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瘦如柴 骨瘦如柴 6.7分

你要配得上自己所受的痛苦

陌路闻笛
2017-07-30 13:23:0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当镜头定格在Eli脸上淡淡的那抹微笑时,我意识到,电影已经结束了。
To the Bone,一个关于Eating Disorder(进食障碍)的故事,它比较真实地还原了一个进食障碍患者的挣扎与选择。对于一个也曾经受过ED困扰的人,观影之后,心潮难平。
故事里的女孩Eli喜欢画画,颇有几分才气,是一个开Tumblr的小”网红“,一个Rexie——患有Anorexia nervosa(神经性厌食症)并以此为荣的人。浓眉大眼,皮肤白皙,身材纤细柔弱,穿着宽松的衣服,为人直率而随性,带着有些刻薄的幽默感。
她有进食障碍者熟知的种种行为模式:对所有食物的卡路里倒背如流,吃饭时用刀叉挑挑拣拣却不往嘴里送,无事时便做大量的仰卧起坐以至于脊椎上出现淤青,身体也因为缺乏脂肪御寒而长出厚重的毛发。

家里人都





...
显示全文

当镜头定格在Eli脸上淡淡的那抹微笑时,我意识到,电影已经结束了。
To the Bone,一个关于Eating Disorder(进食障碍)的故事,它比较真实地还原了一个进食障碍患者的挣扎与选择。对于一个也曾经受过ED困扰的人,观影之后,心潮难平。
故事里的女孩Eli喜欢画画,颇有几分才气,是一个开Tumblr的小”网红“,一个Rexie——患有Anorexia nervosa(神经性厌食症)并以此为荣的人。浓眉大眼,皮肤白皙,身材纤细柔弱,穿着宽松的衣服,为人直率而随性,带着有些刻薄的幽默感。
她有进食障碍者熟知的种种行为模式:对所有食物的卡路里倒背如流,吃饭时用刀叉挑挑拣拣却不往嘴里送,无事时便做大量的仰卧起坐以至于脊椎上出现淤青,身体也因为缺乏脂肪御寒而长出厚重的毛发。

家里人都对她无可奈何:生母选择把她送到父亲身边,而父亲却长期忙于工作,继母又是个不善于倾听和理解的人,只有异母姐妹Kelly能与她交心,但她同样难以理解Eli厌食的原因。
其实Eli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陷入厌食之中,她只是突然地就选择这么做了。在她儿时受到母亲出柜、家庭瓦解等种种打击之后,厌食成为了她的救命稻草,一种保护机制。她通过牢牢地把控住自己的胃,来重获对于世界的控制感,又用一种自我封闭的无所谓姿态,妄图保全自己不再受到情感的伤害。
当外界的压力不堪重负时,对自身的克制或是折磨成了唯一给予自己掌控力的选择,那种无法停止的进食或是无比苛刻的断食能带来难以言喻的成就,因而变成了一种让人上瘾的行为。ED的表象是对食物的偏执,而在更深一层上,我们只是希望能够对现状麻木,能通过对另一件事的偏执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运行Threshold自救所的医生Dr. Beckham是一个意义疗法的推崇者,他希望通过帮助每一个人寻获生活的意义,获得战胜ED的勇气。他对自己的事业无比热情,对患者也无比尽心尽责。
在第一次与Eli见面时,他便直截了当地说明了自己的要求:”我不救那些不想活了的人。“
这既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试探和刺激。他想用这样直白的话语触碰Eli为自己营造的保护壳:在那一块小天地里,她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她享受着虚幻的、麻木的安全感,却刻意忽略了周围人因此遭受巨大痛苦,以及自己的身体正在一天天地枯萎的事实。
Eli应战了,她答应来到Threshold,却仍把自己保护在坚硬的外壳下,不让旁人靠近。
只是,那些朝夕相处的人与她的家人不一样,她们同样受ED困扰,也有着不幸的家庭和悲惨的过去,彼此之间有种惺惺相惜的懂得。
他们一起吃饭,鼓励怀孕的Megan进食,并为孩子的成长而喜悦;Anna为Eli每天疯狂做仰卧起坐的行为保密,她也对Anna的催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Pony瘦弱得需要导管以维持生命,于是每一个人都努力照顾她的情绪;还有那个充满康复热情的”拉拉队长“Luke,每天都用言行为大家打鸡血。

