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的明与暗

琴辉

虽然约翰·威廉姆斯为老版《超人》电影创作的主题曲已成为毫无争议的经典,但我个人其实一直更偏爱《钢铁之躯》中汉斯·季默的配乐。在我听来,经典超人配乐虽然旋律朗朗上口、大气恢弘,可总感觉过于闹腾,与其说是描写了来自外星的超级英雄,不如说是描写了一场胜利狂欢。而汉斯·季默的音乐中,却刻画出茫茫宇宙的神秘感以及超人那钢铁般坚不可摧的力量——音乐充满了磅礴而又黑暗的气势,不仅不是胜利的狂欢,反而像是绝地的嘶吼。也许《钢铁之躯》没能给我一个满意的故事,但至少通过音乐给了我称得上惊喜的超人的质感。

之后万众瞩目的《蝙蝠侠大战超人》口碑遭遇滑铁卢,我也不幸成为内心无比渴望它获得成功却不得不承认它失败了的粉丝之一。探究其原因的精彩分析已经汗牛充栋,但我有一次偶然听见老版《超人》的配乐却联想到了另一个看待这个问题的视角。

的确,威廉姆斯的超人旋律过于光明,以至于和《钢铁之躯》相比缺少了一种“黑暗”中才能体会到的力量。所谓“钢铁”,不是华丽的外表,而是内在的筋骨,是外表被打得残缺破烂后裸露出来的坚不可摧的骨架,这种骨架让我们感到真正的强大——不是胜利的强大,而是逆境中依然坚持下去的强大。要表...

显示全文

虽然约翰·威廉姆斯为老版《超人》电影创作的主题曲已成为毫无争议的经典,但我个人其实一直更偏爱《钢铁之躯》中汉斯·季默的配乐。在我听来,经典超人配乐虽然旋律朗朗上口、大气恢弘,可总感觉过于闹腾,与其说是描写了来自外星的超级英雄,不如说是描写了一场胜利狂欢。而汉斯·季默的音乐中,却刻画出茫茫宇宙的神秘感以及超人那钢铁般坚不可摧的力量——音乐充满了磅礴而又黑暗的气势,不仅不是胜利的狂欢,反而像是绝地的嘶吼。也许《钢铁之躯》没能给我一个满意的故事,但至少通过音乐给了我称得上惊喜的超人的质感。

之后万众瞩目的《蝙蝠侠大战超人》口碑遭遇滑铁卢,我也不幸成为内心无比渴望它获得成功却不得不承认它失败了的粉丝之一。探究其原因的精彩分析已经汗牛充栋,但我有一次偶然听见老版《超人》的配乐却联想到了另一个看待这个问题的视角。

的确,威廉姆斯的超人旋律过于光明,以至于和《钢铁之躯》相比缺少了一种“黑暗”中才能体会到的力量。所谓“钢铁”,不是华丽的外表,而是内在的筋骨,是外表被打得残缺破烂后裸露出来的坚不可摧的骨架,这种骨架让我们感到真正的强大——不是胜利的强大,而是逆境中依然坚持下去的强大。要表现出这种力量,就需要汉斯·季默音乐中那种黑暗而宏伟的风格,而不仅仅是“凯旋进行曲”。

可到了《蝙蝠侠大战超人》里,这种风格就带来了问题——“钢铁之躯”所展现出的黑暗的力量恰恰是蝙蝠侠的魅力所在,如果超人已经占有了这种魅力,蝙蝠侠的处境就异常尴尬。难怪美国一个制片人评论说“在《蝙蝠侠大战超人》这份早餐里蝙蝠侠和超人是用完全相同的配料做的”。尽管超人和蝙蝠侠拥有截然不同的身份、能力,但如果他们的内在气质是相同的,那些外在的区别就没有意义。

相反,在思考了很久《蝙蝠侠大战超人》的缺点后,当我突然听到老版《超人》的主题曲时,我蓦然感觉出一种戏剧张力——这个光明超人气质和黑暗的蝙蝠侠气质之间的剧烈反差带来的张力,当这两个分别来自明与暗的内心世界的英雄闯入彼此世界时,一切冲突、一切故事、一切人物形象都呼之欲出。是的,老版超人的气质缺乏内在力量,缺乏黑暗锻造出的坚定,但这恰恰是留给蝙蝠侠来弥补的。如果超人本身已经完美无缺了,又何必再塞个蝙蝠侠进来呢?

