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当给人民一个怎样的答复

知之为知之
看完周梅森的长篇小说《人民的名义》,感觉有些失望。我甚至认为,是演员们的出色表演,才让《人民的名义》成为公共话题。

《人民的名义》可以归入官场小说这一类型中。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官场小说盛行一时,涌现出了陆天明《苍天在上》、王跃文《国画》、张平《国家干部》、阎真《沧浪之水》等一大批作品。
小说成为一种类型,并流行开来,大抵就会形成套路,陈陈相因。90年代的官场小说揭露官场腐败和斗争,其流弊则由批判转为教科书,成为学习“官经”、寻找“职场秘籍”的道具。

梅森创作过一系列官场小说,如《人间正道》、《中国制造》、《绝对权力》、《至高利益》、《国家公诉》、《我主沉浮》等。那么,《人民的名义》会有哪些突破与创新吗?

《人民的名义》顺应当前反腐的形势,或许可以准确称之为反腐题材的小说。随着一个个贪官被抓,官方报道加民间叙述,曾演绎出多少传奇。可以说,每一个被抓的贪官都在叙写自己的故事,都可以构成一部部精彩的小说。

官场小说向为人们所津津乐道。权力场的倾轧与勾结,让人体味无穷的官场语言,微妙而难以言说的人际关系,现实社会中难以窥探的高层内幕……这些都成为吸引读者的焦点。
显示全文
看完周梅森的长篇小说《人民的名义》,感觉有些失望。我甚至认为,是演员们的出色表演,才让《人民的名义》成为公共话题。

《人民的名义》可以归入官场小说这一类型中。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官场小说盛行一时,涌现出了陆天明《苍天在上》、王跃文《国画》、张平《国家干部》、阎真《沧浪之水》等一大批作品。
小说成为一种类型,并流行开来,大抵就会形成套路,陈陈相因。90年代的官场小说揭露官场腐败和斗争,其流弊则由批判转为教科书,成为学习“官经”、寻找“职场秘籍”的道具。

梅森创作过一系列官场小说,如《人间正道》、《中国制造》、《绝对权力》、《至高利益》、《国家公诉》、《我主沉浮》等。那么,《人民的名义》会有哪些突破与创新吗?

《人民的名义》顺应当前反腐的形势,或许可以准确称之为反腐题材的小说。随着一个个贪官被抓,官方报道加民间叙述,曾演绎出多少传奇。可以说,每一个被抓的贪官都在叙写自己的故事,都可以构成一部部精彩的小说。

官场小说向为人们所津津乐道。权力场的倾轧与勾结,让人体味无穷的官场语言,微妙而难以言说的人际关系,现实社会中难以窥探的高层内幕……这些都成为吸引读者的焦点。

《人民的名义》较之以往官场小说有了一些新的突破。例如,反面角色出现副国级干部,省部级高官成为主角,尺度较大的人物对白,离奇曲折而富有现实感的故事情节,等等。

如果视《人民的名义》为一部流行小说,或准确地说作为一个电视剧本,能引起读者、观众追捧,这就够了,不必过于苛求。

然而,如果以文学作品的标准来衡量,《人民的名义》带给读者的东西,则远远不够。当我们迫不及待读完小说,追索完故事情节,还剩下什么让我们思索、回味呢?坦白地说,几乎没有。

回到开头所讨论的小说类型,《人民的名义》仍不过是那些老套路,如忠奸斗争,官场揭秘,甚至也有“官经”。具体到反腐这一题材本身,本来可于当前形形色色的官员腐败事例中进行文学提炼,赋予这一题材更多的张力和内涵,作者似乎选择了回避。

故事结尾,反腐落幕,沙瑞金与李达康有一段推心置腹的交流。沙瑞金说:“长期以来一把手当惯了,许多毛病不自觉啊!权力习惯了不受监督,非常危险!”接着,他提出,让易学习到京州做纪委书记来监督李达康。李达康这时也表达了自己的疑虑:“易学习来监督我,谁来监督您沙书记啊?”沙瑞金听后,发了一番感叹,然后表态,“这种现象很不正常,必须改变了”。至于怎么“改变”,嘎然而止,没有下文了。

其实,《人民的名义》所描述的H省这场反腐风暴,似乎并无新意,也缺乏深度。早在沙瑞金、田国富等空降H省,就已经决定了赵立春等人的命运。接下来如何反腐,讲究的只是策略、方法而已。这种由上而下的反腐,虽有雷霆万钧之势,果能扫荡一切,换来寰宇清澄?至于褒扬、标举陈岩石这类无反顾地背起炸药包的反腐斗士,又有多少现实意义?

赵家帮垮了,谁能确保就不会出现沙家帮?“谁来监督权力”,问题提得好,可惜《人民的名义》却没有给人民一个明确而满意的答复。

现在,《人民的名义》似乎只是让我们有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提供了一些可供微信转发的段子,或激发人们恶搞的灵感而已。至于人们为祁同伟叫屈,进而深入挖掘其悲剧命运的根源,这属于另类解读。这是源自于电视观众的智慧与思考,已经逸出了作者所预设的主旨,与《人民的名义》无关。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