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之炎 青之炎 8.6分

我不喜欢这世界,但我喜欢你。

17
2017-07-30 14:26:5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我印象里,有一些人,天生就是不快乐的。

豆瓣有个小组,叫「父母皆祸害」,里面有很多很多的孩子,都在控诉着自己灰色的前半生。

一路浏览下来,你甚至分不清楚,他们控诉的到底是父母,还是命运了。

今天给大家讲的的电影,是有关青春和伤痛的。

它是一个让人心疼的故事。名字叫《青之炎》。

栉森秀一(二宫和也 饰)是一个国中二年级的学生。他性格寡僻,与母亲友子(秋吉久美子饰)和妹妹遥香(铃木杏 饰)住在一起。

秀一的父亲很早就因为车祸去世了,母亲在十年前改嫁了酒鬼曾根隆司(山本寛斎 饰),谁知道这却是秀一一家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曾根的人生很失意。而他用来逃避自己的方式就是暴力和酗酒。

在秀

...
显示全文

在我印象里,有一些人,天生就是不快乐的。

豆瓣有个小组,叫「父母皆祸害」,里面有很多很多的孩子,都在控诉着自己灰色的前半生。

一路浏览下来,你甚至分不清楚,他们控诉的到底是父母,还是命运了。

今天给大家讲的的电影,是有关青春和伤痛的。

它是一个让人心疼的故事。名字叫《青之炎》。

栉森秀一(二宫和也 饰)是一个国中二年级的学生。他性格寡僻,与母亲友子(秋吉久美子饰)和妹妹遥香(铃木杏 饰)住在一起。

秀一的父亲很早就因为车祸去世了,母亲在十年前改嫁了酒鬼曾根隆司(山本寛斎 饰),谁知道这却是秀一一家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曾根的人生很失意。而他用来逃避自己的方式就是暴力和酗酒。

在秀一小的时候,他就会对他拳脚相向,他无力还手,只能颤颤地躲在墙角哭。

关于那段记忆,秀一总说他不太记得了。

但是怎么可能真的不记得了呢。

只是有些过去,太伤痛了,所以我们才选择遗忘。不愿意再提起,就仿佛那些黑暗的挣扎,是属于另一个人的。

其实母亲跟曾根已经离婚十年了,现在他又突然重新回到家里,要钱不说,还一副地痞流氓的姿态,惹得秀一非常不满。

但是母亲却没有听秀一的话,而是忍受着曾根的粗暴。

秀一整个人都要炸掉了,可他有什么办法。他只好去问当年给父母办离婚的律师,有什么办法可以赶走曾经的继父。

律师说这得取决于他母亲。

他离开了律师事务所回了家,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玩着随身听,想着自己暗恋的女生纪子,傻笑起来。她真好看,像一道光一样好看。