两个英雄相互弥补是我能设想出的蝙蝠侠与超人都作为正面主角共存的最有魅力的方式,但这却不符合蝙蝠侠“大战”超人的主题。说实话,我很难理解为什么必须要让他们俩一登场就大战对方。直接原因很好理解,制作方希望借助经典漫画、动画片《黑暗骑士归来》的故事,还原其中令粉丝热血沸腾的蝙蝠侠身披盔甲挥拳砸向超人的场面。问题是那部作品的主角是蝙蝠侠,超人是个配角,甚至是个反面角色,观众同情的是蝙蝠侠、他们希望看到蝙蝠侠把超人打倒,这时候超人的坚不可摧的超能力就显得很恐怖,营造出巨大的戏剧性。反过来设想,假如有一部《光明骑士归来》,蝙蝠侠作为反派挡在超人面前,会不会有同样的效果?在这种情况下,蝙蝠侠不可能是恐怖的,因为他的战斗力在超人面前不值一提,超人随时可以打倒他甚至除掉他。那么作为反派的蝙蝠侠就将是虽不可怕却是丑恶的,就像《一拳超人》那样——一拳超人拥有天下无敌的战斗力并一直无私地为正义而战,但却处处受人排挤、误解、鄙视,这时候他的超能力再强也没有用,他的拳头能打败一切敌人却打不破困住自己的无形的墙壁(这作品真是绝了!)。如果超人陷入类似的困境,的确也能成为扣人心弦的故事,只不过他和蝙蝠侠之间将不会是拳头的决战,而是心灵的决战。

但在《蝙蝠侠大战超人》和随后的DC扩展宇宙中,蝙蝠侠与超人显然都不可能是反派,上述设想就没有参考价值。硬搬其中故事模版套在截然不同的人物设定上,导致的结果就是观众并不买账,尤其是非粉丝观众。如果大战双方都是正面角色,另有两部电影提供了类似的架构——《守望者》和《美国队长:内战》。在《守望者》中,罗夏与曼哈顿博士的关系非常接近蝙蝠侠与超人的关系,前者都是没有超能力的内心黑暗的英雄,后者都是上帝般无所不能的神明。但曼哈顿博士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后,他渐渐失去了凡人的内心,最终决定不再插手人类斗争——这委实比斤斤计较的超人合理得多。此外罗夏与曼哈顿博士虽然有不可调和的价值观冲突,但二者并未“大战”——曼哈顿博士根本不想去理睬罗夏——最后罗夏抱着必死的决心要去阻挠曼哈顿博士时对方才稍作犹豫便杀了他,他们俩的矛盾没有化解,而是演变成一出充满讽刺意味的悲剧。这个模式显然不适合蝙蝠侠与超人。至于《美国队长:内战》,从两个正面主角相互对抗的角度说是最像蝙蝠侠与超人的,但二者仍有巨大的区别。首先,美国队长与钢铁侠是反目成仇,而非蝙蝠侠与超人那种见面就开打。通过之前一系列电影,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形象已经牢牢植根观众心中,他们被各自的内在动机推动以至于终于不可调和地放弃了共同目标而大打出手,这是异常激动人心的。反观蝙蝠侠与超人, 两个价值观相同的正义斗士一见面不先想想跟对方合作(至少先好好沟通一下),却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话都不说清楚就糊里糊涂一顿乱打,简直是关公战秦琼——打得再精彩,场面再华丽,内在是空虚的,观众就只能打瞌睡。

两个正义英雄能不能见面后先打再合作?当然可以,所谓“不打不相识”,也是一种经典套路,也许这正是制片方希望走的路子吧。成功的“不打不相识”故事中,两大主角往往没什么实质矛盾,他们在追求共同目标的过程中因为小摩擦、小误会而导致最终打了一架,打完架的后果是他们冰释前嫌,意识到对方原来是自己的盟友,于是携手并肩去对抗敌人——他们携手的那一刹那想必让人热血沸腾。而《蝙蝠侠大战超人》的问题就在于两大英雄并没有共同的目标,他们一上来就只想干掉对方,直到终极决战打完了,蝙蝠侠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与超人和解,他们才发现原来还有个共同的敌人需要去对抗。更糟糕的是两人终极决战时其实只有蝙蝠侠是主动迎战的,超人已经不想打了——虽然蝙蝠侠想杀超人的理由欠妥,蝙蝠侠饶恕超人的理由极其诡异,但至少他还有理由,而超人在大决战中的所有行动连理由都没有。

虽然由配乐引出一些新的思考,但其实最终要讨论实质性问题还是回归到人物身上去了。如果人物能安排得合理,譬如讲一个无懈可击的“不打不相识”的故事,那么配乐赋予角色的气质顶多景上添花而已。当人物塑造失败,其实是无药可救的,配乐更不可能起什么作用。

为什么《蝙蝠侠大战超人》的失败那么让我耿耿于怀呢?也许因为这个世界观实在太吸引人了。只要想到这么多有魅力的超级英雄生活在一个宇宙里,他们之间可能发生的无穷无尽的故事,就让人心痒难耐。由漫威创造的电影宇宙正在日渐成为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它对我们文化生活的影响就像超人的力量一样席卷一切、势不可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的更多影评

推荐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