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母亲 8.3分

《母亲》

浅夏安然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母子小世界是依附于外部大世界生存的,所以对规定性只能嘲讽,不能僭越。在警察复现犯罪场景的那一幕,奉俊昊便把这种嘲讽宣泄到了极致(当然这些意义全是我解读出来的,奉导是不是真这么想我毫不关心):村民们看马戏般看着警察抬着假人上天台,然后母亲在人群中徒劳的散发着申冤传单,此时的音乐也像极了一场马戏表演。人在语言中游戏,人也在社会中游戏,从这个意义上讲,母亲与都俊的夜夜共眠、母亲的无照行医,乃至都俊对女性的向往,都可以被解读为游戏——对于不合社会规定性的行为,几乎只有“游戏”是可以被豁免罪责的(疯癫会被治疗,对抗则会直接被消灭掉)。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奉俊昊却在《母亲》中展现了这句话的真实面目——不是他人,而是自己才是地狱之恶的源泉(每个人都是一个深渊,当人们往下看的时候,会觉得头晕目眩——毕希纳)。儿子回忆起五岁时母亲曾想毒杀自己的往事,已然让母亲歇斯底里;接下来母亲发现恶的真相后,又不假思索的成为恶的一份子。母子小世界的伊甸园幻相被粉碎了——其实早该粉碎了,植根于并始终渴求外部大世界认同的小世界从来没有就独立性可言。 拜伦没有鞋,顶罪的宗发则连脚都没有——他比都俊更弱智,更孤苦...

