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森林 秘密森林 9.3分

孤勇-永恩秀

秋花大人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有些人是有孤勇的,永恩秀就是其中的一个。

外人看来她是前法务部长官的女儿,但其实她连交通费都不敢向父母伸手要,工作对于她来说,除了要养活一家三口外,还要在一帮老谋深算的人前替父亲翻案。于是她的生活从来都是两点一线,精神始终紧张兮兮。尹科长最后说至少在特检组的时候,是他两年来第一次有得以喘息的感觉,那么永恩秀已永远错过相似的时机。

有人问,她是不是喜欢黄始木。

扮演者申惠善是这样回答的,“对于永恩秀来说,黄始木是可以信赖的前辈。所以对于这位前辈,既期待被认可,同时又希望得到帮助。然而事实上,那个人却把她看作嫌疑人……如果时间过去很久,也许某个瞬间恩秀自己都不知道是喜欢上了黄始木,但是至少现在还没有。或者恩秀已经喜欢了,但以她现在的性格现在也是完全感觉不到的”。

显示全文

有些人是有孤勇的,永恩秀就是其中的一个。

外人看来她是前法务部长官的女儿,但其实她连交通费都不敢向父母伸手要,工作对于她来说,除了要养活一家三口外,还要在一帮老谋深算的人前替父亲翻案。于是她的生活从来都是两点一线,精神始终紧张兮兮。尹科长最后说至少在特检组的时候,是他两年来第一次有得以喘息的感觉,那么永恩秀已永远错过相似的时机。

有人问,她是不是喜欢黄始木。

扮演者申惠善是这样回答的,“对于永恩秀来说,黄始木是可以信赖的前辈。所以对于这位前辈,既期待被认可,同时又希望得到帮助。然而事实上,那个人却把她看作嫌疑人……如果时间过去很久,也许某个瞬间恩秀自己都不知道是喜欢上了黄始木,但是至少现在还没有。或者恩秀已经喜欢了,但以她现在的性格现在也是完全感觉不到的”。

她当然认为自己是孤立无援的。

黄始木不信任她,甚至怀疑她。像徐东宰那样的前辈或同事根本不会愿意帮她。还有父母,她早已不是能躲在长辈的羽翼下快乐成长的人,反而要小心翼翼地顾及他们的感受,只能独自咬牙面对外面的狂风暴雨。一个人去找朴武成,一个人去追金泰均,一个人用性命去赌徐东宰的清白,黄始木面对这样的她第一次气急败坏地吼,说她的行为已超出常理。

所以她会在永一材案件再审被驳回时,单枪匹马地闯进青瓦台质问李昌俊。然后失声痛哭,她这般要强地将自己封锁在如此迫切的执念中,怎么可能保持正常,又怎么可能看出黄始木对她的冷淡,实际上是隐晦的保护。

所有故事最终都是爱情故事,所以不必刻意点明谁与谁之间的感情线。就像是李昌俊和妻子李连在,在仅有的两三段对话中已透露出两人最初一眼万年的深情。黄始木与永恩秀之间更多是模糊暧昧的情愫,只是两个处于漩涡正中央的人,明明有机会能并肩同行,哪怕不是爱情,却在还没来得及相互理解时阴阳相隔。剩下的叹息再多,都不足以弥补其中的遗憾。

有人说她笨,我以为正好相反,她就是死于太过聪明了,聪明到从别人无意的三言两语中嗅到蛛丝马迹,聪明到黄始木已谨慎地不透露相关信息资料,还是能推理出其中的涉案人员以及重要证据。不知道那些评论她蠢的人有没有注意到,在部门会议中的一帮男人堆里,只有她是女的。跟韩如珍一样,在男性性别优势明显的工作环境里,她们只有比大多数男人优秀才有可能处于其中。

而黄始木,其实是很清楚她的能力的,或许比她的父亲还要了解她的性格。永一材曾经郑重地拜托他照顾自己的女儿,好让她远离一切恩怨是非,他没有应承。他的原话是,“永恩秀既不是小孩,也不是弱女子。如果您让我替她挡刀,也许还能做到。但是去控制一个人,可能吗”。很快,他也见识到了她的孤勇,哪怕他早有准备握着枪藏在她身后,却依然被永恩秀不顾自己死活也要证实自己说法的架势吓到。之后,即便他对她的疑心没有全然解除,但已试图将她挡在事件之外。

作家约翰·肖尔斯在「许愿树」里写过,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所有失去的,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黄始木在分析凶案现场时曾下意识地将她躺在血泊中的两张照片相互交叠掩盖,单单拿起她最后出现在摄像头下的影像,在她还活着的时候。也许对于他来说,她的归来是从此办公室里多出的,冷冰冰的相框中,永恒的笑容定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秘密森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秘密森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