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司法制度的思考

weirdo
影片讲述了未来产生了可以预知犯罪的技术“先知”,通过这项技术,“犯罪预防中心”便可以在犯罪发生之前将罪犯绳之以法。安德顿警长是“犯罪预防中心”的精英人物,在他杰出的推理能力与工作能力的协助之下,强有力地控制了犯罪的发生。然而有一天“先知”预警安德顿警长将会实施一场谋杀。惊惶的安德顿警长逃出“犯罪预防中心”想洗清自己的名誉,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谋杀一名自己根本不熟悉的陌生人,他铁定有人在设计他。在一系列经历后,安德顿弄清楚了是“预防犯罪中心”的局长,自己的挚友在陷害自己,因为自己发现了局长为了“先知”的保留而杀人的秘密。而此时“先知”又发出了预警:局长将会激情杀害安德顿。最后关头安德顿告诉局长在事情发生之前,他还有得选择。局长最后做出了与“先知”预言中不同的选择,他选择了自杀。
影片的主题是值得思考的。影片通过“预知犯罪”这种科幻技术,想要激发我们的思考:在犯罪发生之前将罪犯绳之以法的道德合理性。影片借威妥之口谈到:“犯罪预防理论在法理上有瑕疵”。后面一段富有逻辑的讨论颇为精彩。威妥认为法律制裁一个人要以他“做”了什么为基础,而非他“想”要做什么。安德顿的回答是,先知不会预测他“想”...
显示全文
影片讲述了未来产生了可以预知犯罪的技术“先知”,通过这项技术,“犯罪预防中心”便可以在犯罪发生之前将罪犯绳之以法。安德顿警长是“犯罪预防中心”的精英人物,在他杰出的推理能力与工作能力的协助之下,强有力地控制了犯罪的发生。然而有一天“先知”预警安德顿警长将会实施一场谋杀。惊惶的安德顿警长逃出“犯罪预防中心”想洗清自己的名誉,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谋杀一名自己根本不熟悉的陌生人,他铁定有人在设计他。在一系列经历后,安德顿弄清楚了是“预防犯罪中心”的局长,自己的挚友在陷害自己,因为自己发现了局长为了“先知”的保留而杀人的秘密。而此时“先知”又发出了预警:局长将会激情杀害安德顿。最后关头安德顿告诉局长在事情发生之前,他还有得选择。局长最后做出了与“先知”预言中不同的选择,他选择了自杀。
影片的主题是值得思考的。影片通过“预知犯罪”这种科幻技术,想要激发我们的思考:在犯罪发生之前将罪犯绳之以法的道德合理性。影片借威妥之口谈到:“犯罪预防理论在法理上有瑕疵”。后面一段富有逻辑的讨论颇为精彩。威妥认为法律制裁一个人要以他“做”了什么为基础,而非他“想”要做什么。安德顿的回答是,先知不会预测他“想”做什么,只会预测要发生的事。并且做了一个生动的比喻:犯罪的发生就像球要落地一样毫无疑问,问题在于你想在球落地之前就将罪犯绳之以法,还是任由球落地之后再进行惩罚。这就引出了关于司法制度非常有趣的哲学讨论了。首先,是球是否会落地的问题。先知的预测在统计学上是有保证的,预测使谋杀消失了,因为一切都能在发生之前制止,这证明是预测是有效的。而且每次先知预测的场景与未来场景保持一致,(比如说安德顿谋杀案发生之前的所有事都依次发生了,老太婆的诡异笑声,6与9的错误,太阳镜的男人)说明先知对未来的预测也是符合逻辑的。当然,你任然可以认为谋杀不会发生,但从统计学的角度来说概率几乎为0。然后,第二问题来了,在犯罪发生之前将“犯人”抓捕合理吗?尽管统计学上来说球几乎一定会落地,但也有很小很小的可能罪犯回心转意,那还应该在犯罪前抓捕吗?如果你选择抓捕,那么就可能冤枉了一个好人(安德顿在后来之所以对先知系统失去信心是因为他明白了人还是有机会做出选择的,自己可能冤枉了好人),并且本质上与“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是极为相似的。但在现实生活这种情况非常多见,比如在中国法庭上有默认被告人就是罪犯的倾向。如果不选择抓捕,为了不冤枉概率上极少极少的好人,代价是牺牲其他人的安全。在很多情况下我们明知犯罪会发生我们却不阻止。而这种行为本质是与美国的司法制度的思想相似的“宁可漏网一千,不可错杀一个”。如果你问我选择哪一种,我在看电影前会选择前一种,看完电影后我会多思考:)。看电影之前我对被冤枉的好人缺乏足够的认识与共情。而在看完电影后,安德顿作为一个可能被冤枉的好父亲,代表正义的执法者,好丈夫就足够让我们思考了。
