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three idiots想到的小王子

东方既白
当你恐惧不确定时,把手放在胸口,告诉自己一切都好。你解决不了问题,但拥有了面对它的勇气。
        这个雨天的晚上,我看完了第10遍《three idiots》,感觉自己在看小王子的43遍日落。
        身边全是猴面包树,他们一开始看起来没有危险,然后迅速生长,长满我的那个小小星球,挤掉了我微弱的,最初的给自己种下的那颗种子。那颗种子,本来是整个宇宙独一无二的种子,它本该受尽呵护,也应当遭遇一切,然后长成我独一无二的玫瑰。
        我理所应当觉得自己是棵猴面包树,因为每个人都这么说,因为我所了解的世俗社会,因为呈现给我的世界,只有成为高大的树,只有和别人一样高,只有比别人更高,才是正确的种子的选择。——如果我不是生来和别人比高的呢?如果我可以比别人更芬芳?或者在风中哼的曲子最动人?或者最受露珠欢迎?或者只是我的色彩最令自己满意?为什么不可以?我也是自己生命的赢家。
        为什么你们都说我的蟒蛇是帽子它就成了帽子?它是吃了大象的蟒蛇。...
显示全文
当你恐惧不确定时,把手放在胸口,告诉自己一切都好。你解决不了问题,但拥有了面对它的勇气。
        这个雨天的晚上,我看完了第10遍《three idiots》,感觉自己在看小王子的43遍日落。
        身边全是猴面包树,他们一开始看起来没有危险,然后迅速生长,长满我的那个小小星球,挤掉了我微弱的,最初的给自己种下的那颗种子。那颗种子,本来是整个宇宙独一无二的种子,它本该受尽呵护,也应当遭遇一切,然后长成我独一无二的玫瑰。
        我理所应当觉得自己是棵猴面包树,因为每个人都这么说,因为我所了解的世俗社会,因为呈现给我的世界,只有成为高大的树,只有和别人一样高,只有比别人更高,才是正确的种子的选择。——如果我不是生来和别人比高的呢?如果我可以比别人更芬芳?或者在风中哼的曲子最动人?或者最受露珠欢迎?或者只是我的色彩最令自己满意?为什么不可以?我也是自己生命的赢家。
        为什么你们都说我的蟒蛇是帽子它就成了帽子?它是吃了大象的蟒蛇。我可能会画这幅画一万次,它一万次都是一条吃了大象的蟒蛇,决不会有一次是一顶帽子。
        可是我是个胆小鬼。我在后面9999次都承认了它是帽子。我也承认了自己是个需要努力竞争高大的猴面包树。
        稳定的工作,中产阶级的地位,优越的生活条件,富裕的伴侣,给家人富足的生活,享受金钱的美好,赢得别人的尊重和羡慕,满足虚荣心。不断扎根,加深,加粗,从小小的心里疯狂的生长于每一根血脉,它们每一次搏动都在说着这是正确的,都在说你要努力你要长高你要成为星球上最高大的猴面包树。那朵本应长成的玫瑰花被挤到了最不起眼的角落,在某个静谧的时刻提醒我它的存在,提醒我它的美丽,提醒我它的独一无二,也提醒我它的残酷,用它的刺,扎的它的容身之地鲜血淋漓。
        诗和远方哪有那么容易。
        你总要挣扎于眼前的苟且。蝇营狗苟,蜗角虚名。
        学文的人,谁能得到风花雪月。诗词歌赋,经史子集,还有家国天下。既是我眼前的苟且,也是诗和远方。
        浪漫主义永远是最受追捧的。李白和苏轼永远是人气最高的历史人物。他们会纠结于一时得失,但昂扬的看向远方的眼光总会在下一刻到来。现实主义永远是痛苦的。杜甫多苦啊,每个日子都像白米,艰难的咀嚼。他在思考,在困惑,他从不解脱。他低着头呢。那样沉重的头颅。
        我觉得我们的使命是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都要装在心里。忧虑于山河风物的一切,却从不放弃浪漫昂扬的希望,给观者以斗志和未来的期许。眼中有悲悯的泪,胸中有热爱的血。
        这是我的独一无二的玫瑰啊。每一次阅读,每一次提笔,每一次深吸一口气观察这个世界,每一次考试进入更高的学府,都是在浇灌它。
        可它随着时间过去,却越来越小了。
        我想起它的时候,想起不再的是它独有的芬芳美丽,而是它的刺了。
        我本该与其他占据我星球的猴面包树做斗争,却心甘情愿成为它们的奴隶。
        对不起,我的玫瑰。对不起,曾经播种玫瑰的自己。
        我还是不敢保证可以让你成为独一无二的花。我只能把手放在胸口,告诉自己all is well,不要恐惧于自己的内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傻大闹宝莱坞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傻大闹宝莱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