显示全文

母子小世界是依附于外部大世界生存的,所以对规定性只能嘲讽,不能僭越。在警察复现犯罪场景的那一幕,奉俊昊便把这种嘲讽宣泄到了极致(当然这些意义全是我解读出来的,奉导是不是真这么想我毫不关心):村民们看马戏般看着警察抬着假人上天台,然后母亲在人群中徒劳的散发着申冤传单,此时的音乐也像极了一场马戏表演。人在语言中游戏,人也在社会中游戏,从这个意义上讲,母亲与都俊的夜夜共眠、母亲的无照行医,乃至都俊对女性的向往,都可以被解读为游戏——对于不合社会规定性的行为,几乎只有“游戏”是可以被豁免罪责的(疯癫会被治疗,对抗则会直接被消灭掉)。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奉俊昊却在《母亲》中展现了这句话的真实面目——不是他人,而是自己才是地狱之恶的源泉(每个人都是一个深渊,当人们往下看的时候,会觉得头晕目眩——毕希纳)。儿子回忆起五岁时母亲曾想毒杀自己的往事,已然让母亲歇斯底里;接下来母亲发现恶的真相后,又不假思索的成为恶的一份子。母子小世界的伊甸园幻相被粉碎了——其实早该粉碎了,植根于并始终渴求外部大世界认同的小世界从来没有就独立性可言。 拜伦没有鞋,顶罪的宗发则连脚都没有——他比都俊更弱智,更孤苦。于是乎,母亲特意前去探监,并为宗发的不幸遭遇流泪。可叹的是,宗发自己并不感到悲哀,对一个始终无人关爱的社会遗弃者来说,进监狱不见得就是件坏事——起码号子里会时刻有人关心自己的生死(被母亲杀害的拾荒老人也是同样类型)。 另一个对比是,宗发一副小儿麻痹症式的脸孔,元彬版的都俊则俊朗照人——用片中台词说,“他的眼睛就是一件艺术品”——这显然也是为影片的悬疑迷局做的铺垫:一个弱者,同时又是一个美者,当善与美都集于一身的时候,人们往往把“真”的属性也赋予他。 恶夜降临,唯有美可拯救世界,于是,我们看到母亲贯穿影片首尾的舞蹈(韩片中的这种处理手法应当是源自日本文化的影响)。最后说一句,金惠子的演技没得说,相比而言元彬还处在退役后的恢复期。至于影片的观赏性,立意不错但拖沓了些,特别是母亲调查案情的戏分进入太慢,原本冀望的《撞车》式底层生活画卷的展开也不彻底,殊为可惜。 在拥有了一个如此准确又有开放性的剧本后,如何利用导演手法去将其展现出来?奉俊昊高超的导演手法使得形式与内容达到了高度的统一。其实仔细地分析,即使最近在某些段落上与朴赞郁的视听风格接近,奉俊昊所使用的导演手法一直比较常规,每个镜头的使用思路仍然是大众接触最多的中景过场、全景调节、特写强调,在镜头的剪辑上也是标准的按照因果顺序剪辑,就是我们所说的“三镜头法”。但是奉俊昊将不同性质信息准确表达出的手法的牛逼表现在一个更宏观的方面,就是为每个信息选择最适当的拍法,在这种精准的基础上,利用视听形成一条极富变化又有规律的动静节奏,利用一动一静之间的反差将不同性质信息表现出来。我选择了其中一些特别突出的段落来试做分析。 第1—3段(全片开头部分,为影片定下了一个基调。) 1.剧作:母亲(金慧子)跳舞及片名字幕出现。 视听:音乐声起,音量小。静止镜头,母亲从后景走来,开始跳舞。摄象机以母亲为圆心做圆周运动,由静变为动,音乐声渐大。需要注意的是,母亲穿的深紫和深蓝的衣服,且颜色灰度很大,视觉上就很“复杂”,而且母亲穿衣服的方式是特别正式且“紧裹”的。色彩饱和度低,灰暗。(与《杀人回忆》开头的高饱和度画面形成鲜明的对比,也让两片调子完全不同)明暗为明调、光反差为软调。 而在这个镜头之后,马上变为静,暗调和硬调(明暗、色彩反差大)的出字幕精致镜头。 就用这几个镜头,静动静、明暗、软硬对比便树立了本片基调也将母亲人物状态的那种悲中作喜塑造出来,特别老到、精准。2. 剧作:母亲在店里切药材,并守着街对面的泰宇(元彬)和镇泰(秦久)。泰宇被撞。 视听:母亲在店里切药材,并守着街对面的泰宇的一组镜头紧接上面的静,但注意对母亲使用的是特写,主要有两大作用,一是交代母亲和泰宇的关系(母亲一直关注泰宇),二则是节奏上的需要。是为了由静马上过度到动,把新的信息交代出来。除了景别外,奉俊昊还利用了汽车开过反射到母亲脸上的光和越来越大的声音,这三大元素只要稍微加大力度,便形成了静到动的自然过度。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泰宇的浅兰色外套也像母亲一样紧裹着的,某种意义上暗示着两人的相关联与不一般,因为一旁的镇泰的棕褐交错的衬衣领子都打开了。奉俊昊利用服装设计也一下将三人的大致关系、性格倾向表现出来。静动交错,光的反差也由上段末尾的硬调变成软调,明暗上的暗调延续都形成了节奏的变化与结构。 3. 剧作:泰宇、镇泰二人追肇事逃逸车辆到高尔夫球场,镇泰弄坏了肇事车的后视镜。两人在高尔夫球场寻找肇事人。泰宇拣起高尔夫球玩。两人与肇事一行人打架。镇泰在此过程中将一球杆踢入水里。 