影片还有很多支线思考,也非常有意思。将人作为一种工具来使用是合理的吗?(安德顿说“最好不要把(先知)他们当人”,而实际上她们也是有自己思想情感的人)社会的发展使所有人都过得更好了吗?(影片中直上直下的高科技汽车,自动化工厂大量使用激光加工,虹膜扫描提供适应性的信息,然而贫民窟的人却仍然生活在肮脏的环境,没有享受到高科技提供的便利比如适应性信息)预知犯罪可不可以被利用就像祭祀伪造神谕一样?(影片中没有深入提及的总检察长我们或许可以展开想象,影片借先知发明者之口提到“总检察长想将系统占为己有”。当总检查长控制了系统后,就可以利用它打击政治敌人。毕竟他控制着先知,他就是教皇,说谁有罪谁就有罪。)媒体欺骗公众掩盖事实。(大众都认为先知是试管婴儿,而实际上先知是12岁后的个体,发生了基因突变。媒体向大众灌输“先知各自拥有卧室电视和健身房,当先知真好”,但实际上先知每天靠光子导液提供营养,而且以撒托宁保证不能深水,每天夜以继日地做着噩梦)
再谈谈叙事。影片的叙事非常精彩,情节紧凑,高潮迭起,仿佛读了一本异常精彩的悬疑小说。“先知”预先知道未来这一设定,本身为环形叙事手法提供了便利。先交代结尾,然后人们带着问题去看过程,最后结尾又出人意料。在多线叙事上也拿捏得特别棒,安德顿的离异丧子,威妥尽职被害,局长一心为了自己为了预测系统牺牲他人,这几个线交织得非常合理而不突兀。举个例子,安德顿被害是因为发现了局长杀人,而安德顿一直误会威妥是因为威妥尽职发现了自己吸毒,而安德顿吸毒是因为儿子被害。这样的例子很多,看下来我总要惊呼影片的叙事能力之强。
总之这是一部极为优秀的科幻电影,从评分来看是被严重低估的。总有一些人喜欢在科幻电影里面找逻辑错误,所以也顺便谈谈自己对科幻电影的思考,来批判一下这些人。
首先科幻电影是艺术而非说明书。在电影的划分上,科幻电影属于形式主义电影。强调一遍,科幻电影属于形式主义电影而非现实主义电影(写实主义电影)。而科幻电影作为形式主义电影却喜欢使用写实手法。比如《第九区》运用纪录片的手法。这样可以给科幻更具真实感,令人震撼。如果不能认识到科幻是形式上的,只是一种对事物的意象化的话,可以说就永远看不懂科幻电影。如果无知到看科幻电影只寻找科幻设定的逻辑错误,却不关注科幻设定背后的象征意义,就会舍本逐末,看不懂。举个例子,《2001太空漫游》最后出现的宇宙巨婴,比地球还大,这就是一种意象化的东西,是一种象征。可能有些理工科的人就开始批判这是什么烂片,婴儿怎么可能比地球还大,外太空婴儿能生存吗?为什么有长达13分钟的迷幻镜头,导演是嗑药了吗?从而得出烂片的结论。也有人反驳说,这只是一些瑕疵,《2001》里面还是有很多很合理的科学设定的。但是,评判一部科幻电影仅仅只看设定是否合理,就永远抓不住重点。有人说雪国列车烂,人类住哪不行非要住一节节车厢里,还什么永动机这类违反热力学定律的东西。这里可以说,车厢只是一种象征,象征着阶级,而永动机象征着秩序,象征着崇拜,这是阶级压迫的理由。
那么有人会问那科幻电影和魔幻玄幻有什么区别呢?科幻与魔幻玄幻的共同点是都是形式主义的东西,然而不同之处科幻电影喜欢运用写实的手法,这样给人一种真实感。真实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比如《少数派报告》里面“先知”预知犯罪的能力。这种设定你可以用科学的预言去表述给人真实感。电影里运用了弗洛伊德deja vu的观点,基因突变,技术开发形成的预知未来的能力。魔幻片这种设定可以陈述为一个神话。这就是科幻与魔幻的区别,是手法上的不同。
当然我不否定找科幻电影茬的行为,找科幻漏洞,运用自己的科学知识是很有意思的。比如我们分析《2001》里面的太空船设定的有趣之处,《星际穿越》里面黑洞,五维空间的设定表现。但是你只关注设定是否合理,并且为自己发现破绽而洋洋得意,而不关注更深层的思考的话,是无知的,是最缺乏想象力的。毕竟科幻电影这不是说明书。当然这些人对我说的不以为然,依然秉承着看科幻电影就是找茬的精神去看的话,损失有价值的思考的人是他们自己。
最后,《三体》里面关于未来的描写用了很多《少数派报告》中的设定啊。比如包装盒上的图片会动,虹膜识别使信息是针对每个人个性化之后的。信息窗口无处不在。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少数派报告的更多影评

推荐少数派报告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