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口清兵卫的道家人格论析

孙正达
——电影《黄昏清兵卫》与《道德经》对观
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道德经》第67章
真正的浪漫,真正的理想总是归于生活,却不会葬于生活。
——题记
山田洋次是一位擅长以细腻温婉的电影语言、真切平凡的生活题材以及质朴纯洁的情感基调表现底层普通人物的经历与心性的日本著名导演。2002年上映的 《黄昏清兵卫》倾注了导演大量的心血和精力,年过古稀的山田洋次花了十多年的功夫才完成这部电影的构思和各种准备工作,从故事情节到背景考证,从人物设置 到场面布置,从表情动作到心理情愫,都看似平淡而却感人至深地表现了他一贯的平民主题。
影片主要讲述了日本幕府时代末期下级武士 井口清贫持家、抚养儿女、葬身乱世而又幸福温馨的短暂一生;在藩政派系斗争呈白炽化之际临危受命,井口在武士与亲情之间难于抉择,身怀绝技却谦卑度世,无 论哪一方面都成就了一个情义兼重,血肉饱满的男人形象。取道家经典《道德经》与影片互为观照,彼此印证,一方面可以更为深切透彻地理解井口清兵卫的人格形 象,另一方面又为《道德经》的生活智慧提供了鲜活的处境诠释。本文以《道德经》第67章经文为纲,从井口的慈爱、俭朴...
显示全文
——电影《黄昏清兵卫》与《道德经》对观
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道德经》第67章
真正的浪漫,真正的理想总是归于生活,却不会葬于生活。
——题记
山田洋次是一位擅长以细腻温婉的电影语言、真切平凡的生活题材以及质朴纯洁的情感基调表现底层普通人物的经历与心性的日本著名导演。2002年上映的 《黄昏清兵卫》倾注了导演大量的心血和精力,年过古稀的山田洋次花了十多年的功夫才完成这部电影的构思和各种准备工作,从故事情节到背景考证,从人物设置 到场面布置,从表情动作到心理情愫,都看似平淡而却感人至深地表现了他一贯的平民主题。
影片主要讲述了日本幕府时代末期下级武士 井口清贫持家、抚养儿女、葬身乱世而又幸福温馨的短暂一生;在藩政派系斗争呈白炽化之际临危受命,井口在武士与亲情之间难于抉择,身怀绝技却谦卑度世,无 论哪一方面都成就了一个情义兼重,血肉饱满的男人形象。取道家经典《道德经》与影片互为观照,彼此印证,一方面可以更为深切透彻地理解井口清兵卫的人格形 象,另一方面又为《道德经》的生活智慧提供了鲜活的处境诠释。本文以《道德经》第67章经文为纲,从井口的慈爱、俭朴、谦下制人三方面对此试作论析。
一、心灵深处的慈爱与怜悯
薪资微薄的库房官井口清兵卫的家庭集中了诸种不幸,妻子长年卧病,过早离世,一对年幼的女儿需要照管抚养,老母痴呆,生活难以自理;井口白天忙于工作, 一到下班的鼓声敲响,就匆匆回家,家里家外都是他一人操持,因此无暇自顾,总是衣装破烂,蓬头垢面,满身臭味,一副拉里邋遢的模样。为什么叫黄昏?“因为 井口尽干家里的事。据说他一到家就忙得像车轱辘转,做饭打扫洗衣服。” 但即便生存艰难,井口对妻女和朋友以及境遇相近的武士所抱持的慈爱怜悯心怀丝毫不减,他的人格形象在平凡的自然时间及命运考验中逐渐呈现出来。
与影片以井口妻子的亡故与葬礼开场不同,原著作者腾泽周平在同名小说中给予了妻子这一角色较多的篇幅,妻子奈美五岁时失去双亲,被井口父母如兄妹一般养 大,后与井口结为夫妻。妻子卧病后,井口回到家总是先抱起妻子,搀扶着去上厕所,之后再烧饭,煮汤,打扫清洁。晚上服侍妻子入睡再制作虫笼。一直想带妻子 去山里的温泉疗养却无能为力,接受诛杀叛变武士的任务只是为了能够让妻子去疗养,并无其他过多奢想;而两次清除异己的场面都被一笔带过,仿佛就是为了衬托 出井口对妻子坚不可摧的爱,小说也以井口与一身缟素,切切等待着他的妻子,拉着手走在村路和阳春青白色阳光里作结,这一处理为整部小说渲染了一层浓厚的俗 世夫妻的恩爱色彩,深入骨髓,绵绵不绝。小说的情节布置可视作电影场景之外井口常年照顾病妻的补充。
