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何处是归途,人不能是人的救赎。

一笑而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听到片中的插曲,心里不一般的宁静空灵…… 这首歌名字叫《弯弯腰,挺挺背》,但我更愿意称之为《回家》。有评论说《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有宗教元素,深有同感,就像这首贯穿全片的歌曲,多像天父呼唤漂泊的浪子回家。回家,于松子来说,是个充满诱惑又绝望的事情。松子的一生就是不断找寻能给其带来爱的家的过程,索爱不得同家人决裂,然后从外部寻找各种看似可以给她提供栖身之处的爱之家,但愿望终都破灭,最终53岁的肥硕的身体孤独地尸横在异乡出租屋的河边,但那是一条像极了家乡的河啊,至少可以算作至死回到家乡了吧,这也算是对松子的安慰。片尾回家的歌声响起,之前被她看似神明的男人们伴着胶片中她一生的回溯同她一起唱起回家之歌,而松子的灵魂轻盈地伴着歌声踏上通往天国的阶梯,在阶梯的顶端,与昔日所憎恨的妹妹和好,妹妹欢快地迎接她“你回来啦!―お帰りなさい”。 救赎者,于松子来说,就是那个可以给她完全的爱的人。幼年时靠搞怪赢得整天因为妹妹的病阴郁的父亲的注意,只为从妹妹那里分...