视听:二人追到高尔夫球场后马上变为全景以及摇镜头和升降镜头,这样又将动调节回静,而明暗上又是本片中少有的明调,观众一下就明白这里是缓和的段落。在球场里二人拣高尔夫球的几个镜头里,奉俊浩就只使用了正反拍,将泰宇和镇泰各自放在自己的近景空间里,还让镇泰头对画左,就将两人也有裂痕的关系表现出来。同时,机械的正反拍静止镜头也有效地调节了节奏。 而在两人准备攻击肇事人一行时,明调变成暗调,静又变成动。节奏再次转变。 本段落的节奏大致便是 静动静静动静动静动,静动所分别给出的信息也是不同性质对叙事有不同作用的,所以达到的效果是视听的变化让影片好看,而静动的对比又让信息准确传达。奉俊昊便是遵循这一思路来拍摄全片的。 第14段(母亲最低落的部分。) 14. 剧作:母亲奔向警察局,进警察局以为找到证据证明镇泰是凶手。结果镇泰不是,球杆上的红色只是酒吧老板女儿留下的口红。母亲在回家的路上遇到拾荒的老头。律师也在找母亲,说只关泰宇进精神病院4年就放他出来。 母亲拒绝,她想起了一幅画面,一个小孩正手拿药瓶看着她。 视听:第13段的最后是镇泰屋外的一个远景,是比较静的段落。而14段一来马上由静变动,把母亲的第一次“绝地反击”表现出来。移动镜头的“动”让观众与母亲都在母亲奔向警察局的路上开足了马力,但是注意,这里的整个画面依然是本片都用的暗调和软调,自然光并不强烈更不鲜艳。当母亲一进警察局办公室大门,一个全景马上把节奏由动变向静,在警察局里面的镜头组合几乎都是静止的中远景的切换,一下转静后,母亲的状态也因计划遇阻转为低落。母亲走出警察局以及遭遇拾荒老头的几个镜头延续了静止镜头的切换,而在自然光上更弱,明暗方面更为偏暗调。母亲在KTV里和律师的段落,依然是静止镜头的切换,甚至因为镜头取景表现人物的极端(把人物挤到画内一部分)和给人物景别的设置(中景居多),使得镜头的节奏更为缓慢、静止,自然光都没了,全是人工光,调子更暗。而且加上律师等人的聒噪,使得这样“静”的空间实际上内部是“动”的,而这样的动恰好衬托出总体的和母亲的“静”与无力。而且这种衬托仍然是有层次的,随着律师的本意说明和律师唱歌,给母亲的景别逐渐由全景转向特写,人工光却几乎完全关掉,调子更暗,画外律师更聒噪,给母亲的景别却更大。这是一种对母亲行动失败后的失落和儿子被律师遗弃的痛苦有层次的表现。奉俊昊运用的仍然是动静和明暗的节奏关系,即使本段落单纯讲静与暗,也在“静”“暗”中讲出了层次,讲出了变化。 第22-23段(全片高潮部分。) 22.剧作:母亲给泰宇看手机,泰宇确定就是拾荒老头在现场。母亲去老头家,进老头家与老头聊天。老头给母亲讲那晚的真相,确实是泰宇杀的,因为雅中说了泰宇一句“弱智”。母亲不相信,老头要去警察局做证,母亲杀了老头,并清理现场,逃到山上。 视听:母亲给泰宇看手机的段落是静的,暗调、软调。而在母亲去老头家的路上,音乐起,加上导演选择了手持和特写,就使得节奏又动了起来,仍是使用全片多用的暗调和软调,这一个“动”是很有必要的,根据前面的剧作分析,我们都知道在这点时观众和剧中人物都对凶手产生了强烈的憎恨,而目前证据指向了老头,所以母亲去老头家的路上实际上就是一个“情感酝酿”和准备奋力一搏的过程,所以导演选择了“动”去表现并维系观众情感。在老头屋外的大全景调节后,又由动变静,两人聊天的镜头也都是标准的静止的正反拍。导演在这里安排“静”有两大用意,一是让观众去更关注对话,因为对话即将揭示真相;二是为后面母亲知道真相后的一系列变化作铺垫并形成强烈反差。当母亲知道确实是儿子杀的雅中后,杀了老头,这里的镜头组合由静马上转为动,构成这里强烈的变化的因素有几点,一是静止镜头变成了手持,增加动作剧烈程度;二是暗调变为明调;三是光的反差方面软调变成了硬调。本片多使用暗、软调来塑造人物的压抑与不确定,而在这里换成了明、硬调,便通过反差达到立即达到高潮。母亲杀死老头后,又变为了软、暗调。这也是个静动静静动静的节奏。 23.剧作:母亲回家继续生活,南季汶告诉她已经抓到了凶手,是那个日本小疯子,因为小疯子身上查出了雅中的血型,母亲跟随警察去看小疯子。 视听:高潮的前半部分是母亲杀老头,后半部分则是去看日本小疯子,让母亲真正认识自己的状态。奉俊浩在母亲去的过程中使用了“动”,而在见小日本后,变为了正反拍、静止镜头的“静”,即使母亲大哭,仍然是很“静”的镜头组合。 本片的高潮也是利用了这种一动一静的节奏来表现,高潮中的动静反差极大,奉俊昊利用这样的手法来表达,虽然镜头很标准,但效果很极端很有趣。这些反差之间的,便是本片留给大家去思考的,就是本片的开放性。 《母亲》就是利用这些看似普通但异常搭调的手法去讲的一个故事,奉俊昊利用了这些方法制造了精准的表达和充足的供观众思考的空间。

1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母亲的更多影评

推荐母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