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至尊宝,后来我遇到了余春娇

扬州妓院韦小宝
我叫至尊宝。



离开紫霞之后,我护送师傅去西天取经。
我也记不清我打死了多少妖怪,反正妖怪都一样。

直到那天,有一只猴子出现了,他说他叫六耳猕猴。我与他苦战几日,一直平手。


那晚,他跳到我房顶,说,“猴子,打个赌吗?”
“赌什么?”
“你明天就会输。”
可笑,我可是齐天大圣。“赌啊,赌什么?”
“你输了,你的一切都归我。”


第二日,我威风凛凛登场,却看到一只和我一模一样的猴子——连使的招都是我的,我怎么打败我自己?苦战不下,如来适时出现,我想我赢定了,虽然不是很光彩。


谁知,如来伸出大手,面无表情对我说,
“你这个妖孽。”
佛光使我不得动弹,六耳起身纵跳,一棍击打在我头顶。
六耳奔向师傅,大声喊道,“师傅,安全了。”八戒和沙僧也围上前去,谄媚的弹去六耳毛上的灰。
我瘫倒在地,想喊一声,“师傅,我才是悟空。”六耳转过头来,说,“你输了。”
悟...
显示全文
我叫至尊宝。



离开紫霞之后,我护送师傅去西天取经。
我也记不清我打死了多少妖怪,反正妖怪都一样。

直到那天,有一只猴子出现了,他说他叫六耳猕猴。我与他苦战几日,一直平手。


那晚,他跳到我房顶,说,“猴子,打个赌吗?”
“赌什么?”
“你明天就会输。”
可笑,我可是齐天大圣。“赌啊,赌什么?”
“你输了,你的一切都归我。”


第二日,我威风凛凛登场,却看到一只和我一模一样的猴子——连使的招都是我的,我怎么打败我自己?苦战不下,如来适时出现,我想我赢定了,虽然不是很光彩。


谁知,如来伸出大手,面无表情对我说,
“你这个妖孽。”
佛光使我不得动弹,六耳起身纵跳,一棍击打在我头顶。
六耳奔向师傅,大声喊道,“师傅,安全了。”八戒和沙僧也围上前去,谄媚的弹去六耳毛上的灰。
我瘫倒在地,想喊一声,“师傅,我才是悟空。”六耳转过头来,说,“你输了。”
悟空死了,我又变成了一条狗,哦不,我又变回了至尊宝。
我一直很想问如来,作为一个佛,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可那天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女人看上了我,她说她叫叶玉卿,她要带我回皇宫。
她与我共乘轿撵,身体软得像条水蛇,恨不得缠死我。到了皇宫,她跟人介绍说我是他表哥。
我就这样变成了她的表哥,欧阳锋。




那天我出宫办事,受了伤跌落悬崖。醒来时身边还有一个人,他说他叫张学友。他被表妹王祖贤抛弃了,伤心欲绝,拜托我杀死他。我说行啊,杀人对我来说,小事一桩。
可是张学友毕竟是天王,杀死他一点都不容易。




我想尽办法也伤不到他半分,自己还受了伤。我好累啊,我想回家。他拖着我,不让我走,还把自己捆了起来,“来嘛,英雄,这次我绝不还手。”
最后我被他打个半死。
我好累啊,我想回家。
比狗还落魄的我,回家路上遇到一个小孩儿。他对我说,“你不能这样,你可是齐天大圣啊!”
我说你是谁,他说他叫江流儿。
对啊,我可是齐天大圣啊。
我回到皇宫,练成九阴真经。别说张学友,加上张国荣王祖贤张曼玉刘嘉玲,统统不是我对手。我仰天大笑,这时候,梁家辉从天而降。




他居然是神仙。
而我,居然又TM输给了神仙。


过了很多年,我又遇到一个女人,她叫梅艳芳,青楼的人都叫她如花。



我是从第一眼开始喜欢她的——我第一眼就认出了她,细长的下垂眼,微凸的嘴巴,她是白晶晶,长变了一点,但一定是她。
我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钱,因此成了青楼的大客户,人人都叫我十二少。
没有什么原因,就是听起来很酷。
作为一个驰骋青楼的老手,她居然爱上了我。都说欢场无真心,但我毕竟是齐天大圣,她毕竟是白晶晶。
有一天,如花对我说,“如果我不能嫁给你,我们就一起去死吧。”
我说好啊,我怕什么死啊,活着才可怕呢。
于是我们相约去死。我吞了大量的鸦片,吞完之后做了一个梦,梦里紫霞掉了一滴泪。
后来我醒了,如花死了。
我忘了,我是改了生死簿的人。


白晶晶,对不起啊,负了你上一生,又负了你这一生。




如花走后,我一个人浪迹街头,混吃等死。
后来我遇到一个大哥,他叫狄龙,但他让我叫他豪哥。
他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没有名字。他看着我,笑了说,“那你以后就叫小马吧。”




我就这样成了小马。我们一起印假钞,一起穿大衣,一起抽烟装酷。
没过多久,豪哥被害入狱,为了给他报仇我伤了一条腿,变成了一只瘸腿狗。
三年后,豪哥出狱,他怎么变得有点怂了。
我不能怂,我可是齐天大圣。我对他说,“我等了三年,不是为了证明我有多了不起,我是要告诉别人,我失去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




更何况,我可不止等了三年。
那天我被爆了头。虽然我不会死,但我能感受死。死的瞬间我想起一句台词,这世上有一种鸟,它没有脚,它只能不停的飞,它这辈子只能停下来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时候。


我好像拿回来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再有。


我又一个人过了很多年,靠烟和酒。
那年香港颁了“禁烟”条例,只能到固定地点抽烟。
那天我走进一条巷子,看见一个女人的背影。她的头发是紫色的,绒毛在阳光下向上飞舞。


我双手捏紧,披上金甲圣衣,踩上七彩祥云,我想叫她。
她转过头来,对我说,“借个火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