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 深夜食堂 9.2分

深夜暖人更暖心

SanTA

也谈《深夜食堂》

曾几何时,由于工作的缘故,我还在西南隶属于某个市区管辖的范围内,但是居民组成则大多有少数民族尤以彝族为多,实则颇有些“自治”意味的小县城因为工作缘故,心有不甘但又迫于无奈了盘恒了数月。

彼时大致是住在与一个国内知名的风景区毗邻的小镇子之上,这个镇子也以彝族居多,小小的一个镇子,傍山而建,临河而栖,虽然只是一个人口不多的彝族小镇,但是也居然有三个村子之多,这些村子的名字自然是极其拗口而难记的,至今回忆起来,若是不去翻一翻彼时的工作记录,已是有些困难了,但是在我的嘴中的味觉神经之中,却依然保留有依然还驻足在这里的清晰的记忆。

中国有句成语,“睹物思人”,大致在《资治通鉴》之中被提及过,原本是意说贵妃所送的犀簪,曰“睹物思人”,也同时继而也便成为了我们在思念某个人,追忆某段过往之时,最为挂在嘴边的话语。只不过不想或许是因为我这个人生来便是...

显示全文

也谈《深夜食堂》

曾几何时,由于工作的缘故,我还在西南隶属于某个市区管辖的范围内,但是居民组成则大多有少数民族尤以彝族为多,实则颇有些“自治”意味的小县城因为工作缘故,心有不甘但又迫于无奈了盘恒了数月。

彼时大致是住在与一个国内知名的风景区毗邻的小镇子之上,这个镇子也以彝族居多,小小的一个镇子,傍山而建,临河而栖,虽然只是一个人口不多的彝族小镇,但是也居然有三个村子之多,这些村子的名字自然是极其拗口而难记的,至今回忆起来,若是不去翻一翻彼时的工作记录,已是有些困难了,但是在我的嘴中的味觉神经之中,却依然保留有依然还驻足在这里的清晰的记忆。

中国有句成语,“睹物思人”,大致在《资治通鉴》之中被提及过,原本是意说贵妃所送的犀簪,曰“睹物思人”,也同时继而也便成为了我们在思念某个人,追忆某段过往之时,最为挂在嘴边的话语。只不过不想或许是因为我这个人生来便是有些性情淡漠,或是不解风情罢,具有纪念的意义物件,甚至于一段令人记忆深刻的音乐总能让人在脑海之中便不知不觉地回忆起过往的某个片段一般,我对于某地甚至于某些事物的印象,却都大都停留在味觉记忆之中。

故而若是现在回忆起来,彼时在那个不少人眼中都是极为落后,甚至于愚昧至孩童在十二岁,便会做为人夫的彝族镇子上,我倒还是颇为自得。

这种怡然自得便好似陶渊明,孟浩然这等古时的田园诗人的那般,在厌恶了官场的勾心斗角与人生的低估之后,来“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闲云野鹤了。而我在镇子上的生活也不算差,每天清晨大致八点左右,起床草草的盥洗过后,便不慌不忙的去镇子头上的那家没有挂什么招牌,但是周边的居民人尽皆知的饭馆里,喊上一碗笋子红烧牛肉来,或是还可以添上一个鸡蛋,吃的心满意足之下,也不过将将六七元了。

而中午的伙食自然也是有人安排,只需要看着些时间,不要端起那般的架子非要等着人吆喝方才姗姗来迟便好,虽然饭菜的质量以及品种较为单一,缺乏甚么变化,但是荤素皆备,吃饱肚子是无忧的。更何况在我所留宿的人家的楼下,每晚还有固定的“深夜食堂”,来犒劳自己的肚子了。

当然,“深夜食堂”这般的话语,大致是从近几年之中在悄无声息之下,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逐渐成了为诸多观众的心头之好的日剧《深夜食堂》伊始的。至少我们在早几年之时,谁也不会煞有介事的提出“深夜食堂”这般的说法,也好似在曾经的英语之中,是没有“hater”这个词语,而一般用“jealous”来代替的。

就如大文学家,同时也是一位资深老饕,每个月固定在发薪水之后,都回去稻香村买很贵的奶油蛋糕来孝敬母亲与自己的五脏庙的鲁迅先生,在《故乡》之中所写的“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变成了路”那般,《深夜食堂》这部剧集的出现,也使得很多人口中原本只是随口提及的小龙虾,煮花生,甚至于在四川等地颇为流行的冷淡杯的鸭舌,鸭脖等作为夜宵不二之选的食物,也开始煞有介事的统称为“深夜食堂”了。

当然在我那时,心中也是大致没有“深夜食堂”这等的概念的,更何况彼时我对彝族的菜肴,有些偏见,他们所推崇备至,被列为招待上宾的特色菜肴之一的诸如“坨坨肉,坨坨鸡”等,在我眼中实在是过于粗狂,而不过“食不厌精,烩不厌细”了,尤其以当地产的名为“木姜子”的这种调料,味道颇为奇异,尤在毁誉参半的“鱼腥草”之上,让我实在无福消受,避而远之了。

所幸楼下每晚必定出摊来做烧烤生意的,倒并非是彝族,所以也不喜用这类香料,而我也必定在时不时的晚间时分,下楼去烤上若干五花肉,兼带豆干土豆等物,拿上楼来一饱口腹之欲了。