影片采用倒叙和插叙的手法, 以小女儿以登老年时的回忆口吻叙述井口人生,这一叙述手法本身就表现了父亲对女儿的慈爱。影片开场不久即是井口回家时充满慈祥和温厚的抱起以登举过头顶的 一幕,结束时又是诛杀余吾善右卫门之后一身疲累带着伤口回家一把将小女儿抱起的场景,随着情节的推进,影片多处出现井口慈爱呵护女儿的镜头:夜晚制作虫笼 时看到五岁的小女儿也想帮忙深情的将她抱在膝盖;拒绝舅舅提亲时说起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就像看着农作物或花草的成长一样让自己喜悦;略带歉疚地问两姐妹没 有妈妈会不会寂寞,两姐妹当即肯定地回答:“有爸爸在不寂寞”;大儿女萱野想学裁缝,问读书有什么用?井口略微思索,郑重地告诉女儿:读书可以让人学会思 考,不论世道如何改变,有了思考的能力就能生活下去。临上杀场之前推开门窗,无限怜爱的看着熟睡中的两姐妹。一个父亲对亲身女儿的慈爱关切在生活的流俗日 子中无处不在,贯彻始终。
在家庭以外,井口心性中的慈爱还表现在对朋友哪怕是诛杀对象的同情之上,这种同情一方面是出于朋友的信 义,另一方面则是缘于对切己生命感同身受的呼应和共救。信义和悲悯编织出的同情心使得井口在好友饭沼妹妹被前夫甲田丰太郎凌辱时毅然决然地代其兄与甲田丰 太郎决斗;藩主逝世,担心外出的饭沼因人事变动出现不测而亲自登门询问;在影片的高潮部分,井口迫不得已诛杀叛变武士余吾善右卫门,在拼杀之前,两人相对 长谈,余艰难谋生,颠沛流离,妻女相继过世的坎坷经历唤起井口的身世之叹,对余油然心生一种敬意和同情,决意放走余逃出藩外,而当余发现井口想用竹刀杀他 一怒之下拔刀拼杀时,井口尽管身受两刀还急切规劝劳累的余住手,而心里记着答应放他走的诺言迟迟不肯拔刀。
《道德经》言:“慈故 能勇” ,(67章)井口生命中承负着对家庭和友人的道义,对道义的担当意味着他人格的挺立;俗世中最切身最核心的关系便是由血缘和婚姻带来的情义和责任,因而, 井口对妻子义无反顾的照看,对儿女饱含深情的养育便是进口勇敢坚决的承担,只是这种对道义和责任的承担背后则倾注了人性柔韧的相通,对友人和同道的感怀也 同样让井口柔慈胸怀表达得更为直接坚定;选择即是承担,命运即为现世,处事融入情义,“勇”所具备的存在价值和人性修为便不仅表达了俗世人情的切己相投, 更体现了一种超越自我对生命认同的整体意识。
二、当俭朴成为一种生活习惯
为现实生活所逼,井口不得不兢 兢业业、循规蹈矩的工作,业余时间决不将生命虚耗在和同僚一道寻欢作乐、纵情于声色犬马之中,于是,被同僚视之为另类。生活困境已经把他逼进了人生的边 缘,五十石俸禄中,有二十石是透支的,入不敷出,各种家庭重担尤其是妻子的葬礼几乎榨干了他所有的血肉。
但井口默默承受着命运所 带给他的现实处境,安之若命,淡然处之,所有心思围绕着工作和家事奋力打拼,命运一方面框定了他的生活轨迹,另一方面则使他在这一人生轨道上走得实实在 在。《道德经》言:“无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12章)在最低限的物质生活得到满足之 后,人的心思却容易浮动飘逸,花花世界、靡靡之音、贪图口腹等各种感官欲望和奢靡享受往往容易侵蚀心性、迷惑理智、扰乱行为,从而也就丧失了自我处身立世 的根据和生存的意义。“咎莫大于欲得,惑大于不知足。”(《道德经》第46章)
《道德经》同时在正面意义上提出:“不尚贤,使民 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不乱。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3章)实腹强骨即保持身体与 生命活动的最低限的基本需要,弱志虚心则在心性境界上开拓出生命意义与存在价值的另一重内涵,精神生命因此超越了物质水平而获得自我的深化提升,虚则是扩 充心灵、人我同感、天人合一的途径。
