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凶灵 夺命凶灵 7.1分

物理实现的诗歌

Matmonk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Scanners算得上Cult影史上的经典。我认为柯南伯格和卡彭特是这个时期风格相近的两个导演。他们都善于把科技元素和恐怖主题结合起来,但又不像某些怪兽血浆片那样只有不堪一击的搞笑剧情,而是有着硬朗的叙事和深邃的意境。柯南伯格同样精彩的电影有《变蝇人》和The Brood, 卡彭特则有《怪形》和《天魔回魂》。我说两个我感兴趣的问题。

第一个是本片的心灵哲学背景。首先我认为本片对身心问题的一个基本立场是“最低限度物理主义”(Minimal Physicalism),因为在里面对ESP能力的展现基本上是随附性的,对Scanner能力的解释是他们的神经系统可以超距地对其他神经系统释放电脉冲。换句话说,Scanners不是修炼神功练出元神,而只是神经中枢的构造有所不同(在片中Scanners是由Ephemeral药物创造出的,也佐证了这一点。我们可以猜测Ephemeral会改变Scanners神经元胞体中的RNA表达,从而改变他们神经中枢的蛋白质聚合方式)。他们本质上是一些肉身的EMP(电磁脉冲)武器。

其次是心灵能力和物理基础的关系问题。非常有趣的是,Scanner里面似乎持一种多样可实现的功能主义立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Scanner的ESP能力不仅可以把人类对手搞瘫搞死,还可以侵入电话...

显示全文

Scanners算得上Cult影史上的经典。我认为柯南伯格和卡彭特是这个时期风格相近的两个导演。他们都善于把科技元素和恐怖主题结合起来,但又不像某些怪兽血浆片那样只有不堪一击的搞笑剧情,而是有着硬朗的叙事和深邃的意境。柯南伯格同样精彩的电影有《变蝇人》和The Brood, 卡彭特则有《怪形》和《天魔回魂》。我说两个我感兴趣的问题。

第一个是本片的心灵哲学背景。首先我认为本片对身心问题的一个基本立场是“最低限度物理主义”(Minimal Physicalism),因为在里面对ESP能力的展现基本上是随附性的,对Scanner能力的解释是他们的神经系统可以超距地对其他神经系统释放电脉冲。换句话说,Scanners不是修炼神功练出元神,而只是神经中枢的构造有所不同(在片中Scanners是由Ephemeral药物创造出的,也佐证了这一点。我们可以猜测Ephemeral会改变Scanners神经元胞体中的RNA表达,从而改变他们神经中枢的蛋白质聚合方式)。他们本质上是一些肉身的EMP(电磁脉冲)武器。

其次是心灵能力和物理基础的关系问题。非常有趣的是,Scanner里面似乎持一种多样可实现的功能主义立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Scanner的ESP能力不仅可以把人类对手搞瘫搞死,还可以侵入电话线和电脑!(也许只有Cameron Vale这样的初代Scanner能做到)这说明Scanning不是一种仅限于神经系统的功能,而是一种广义的操纵电磁脉冲的能力,所以它能影响的不只是有机体,而是所有具有电磁波传输功能的系统。这让Scanners成为极为可怕的家伙们,细细推想,这种人可以操控别人,可以杀人于无形,可以不暴露IP就黑进任何计算机系统,倘若他们大多有反社会倾向,那真是大难临头。

上面讲了心灵哲学,也就是“物理实现”,下面讲讲第二点:艺术风格,也就是“诗歌”。

本片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清冷,寂寥”。主角是个孤独的人,和其他Scanners一样被同一个“父亲”造出,生来是无根的、被抛的和被剥夺继承权的。社会的背景是不明确的,但是有一个形象被清晰地刻画出来,那就是在科幻恐怖片中经常出现的邪恶大公司。Consec就是这样一个机构,它的触角无远弗届,它不择手段地查访和抓捕研究对象,运用技术和控制来保证自身的力量和利润。在科幻恐怖片中,个人面对利维坦般的庞大机构所显现出的无力感和被庞大机构所控制的社会那种荒凉和麻木的氛围与主题相得益彰。相似的设定有Brain Dead里邪恶之极的Unice公司。

这是孕育在背景中的深层邪恶,是一直延伸到以主角为中心的叙事之外的“基本的在”,无它则这一单线叙事将是孤悬的,是不能挖掘深意的。我们定会问这一切的缘由,而缘由的意思就是命运,是必然性,是悲剧被搭建的舞台。

于是Cameron Vale在自己被遮蔽的命运下踏上了旅程。他本是一个无家可归者,被这个技术化的社会所抛弃和伤害,但命运通过物理实现这个同样冷酷的手段为他允诺了一种光荣。如果按照某些人的一般解读,这不过是个废柴觉醒拯救世界的俗套故事,但是它的升华之点恰恰在于这一种寂寥上。这是现代世界,是一个不相信半神英雄的祛魅的世界,也是一个善于遗忘的黑天鹅的世界。这意味着,真正的救世主的工作或许将一文不名,得势的永远是像Unice公司的总裁或者Cameron的博士“父亲”那样的人。真正的救世主的力量太强大,态度太真诚,因此更容易受到伤害,太容易堕落下去。Daryl就是这样堕落下去的。他对与自己同样身处于此的现代人们没有同情,认为他们是应当被征服的渣滓,他们对自己造成的伤害一定要百倍奉还。

这种态度本身并不是恶的。毕竟,物理的宇宙没什么根本恶的东西,只要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但反过来也说也有效——并没有什么根本善的东西,你不能指望天堂的光荣或来世的幸福,你甚至不能指望灵魂不死,毕竟,连这么逆天的ESP能力都不过是种物理实现。

然而美丽的地方在于选择——即使你知道你的行为不保证任何奖赏,甚至不能为人所知,并且肯定会让你坠入炼狱,你为何还选择继续这条愚蠢之路呢?

答案不只是“我意愿”,那种自我陶醉已经让我们受够了,它让真正的英雄和妄自尊大的疯子没有区别。

答案是“我们”。我在这里,不是为了让“我”显得多么了不起,而是为了在无尽冷酷的时空中跋涉,以求再次找回“我们”。

最后一场对决,Cameron尽己所能,放手一搏。最后关头,满脸鲜血碎肉不成人形的他睁开了冰绿色的双眼,那里面一片清明。他如燃烧的救世主,乘火焰之翼,熠然光耀。

Kim在寂静的战场上找到了Cameron的焦尸,但她感到Cameron没有离去——他的意识击碎了Daryl的意识,并在他的身体里涅槃了。这正是灵魂不死的时刻。

"Kim, it's me, we've won."

这是全片最后一句台词。我们赢了,我们被找回了。找回我们的人,是半神的英雄,无名的救世主。

这便是物理实现的诗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夺命凶灵的更多影评

推荐夺命凶灵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