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来西往

燕赤侠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太阳猛烈还能看见,希望明天天气会好一点。”——题记 时间在慢慢的推移,大漠、枯杨、刀光、剑影,江湖的厮杀,最终化作了满地黄沙。大风起处,沙尘遮天蔽日,掩盖了白骨、残剑,恍如隔世。 荒漠渐渐的有了人影,他正踟蹰前行,渐渐又蹒跚落步。毒辣的阳光,在消耗着身体里的水分,汗滴,一粒粒掷地无声。 山脚下的客栈,孤零零的矗立在阴影里,云层轻轻的覆盖住了山峰,没有喧嚣的人语,只有那破幡随风一起一落。 喃喃自语的客栈老板,不住的重复着那几句话语,似乎在和来人讨价还价,只有命令式的口气,没有了商榷的余地。 看来,来的并不是朋友,他们正暗暗的进行着一桩买卖。 日头,晃晃悠悠的在天尽头漫步,这广漠的大地,即将进入夜的怀抱。 风更大了,吹得树枝吱呀作响,它掠过细窄的门楣,发出悲凉的低啸。 西边的月亮,宛如一道天上的玉痕,斜斜的把银辉泼洒在干涸的河床,远远望去,好似凝固了的银川一般。 客栈里,两人正默默的饮着一壶怎么也喝不完的陈酒。烛火,摇曳着照亮了檐下。这是一个难眠的夜,天明时,会有不可知的事发生。 …… 曦日,又从东方升起,满布血丝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除了一只丑陋的蜥蜴正在饥饿的吐着舌头。 山后面...

显示全文

“太阳猛烈还能看见,希望明天天气会好一点。”——题记 时间在慢慢的推移,大漠、枯杨、刀光、剑影,江湖的厮杀,最终化作了满地黄沙。大风起处,沙尘遮天蔽日,掩盖了白骨、残剑,恍如隔世。 荒漠渐渐的有了人影,他正踟蹰前行,渐渐又蹒跚落步。毒辣的阳光,在消耗着身体里的水分,汗滴,一粒粒掷地无声。 山脚下的客栈,孤零零的矗立在阴影里,云层轻轻的覆盖住了山峰,没有喧嚣的人语,只有那破幡随风一起一落。 喃喃自语的客栈老板,不住的重复着那几句话语,似乎在和来人讨价还价,只有命令式的口气,没有了商榷的余地。 看来,来的并不是朋友,他们正暗暗的进行着一桩买卖。 日头,晃晃悠悠的在天尽头漫步,这广漠的大地,即将进入夜的怀抱。 风更大了,吹得树枝吱呀作响,它掠过细窄的门楣,发出悲凉的低啸。 西边的月亮,宛如一道天上的玉痕,斜斜的把银辉泼洒在干涸的河床,远远望去,好似凝固了的银川一般。 客栈里,两人正默默的饮着一壶怎么也喝不完的陈酒。烛火,摇曳着照亮了檐下。这是一个难眠的夜,天明时,会有不可知的事发生。 …… 曦日,又从东方升起,满布血丝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除了一只丑陋的蜥蜴正在饥饿的吐着舌头。 山后面,是一片又一片的沙丘,成堆的砾石。蒸腾的水气,远远的在天际漫舞。光线这时开始了变幻,凌厉的光,遇着风,破碎了,懒懒的飘落。 久候的人,站起身来,一夜的歇息,使得他恢复了体力。 时间,又开始了慢慢的推移,荒地,还是那样的没有生机。除了偶尔的生灵,在大地上踟蹰,一切,又归于平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邪西毒:终极版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邪西毒:终极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