《道德经》十六章提出“致虚极,守静笃”的原则,虚一方面揭示了整个“道”及创生出的“道 化”世界包括人类社会和精神活动在源初和终极意义上的虚静纯一状态,另一方面则规定了人的自我精神追求当循道而行,虚涵万物,清静无为,笃定专一,纯朴安 宁的日常生活心态。这一道家心境在井口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俭故能广”,(《道德经》第67章)井口的生命历程充满人世温情,他近乎“见素抱朴, 少私寡欲”(《道德经》第19章)的生活方式在贫乏残破的物质生活之外却充盈了他的精神生命。五代学者谭峭在《化书》中说:“奢者心常贫,俭者心常富。” 《道德经》也说“知足者富,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33章)井口的内心温润富足,他在世俗家庭伦理所担待的责任和情义使他一次次度过了生活的难 关,在命运的浮沉中稳重自立,把生命推向极致——融入了亲情、友情和爱情及同胞情的深广依托,井口因此超越了单纯的自我,看似无我的平淡琐碎的日常日子却 更真实饱满的成就了他广大通透的人生历程。
三、隐士的坚韧和沉寂
影片虽借用武侠题材但并非单纯渲染侠者 之义和武者之勇,井口的道家人格形象已经超越了时代和艺术意义。导演对此作出了明确的说明:“武士精神最基本的是忠诚,对信赖的人随时可以牺牲自己,也发 展出对天皇盲目的忠诚。我在电影里强调的不是在忠诚的一面,而是侧重在生活中的品质和感情。”
小说中对井口的身份如此界定, “在一个姓松村的一直都是不起眼的无形派武馆学武,年轻时功夫就超过师傅,很有点名声,是无形派高手。” 影片中将井口塑造成一个户田仁斋道场教头的形象。无论是高手还是教头在小说和影片中对其的刻画都着墨不多,在他一贯谦下柔弱的外表将超强的武功技艺掩藏得 密不透风,痕迹全无。道家所推崇的高人境界就是清静无为、谦柔处下、藏拙守璞、后发制人,功成身退的隐士。“大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井口 一向甘居人后、默默无闻,而在关键时刻或者迫不得已之时又能变被动为主动、以柔胜强的爆发力却更不动声色、撼动流俗地显露了道家的处事智慧。
乱世之秋,从京都回来的好友饭沼找到井口,企图说服他到外边闯荡,了解天下大势,说他这样的人才不应埋没在乡下。一向无欲无求的井口不为所动,淡淡的回 答:“你太高估我了,我只是平庸之辈”,如时局改变,就不当武士做农民。认为耕田比较适合自己。但井口并非平庸之辈,在替饭沼与甲田丰太郎决斗时,他以一 支木棍三两下就将甲田击昏在地,震动全城;“夫唯不争,故无尤。”(《道德经》第8章)决斗于井口而言并无杀心,制服甲田即悄声而退,默不声张,只是朋友 情义的自然流露而已;在幕府各藩主内哄攻讦、藩主继承人争执剑拔弩张之际,井口被派处决余吾善右卫门,一开始他拒绝出战,说自己常年要照顾幼女、染病的妻 子和年迈的老母,为生活所逼,已失去用剑之心。因为用真剑比武,取人性命,须凶猛如兽、冷酷得能豁然舍命;并要求在深山修炼一个月,也许能回复斗心。但被 严辞申斥“违抗藩命就是大逆不道,就会即时被革职,赶出藩外”,于是被迫应承下来。井口所拿的是一柄竹刀,一则家传宝刀在妻子葬礼中已卖掉,二则井口虽决 意诛杀余,却与他的本性相违,因为“兵者不详之器,非君子之器,有道者不处。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道德经》第31章)
井口隐忍超脱和谦下无为为他在现实生活中保持生命的尊严提供了一种处事之道,因为正如谭峭所言:“谦者人所尊,俭者人所宝。” 真正体道者深知世事沧桑、人心幻变以及人外有人、智识无涯,只有以低下平和的心态融入人世,浑然中处,静观察变,处变不惊,待时而动,才能心境澄明,立身 稳固。不仅如此,“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道德经》第67章)谦和守柔、恬淡无心的顺世姿态是积极进取,越众人之上,图强驭人的心理策略;《道 德经》反复申明“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成,故有功;不自矜,故能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道德经》第22章)的至道真理。循道 顺德的处事心智要求以“道”的自然运行作唯一而终极的依归,抑小我以归大我,引大我以消自我,最终成就无我的天人合一、自然无为境界。天道摄人胜人,而非 人制天道胜人;以人伦世事视之,则依道胜己者不争而胜人。这深刻透露了道家渊深海默的生活辩证法。
四、武士悖论的现代意涵及调整