现如今回想一下,在那般“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数个漫漫长夜之中,唯一能够陪伴我的,除去了那总也挥之不去的诸般叫不上名称的蚊虫之外,大致也就只有每晚那我放在桌上的冒着油气的上烧烤菜肴了。

我想所谓“深夜食堂”的意义不外乎于如此,它给了无数或是在钢筋混凝土之中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一整天的人,一个可以卸下所有伪装,放下所有防备的能够敞开心扉的坐下来痛饮一杯啤酒的机会,或是让那些心中彷徨,总在夜深人静之时会无明惆怅的人群一个可以排遣寂寞的去处,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深夜食堂”,也都渴望这样一种闹市之中的处女地,乌托邦。

很显然剧集《深夜食堂》便是如此,当然我所指的是原版的深夜食堂,而并非是在不久前由黄磊等所主演的那部“滥竽充数”的《深夜食堂》了。

或许我如此这般的说法,会有很多人腹诽我是对已经养了三个孩子的黄磊老师,或是那周身上下皆洋溢着“波西米亚”风情的傻大姐吴昕是有所偏见。但是他们皆不可否认的是,原版的《深夜食堂》之中的那位在夜间经营店铺,能够给那些随心所欲的各类人群一个栖息的港湾的老板,似乎相较之于更多的是有着一种隽永,俊秀之气的黄磊而言,更为的深邃,令人熨帖了。

姑且我们先不论黄磊做饰演的中国版的《深夜食堂》,其中的那副有些不伦不类,南辕北辙的打扮与黄磊近年来对于养孩子的压力,但就是从老板这个人物而言,原版的《深夜食堂》之中的老板,乍看起来,更像是一本厚重的书籍,它会给你临渊般的感受以及在不言不语之下的随心所欲之感,就好似一个沉熟稳重,历经沧桑的男人,只需要一个举手投足之间的不经意的小动作,便会让人受益匪浅一般,无疑是完全的充满了一种荷尔蒙气息,压的住阵脚的角色了。

只是黄磊就不同了,与生俱来的一张细皮嫩肉的娃娃脸,总是或多或少的带有着一些养尊处优的富家公子那般的骄矜气息,与知名学府所走出的那种书卷气息,儒雅是足够了,不禁让人想起《国风 秦风》之中的那句“言念君子,温其如玉”一般了。即便为了贴近原版《深夜食堂》之中老板的那般沧桑的形象,蓄起了胡须,也不顾构建和谐社会的倡导,将原本脸上狰狞的伤疤也一并保留了。但是无论如何看起来,都让人感觉有些东施效颦了。

而若是摒弃一众主演与配角的失败,但就从内容而言。原版的《深夜食堂》之中让我们看到了在深夜的这个小小的店铺一隅之中,对于日本整个社会的缩影,譬如对于变性,黑帮人物乃至于拜金女的一系列描述与敲到好处的探讨,它即拜托了日剧以往总是以一副打了鸡血,矫枉过正,动辄变要做“日本一”的一沉不变的剧情,转而用食物与人物互相交换的方式,来不留痕迹的探讨了社会,探讨了人性,让观众在面对着其中的别出心裁的美食馋涎欲滴之时,又不仅会为其中的关于社会,现象所深思。

只是内地版的《深夜食堂》在其中便有诸多不足了,当然我理解在我国这般风声鹤唳的审查制度之下,电影制作人是何等的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窘境与无奈,但是很可惜过多的毫不相干的植入广告,以及诸多的浮于表面的演员,让这部原本不仅可以熨帖观众的胃,又可以慰藉观众内心的剧集,活脱脱变为了一场闹剧,而黄磊也似乎在这诸年之中,一直苦心孤诣的所营造的“好父亲,好老师”的形象,也伴随着开场的那一碗令人大跌眼镜的“老坛酸菜面”,彻底的崩塌了。

我们中国观众是无疑渴望有这样的一个“深夜食堂”的,事实上如此这般的“深夜食堂”的桥段,无时无刻不在每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之中的食肆,摊档之中上演着,那些光着膀子,喝着冻出了冰碴子的啤酒,在骂骂咧咧的每一个食客们,就未必没有剧集《深夜食堂》之中的那些人物的悲欢离合,众生百态之下,我们无疑每个人都处在城市之中的孤岛里,渴望发泄,又渴望被关怀。

彼时的我大抵也是如此,在不算炎热的夏日的晚上,一个人坐在楼下亮起了灯光的街道上,望着远处山峰之上久久也不会散去的浮云,不畏浮云遮望眼的同时,吃着眼前盘中的烧烤,也感到了无限的被治愈了。

张爱玲曾经在《贪吃与画饼充饥》之中说周作人,谈来谈去都是那几个强调,吃的也都是江浙的清淡菜肴,令人厌倦。但是我想我们现如今的很多观众在观看原版的《深夜食堂》之时,却是百看不厌的,虽然其中大多是不值一哂的家常菜肴,但是就如同爱人所煲的鸡汤暖人更暖心一般,我们大多数人,被治愈的是内心,而并非是食物本身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深夜食堂的更多剧评

推荐深夜食堂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