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云端 在云端 7.9分

当你想着陆时,并没有所谓的正常生活可以接纳你

妙荔

这部影片让人欲罢不能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把它归结为不加渲染的幽默式真实人生,但却并不好笑。编剧把冰冷残酷的生活现实剖析出来,摊开在你的面前,不带粉饰和抚慰,两手一摊告诉你:不怪我,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并且,当你开始为剧中那渐渐解冻而回温的情节而感动时,他又冷不丁地来记耳光,让你保持清醒。

Ryne以解雇他人为职业的,单身,一年中有三百天都在飞行和出差。他厌弃并回避所有的人际关系和家庭关系,并由此发展出了他独特的“背包理论”。他做演讲时,告诉听众,你们的人生都太沉重的,因为你们都不断地往里面添加太多的喜好、太多的责任,最终它成为了压在肩膀上的沉甸甸的负担。别人都以回到家中而感到踏实,他则以远离家庭和人际而得到安全感。别人在机场、酒店感到的都是匆促和不适,他却在此中如鱼得水,说不出地自在和享受。他的目标就是要积攒1000万英里行程,成为航空公司屈指可数的顶级会员。当他的新伙伴兼助手Natalie问他这样的目的是...


显示全文

这部影片让人欲罢不能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把它归结为不加渲染的幽默式真实人生,但却并不好笑。编剧把冰冷残酷的生活现实剖析出来,摊开在你的面前,不带粉饰和抚慰,两手一摊告诉你:不怪我,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并且,当你开始为剧中那渐渐解冻而回温的情节而感动时,他又冷不丁地来记耳光,让你保持清醒。

Ryne以解雇他人为职业的,单身,一年中有三百天都在飞行和出差。他厌弃并回避所有的人际关系和家庭关系,并由此发展出了他独特的“背包理论”。他做演讲时,告诉听众,你们的人生都太沉重的,因为你们都不断地往里面添加太多的喜好、太多的责任,最终它成为了压在肩膀上的沉甸甸的负担。别人都以回到家中而感到踏实,他则以远离家庭和人际而得到安全感。别人在机场、酒店感到的都是匆促和不适,他却在此中如鱼得水,说不出地自在和享受。他的目标就是要积攒1000万英里行程,成为航空公司屈指可数的顶级会员。当他的新伙伴兼助手Natalie问他这样的目的是什么,或者是为了获得和家人可以到法国南部或者别的地方免费度假机会?不,他说,并不是,仅仅只是为了自己为自己设置的里程目标,仅仅只是那个数字。

人生太重,丢掉那些人际关系的“背包”

“其实你不需要承受那么多重量的,为什么不放下那个背包呢?”他说有的动物生来就是为了要相互扶持、同舟共济而度过一生的,但是我们不是那些动物。The slower we move, the fast we die. 我们只有跑得更快才能生存,因为我们是鲨鱼。

这是他坚信的人生信条,因此他每次的演讲都目光如炬,手揣裤兜站在讲演台上,追光灯打在他的身上,即便看不清台下的每一张脸,但他对每一个观众的心理活动都了如指掌。他知道他们的怯懦,知道他们的畏惧,知道每一个想要一个所谓正常人生的人所不可逃避的弱点。他像上帝一样,追问他们,因为他知道,他的背包里就是他所有的人生,而台下的你们呢,屏幕前的你们呢?他牵着嘴角微笑看着我们,但他却如上帝一样睥睨着我们,因为我们没有他那样的勇气,我们做不到用背包装起所有的生活,打包人生。

在去酒店的bus上,Ryne让Natalie说服他去接受婚姻。Natalie使劲浑身解数,把她仅有的直接的人生经验以及被教育的人生观点悉数用上,甚至说,那么好吧,爱呢?因为爱而结婚呢?Ryne却“噗嗤”一下笑了。可能一个人真正地成年与否正在于此,看着屏幕里这一幕,哪怕只是在心里偷偷地,也发出了那“噗嗤”的一声笑。或者是会心,或者是不屑,或者都有。