影片和小说对井口清兵卫的塑造在展现隐忍处世的生活智慧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个对武士身份构成挑战和悖论的难题。武士道要求武士以“义、勇、仁、礼、诚、名 誉、忠义、克己”为行动守则,但人的社会身份分属于不同的群体和场合,这些守则之间难免存在对立,武士精神若被灌输到极致,则意味着应毫无保留为主子或其 所代表的利益集团舍命献身。藤泽作品提出了这样一个悖论:如果一个真正信仰武士道的武士,他如何甘于无条件地为主子及其利益集团舍命献身?是否有两全之 策?因此,既能在这个高度体制化的系统内部存活,又能尽力避免成为上头主子的打手或牺牲品的所谓隐剑不发、安贫乐道的中下层武士,就成了藤泽作品发掘武士 道时所提取出的人物形象。
这一人物形象所蕴含的悖论和冲突在井口身上得到了集中而激烈的体现,他想顾全家庭,慈爱儿女,赡养老人,迎娶心仪女人,又无法违抗藩命,而接踵而至的天皇战争则直接让他殒命。
生命中充满变数和未知境遇,从武士道的悖论延伸开去,现实的悖论无处不在,作为人类身心有限性的现实困境遭遇了无法实现的绝对自由,这种有限性也即悖论 存在的终极根源。德国存在主义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认为人世不得而知,无法摆脱的命运,就如一堵墙一样横亘在人面前,他称之为边缘处境,其中死亡、苦难、斗争 和罪过构成了人的有限性的重要内容,但边缘处境却是使人真正成为一个人的契机,在被边缘撞回的处境下,被抛回我自身,从而体验到超越自身有限性的绝对的可 能存在与应该存在到自由。 井口清兵卫的人生历程即是如此,正是因为贫困、丧妻、孩子年幼等家庭困境及外在的乱世动荡种种无法规避的处境才更加显露了一个道家式的人格境界的举重若 轻、荣辱不惊、至死方休。
《庄子》言:“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唯有德者能之” ,以道家的视野观照井口清兵卫的人格形象,一个清心寡欲的农民,一个俯首听命的武士,一个心疼妻子的丈夫,一个慈爱儿女的父亲,一个视人如己的黎民,这些 平淡的身份集中在一起,在命运能够掌控的范围内,井口将其发挥到了极致。即困境即超越,即有限即自由,即边缘即全在,即瞬时即永恒。真正的幸福源于心灵的 隐忍,最大的幸福来自于真挚的亲情和纯洁的爱情。现实困境萦绕在人的自我身心,那么,根据命运所敞开的人生方向,顺命达观、知足常乐,也就是幸福。正如影 片末尾晚年以登回忆父亲所说:“家父决非求取功名之人,他决不会自认为不幸的。他深爱女儿,又得到美丽的朋江小姐的爱,他短暂的人生里充满着美好的回 忆。”
注释:
藤泽周平:《黄昏清兵卫》,李长声译,北京:新星出版社,2010年4月第1版,第12页。
本文所引《道德经》,均见陈鼓应著《老子注译及评价》,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5月第1版。为避免繁琐,章节随文注明,页码不另注。
(五代)谭峭:《化书•天牧》,丁祯彦、李似珍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96年8月第1版,第70页。
《访日本导演山田洋次》,载《电影文学》,2005年,第9期。
藤泽周平:《黄昏清兵卫》,李长声译,2010年4月第一版,北京:新星出版社,第12页。
(五代)谭峭:《化书•解惑》,丁祯彦、李似珍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96年8月第1版,第73页。
参见徐崇温主编:《存在主义哲学》,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年8月第1版,第279页。
《庄子•德充符》,参见陈鼓应注译:《庄子今注今译》(上),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2月第2版,第166页。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黄昏的清兵卫的更多影评

推荐黄昏的清兵卫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