都忽略了一点,人不是统计数据,不是数理化公式,尽管人类是理性动物,可也是感性动物,也有自己的劣根性。不同的人生阶段,同一个人的追求也会有所不同。爱上一个人有时候并没有应该不应该,婚姻和爱情也不应该被过分算计的。

汪曾祺先生的《双灯》里女郎对魏家二小说的一句话,大概可以用来诠释贺涵与唐晶之间这十年:

        “我喜欢你,我来了。我开始觉得我就要不那么喜欢你了,我就得走了。”

爱情到底是一个人的事,爱情从来是自私的。

你不是任何人的所有物,也不应该让任何人成为你的所有物。

这场他们为自己制造的梦境,最终还是要醒的。


贺涵vs.罗子君——从“傲慢与偏见”到情不知所起

可以说贺涵的前半生都是在循规蹈矩中度过的,直到他遇见了罗子君,人生的列车就不可控地脱轨了。

“老男人”“四十多岁还不结婚”“玩弄女性”等标签都是罗子君从闺蜜唐晶那儿听来,自己再添油加醋的既定印象。当罗子君还是陈太太时,一直跟贺涵不对盘,每次见面互怼都能抓准对方的痛点一击即中,尽管两人经常被对方气得吹胡子瞪眼,但是在那一刻,两人的状态一定是最放松的。

贺涵讨厌离婚前的罗子君,在他眼里罗子君就是这么一个粗俗不堪张扬跋扈的女人,但是当他顺手拉了跌落到尘埃之中的罗子君一把,发现罗子君居然会用最大的善意来回馈他、报答他时,他的心态已经悄然改变:

    “你现在得到的一切都是通过你的努力换来的,不是谁的施舍。你现在的生活,也不是变得比以前更加舒适轻松了,而且你变得比以前更加勇敢,更加坚强。”

贺涵还对子君还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

    “婚姻幸福还是不幸,并不在于你离了几次婚还是结了几次婚。从一而终未必就是幸福,离了三次婚,最终找到了最佳拍档,也未必就叫不幸。关键是看你最终的感受,是更好,还是更坏了。”
由此可见他并不是那种会用“离婚”“二婚”这种外界附加的标签判断一个女人是否值得他去爱的直男癌。他看人只看本质,罗子君离婚带娃的属性压根不会影响两人之间爱情的发酵。如果他一开始就认为二婚女人是贬值物品,最后他能爱上罗子君才是真正的不合逻辑。

贺涵到底是什么时候跟子君渐生情愫的?也许是贺涵从子君家里出来,因为产生幻听而回头的那一刻;也许是两人红酒配三文鱼,子君夸他的鱼“很好吃”,两人约定下次一起跑步;也许是贺涵主动把发烧的平儿带到医院看病,并鼓励子君面试要穿得活泼可爱点的某一天;也许是贺涵驱车两百公里冒着滂沱大雨把子君接回家的那个晚上;也许是贺涵送平儿去杭州过生日结果搞得工作鸡毛鸭血,子君为了挽回贺涵的事业,奋不顾身不求回报丢了工作那一刻开始……

最动人心弦的爱情,是为了对方能够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明知道前面是火坑也毅然决然地跳下去。

贺涵内心想得到多一点纯粹的爱,但是唐晶无法给他想要的,所以他选择了爱自己多一些,所以永远在衡量(其实唐晶也一样),当爱他比他爱自己更甚的子君出现,内心深处想要被爱的渴望得到了满足,自然就不顾一切地付出自己的真心。

爱情是一架让你与这个世界沟通的桥梁。当那个人出现在你面前,你会感觉到整个世界都亮了。


贺涵vs.罗子君vs.唐晶——十年闺蜜情也敌不过一段早已变了质的爱情

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物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在我眼里,贺涵和罗子君该不该相爱,从来不是讨论的重点。

假如罗子君和唐晶不是闺蜜,这个命题根本不成立。

如果说因为设定了“闺蜜”的程序所以连脑神经也要一起控制,只能说你只是把人当成了一具可随时操控的机器而已。

剧中诸多线索表明,唐晶和贺涵即使真被凑成一对,也必成陌路人甚至是同床异梦的怨偶,贺涵爱上罗子君也属正常,仅此而已。至于如何处理这段斩不断理还乱的感情,剧中人物已经各自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在此不再赘述。

唐晶对前期的傻白甜子君的爱是真的,后来对子君的恨同样是真的。

因为那时的子君已经脱离了她可掌控的范围。

当事物发展超出了预期,贺涵会装鸵鸟黏黏糊糊拖延症发作,而唐晶会直接抓狂。

有人说如果罗子君重视与唐晶的友情就不该爱上贺涵,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罗子君在这段大众认为本不该发生的关系中一直选择退让,甚至为此远走他乡,这跟当初凌玲的以退为进本质真的是一样的吗?

在罗子君已经拒绝贺涵表白的前提下,贺涵多次强调是自己单方面爱上罗子君,而唐晶回应的是:“让你爱上她就是她最大的错。”那么这段十年的闺蜜情,在唐晶眼里,又算什么呢?

当然,上述假设只是针对某些观点进行的反驳,并不代表本人对唐晶存在恶意。相反,我真心认为她值得拥有一段更纯粹且不求回报的爱情。

唐晶是贪心的,她既想得到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又希望自己的友情固若金汤,最终却落下一场空,到底意难平。

罗子君也是贪心的,她不希望就此失去得来不易的十年友情,所以选择忍痛舍弃了一段本应该很美好的爱情。我爱你,可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贺涵更贪心,他以为自己可以用良心和道义对唐晶负责,并默默地守护子君。当命运逼他做出选择时,他才决定直视自己的内心,即使舍弃维护唐晶和子君的闺蜜情,也要对真爱千千万万遍地表达“我爱你”,甚至不惜抛弃过去的一切,即使不见面,也要和心爱的人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三个人的前半生都经历过一段错配的情缘,或许因为痛得太刻骨铭心而暂时无法释然,但时间一定可以抚平一切伤口,让他们的后半生获得更潇洒坦然。


结语

为什么这部剧在取得高收视率的同时,其剧情和结局也在网上饱受争议,就因为它揭露了一个真相:人性就是这么矛盾和复杂,以至于不同的人在剧中都能看见自己的影子。

这个被佛家成为“娑婆世界”的凡尘俗世,它从来不完美,不是象牙塔,不是乌托邦。

张爱玲写过一句话:“生命是一袭华丽的袍,爬满了蚤子。”

这个世界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应该了解自己,找寻恐惧的根源,学会独立和成长,并学会该如何去爱。
7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