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皈依于我的天性

EyeLoveYou

点击收听苏州评弹+苏州话朗读

浮生若梦梦亦空,生灭灭己寂为动
不如如来也如去,无欢无喜无妄痛
自我父亲早逝,身为家中长女的我,便日渐挑起了照顾母亲和小妹顾芸的担子。
十八岁那年,我经人介绍,识得了与我年龄相仿的陆锦。他是家母发小的独子,儒雅又不失风趣,纯真且满含深情。他家境优越,诗书传代,在仓街小新桥巷有好几处宅邸,依着平江河,北接拙政,南眺双塔。
我好怀念那个只属于我们三个人的夏天。我、顾芸、陆锦,我们一起在白墙青瓦下躲雨,在木栅花窗间散步,在藤萝蔓草中嬉闹,在丹青淡剥里摇着乌篷船,有种东西在我们中间慢慢地萌生。
在我的撮合下,陆锦与顾...
显示全文

点击收听苏州评弹+苏州话朗读

浮生若梦梦亦空,生灭灭己寂为动
不如如来也如去,无欢无喜无妄痛
自我父亲早逝,身为家中长女的我,便日渐挑起了照顾母亲和小妹顾芸的担子。
十八岁那年,我经人介绍,识得了与我年龄相仿的陆锦。他是家母发小的独子,儒雅又不失风趣,纯真且满含深情。他家境优越,诗书传代,在仓街小新桥巷有好几处宅邸,依着平江河,北接拙政,南眺双塔。
我好怀念那个只属于我们三个人的夏天。我、顾芸、陆锦,我们一起在白墙青瓦下躲雨,在木栅花窗间散步,在藤萝蔓草中嬉闹,在丹青淡剥里摇着乌篷船,有种东西在我们中间慢慢地萌生。
在我的撮合下,陆锦与顾芸相爱了。
然而,事情却现波澜——因顾芸患有先天眼疾,陆母反对婚事。家长协商后决定,双方孩子暂别一年,若一年后仍彼此金坚,双方家长便不再阻拦。
可没想到,一年之期未满,陆锦的分手信已递进家门。

在得知陆锦移情别恋后,顾芸伤心欲绝,眼疾一度恶化,夜里如溺水般被噩梦吞噬,可对爱情的忠贞却与日俱增。
她日夜不停地唱着那首南词,说男人总想引诱女人,得到后又把她抛弃。她唾弃这种轻佻,却早已把对陆锦的莫名忠贞与生活融为一体,发誓为他守身如玉。
我对爱情从好奇转为忌惮,为何要禁锢自然萌发的爱欲?爱情必须从一而终吗?我从未感受过恋爱的滋味,但若要迷失自己,我宁愿不要爱情。

再见到陆锦已是翌年一月,我在山塘街开了一间画室,以篆刻为生。他时常来买印,与我闲聊。渐渐地,我们似乎比老友更为亲密。
那天早上,我一改往日庄重的打扮,穿上宽大的靛蓝色罩衫,头发随意挽起。陆锦站在我的身旁,试探性地把双手放在我的肩头。我故作镇定,为他讲画。他的手隔着衣物,一路下滑,扪上了我的乳房。我再也无心掩饰,牵起他表露爱意的手,埋入胸口。他已知我心,托着我的头,吻上我的唇。
我爱他,好感从一开始便已产生,我并非缺少相爱的勇气,只是多生爱情的顾虑。陆锦提议去独墅湖畔的小屋同居一周,帮我从无尽的苦恼中解脱。

这一定,是我一生中,最奇妙的一周。陆锦赋予了爱以自由,唤醒了我的天性。
银烛秋光冷画屏,碧天如水夜云轻
第一晚,我挂帘换衣,与他分床而睡。耳畔响起了顾芸洇血的低唱。
雁声远过潇湘去,十二楼中月自明
第二晚,我同陆锦和衣而眠。
曾记得长亭相对情无限,今作寒灯独夜人
我对他说,我厌倦了做处女却害怕。
谁知你一去岭外音书绝,可怜奴相思三更半梦君
他回应,要是你怕,我们可以等。真高兴我们有时间可以等。
翘首望君烟水阔,只见浮云终日行
第三晚,我再不顾忌小妹,撤了帘子,在他面前脱个精光,我已准备好与他分享我的初夜。
卷帷望月空嗟叹,长河渐落晓星沉
一周过去了,陆锦想留下,而我却坚持离开。生命尚有不同的体验,我想体验更多。
可怜奴泪尽罗巾梦难成

这些天来,我越来越疲惫,痨病正在吞没我的身体。我才三十出头,却已接受生命的全部,包括死亡的宣判。
回想我的一生,我始终在追寻我真正想要的。我赋顽石以生命而非孩子,忠于爱情而非婚姻。我曾有过三个情郎,我不后悔爱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也不曾对任何一个隐瞒我的情史。
对我而言,爱情是自然而然的相处,共享现实与精神世界,婚姻则是索取保障,负担共同的未来。我不愿他人为我的生命所累,更不愿出让我的自由。
我终于重返了童年。粉墙、黛瓦、小桥、楼阁,宛如一幅长卷画。我看到一枝斜柳倚水拂波,临河窄处两岸援手可握。我布衣蔬食,至死不复,化为平江的一草一木。


微信公众号:EyeLoveYou电影故事
5分钟颠覆一部电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两个英国女孩与欧陆的更多影评

推荐两个英国女孩与欧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