显示全文

听到片中的插曲,心里不一般的宁静空灵…… 这首歌名字叫《弯弯腰,挺挺背》,但我更愿意称之为《回家》。有评论说《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有宗教元素,深有同感,就像这首贯穿全片的歌曲,多像天父呼唤漂泊的浪子回家。回家,于松子来说,是个充满诱惑又绝望的事情。松子的一生就是不断找寻能给其带来爱的家的过程,索爱不得同家人决裂,然后从外部寻找各种看似可以给她提供栖身之处的爱之家,但愿望终都破灭,最终53岁的肥硕的身体孤独地尸横在异乡出租屋的河边,但那是一条像极了家乡的河啊,至少可以算作至死回到家乡了吧,这也算是对松子的安慰。片尾回家的歌声响起,之前被她看似神明的男人们伴着胶片中她一生的回溯同她一起唱起回家之歌,而松子的灵魂轻盈地伴着歌声踏上通往天国的阶梯,在阶梯的顶端,与昔日所憎恨的妹妹和好,妹妹欢快地迎接她“你回来啦!―お帰りなさい”。 救赎者,于松子来说,就是那个可以给她完全的爱的人。幼年时靠搞怪赢得整天因为妹妹的病阴郁的父亲的注意,只为从妹妹那里分得一点父亲持久的爱;还有那个追求当年年轻貌美,极有音乐造诣的松子老师的男老师,他说起情话来,不是牙齿会发光吗(见识了什么叫牙齿灿若珠贝,明眸皓齿)?但当松子被诬陷偷钱,当得知松子的怪癖和过去后,就去领了盒饭;松子丢掉工作,愤然离家后,无根浮萍般缠绕住动辄殴打她的自负又暴躁的作家,甚至去借钱,做浴室女郎养活自己和作家,只为“总比一个人孤寂的好”;作家自尽后,松子投入到作家事业敌人的怀抱,以为可以战胜对方又老又丑的糟糠,每天唱着歌憧憬着未来的生活,但惨遭抛弃,原来对方只是贪恋她性感的身体,只为了形式上胜了自己的对手;那个因为她讨厌雨天,说以后会让雨天发生更多美好的事情的合伙人,让她以为她拥有了爱情和财富,但最终他背叛她,嘲笑她又老又丑,不再性感年轻,把共同打拼的财产给了别的女人,于是松子亲手结束了他的生命,同时松子仿佛也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支柱;然而松子毕竟是一个顽强的生命,就像是那只打不死的小强,负罪引咎轻生的那一刻,从小做着公主梦的松子遇到了可以让她落地踏实生活的理发师,但理发师并没有那么深情,被逮捕入狱八年后,带着美好盼望出狱的松子隔着理发店的玻璃窗,对着妻与子相伴的理发师轻轻说了句“我回来了”;学生龙一的出现无疑是个大逆转,这个诬陷松子甚至害得松子丢掉工作,直接引发松子因使家庭蒙羞彻底与家庭决裂的罪魁祸首,竟然解释说当年全是因为爱她,这里我要问了,爱就是当前的网络流行的“来呀,互相伤害”吗?首度出狱的龙一因为无法面对松子热烈的等待和爱,殴打了松子后再度入狱逃避这一切,只因为他曾经在狱中看到了《新约全书》,在礼拜堂听到牧师解释“God is love!(就是可以饶恕你憎恨的人,爱他,为他祈求)”,龙一觉得松子就是上帝,是圣洁,是光芒,所以,肮脏的自己无法面对。而松子,我相信她不是因为有上帝之爱,只不过龙一是她此时唯一的救命稻草。在父亲死后, 松子也试图从变为如今家庭的大家长的弟弟那里得到原谅, 接纳和帮助,但弟弟决绝地把她丢在了通往异乡的车站。松子注定开始了安放无处安放的一生,找寻无法找到的救赎的异乡之旅。此刻的松子认为:自己该成为自己的救赎,不再与人打交道,不再信任每个人,每天躺在出租屋的垃圾堆中吃喝睡,不洗澡不梳头,把自己活成了垃圾,与外界的联系就只是定期去开精神科药物,买食物,寄给时下很火的天团少年如小说般厚厚的书信,每天打开空空的信箱,再绝望地躺回到垃圾堆中。 人们都在思考盼望着归途,谁都不能成为谁的救赎。片中人物,很多都在思考人生来处和去处的问题,也都在挣扎着寻找救赎或试图成为别人的救赎。因为答案不对,信靠的对象不对,所以结局都是失败的。自称是作家太宰治转世的作家,没能从年轻的松子身上和自己的累累著作上获得解脱,最终四分五裂在雨天的铁轨(这就是松子讨厌雨天的原因吧),他不会是太宰治转世,但却如太宰治般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松子的父亲以为用全部的严肃的阴郁的爱重重包裹,就可以挽救从小重病的小女儿,却不知,走不出去的小女儿更喜欢听松子姐姐带来的关于一个正常人在外面世界获知的消息和经历,例如姐姐和那个早早领盒饭的男老师的约会,小女儿最后的遗言是“松子姐姐,你回来了!”。松子把生命中各个男人作为自己的救赎自不必多说,特别是在遭遇绝境时,对与这个男人的美好未来的憧憬成为她坚持下去的唯一信念,印象最深刻,舞台效果最好的是两处,一处是在狱中,如行尸走肉般,每天程序化生活的松子,在后来成为其闺密的狱友提醒下,开始以理发师为自己的信念,并学习了理发本领,开始幻想出狱后与理发师相濡以沫的生活,开始生动地过狱中生活,此处融入美国歌舞剧元素(有点像冰雪奇缘的风格)。一处是等待首度入狱的龙一时,已经34岁的松子,依然每天布置房间,更换鲜花,唱歌跳舞,自信乐观,此处也有歌舞剧风格。但结局自不必多说!她也曾多次試图回归,期间,她两次回家,一次无法原谅从小夺去父爱的妹妹,祭拜完父亲后夺门而逃,一次无法得到弟弟的原谅,如丧家犬般被遗弃在车站。二度出狱的龙一,仍然坚信松子是他的上帝,于是疯狂奔波寻找,在得知松子被一群少年人乱棍打死在河边后,龙一失去了全部的希望,于是故意袭警为了三度入狱以便逃避无望的豪无归处的人生,龙一在河里和警察扭打着,而那个他形影不离的《新约全书》躺在岸边,被风翻动,如同为他悲鸣:你错解了“God is love”,到处寻找救赎的松子,慘死异乡的松子,怎么可能是你的上帝?甚至是松子侄子阿笙的女友,一个只有两个镜头的年轻姑娘,也在觉得人生无聊,抱怨阿笙无法给她带来更大人生意义之时顿悟:人生不是得到什么,而是能为别人做什么。于是这个姑娘去了乌兹别克斯坦,奉献自己给那里需要的人。或许,只有她或多或少是幸运的,不再像松子那样将自己的人生归处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即便是收拾姑姑的公寓和遗物,追溯姑姑一生的阿笙,也无法逃开错误的信靠,片尾他说:如果松子姑姑是上帝,我愿意信仰。可悲的少年人! 归途一直都在,救赎一直都在,只有走对了方向。松子一生中是被嫌弃的,甚至弟弟也说她那是无聊的一生,这悲剧的一生,相信是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一生片段的拼凑,松子的一生无疑是原生家庭的牺牲品,也是各种六神无主的男人的牺牲品,也是自己错误信靠和选择的牺牲品。直到影片后半部分,把自己活成垃圾躺在垃圾堆里的松子,宠溺地摸摸妹妹的头,轻抚妹妹长发,为妹妹修剪新的漂亮齐耳短发(以上是松子幻觉),然后松子想起昔日狱友,当初她为了紧紧抓住龙一,不听奉劝,与之断绝关系已久的闺蜜,想起在精神病院,成为社长的闺密硬塞给她的名片,而那名片却被丢在了河边,松子飞奔出去找寻,是的,松子,你该好好经营人生,不靠任何男人,松子,你可以的。当松子与自己和好时(原谅自己,正视现状),当松子与闺密和好时(寻找名片),当松子与死去的妹妹和好时(剪发情节),当松子与周围的人和好时(松子在河边找到闺密名片,似乎是多管闲事般对夜不归宿的少男少女们呵斥早点回家,我想松子一定是重整旗鼓,不顾自己又老又丑,一定是想象回到了自己昔日教师的身份,好心规劝孩子们。要知道,之前松子断绝一切与人的往来,只为保护自己,此刻,松子打算与一切人和好了。但这和好,却使松子命丧黄泉,此处后面再提!),我相信松子一定是接受了某种可以和好的神秘力量,一切和好或者始于接受那个神秘力量(或存在)的救赎!为什么这样认为呢?一个各种逢凶化吉,一个重新振奋准备重新开始的松子,死于一群少年人的近似于无知的报复的乱棍下,似乎是个极大的笑话和讽刺,似乎是人生最失败的归结,貌似给观影者也是留下极大的唏嘘遗憾,但影片结尾,编剧近乎奖赏观众也是奖赏松子般,在各个男人齐唱的回家之歌声中,松子缓缓踏上天国的阶梯,在天上,梳着齐耳短发的可爱的妹妹握着她的手欢快地说“你回来啦―お帰りなさい”。至此,松子终于回家了,一个被嫌弃的松子,一个活成垃圾的松子,一个死在乱棍下的松子,能去到天国,难道不是一个神秘存在为她所作为的吗? 我深信,松子这一生总算有了归处,她的灵魂有了救赎,松子的一生不是弟弟口中的无聊!我相信,每个现实中的人,对于人生的归途,对于谁是自己的救赎,也有千百种答案 ,而我心中的那个答案也是愈发的坚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