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大师 记忆大师 7.2分

那些悬念

香蕉牛奶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只想说,编剧的线索也给的太隐秘了,第一次看的时候完全跟着编剧的思路走,我竟然一开始就以为凶手是个女性,包括第一个受害者跟凶手的互动,更重要的是李慧兰说的那句恶心。我都以为是女性,而且随身带着白手套更像是医生的习惯。但警察也会。其实真的更像有两种解释,陈珊珊跟张代晨说沈警官都告诉我了,我当时以为她是编造的,随口说的,而张代晨说沈警官早上打电话给我,说小丰下午就出来了,这个点我当时也忽略了。

后来才想到,第一个受害者跟凶手之间,更多是安慰和安抚,捉迷藏这个游戏也只发生在童年。受害者的丈夫对凶手也是一种训斥。假设凶手是第一个受害者的闺密,受害者的丈夫不会跟他说,你还待在这干吗?这其实是亲密关系中才会出现的话,而且是一种主导者的态度,如果是闺密,则不会这样。而且闺蜜也不会跟他们一起坐车回家。而大人也不会在受害者的丈夫大吼大叫的时候表现得这么恐惧,以至于尿裤子。但其实还有另外一种解释是凶手还是女性,记忆里是陈珊珊的小时候,但女性一般电影里不会这么表示,一般小女孩恐惧大概是会尖叫什么,可能就不会采取这种尿裤子的方式。

电影里线索真的是给的很隐秘,比如凶手的父亲切断了自己的手指头,...

显示全文

我只想说,编剧的线索也给的太隐秘了,第一次看的时候完全跟着编剧的思路走,我竟然一开始就以为凶手是个女性,包括第一个受害者跟凶手的互动,更重要的是李慧兰说的那句恶心。我都以为是女性,而且随身带着白手套更像是医生的习惯。但警察也会。其实真的更像有两种解释,陈珊珊跟张代晨说沈警官都告诉我了,我当时以为她是编造的,随口说的,而张代晨说沈警官早上打电话给我,说小丰下午就出来了,这个点我当时也忽略了。

后来才想到,第一个受害者跟凶手之间,更多是安慰和安抚,捉迷藏这个游戏也只发生在童年。受害者的丈夫对凶手也是一种训斥。假设凶手是第一个受害者的闺密,受害者的丈夫不会跟他说,你还待在这干吗?这其实是亲密关系中才会出现的话,而且是一种主导者的态度,如果是闺密,则不会这样。而且闺蜜也不会跟他们一起坐车回家。而大人也不会在受害者的丈夫大吼大叫的时候表现得这么恐惧,以至于尿裤子。但其实还有另外一种解释是凶手还是女性,记忆里是陈珊珊的小时候,但女性一般电影里不会这么表示,一般小女孩恐惧大概是会尖叫什么,可能就不会采取这种尿裤子的方式。

电影里线索真的是给的很隐秘,比如凶手的父亲切断了自己的手指头,沈警官的父亲拿着画像的手有一根手指是断指。邻居看到案发前经常有人送沈小芸回家,沈警官徒弟打不开车门,沈警官摇下车窗,然后从外面打开车门,后来沈小芸为了躲开徒弟,也是这么打开沈警官车的车窗,说明她对这台车很熟悉。

再比如前面一个特别明显的bug,沈警官勘察现场,竟然不带手套,我估计这一是表示他其实不是为了破案,而是为了消灭证据,二是编剧故意不让沈警官过早暴露,因为我们都忘了其实警察也是会带白手套的。而且发现李慧兰高度近视真的对破案没有一点用处啊。

但我好气的是剧中陈珊珊说附近有她们家的老房子,这就直接秒定了她是凶手啊。当然你要说她是为了消除张代晨的戒心也可以。但能不能换另外一种方式啊。当然在房子里,张代晨看到照片,说这房子好久都没有人住了,陈珊珊笑了笑没有回答,也可以说是不是她的房子,她在撒谎。

暂时就写这么多,欢迎大家一起讨论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记忆大师的更多影评

推荐记忆大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