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图 长江图 6.8分

长江图 | 我陷入了无可奈何

阿方索十一
2017-07-30 10:08:26
不启程,就不知道会遇到什么。

到了终点,才咂摸出开头的意思。


#1

高淳(秦昊 饰)捉了黑鱼供奉父亲的亡魂,开始从上海出发逆长江而上。

对于以船谋生的水手来说,这本来只是一次普通的旅程,却因为一本旧诗集和一个女人的出现变得魔幻起来。

旧诗集沿长江而上,每到一个港口就作一首诗。作者是谁?虽然没有明说,但直觉是高淳过世的父亲。

而那个女人——安陆(辛芷蕾 饰)——如鬼魂一样,忽然不见。真实和虚幻的界限模糊起来了。

安陆显然是《长江图》的灵魂。但她是谁?如果必须要给电影找出一个常规叙事逻辑的话。


#2

安陆可以是人。她的故事和电影叙事顺序相逆。

电影最后,安陆站在一群观音像中,凝视着向东而去的长江。这副带有宗教感的画面,确实隐隐有种审视众生的庄重感,但和贾樟柯电影中在老城墙上眺望外面世界的少男少女也没什么实质上的区别。

母亲去世后,她从长江源头顺流而下,遇到了自己的丈夫,又出轨其他男人,结果造成丈夫自杀,因此犯下了「罪」。

她在寺庙里和和尚谈论「信仰」和「罪」,口齿伶俐的她在话语上获胜了,指出和尚、佛教或者说一切宗教的

























...
显示全文
不启程,就不知道会遇到什么。

到了终点,才咂摸出开头的意思。


#1

高淳(秦昊 饰)捉了黑鱼供奉父亲的亡魂,开始从上海出发逆长江而上。

对于以船谋生的水手来说,这本来只是一次普通的旅程,却因为一本旧诗集和一个女人的出现变得魔幻起来。

旧诗集沿长江而上,每到一个港口就作一首诗。作者是谁?虽然没有明说,但直觉是高淳过世的父亲。

而那个女人——安陆(辛芷蕾 饰)——如鬼魂一样,忽然不见。真实和虚幻的界限模糊起来了。

安陆显然是《长江图》的灵魂。但她是谁?如果必须要给电影找出一个常规叙事逻辑的话。


#2

安陆可以是人。她的故事和电影叙事顺序相逆。

电影最后,安陆站在一群观音像中,凝视着向东而去的长江。这副带有宗教感的画面,确实隐隐有种审视众生的庄重感,但和贾樟柯电影中在老城墙上眺望外面世界的少男少女也没什么实质上的区别。

母亲去世后,她从长江源头顺流而下,遇到了自己的丈夫,又出轨其他男人,结果造成丈夫自杀,因此犯下了「罪」。

她在寺庙里和和尚谈论「信仰」和「罪」,口齿伶俐的她在话语上获胜了,指出和尚、佛教或者说一切宗教的逻辑漏洞:信仰无需神迹证明,信仰应该先在人的内心中,而所谓的「罪」就是没有信仰。

但安陆有信仰么?高淳踏入古庙时,屏幕上出现的诗是:「我厌恶坚硬高耸的信仰、山清水秀的长江,和所有确定无疑的爱情。」

从叙事顺序来看,高淳踏入古庙在安陆和和尚辩论之前。因此,从安陆的人生顺序来看,这首诗反而是对她此后人生的注解。

犯下罪之后的安陆,不仅没有因为找到信仰获得救赎,反而怀疑一切。因此,世俗标准对安陆来说没了意义,她选择了做妓女,「喜欢很多人」,可能也就是在那时和高淳父亲第一次上了床。


#3

安陆也可以是想象。

她的性格捉摸不定,时而温柔,时而暴躁。虽然可能恋爱中的女人都会这样,并且也可以解释为人一生中的性格变迁,但也有可能:她是很多人的集合体,或者是碎片的拼贴。

从高淳这条线来看,他的故事与电影的叙事顺序一致,是一个溯流而上的寻根过程。

高淳第一次见到安陆,是男人想搭讪女人的正常过程,这时的安陆也很正常。但高淳发现了父亲的诗集后,安陆变得「复杂」起来。

从父亲的诗集中,高淳脑补出爱情故事。他代替了父亲,成了男主角;而女主角可能直接由昨夜想搭讪又失败的安陆代替。考虑到高淳的工作和生活,他可能并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到女性,一个陌生神秘、又错失的女性,可想在他心中会留下多深的印象。

因此,父亲诗集中的一切女性都由想象中的安陆来承担,因而显得复杂又混乱。

再者,《长江图》中只交代了高淳的父亲,却完全没提其母亲。高淳如此珍视旧诗集,也许正因为他可以借此接近自己的母亲(父亲心爱的女人当然首先应该就是母亲,并且高淳的船正行驶在母亲河上)。安陆再次扮演了这个想象中的母亲,而高淳和安陆发生关系,可能也有俄狄浦斯情结作祟。


#4

安陆还可以是长江。

想想高中语文试卷的阅读理解,这种解释显然太正确了。何况,安陆还在沙滩上书写了《天问》,并且大呼:「这是我的长江。」

安陆做了妓女,也可以解读为:母亲河被人蹂躏。

这很自然,但没什么意思。


#5

船行至铜陵和悦洲,导演用画外音讲了一个故事:

「民国初年,和悦洲商贸繁荣,往来客船很多,被称为小上海。一名四川商人夜泊于此,在头街的一间阁楼里,和当地的一名女子相好。早晨起床,商人发现了自己变成了女子,而女子占据了他的男身。女子告辞而去,开着商船前往上海,商人百般强留不成,只能在阁楼中盛装等待下一个光顾者。」

电影进行到一半,突然突兀地讲了这么一个故事,还是导演自己用画外音的方式。画外音对电影叙事的干涉力度很强,在这部电影中,一共也只有那么两三次。

而这个突兀的故事却成了解读电影的关键,因为它是一个关于「身份错位」的故事。


#6

安陆站在观音阁眺望东去大江的情形,和贾樟柯《站台》的汾阳男女,顾长卫《立春》、《孔雀》中的女主角何其相似。

而高淳作为一个船长,也被船员劈头盖面地骂道:「他哪像一个船长的样子。」

他们的身份都错位了,如同四川商人被女子抢去了真实的身份,而只能对镜梳妆、盛装打扮,违背本心却又无可奈何地扮演起这个新身份。

正是这种人生困境下的无奈,为角色赋予了正当性,也让我们可以向他们投射感情,毕竟谁不曾体验过这种无可奈何,大概是连哭都哭不出来的感觉。


#7

当然,身份错位并非只存在于高淳和安陆身上,「长江」也错位了。

高淳沿着旧诗集的地点寻访,到了「云阳」,却找不到「云阳」,只剩下「三峡大坝」。

导游带着游客观赏张飞庙,骄傲地讲解云阳县城的搬迁往事。原来,因为三峡大坝的建设,很多东西消失不见了。

对于这项工程,我们不做评价。但导演在影片最后剪了一段老旧的纪录片,那时的长江百舸争流,充满活力;而现在只剩下「广德号」这么一艘航船,还有几座沉默的佛像。

这大概也有种错位的感觉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江图的更多影评

推荐长江图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