有时候我们的确可以被身边的别人鼓励或者拯救。就像Eli在Threshold慢慢体会到的那种温暖的包容感,她感到被理解,以及被爱。她有些挣扎,因为这种短暂的安全感,而那个包裹着她的外壳,也正在一点点松动。
但其实,来自环境的推动毕竟有限,没有人能一劳永逸地替你解决问题。那些帮助都只是外力,它们即使有效,也只是短暂的。很快,生活便发生了改变,Megan痛失婴儿而离去,Luke也与Eli不欢而散,她的体重再度跌破下限,离插导管只剩一步之遥。
Eli坐在沙发的对侧,麻木地说:我不知道生活有什么意义。她第一次吐露出了自己的心声,那种年少时被过多变故打击后所陷入的”存在之虚无“。
而Dr. Beckham也坦诚地告诉她: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此刻无从知晓。
我想,他原本想说的是,当生命这场电影完结之前,我们并无法断言它的确切意义。更进一步来讲,我们期望生活给予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活对我们有什么期望。我们应该接受生活的质问,思考自身,并通过对自己生命的理解去选择正确的行动。
但彼时陷入自己的情绪当中的Eli无法理解这层意思,她以为Dr. Beckham有意轻视她的痛苦,于是愤怒地说道:我知道我现在正处于谷底,但你应该教我该怎么爬起来!
而Dr. Beckham则直截了当地戳穿了她的借口: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别再等待生活自动地好起来,也不要盼望谁会成为拯救你的英雄。其实你足够坚强。只要坦然面对这一切,对自己负责,你可以拥有很美好的人生。
Dr. Beckham很聪明地用言语推了Eli一把,让她终于因为情绪的失控而突破底线,自由落体。在心理防线崩塌的同时,她的保护壳也摔得粉碎。
Eli坐车回到Phenix寻找自己的母亲,带着自己遍体鳞伤的内心和瘦骨嶙峋的身体。在深夜的小屋里,母亲第一次向她承认了自己的愧疚,而Eli也终于抛开了自欺欺人的保护罩,真实地触碰到母亲对失去她的恐惧和痛苦。她们相拥而泣,Eli像幼时一样蜷缩在母亲怀里接受她的喂养,失声痛哭,将自幼压抑的失落和无助全然宣泄。这是第一重的觉醒。

夜里,在严重的营养不足带来的虚脱和幻觉中,她摇摇摆摆地爬上山坡。恍惚间,她似乎坐在了一棵生机勃勃的绿树上,Luke亲吻着她的唇,告诉她,她的美丽令人目眩。在这无比美好的欢愉中,她低下头,却看到了另一个躺在地上瘦削垂死的自己,那苍白的身体干瘪而没有生机。

“You did not fondle the weakness inside you though it was there.
Your courage was a small coal that you kept swallowing.”
她大惊失色,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如此脆弱而不堪一击。当她从脱水的剧烈干咳中醒来时,她不由自主地摸着自己的脉搏,由衷地庆幸道:真好,我还没有死。这是第二重的觉醒。
而最后的觉醒,则是在她终于回到家中,与迎接自己的继母和Kelly拥抱时。她紧紧揽住了眼前两个至亲之人,喃喃地对她,也是对自己说着:我会好起来的。

是的,Eli会好起来的,因为她做出了选择。不是因为过去受过的伤害不再困扰内心,也不是因为周围人的包容、支持和关爱的触动,而是因为她终于选择踏出画地为牢的小圈子,直面自己的生活,并为自己负责。
关于意义治疗的著作《活出生命的意义》中曾提到:一些不可控的力量可能会拿走你很多东西,但它唯一无法剥夺的是你自主选择如何应对不同处境的自由。你无法控制生命中会发生什么,但你可以控制面对这些事情时自己的情绪与行动。生命最终意味着承担与接受所有的挑战,完成自己应该完成的任务这一巨大责任。换而言之,负责任就是人类存在之本质。
就像Dr. Beckham在一次餐会中说的那样:“坏的事情的确会发生在生活中,那些都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可以选择的是如何去面对。”

这听起来像是一种愚蠢的自欺欺人,一张空头支票,但其实却是根治”存在之虚无“的良方。
找到生命之意义有三大途径,第一是从事某种创造性的工作,第二是体验某种事情或者真心地爱着一个人,而最重要的则是第三个——即使处于绝境,面对无法改变的厄运,仍能自我超越,并且以此改变自己。
蜷缩在ED的牢笼里,期望通过食物来麻痹自己的感官,而无法正视当下的困境,是很多人挣扎的根源。我们深陷于存在之虚无中,难以自拔,就像当初困扰的Eli,即使清楚地知道这所有的道理,却仍然做不到改变,非要等到自己坠入无尽深渊,磕得头破血流,方能真正觉醒。
当Eli重新步履坚定地回到Threshold,深吸一口气,走向迎接她的Dr. Beckham和Luke时,故事戛然而止。
没有多余的笔墨描述她最后是否走出了ED的阴影,就像生活,永远给予ED患者一个敞开式的结局。
是否想要走出阴影、直面人生,完全取决于每一个人自己的选择,取决于你敢不敢迈出那一步,重新为自己的生活负责。

于我而言,想清楚整件事来龙去脉,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我只是在某一天的清晨醒来,看着晨光透过窗沿,突然发自内心地感激自己的生命,并想要好起来。不是为了当下我无法看清的生活的意义,而是因为我从心底相信,生命本身必然存在意义,而我的选择决定了我日后是否有机会亲手编织这故事的结局。
陀思妥耶夫斯基曾说过:“我只害怕一样——那就是配不上我所受的痛苦。”
而我只愿听到,有一天你对我说,你终于昂首撑起了沉沉的痛苦之冠,你步履坚定地踏过那个旧日的自己,张开双臂,拥抱这宛如新生的生活。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8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骨瘦如柴的更多影评

推荐骨瘦如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