突然,楼上传来了遥香的喊叫。

秀一大惊。

原来继父堵着妹妹不让她走。

他肥头大耳的样子,让秀一一阵反胃。

尚且年幼时他与继父对峙起来并不含糊,只是依然像十年前,他举着棒球棍的手在发抖,谁都能感觉到他的恐惧,谁都能想象到曾经这个男人所带给他的痛苦。

但他一定要保护妹妹的,他要他放开她。

眼前的男人面目狰狞。

他凶神恶煞地逼近了过来。

他再过来,就不能客气了」。秀一正暗下决心。就在这时候母亲回来了。

母亲和妹妹一起拖住了秀一,不让他做傻事,他们知道秀一打不过曾根。随即,母亲把钱包里的钱都给了曾根,让他走。她的表情很哀伤,但她却是在纵容这个恶魔为非作歹啊。

秀一质问她是不是对他余情未了。

母亲似有难言之隐,如鲠在喉。

等大家都平静了之后,她下楼来到了秀一的房间。

秀一的房间是阴暗的,封闭的,蓝色的。

好像海洋,又好像被幽藏起来的鱼缸。他终日在其中穿游。

独自,而郁结着。

母亲走进来,看见他抱腿坐在地上,也挨着他坐了下来。

「妈妈有话要跟你说。」

原来,妹妹是曾根的女儿,妈妈离婚的时候妹妹的户籍并没有迁出来,换句话说,妈妈没有妹妹正式的抚养权。她想要这个权利,就必须要曾根同意才行。

她请求他,忍耐一下。

但她又怎么知道秀一这一路已经忍得多辛苦了呢。

他的确还是个孩子。

可是就如影片的隐喻所说,在父母的眼里,孩子就是没有想象力的狗。

它们会顺从,而不会自杀。母亲要的就是秀一的顺从。但她不知道,秀一骨子里就不是这样的人。

母亲也去找了曾根,要他离开。而结果并不是他离开。秀一在门外。清清楚楚地听到她的呻吟。

哈,在母亲眼里,身体这么不值钱的么。在母亲眼里,他的反抗,算什么。

她跟他的「仇人」一起,让他狼狈不堪,痛苦不堪。

他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他要杀了他。

事实上,他比想象中聪明,他没有花太大的力气,就做到了。

通过物理上的电传导原理,他做了一个导电装置,趁曾根午睡,他把一段接在曾根的钢牙上,然后通电。

他在死前,抽搐得就像他做实验的那只鸡。

秀一吓得浑身是汗。

他离开了犯罪现场,把自己做实验的装置藏到了一个废桥底下。

秀一很聪明。他使用电压的方式杀害曾根,跟高血压犯了的身体反应相像,所以就连警方也判断曾根是病死的。

他逃过一劫。

然而有一天,妹妹来秀一房间问他,「我真的不是你亲妹妹?」

妹妹说,「是那个人告诉我的。他说他得了癌症,快要死了,回来是为了想看我。」

秀一愣了,「你怎么不早说……」

他原本以为,这场噩梦他若不动手,是不会了结的。可那家伙居然得了癌症……妹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秀一已经没有退路了。

但是没关系,作为是哥哥,他愿意承担这一切压力。

你看,这就是秀一。

他在没有被别人爱过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去爱别人。

原本以为生活的风暴终归会归于平静。

这天秀一像往常一样去便利店打工,一个常来找他的小混混石冈出现了。

他向秀一勒索三十万。

百密一疏。

原来那天骑车回家的路上,石冈看见了他,本想叫他却发现他整个人都十分紧张。于是石冈便一路尾随着秀一,直到秀一藏好作案工具离开。过后秀一继父死亡的消息让石冈推测出了一切。

秀一面无表情的看着石冈,他说,「好,给我一点时间,一个礼拜之后来拿。」

秀一本性是善良的。之前石冈家里有一个哥哥,他的家人都偏爱学习好的哥哥,对他弃之不理。有一天,他在家被责骂后准备了一把刀,要去杀了家里所有人。当时秀一拿走了他的刀,是他阻止了石冈走上不归路。

而现在,石冈这样对他。

一周石冈来找他要钱的时候,秀一提出了一个建议。他建议石冈去抢劫他打工的便利店,两个人一起合作,石冈能拿到钱,他也不用被告发。便利店的钱,远不止三十万。

石冈欣然同意。他按计划来了,把秀一推到柜台的一旁,但是秀一却跟说好的不一样,强烈地反抗起来,两人扭打倒在了地上。

这时,秀一把刀插进了石冈的身体。

临死前,石冈不解地问,「秀一,为什么?」

他不知道,秀一已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连续两起命案都跟秀一有关,引起了警察的重视。

他们盘问他,审讯他,有疑点,却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秀一是凶手。

他还像以前一样生活,可是到了学校却发现被老师劝“回家休假”。

就连同学们也都对他唯恐避之不及。

继父和石冈的死亡,并没有让秀一的噩梦结束。

带给他的,反而是更压抑的世界,他没有人可以信任,变得更加愤怒无助。

《青之炎》里,你处处能感受到少年那让人窒息绝望的青春。

但好在,秀一黑暗的青春里,也曾有光透进他的心里。

她是一个叫纪子的女孩,是秀一的同班同学,一直暗恋着他。

她曾对他说,「狗也是有想象力的。」

这句话击中了秀一柔软脆弱的内心。

她仿佛是懂他的,他对这个女孩也心生好感。

纪子是个聪明又敏感的女孩。

其实秀一杀死继父那天,他在美术课上谎称外出写生。当时纪子追出来找他,然而她找遍整个校园都没有看到秀一的影子。后来秀一回来时,她细心地发现他交给老师的画作,颜料都是干的,不是当天画的,而是早有准备。她隐隐约约猜到了真相。