依靠呢?稳定呢? Natalie依旧不甘心,可以和某人说话,和某人共度一生?Ryne反问她:How many stable marriages do you know? 至于可以说话的人,Ryne则说我周围全都是说话的人。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找人说话。尽管这句回答有点避重就轻,有点刺猬式的保护式反击,但是年轻的Natalie不会觉察到。最后Natalie扔出杀手锏——为了不一个人死去?Ryne依旧轻描淡写地说,我家人从我12岁时起就把祖父母送到养老院,父母随后也去了养老院。如果没任何问题的话,我们都会一个人死去。

然而这最后的重磅一击没有把Ryne击倒,反倒是Natalie失控地大哭。之前送她到机场还热烈抱别的男友,刚刚与他分手了。而且还只是发了条短信通知她。

Natalie是“成功”年轻人的范本,年轻漂亮,常春藤盟校毕业。相信爱情,对人生的目标很清晰,执行力强,她知道自己要找的人的参考值:白领,大学学历,喜欢小狗和喜剧,180cm的个头,褐色头发,迷人双眼,从事金融工作,但喜爱户外运动,名字可能是叫Matt,或者John或者Dave……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切都不能帮助她得到她想要的爱情。

她头脑聪敏,学习能力和创造力一流,但善于用头脑解决问题也不能保证人不会受伤害。

以后她或许也会渐渐明白,她所傍身的一切也未必就是幸福人生的充分条件。

人生信条回扇的耳光:一切都是梦幻泡影

Ryne的一生都在逃离人际关系的负担,甚至连仅剩不多的姐妹关系也觉得有一点麻烦。然而从一开始,这个不断逃离所有人际关系乃至亲密关系的轻松独身主义者,却被编剧给悄悄设了埋伏。从为了满足即将新婚的妹妹的要求,无奈地拿着她寄过来的人形画板四处拍照开始,到他遇到了原以为只是美丽邂逅的Alex,他一步一步地滑向了他以为的那些人际泥潭,却渐渐感受到了来自内心的某种渴望。他的每一个行动都成了对他所信奉的人生信条的挑战,他未曾想到他和Alex的邂逅会从浪漫良宵,变成喜欢和向往,变成他所未曾预料到的对亲近的渴望。他向Alex发出邀请,请她一起与他参加妹妹的婚礼。

在婚礼过程中,Ryne去劝说怯婚的妹夫回到教堂,但是妹夫所说的却是全部的人生真相啊。想想结婚过后的人生,他们一起买房共同生活,很快就会生一个孩子,或者两个孩子,过圣诞节、感恩节等等,参加孩子们的足球比赛,然后转眼他们就要毕业了,要找工作结婚,很快,自己就成爷爷了,退休、脱发、发福,再后来,人就死掉了。

编剧在此道出了人生的真相,看到这里,你的眉头紧皱,脸部线条下垂,是的,这样的人生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可这不是妹夫的生活啊,而是我们所有人的生活的面目。我们对生活所怀有的那些美好的梦想和期待,其实不过是亿万个重复人生中的一个,全然没有惊喜和特别可言。

然而Ryne去说服他的过程,他自己也缴械投降了。

他的那次演说搞砸了,因为以往他口若悬河的自信忽然没有了。他被一段新的关系给卡住了,无法再把自己装回上帝洞察一切的形象中去。他弃场而去,全然不顾台下观众和活动主办方的惊诧和愤怒。他奋不顾身地去找Alex,这是他回归人群、回归到正常人生的一次逆流而上。但是这次他却被编剧来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Alex责备他,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

他弱弱地说,I thought I was part of your real life.

Alex冷静地回答,你只是我生活的一种逃避,只是我正常生活的调剂,像是一段插曲。

这一记响亮的耳光是打在每一个观者的脸上的。当Ryne想要降落回到正常人生时,却发现这不过是另一重梦幻泡影,是对方并不真实的生活。

Ryne获得了他梦寐以求的那张1000万英里金卡,但是他没有他期待中的那般激动。

影片最后,是被解雇的雇员们的陈述。他们无一不在说,由于家人的爱与支持,支撑住了他们本来摇摇欲坠的人生。

我不知道这是编剧的改编,还是原著作者的本意。或许,这只是编剧划亮的一根善于的火柴,让我们不要对生活的真实面目太过沮丧。


妙荔

All is Violent, All is Bright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在云端的更多影评

推荐在云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