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 假面 8.7分

沉默如同利刃

殷申

在我很小的时候曾有一天如片中的女演员一样突然不想再说话。于是我举起双手做成开枪的模样,对着经过的每一个大人“开枪”,那时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机械式地重复着一个动作。这并未引起大人们的关注,他们只是不耐烦地驱赶着我,认为我是一时兴起,在玩某个游戏。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当时很想停下来,但是我发现自己停不下来,我幻想着手里的“枪”能产生真正的危害,同时享受着那一种仿佛坐在云霄飞车上就要被甩出去的快感,那是一种濒临失控的兴奋.....

后来,长大以后这种“停顿的片刻”并没有从我的身上完全消失,在人群熙攘的地铁站里,看着甬道那头传来的光亮,听着耳边轰鸣的风声,身体和头脑会有瞬间的“僵”,只想一动不动地保持着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一个姿势直到世界尽头……

所以当我看到片中的女演员沉默不语的时候明白这是她的“停顿的片刻”,当一种行为模式成为习惯,它像是从身体内部生根发芽的产物,她不再说话,成为了一个最好的倾听者—秘密的树洞。然而这个树洞会写文字,她其实没有完全隔绝,她只是执着一种姿态,倘若她无人问津也没有护士的倾心照顾,她还会坚持不说话吗?

片中的画面虚实交织着,构图让我想起毕加...

显示全文

在我很小的时候曾有一天如片中的女演员一样突然不想再说话。于是我举起双手做成开枪的模样,对着经过的每一个大人“开枪”,那时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机械式地重复着一个动作。这并未引起大人们的关注,他们只是不耐烦地驱赶着我,认为我是一时兴起,在玩某个游戏。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当时很想停下来,但是我发现自己停不下来,我幻想着手里的“枪”能产生真正的危害,同时享受着那一种仿佛坐在云霄飞车上就要被甩出去的快感,那是一种濒临失控的兴奋.....

后来,长大以后这种“停顿的片刻”并没有从我的身上完全消失,在人群熙攘的地铁站里,看着甬道那头传来的光亮,听着耳边轰鸣的风声,身体和头脑会有瞬间的“僵”,只想一动不动地保持着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一个姿势直到世界尽头……

所以当我看到片中的女演员沉默不语的时候明白这是她的“停顿的片刻”,当一种行为模式成为习惯,它像是从身体内部生根发芽的产物,她不再说话,成为了一个最好的倾听者—秘密的树洞。然而这个树洞会写文字,她其实没有完全隔绝,她只是执着一种姿态,倘若她无人问津也没有护士的倾心照顾,她还会坚持不说话吗?

片中的画面虚实交织着,构图让我想起毕加索的画,而女演员和护士面对面时又让我怀疑她们是一个人,一个喋喋不休,一个永远沉默,“一个人真的有可能变成另一个人吗?”女护士这样问。这样的假面不一定是你交换了别人的生活,亦有可能是你伪装了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格。女演员的角色那么多,也许女护士只是其中的一个,你让什么角色成为了你,你又失去了哪个自己。看不清楚的身份和自我认识就像钉进了手掌的钉子,混乱中唯独疼痛真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假面的更多影评

推荐假面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