纪子没有告诉任何人。她不动声色。有时候遇见秀一,会问问他怎么最近不去社团了,会跟他说说自己家里会说梦话的狗。

纪子让秀一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没有完全关紧。

他带她来家里玩,给她看自己改装的越野单车。

纪子说好厉害,原来还可以拆成这样,但是秀一坐在床上,冷冷地说,「这样很像把脚踏车上吊。」

她愣愣地看着他。

有那么一会,她害怕了。

秀一敏锐地察觉到了,他很生气,「你就这么怕我吗!怕就说啊!」

秀一打开门,赶她出去。

随后自己蜷缩到了床上,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里。

但是她,留了下来。

在外人面前,秀一第一次,眼睛里噙满泪水。

继父的殴打、母亲的忽视、妹妹的不知、石冈的威胁、警察的步步紧逼,还有同学老师异样的眼神……秀一面对那一切,脸上都没有表情。

他是漠然的。

但是他抵抗不了她的清澈。

他很感激,她没有放弃他。

后来秀一送纪子回家的路上。

她问他,「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呀。」

秀一想了想,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是答应了她,想好了会告诉她。

到了地铁站,要分别的时候。

秀一忽然对纪子说,「我杀了人。」

他曾跟全世界否认的事情,在她面前却不再隐藏。

女孩没有做出惊讶的样子,她淡淡地说,「是吗?」

然后青涩地朝他走了两步,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人来人往。

人往人来。

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俩。

这个世界太大了,而我们每一个人都那么渺小。小到任何人的消失和存在,对于时刻旋转的地球来说都不足挂齿。

可是,我多想让时光永远停在这一刻啊。

警察还是找到了秀一。

秀一说再给他一天时间,他想和家人朋友们好好道别。

一天之后他会回来自首,坦白一切。

在这一天里,他跟妈妈和妹妹吃了早餐,之后约了纪子见面。

离开时妈妈问他,「中午回来吗,午餐想吃什么?」

秀一愣了一下,他说,「应该吧,什么都好,你决定吧。」

之后秀一说,「我走了。」

转身走到一半,他又折回来对妹妹说:

他好舍不得她们啊。

「我走了」他是在和她们告别。

秀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个陪伴了他整个青春的「车库」。

他一盏一盏关掉灯,接着骑车去找纪子。

在画室里,秀一见到了纪子。

纪子对他说,「前几天警察来学校问了很多你的事情。」

秀一说,「我知道。你说我那天一直在学校里,还跟我说话了。为什么要为我撒谎?」

纪子说,「我不是为你掩护。我只是不喜欢那个警察的长相。」

秀一笑了,他说,「这次可能逃不掉了。」

纪子岔开话题,她问秀一:「为什么找我出来?」

秀一说,「我想好好的跟你说再见。」

「说再见?」纪子不明白。

「被捕的话,肯定会引起骚动。会给妈妈和妹妹带来麻烦。我不想她们因为我赔掉下半生。」

谁知纪子却说:“不用担心,将来开庭我会继续说谎。加油喔,一定要赢。为了你妈妈和妹妹。”

秀一沉默了两秒,他说,“谢谢,我走了。”

临走前,他给纪子留下了自己录音机。

那里有着他全部的秘密。

秀一没有去警局投案。

做完这一切,他骑着赛车在公路上迎风而去。

撞向了飞驰而来的大货车。

他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情,他接受自己做错了,但他不愿意道歉。因为没有人给他道过道歉。

他的尊严,不允许被再次践踏,就好比他的安静,拒绝被再次打扰一样。

到最后一刻,他心心念念的还是保护母亲和妹妹。

秀一走了。

录音机里他留了一段话给纪子。

就是这篇文章开头的那首歌。

「你问我,我喜欢的东西,公路赛车,骑在公路赛车上看到的世界,妈妈煮的菜,遥香生气的脸,大门差劲的画,笈川的笑话,纪子的裸体素描,说梦话的狗,波本威士忌哈伯101,唱国语歌的王菲,席丹的控球,库斯杜力夫的电影,汤姆威兹的歌声,烤得焦焦的培根,没有洞的甜甜圈,吃了不会头痛的刨冰,海龟下蛋,不吵人的鸣蝉,彩色的熊猫,无底洞的口袋,无痛的枕头,不能再用的牙刷刷毛,永远不会变红的绿灯.……」

纪子仿佛可以听到秀一在她耳边轻轻地喃喃。

——「我不喜欢这世界,但我喜欢你。」

——「傻瓜,就算你被全世界遗弃,我也会站在你这里。」

再见。

再见。

—THE END—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之炎的更多影评

推荐青之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